看哪吒憤憤的樣子,我發現我還真是小瞧了偽沙華。偽沙華這次給我不小的震驚,我竟被她反將了一軍。

我想到,她可能一直都是知道我的存在的,那她在天花殿的反應又是怎麼回事?

羅華,我突然想到,偽沙華是故意引出羅華,故意表現得怕了我,故意讓羅華傷我。

我有一直被別人玩弄於股掌的感覺,這感覺還真是,很不舒服啊。

我梳理了下哪吒的話,大概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了。難怪我剛才掐著偽沙華的脖子她也有恃無恐,原來她壓根就沒怕過我。

我也真是愚蠢,偽沙華當初既然沒有讓我魂飛魄散,那她就是做好了我有一天會回來的準備的。

只是嬴政消失,他會是去哪裡了呢?不過我並不是很擔心嬴政的安危,因為他消失就代表逃跑了,能逃跑就暫時是安全的了。

「姐姐,還有……」

看哪吒欲言又止的模樣,我想應該還有更糟的事情發生了,不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總是會有辦法解決的。

「還有什麼,你放心說吧,我受得住。」

我給了哪吒一個鼓勵的眼神,哪吒看著我,小心翼翼地說:

「六界完了!」

完了?完了是什麼個意思?我看著哪吒,哪吒低下頭不說話。我感覺一個晴天霹靂砸在我腦門上一般,腦袋「嗡嗡嗡」地響。

我緩了半天,才緩了過來。哪吒說偽沙華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控制了整個六界的人。

我不由冷笑一聲,用了什麼方法,還能是什麼方法。偽沙華就相當於是我,如果她記得一切,那她想要六界覆滅不過彈指之間。而她布這麼大一個局,我才是有點看不透呢。我倒是有點好奇了,她到底是想要用什麼方法救回羅華?


其實我當初用的方法,只是把盤古的離開歸咎到了他幻化出來的物種上,把我的無助發泄在他們身上。那種傷心病狂的做法,偽沙華應該不至於再來一次吧。因為,我最後根本就沒救回盤古,只是引來了他的魂魄。

盤古現在不知道魂歸何處,羅華忘了我,嬴政消失了。這次,我好像真的只能靠自己了。

可是,論能力,偽沙華和我不相上下,而論其他的,偽沙華現在手裡握住了全部籌碼,而我只剩自己,我還能拿什麼和她搏呢?

我第一次覺得孤立無援,第一次開始懷疑自己。我想到杜康曾經說觀音大士預言,我是拯救六界的人,可笑現在預言的人都自身難保了。

不過,預言的黑色彼岸花現,六界哀歌倒是成真了。

哪吒見我半天沒有反應,擔心地問:

「姐姐,你沒事吧?」

我笑了笑,說:

「沒事,別擔心。」

確實沒事,現在都已經這樣了,我還能有什麼事呢?既然天下已經大亂,那就讓它亂吧。既然偽沙華要救盤古,那就讓她救吧。既然我一無所有,但至少我還有與她匹敵的能力。

我起身,向門外走去,哪吒立馬追上來問:

「姐姐,你要去哪裡?」

我看見哪吒像個受驚的小鹿,深怕我就又消失了。我伸手拉過他說:

「走,我們出去走走,看看這上神界的夜景如何。」

我的反應讓哪吒好像有點沒反應過來,他被我一路拉著走都表現得有點懵懵的。

我們走出了哪吒那個和山河社稷圖簡直一模一樣的房子,看見外面開闊的視野,我瞬間覺得很是放鬆。

我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感受著甜甜的空氣。其實,盤古創建的這個世界還真是挺好的,人和物和事都多彩多樣。

現在突然覺得,盤古就像是一個天才雕刻師,這個世界就是他的大作。而我,也是他的作品之一。 有腳步聲緩緩走來,不用回頭,我也知道是羅華。不管一個人怎麼樣變,他的腳步聲都不會變。

只是,羅華,這個時候來幹什麼?

我還在思考羅華到來的原因,哪吒「嗖」一下竄過來把我護在身後。

「不許你傷害我姐姐。」

哪吒盯著羅華,眼神全是戒備。

我回頭,走到哪吒身邊,拉了拉他的手臂。

「別擔心,沒有人可以再傷姐姐了。」

可能是我的聲音或是淡定感染了哪吒,他緊繃的弦放了下來,我將他護在我身後,本就該是姐姐護著弟弟的。

安撫好哪吒,當我終於鼓起勇氣看羅華,我看見他比夜還黑幾分的眸和清冷的臉,還有永遠的紅衣,我心裡還是莫名難過。

紅色本來是喜慶的顏色,但不知道什麼時候,羅華身上透露出的只有嗜血的感覺。

我的紅衣少年,出走回來,便不再是我的,也不再是少年。

我故作鎮定地問:

「不知曼陀羅華上神來到這裡所為何事?」

我剛問完,還不等羅華回答,哪吒便從後面冒出來吼了一句:

「若是打架,那我陪你,不許你欺負我姐姐。」

我又好氣又好笑,把哪吒繼續拉回了身後。哪吒就是永遠這般,這般護著我這個姐姐。而我只是不小心闖入了他的生活,陪了他幾年。我到底何德何能,能擁有這樣一個弟弟。

「哪吒,以後,換我護著你,我也不許別人欺負你。」

哪吒聽了我的話眼眶瞬間紅了,他彆扭地轉過頭去不說話。我想實在是我這個姐姐太不稱職,讓他這些年都擔驚受怕地過,定是委屈了。

我看著羅華,帶有幾分生氣與警告的語氣說:

「你若是因為你的曼珠沙華來的,你想怎樣直接動手。但是哪吒是我弟弟,我不許任何人傷他一分。」

羅華眼神閃躲,其實,我看見了我叫曼陀羅華上神的時候羅華眼裡就有異色閃過。甚至,我也感覺到了他今天身上並沒有散發敵意。

我太了解羅華了,比了解自己還要了解,因為我們曾經並蒂雙生。如果,他只是失憶了,那很多東西都是不會改變的。

但是,我還是會怕了,怕羅華會傷害哪吒,因為我知道他已經變了。

「我只是來看看你……們。」

局面有點嘲諷,這還真是鬼是羅華,神也是羅華。

我不屑地冷笑,雖說我欠羅華,我沒有資格責怪他。但是,他幾次想置我於死地是真實發生過的,總不至於當做不存在吧。

不計較是不計較,但是事情發生了就是發生了,羅華現在這般,真的有點嘲諷。

「你回吧,我們很好!」


我語氣冷漠,但是真正的原因是我現在真的不知道下一步怎麼走,至少不能讓羅華被我拖累。

我終究,還是希望他好。

我說完轉身,背對著羅華。良久,我才聽見羅華離開的腳步聲。羅華腳步聲很沉重,但是他走了,我才放心了。


「哪吒,我們也回吧。」

我向屋裡走去,準備好好睡一覺。我已經很久沒有好好睡一覺了,睡一覺,明天又是新的挑戰。

如果可以,我還真希望自己永遠不要醒了,永遠沉睡。但是,六界陷入困境,我怎能置身事外。如果有一天盤古真的回來了,我如何與他交代。

盤古,你到底在哪裡啊,你可看見,現在我的難。

我在心裡默默問了一句,卻沒人回答我。

天漸明,我便醒了。起身,開始新的開始。

剛出門,便看見哪吒站在我門口。哪吒開心地說:

「姐姐,你醒了,快來吃東西了,我做的。」

我驚得驚掉了下巴,哪吒這也太貼心弟弟了吧,重點是居然起這麼早。

「姐姐,快走啊,一會兒粥涼了。」

哪吒催促,我才反應過來,和他走。


我坐下來看著哪吒熬的粥,嘗了一口,想起了曾經也有一個人為我做飯。只是她之後,便沒有人再問我天可冷粥可溫衣可暖。那個人便是姐姐,為我做飯教我彈琴的姐姐。

暖暖的粥從嘴裡暖到胃裡,再暖到心裡。或許是很久沒有吃過食物,突然來一頓,真的覺得好幸福。

只是簡單的白粥,我也吃得很撐才罷休。我摸了摸圓滾滾的肚子,滿意地起身。如果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沒有成功,就是我死了我也不會有遺憾了。

我對哪吒說:

「哪吒,姐姐現在有很重要的事需要你去做。你再去第十九層地獄看看,應該回來沒有。」

我表現得很擔心嬴政,哪吒爽快地答應。

「好的,姐姐。」

我把哪吒送到上神界邊緣,看著他離開后,我對著空氣喊了一聲:

「雷小子。」

話音剛落,雷小子從天而降,看起來小小年紀,我卻可以感受到他身為界劫的強大力量。

「沙華姐姐有何吩咐?」

雷小子行禮問我,語氣里卻是難掩激動。我想起了以前的事,自然是記起了雷小子的。

他是我當初帶著盤古留下的第一批存在去上神界時,為了防止上神界的人與六界可能會發生什麼改變。我便在上神界邊界設了一道界劫,後來界劫化神,便是現在的雷小子。

雷小子不屬於上神界,更不屬於六界,他是天地間最特殊的存在。

我回了雷小子一禮,我沒資格受他一拜。

「雷小子,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姐姐儘管說,無論上刀山下火海我一定完成。」

雷小子認真的模樣逗笑了我,我並不需要他上刀山下火海,只需要從此以後,六界與上神界永遠分開。

如果,今天之後我死了。

永遠分開,那哪吒就永遠不會被偽沙華傷害。他會一個人在六界,過得很好。

我知道嬴政肯定不會回第十九層地獄,我只是想支開哪吒,然後去與偽沙華拚死一搏。

如果我死了,那我也儘力了。大不了再被輪迴火焚燒個九十九個日夜,十八年後我又是一個好女。

為了不再引起多餘的麻煩,我沒有告訴雷小子原因,但是他表示一定會幫我完成我的請求。

我放心地向天花殿走去,無後顧之憂。

盤古,如果你在,你就回來吧。如果你不在,我也會替你守護這多彩的世界。 天花殿上,我笑意吟吟地看著偽沙華,她也奇怪地看著我。她不知道,今天我站在這裡,連後路都沒有給自己留。

我祭出玉骨古琴,隨手挑起一根琴弦,琴弦立馬像活了一樣,飛出去纏上了偽沙華。偽沙華沒有反抗沒有掙扎,她就淡定地看著我。我也知道,一根琴弦是困不住她的,但我也沒打算困住她。我只是,單純地想引出杜康,我們的好師父,當然是要和我們一起走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