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我突然衝出來,道長和崔子建同時嚇了一跳。崔子建捂着心口,語氣不滿地質問我道:“陳天然,你是跟蹤我們到這裏來的嗎?

我輕哼一聲,說:“是我先到這裏的。所以要懷疑的話也是我懷疑是不是你們偷偷跟蹤我到這裏來的!”

“陳天然,你……”崔子建指着我,一時氣結。

“崔子建,怎麼說我們也是朋友一場,你沒事幹嘛在我背後說我師父壞話!”我說道。

“陳天然,你知不知道我現在最後悔的是什麼嗎?”崔子建咬牙切?地瞪着我道。

我搖搖頭,“我怎麼知道你後悔什麼?”

“我後悔當初爲什麼救了你這個白眼狼!”

我一楞,這小子還跟我來真的啦? “崔子建,你知不知道你這話很傷人耶!”

崔子建給我的感覺一直是謙謙君子,突然聽到從他口裏說出這樣的話,讓我覺得意外的同時也難以接受。

“好了。現在不是你們吵架的時候。還是快些把找人要緊!”一直沉默的道長沉聲說道。

崔子建從?孔冷哼了一聲,沒有再理我,跟着道長繼續往前走。估投記技。

“喂,你們不要再往前走了,前面已經沒路了!”再往前走就是山頂,我就是剛從山頂下來的,看到他們要往那邊走去,好言提醒道。

可是他們像是沒聽到我說的一樣。繼續往前走着。我搖了搖頭,笑道:“不相信我,就讓你們白跑一趟吧。”

我坐在一棵樹下,用手扇着風,打算在這裏休息。順便等他們轉頭往回走!

我就這麼坐在樹下等着,約莫等了二十幾分鍾,卻一直沒看到他們返回。從這裏到山頂。也不用十分鐘,照理說他們在發現沒路走了之後就返回來啦,可是我等了這麼久,怎麼還沒看到人?

會不會是因爲他們不想看到我,所以從別條路下去了?

這麼想着,我從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草屑,往山頂跑去。

山頂上哪還有崔子建師徒的影子,我心裏暗自覺得奇怪,這兩人怎麼一下就消失不見了呢?

可以排除他們從別的路下山,因爲剛纔上來的時候我沿路看了一下。如果要從山頂下山的話,必須要從我剛纔的路過,所以我肯定他們並沒有下山!

只是既然他們沒有下山,怎麼會突然就不見人影了呢?

“師父,你小心一點!”崔子建的聲音從下面傳來,我探頭往前一看,正好看到他扶着他師父小心翼翼地往山下走去!

他們的確是下山了,卻不是下這邊山,而是往背面山去了!

看來他們並不是跟蹤我而來的,我沒敢遲疑,也趕緊跟了下去。

山下容易下山難,而且還是這麼陡的路,只要一不小心,可能就不是走下山,而是滾下山了!

崔子建可能是聽到身後有聲音,突然回了頭來。

“嗨!”我尷尬地對他揮了揮手,這下我真成了跟蹤他們了。

“你跟來做什麼?”崔子建對我還是充滿敵意。

我就不明白了,在我被陶瑩困住時,他明明都捨命救我了。怎麼一下子,就忽然對我變得這麼冷漠了?

“崔子建,你難不成又要和我吵架不成?”我一邊朝他們走去,一邊說道。

“我不跟你吵,如果我師妹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話,到時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崔子建對我撂出了狠話。

我皺了皺眉,說:“如果龍菲真出了意外,不用等你來教訓我,我自己都不會放過我自己了。”

我和崔子建還在鬥嘴,道長卻不管我們兩人,自己繼續往前走去。

看到道長穩健的步伐,我不禁對他感到無比佩服。他這麼大年紀,上山下山竟然能做到臉不紅,氣不喘的。再看看我和崔子建,雖然年輕,可早已經累得氣喘吁吁的了!

“師父,你小心一點!”崔子建看到道長自己先走,也顧不上和我鬥嘴,趕忙追了上去。

可能是因爲心急沒看路,崔子建突然被腳下的藤蔓給絆住,整個人重心不穩,身子朝前傾去,眼看就要滾在山去,我急忙抓住他衣服,硬是把他拉了回來。

“崔子建,你該減肥了!”我打趣道。

“謝謝,”道謝的時候,他臉上的神色看起來很不自然。看到我在看他,便扯了扯嘴角,對我硬擠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

渾身突然感到一陣惡寒,我朝崔子建擺了擺手,說:“你要不想道謝也不要勉強自己,你知不知道你現在這張臉看起來有多衰嗎?”

“有嗎?”崔子建說着便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疑惑地問道。

我強忍着心裏的笑,拍了拍他肩膀道:“我覺得現在你應該關心的不是這件事。我們要再不走的話,你師父都走到山腳了!”

“哦對了,師父……”經過剛纔這麼一耽誤,道長已經離我們越來越遠了。

“讓我也跟你們一起走吧。”收起了玩笑,我語氣認真道。

崔子建看了看我,眉頭微皺,猶豫了一會兒,才點頭道:“算了,你想跟就跟吧!”

雖然不確定崔子建是不是已經對我冰釋前嫌了,不過還是讓我覺得挺高興的。

神醫傾城:腹黑兒子妖孽爹 崔子建走在我前面,一路上我試着找了好多話題想跟他聊天,不過他都只顧悶頭走路,並沒有理會我。

幾次之後,我也覺得無趣,只好閉嘴安靜的跟在他後面。

在快到山腳時,我們才追上道長。道長回頭看了我倆一眼,說道:“你們等下要多留意四周,我能感覺到龍菲就在這附近了。”

“恩!”崔子建用力地點了點頭,然後睜大眼睛環視着周圍,深怕錯過任何發現龍菲的機會!

道長說龍菲就在這附近,可這附近看起來挺空曠的,除了那邊的小竹林,似乎並沒有哪個地方可以藏人!

“師父,我們要不要過去竹林裏面看看?”崔子建指着那小竹林說道。

道長微微點了點頭,“走吧,過去看看!”

三人一齊朝着小竹林走去,剛要進到竹林,忽然聽到裏面傳出說話的聲音。道長示意我們停下腳步,不要出聲!

“天然師父,你說你知道天然在哪裏,怎麼我們找了兩天還是沒找到他呀?”

竹林裏面傳來龍菲的聲音,而且她果然是和師父在一起的!

重生逆天:妖孽,叫我大師姐 崔子建和道長目光齊落在我身上,似乎是想跟我說他們先前並沒有冤枉我師父!

我皺了皺眉頭,小聲說道:“你們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好不好。就算龍菲真跟我師父在一起又怎麼樣,你們沒聽龍菲說的嗎,他們是來這裏找我的!”

崔子建瞪了我一眼,把頭轉到了一邊,沒有理我。

我聳了聳肩,說:“反正你們也聽到了,龍菲並沒有危險,而且我師父也沒有傷害龍菲!”

正說着,竹林裏面突然傳出了龍菲的驚叫聲,崔子建和道長急忙往竹林跑去。

相比於他們,我卻一點都不擔心,因爲龍菲和師父在一起,一定不會出什麼意外的。 離婚強制令,總裁別鬧 我當師太那些年 她會驚叫,也許只是被竹子上的蟲子掉到了頭髮上嚇到了而已!

我慢悠悠地走見竹林去,遠遠看到崔子建一臉着急,在那裏團團亂轉!

“怎麼了?龍菲呢?”我嘴裏刁着一片竹葉,語氣不慌不忙地問道。

崔子建一看到我,衝上來揪住我的衣領道:“陳天然,你告訴我,你師父把龍菲藏到哪裏去了?”

我一怔,“崔子建,你胡說什麼呢,我師父怎麼可能把龍菲藏起來!而且龍菲不就是在這竹林裏嗎,你連找都沒找,就瞎叫什麼!”

崔子建用力把我往後一推,害得連退了好幾步,要不是剛好有根竹子擋在了後面,我可能摔倒在地上了。我看到他表情越來越憤怒,隱約感到了事情的不對勁。

“怎麼,龍菲不在這竹林裏嗎?”我問道。

崔子建拳頭緊握,突然又朝我衝了上來,眼看拳頭就要砸到了我,道長大聲呵斥了他一句,他纔不情願地收回了拳頭。

“子建,你要學會控制你的情緒,別動不動了發火!雖然龍菲失蹤和陳天然的師父有關,可卻和陳天然本人沒有關係,所以你不應該把火氣撒在他身上”道長對崔子建說道。

崔子建低垂着頭,小聲道:“對不起師父,我知道錯了!”

我哪裏還有心情去計較崔子建對我動粗的事,此刻我只想知道龍菲她到底在哪裏? “大家先不要着急,我覺得我們還是先分頭去找找吧!”在沉默了一會兒後,我提議道。

崔子健淡淡地瞟了我一眼,說:“我想龍菲此時應該已經不在這裏了。這片竹林並不大。如果她就在這附近的話。一定能聽到我們說話的聲音,然後出來找我們,可是現在……”

“你都沒有去找,怎麼就知道她已經不在這附近了!”看到崔子健垂頭喪氣的模樣,我就想上去踹他幾腳。

“這竹林一眼就能望到頭了,還需要找嗎?”崔子健回擊我道。

我盯着他看了一會兒,搖頭道:“你這人看起來也不笨,怎麼這麼死腦筋!”

“你……你沒資格說我!”崔子建被我氣得說話都不利索了。

以前覺得崔子健這個還挺沉穩的。並不像是易怒之人。怎麼最近卻變得動不動就愛發火。我心想,難道是這次回去道觀,他受到了什麼刺激不成?

“道長,難道你也懷疑是我師父劫走了龍菲嗎?”我發現道長看我時的眼神很冰冷,似乎對我也有所懷疑!估諷吉號。

“雖然我很不願意懷疑你師父。但事實證明就是他趁我們進來之前把龍菲藏起來了。”

“道長,在還沒找到龍菲之前,我希望你不要妄下斷言!”沒想到連道長也懷疑我師父。這多少讓我覺得有些失望。

既然他們都認爲是我師父劫走了龍菲,那麼我也沒有必要再和他們一起了。

我心裏暗想,等我找到了龍菲,我非要讓這師徒兩人跟我認錯不可!

“陳天然,你要去哪裏?”我剛走沒幾步,崔子健就在後面叫道。

我回頭看了看他們,淡淡回道:“我會把龍菲找到,向你們證明她不是我師父劫走的!”

崔子健和道長對視一眼,沒有說話。我冷哼一聲,轉身往竹林深處走去!

我就不相信了,師父他怎麼可能會做傷害龍菲的事!

竹林裏很靜謐,偶爾有風吹來,竹葉被吹得“沙沙”作響。我把整個竹林都找了一圈,還是沒有找到龍菲和師父,就連崔子健師徒,後來我也沒有再見到他們。

我不禁感到納悶,剛纔在竹林外明明聽到了龍菲說話的聲音,怎麼進來就不見人了?還有崔子健師徒,我纔剛離開幾分鐘,怎麼回來也不見人了?

山腳下這片小竹林,此時似乎只剩下我一個人在裏面徘徊了!

我頹喪地坐在地上,難道真如崔子健他們說的,是師父把龍菲藏了起來?

我不敢再繼續往下想,因爲我不知道,如果真是師父劫走了龍菲,我該怎麼辦?

我頹喪地坐在地上,雙手了一把臉,艱難地嚥了一口唾液。此時的我又累又渴,再加上找不到龍菲,心裏莫名的覺得煩躁!

正在這時,身後忽然傳來了腳步聲,聽聲音似乎是兩個人!

我急忙轉頭去看,龍菲和師父正朝着我走過來。只是龍菲走路一瘸一拐的,手上還有根棍子,看樣子她應該是腳受傷了,用棍子當柺杖吧!

此時龍菲也看到我了,她突然停了下來,聽見她問師父道:“天然師父,我好像看到天然了。”

聽她這麼問,我不禁覺得好笑,敢情這丫頭以爲自己眼花了。

“龍菲,師父!”我大聲叫道。

龍菲一聽我聲音,高興地說道:“天然師父,原來不是我的幻覺,他真的是天然!”

師父點點頭,相比於龍菲的高興,師父好像只是覺得驚訝,並不是很高興!

“我可算找到你們了!”我笑道,心裏的一塊石頭也落了地。

龍菲噘着小嘴,用小手捶打了下我肩膀,說:“怎麼叫你找到了我們,應該是我們總算是把你找到你!”

我笑了笑,心頭流過一絲暖流!

“對了師父,你們怎麼到這裏來了?”我見師父一直沒有說話,便開始找了話題問他道。

他眼神有些閃躲,尷尬道:“因爲我覺得你應該會在這種地方,所以就帶龍菲過來找你了。”

我點點頭,並沒有多想,因爲當初變成殭屍時,是我自己說要去深山老林中生活的。

“天然,你竟然恢復成正常人了!”龍菲驚訝道。

“這事說來話長,等回去之後我再慢慢跟你們說!”我撓頭說道。

龍菲撇了撇嘴,“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你一定是不想做殭屍,所以就把自己復活了。”

我搖頭苦笑,這龍菲想的還真是天真!

“看你嘴巴乾裂成這樣,這水給你喝吧!”龍菲把她腰間的水壺拿下來,遞給我道。

“才幾天不見,龍菲你好像懂事了不少。”我邊把水接過來,邊打趣她道。

龍菲一聽我這麼說,把水壺抽了回去,瞪着我道:“油嘴滑舌,我看你根本不需要喝水!”

看到已經到嘴邊的水又被她拿了回去,我只好向師父求助道:“師父,龍菲最聽你的話了,你就幫我跟她說兩句好話,讓她把水給我唄!”

“我告訴你陳天然,你這樣是沒用的!”

“好了龍菲,你就把水給他吧。好不容易把他找到了,你忍心看着他渴死嗎?”這是我拜師這麼久以來,師父是第一次幫我說話!

龍菲輕哼了一聲,不情願的把水壺給了我。

咕咚了幾口下去,一瓶水壺見底,我纔想起還沒問他們剛纔去哪裏了。

“對了,你們剛纔去哪了?”我擦了下嘴角邊的水,問道。

“哦,我們去山谷那邊的小溪打水去了。”龍菲指着我手上的空水壺,“爲你這壺水,我腳都崴了。”

“原來是這樣,難怪我說明明聽到你的聲音了,卻怎麼也找不到人。”我忽然想到了崔子建和道長,又問龍菲道:“龍菲,你有沒有碰到你師父和師兄?”

龍菲突然臉色一沉,神情慌張地看了下四周,語氣驚訝道:“你說我師父和崔子建也在這裏?”

我點頭,“剛纔他們還在這裏,只是後來不知道去哪了。”

“怎麼了?你臉色突然這麼差?”龍菲聽了我的話後,臉色越來越陰沉。

“我沒事!”龍菲淡淡說道。

我皺了皺眉頭,她這樣子哪像是沒事的樣子……

“既然已經找到天然了,我想我們可以離開這裏了。”師父說道。

“那我們現在就走吧。”師父話纔剛說完,龍菲立馬同意道。

龍菲着急要走的樣子讓我越加覺得不對勁,心裏暗想着,難不成她是不想看到她師父和崔子建?

“陳天然,快點走啦!”龍菲說道。

我答應一聲,趕緊跟了上去。

一行三人剛走出小竹林,迎面就碰上了崔子建和道長。龍菲忽然腳步一頓,急忙轉過了身子。

“龍菲,你怎麼了?”我問道。

龍菲抿着嘴,眼眶含淚對我說道:“陳天然,你不能讓他們把我帶走!”

“哦!”雖然不知道她爲什麼要這麼說,不過我想還是先答應下來比較好!

崔子建師徒兩人還沒走上前,便被師父攔了下來,“你們是誰?”師父語氣不善道。

一想到剛纔他們冤枉師父的事,我還是一肚子氣,看到他們被師父攔住,也不想去解圍,而且我看龍菲的意思似乎也不想見他們。

“龍菲,你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大概是不滿龍菲背對着他們,崔子建責罵道。

你有種 “崔子建,我就算不像話,也輪不到你來說我!”聽到崔子建的話,龍菲猛地轉過身,大聲說道。

崔子建可能沒想到龍菲會頂嘴,楞了半秒,手指顫抖地指着她道:“說你還頂嘴!”

眼前的情況是我始料未及的,崔子建一向疼愛龍菲,而且平時他只有被龍菲欺負的份,怎麼今天卻對龍菲發這麼大火?

我還以爲他只有對我改變了態度,沒想到對龍菲也不如以前那麼好了!

看到這裏,我越加覺得這中間的事情不簡單!

“大家都消消氣,有話好好說!”我怕他們再說下去真變成了吵架,趕緊勸和道。

“不用你多事!”

“你給我閉嘴!”

這兩句話幾乎是同時從崔子建和龍菲嘴裏說出來了,我微微一怔,看來還是我多管閒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