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後台的一個戲班的幾個戲子,有些緊張的化著裝,楚風倒是顯得太過悠閑了。

「銳兒,會不會緊張。」劍影知道楚風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的場合,有些不放心地問道。

「緊張?」楚風微愣,她倒是沒有緊張,只是感覺到有些好奇。

劍影卻誤會了楚風的意識,略帶安慰地笑道,「丫頭,有我陪著你呢,不要害怕。」說話的語氣,完全就像一個大哥哥一般的關懷,對於楚風幫助他與月如的事,他的心中一直很是感激,本來還以為少爺會喜歡上她,只是這幾天,少爺的反應,卻讓他徹底的迷惑。

「嗯,我知道了。」楚風略帶感激的輕笑,恰恰在此時,聽到前面的大廳一個尖銳的聲音突然的喊道,「皇上駕到,太后駕到。、」

隨即整個大廳瞬間靜了下來,透過台上的一絲縫隙,看到一個看起來差不多四十歲的貴婦人,慢慢地走了進來,走在左邊的依然就是皇上,而她的右邊,白亦靈緊緊地貼在她的身邊。

因為距離有些遠,而且還要透過前面的縫隙,所以,楚風並沒有完全的看清她的容顏。

眾大臣齊齊的跪下行禮。

而冷魅辰卻只是站起身,走向前,略帶恭敬地說著什麼,離的太遠,楚風聽不清楚,但是卻暗暗疑惑著,這冷魅辰難道在太后的面前也是這般的吃香。

正在疑惑中,卻看到太后竟然挽起他,將他拉到了自己的身邊的位置,與白亦靈坐在了一起。

楚風愈加的不解,這太后這麼喜歡冷魅辰,冷魅辰又何必千方百計的討好她呢,看太后那般親切的樣子,顯然是把他當做一家人了嗎?雙眸微轉,看到緊挨著冷魅辰坐著的白亦靈時,不由的愣住,看來這太后應該是真的把他當做一家人了。

重生之嫡女不乖 第106章她是他的女人(1)

紅玉本就是一個非常多話的人,此刻又怎麼可能會輕易地放過他,遂微微一笑,「我剛剛明明聽到了,你若是不告訴我,我就去找冷少爺,告訴他………」

「好了..好了。」太公急急地打斷她的話,「你變個丫頭,怎麼比風丫頭還難纏了,告訴你可以,但是這件事,可千萬不要對其它的人說呀。」

「嗯,好。」連連應著,卻隨即問道,「對小姐也不可以嗎?」

「當然不可以,告訴了風兒,那個臭小子就會知道了,所以絕對不能說,因為,我現在也沒有把握可以救他們,若是到時候不能成功,豈不是讓大家白歡喜一場,說不定會帶給大家更沉重的傷痛。」這也是這麼多年來,他一直都沒有告訴任何人的原因,他一直將他們兩個的身軀冰封在一處很隱蔽的冰室中,只是這麼多年,有盡了所有的辦法,卻仍就無法救醒他們,而在前不久,他才又研製出一種新的方法,所以才會……….

「哦。」紅玉輕聲應著,想到他說的話也十分的有道理,「放心好了,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只是我還是擔心冷少爺與小姐……….」

「好了,好了,不用擔心他們了,這是他們之間註定的劫難,是他們身為父母的必須要做的。」太公收起剛剛臉上的傷感,鄭重地說道。

再說楚風這邊…..

第二天醒來時,卻沒有看到冷魅辰,昨天晚上,他離開后,似乎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了,他應該回了翌王府,想到此處,楚風的心中感覺到有些空空的。

「銳兒,銳兒,你在想什麼呀,我喊你幾聲了,你都沒有聽到。」朋如略帶不滿地望向她。

楚風微微轉身,略帶歉意地笑道,「喊我有事嗎?」

總裁弟弟別碰我 「哦,也沒什麼,就是要告訴你,你待會不要一個人進房間,免得看到毒死的老鼠,等我先進去,處理乾淨了,你再進去。」月如的善良,讓她對別人,處處體貼入微。

楚風心中一動,快速地劃過一絲暖意,輕聲地笑道,「好,我知道了。」雙眸微轉時,卻看到劍影一個人走了過來,仍就沒有冷魅辰的影子,遂不由的脫口說道,「怎麼只有劍影一個人呀?」

只是月如聽到她的話,卻微微一愣,然後抬起雙眸,看到快速地走過來的劍影時,快速地轉過身,向著房間走去。

楚風微微一愣,望向她的背影中閃過一絲疑惑,只是再次望向劍影那略略陰沉的臉,腦中微微一閃,原來,她是害羞了。

走近的劍影,此刻臉上已經沒有了剛剛的那絲欣喜,略帶懊惱地說道,「月如搞什麼,為什麼看到我來了,卻躲了。」怪只能怪,月如做的太過明顯的,劍影想看不出都難,而且從昨天晚上,她就怪怪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楚風微微一笑,故做神秘地笑道,「害羞了呀。」

劍影微愣,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疑惑,卻也同時閃過一絲驚訝,「害羞?她會害羞?從來沒有見她害羞過,我懷疑,她根本就不知道害羞兩個字怎麼寫。」

「以前或許沒有,但是現在就有了。」楚風意有所指地笑道,「因為她現在有心事了?」

「有心事?有什麼心事?」劍影似乎微微一驚,快速地問道。

「哎,怎麼連這都不懂呀,就是有喜歡的人了呀?」楚風乾脆挑明了,卻故意沒有說,月如的心上人是他。

「什麼?」劍影的身軀明顯的一僵,「你說她有喜歡的人了?」聲音中亦帶著明顯的緊張與擔心,「她喜歡誰?」

呃?原來笨的不止月如,這個男人也夠笨的,應該說,只要面對感情的事,所有的人都會變笨,就像她,還不是一樣。

「我昨天告訴她,你喜歡她,她就……….。」楚風微微掃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

劍影一急,快速地拉住了楚風,「你說什麼,你告訴她,我喜歡他?」一時毫無防備的楚風猛然一愣,他這反應也太激烈了吧。

「是呀,我昨天晚上告訴她了。」楚風說話間,想要掙開自己的手,卻沒有想到,他抓的太緊,似乎下意識中,把她當做月如了。

只聽他急急地說道,「那她說什麼了?」

「她沒有說什麼呀,不過,她從昨天晚上開始就變成這樣了。」楚風暗暗好笑,這個男人,此刻只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那又代表什麼?」劍影因為緊張,抓著楚風的手愈加的收緊,聲音中也隱著急切。

「呃,你們還真是一對,那還能代表著什麼,自然是代表著………」話語卻猛然的止住,因為她看么冷魅辰恰恰在此刻走了過來,而一雙眸子,正直直地望著劍影握著她的那雙手上。

只是冷魅辰的眸子雖然如同平日一般的冰冷,但是卻似乎並沒有太多的表情,似乎連一絲一毫的憤怒都沒有,似乎一點都不在意自己看到的這一幕。

楚風微愣,他現在的反應,跟昨天似乎有著天壤之別,他這般的冷漠,讓她一時間心中猛然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

劍影望向走過來的冷魅辰亦是猛然一滯,下意識地快速地鬆開了楚風的手,但是卻看到冷魅辰只是微微掃了他一眼,便徑直進了大廳。

劍影心中不由的疑惑,少爺這是什麼反應,這也太出乎意料了吧,難道,少爺並不喜歡銳兒?

只是楚風與劍影都不曾看到,冷魅辰轉過的眸子中閃過一絲矛盾。

接下來的兩天,冷魅辰對楚風一反前幾日的特別,現在對她,亦如平人的一樣冷漠。

楚風心中已經略略明白,一定是太公做了什麼,讓他相信了她不是楚風,所以他才會……,只是此刻心中卻也不由的有些矛盾。

只是有時下意識地望向他時,卻會時時對上他那雙沉思的眸子。

終於到了太后的壽宴的那一天,楚風去那家衣裳店中取來了衣服,雖然仍就沒有見到那個神秘人,但是衣服卻做的非常的漂亮,讓她找不出絲毫不如意的地方。

楚風與劍影,在天色慢慢灰朦的時候才跟著冷魅辰進了宮,只是到了宴會的大廳時,冷魅辰去了前廳0,而劍影便帶著她去了後台。

楚風還是第一次見到古代的這種盛大的宴會,悄悄地隱在後面,望著前面越來越多的大臣還各自帶著他們的妻妾,因為皇上與太后都還沒有來,所以大廳內一片的喧嘩。

她的舞蹈被安排在最後,所以倒是有足夠的準備時間。

看到後台的一個戲班的幾個戲子,有些緊張的化著裝,楚風倒是顯得太過悠閑了。

「銳兒,會不會緊張。」劍影知道楚風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的場合,有些不放心地問道。

「緊張?」楚風微愣,她倒是沒有緊張,只是感覺到有些好奇。

劍影卻誤會了楚風的意識,略帶安慰地笑道,「丫頭,有我陪著你呢,不要害怕。」說話的語氣,完全就像一個大哥哥一般的關懷,對於楚風幫助他與月如的事,他的心中一直很是感激,本來還以為少爺會喜歡上她,只是這幾天,少爺的反應,卻讓他徹底的迷惑。

「嗯,我知道了。」楚風略帶感激的輕笑,恰恰在此時,聽到前面的大廳一個尖銳的聲音突然的喊道,「皇上駕到,太后駕到。、」

隨即整個大廳瞬間靜了下來,透過台上的一絲縫隙,看到一個看起來差不多四十歲的貴婦人,慢慢地走了進來,走在左邊的依然就是皇上,而她的右邊,白亦靈緊緊地貼在她的身邊。

因為距離有些遠,而且還要透過前面的縫隙,所以,楚風並沒有完全的看清她的容顏。

眾大臣齊齊的跪下行禮。

而冷魅辰卻只是站起身,走向前,略帶恭敬地說著什麼,離的太遠,楚風聽不清楚,但是卻暗暗疑惑著,這冷魅辰難道在太后的面前也是這般的吃香。

正在疑惑中,卻看到太后竟然挽起他,將他拉到了自己的身邊的位置,與白亦靈坐在了一起。

楚風愈加的不解,這太后這麼喜歡冷魅辰,冷魅辰又何必千方百計的討好她呢,看太后那般親切的樣子,顯然是把他當做一家人了嗎?雙眸微轉,看到緊挨著冷魅辰坐著的白亦靈時,不由的愣住,看來這太后應該是真的把他當做一家人了。 ?第107章她是他的女人(2)

看到冷魅辰似乎沒有絲毫拒絕的意思,而且還任由著白亦靈向他靠近,楚風似乎還看到了白亦靈與他的臉上同時綻開的一絲輕笑,雖然有些遠,看得不太真切,但是,楚風的心中卻不由的快速地劃過一絲酸酸的味道。

「銳兒,怎麼了?」劍影似乎發現了楚風的不對,不由的關心地問道。

楚風一愣,略略轉身,不去再望向大廳,只是淡淡地笑道,「沒什麼了,可能真的像你說的那樣,有些緊張吧。」

「呵呵….,」劍影亦淡淡地笑道,「丫頭,其實也沒什麼的,要對自己有信心,太后雖然威嚴,但總不會吃人呀。」

宴會隨著前台的表演慢慢的進入了高氵朝,眾大臣,一邊的欣賞,一邊的喝彩,自然也不忘記時時地奉承一下今天的壽星。

漸漸的,眾人的情緒越來越高,有些飲酒的大臣微微也有了幾分醉意,這時,才輪到楚風出場。

微微整理了一下衣衫,楚風穩了穩神,然後慢慢地走了出去。

一身獨特的孔雀衣,有著展翅般的耀眼,卻又不顯張揚,楚風剛一出場,眾人便不由的被吸引住,望著那一般精緻的衣衫,眾人紛紛的驚嘆,而當看清楚風的臉時,愈加的驚滯,這般的衣衫,配著這般絕色的人兒,生平,只怕還都是第一次見到。

冷魅辰的雙眸也不由的望向她,雖然他先前便見過那件衣服,這幾天,亦是天天見到她的美麗,但是,卻還是第一次見她穿上這件衣服,此刻,連他那冷漠的眸子深處都不由的閃過一絲驚艷。

皇上亦是猛然的驚住,向來,在他的眼中,女人,就是女人,沒有什麼特別的,若非特別的原因,他根本就不會去在意誰是誰,美與丑似乎也沒有什麼差別,自然平日里能夠進得宮的女人,應該都是那些百里挑一,甚至是千里挑一的人。

但是今天,他卻不由的驚住,或者,這樣的人,這樣的衣衫,這樣的場景,造就了,這樣一副空前絕後的驚奇。

只是為何,他隱約中似乎感覺到那張容顏有些熟悉,似乎在哪兒見過,雙眸再次直直地望向那張臉,他的雙眸瞬間一沉,原來是她?好,很好,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找了她那麼久,沒有任何的音訊,沒想到,她竟然自動送上門來。

太后剛剛端起茶的手也猛然的滯住,雙眸出神般地望向台上的楚風,只是她的雙眸中不同於別人的驚艷,而是漫過一絲嚮往,一絲激動。

而坐在一側的白亦蕭眼睛早就直了,雙眸中閃動著難以置信的震撼,似乎無法相信,天下竟然會有這般絕色的人。

白亦靈看到冷魅辰竟然也望向了楚風,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氣惱,紅唇微翹,不滿地說道,「辰哥哥,她很美嗎?」心中卻也暗暗有些妒忌,以前所有的人都會稱讚她是最美,但是看看大家此刻的目光,完全像是著了迷一樣,不由的氣惱。

冷魅辰微微蹙眉,雙眸掃向她隨即挽上他的手臂的手,雙眸只是微微一閃,卻並沒有說什麼。

見到他的沉默,白亦靈愈加的氣惱,再次問道,「辰哥哥難道覺得她比靈兒美嗎?」別人都無所謂,她只在意,她的辰哥哥怎麼看待。

冷魅辰的雙眸下意識地再次望向楚風,沒有剛剛的驚艷,此刻反而多了一絲沉重。

白亦靈剛想再次問他,楚風卻在此時開始起舞。

在那快樂的鼓樂聲中,楚風摹仿著孔雀的一舉一動,將每個動作都跳的惟妙惟肖。

眾人的雙眸中的驚愕慢慢的變成震撼,一種不可思議的讚歎,似乎難以相信這天下竟然會有這般美的舞。

而剛剛還在所以的白亦靈,此刻也完全的被迷住,忘記了生氣,似乎也忘記了身邊的冷魅辰。

冷魅辰的雙眸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異樣,早就知道,她的跳的很好,但是她今天的表現還是讓他震撼。

皇上的雙眸慢慢地變得深沉,這真的是他那天在街上遇到的,一臉的貪慕虛榮的女人嗎?

只是隱在大殿暗處的,沒有人注意的到的那個身影的雙眸卻由剛開始的探究慢慢地變得驚愕,而眸子深處也隱過別有深意的一絲輕笑,原來真的有這麼的一個人,而他更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會是她。

「好,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太后一臉興奮地喊道,「沒有想到這天下竟然會有這麼美的舞,這真是太讓哀家驚喜了。」

雙眸微微轉向坐在她身側的冷魅辰,雙眸中的欣喜愈加的蔓延,「辰兒還真是有心,今天送給哀家的禮物,哀家太喜歡了。」

宴會也已經結束,按理說,這個時候,大家也應該散了,但是此刻,大家似乎還沒有從剛剛的震撼中醒過來,一個個都直直地坐在哪兒,一動都不動。

皇上的雙眸微微一沉,眸子深處似乎閃過一絲不滿,「好了,大家也該散了。」

迷糊公主VS冷傲王子 眾人這才猛然的一驚,快速地回過神,然後紛紛顫顫地向離開。

楚風看到大家都走的差不多了,而那個皇上不知道認出了她沒有,怎麼似乎一點反應都沒有,自己若是再繼續站在這兒只怕會引起別人懷疑了,所以便慢慢地向著後台走去。

只是剛剛走了幾步,卻聽到太后再次說道,「剛剛踏舞的那個丫頭,不僅僅人長的標緻,而且舞跳得太好了,來,過來,讓哀家看看。」

楚風心中暗暗一喜,還好,太后發了話,要不然,她只怕就只能這樣回去了,也就不能如太公說的那樣留在宮中了。

楚風慢慢地走下台,慢慢地向著太後走去,一舉一動儼然一副大家閨秀的樣子。

走到近前,很規矩地行了禮,輕聲道,「民女見過太后,祝太後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嗯,好。」太后細細地打量著她,「的確是一個美人胚子。看你的樣子,應該不是尋常百姓家的女兒,你是誰家的丫頭呀?」

楚風微怔,沒有想到太后竟然會開門見山地問她這個問題,想到自己真正的身份此刻是萬萬不能暴露,但是若是胡亂地說一通,若是讓太后查了出來,那可是殺頭的罪呀。

略帶急切的眸子微微抬起,看到正一臉陰沉的冷魅辰時,腦中微微一閃,「我父母早就已經過世了,我的這條命是冷少爺救的,所以我是冷少爺的………,。」楚風的話故意的頓住,雙眸略帶羞澀地微微掃向冷魅辰,留下一種刻意的曖昧,讓太后自己去想,只要此刻冷魅辰不拆穿她,那麼以後的事就好辦了,就算要定欺瞞之罪,這欺瞞的也不止她一個呀。

而楚風只所以這麼說,還有另一個目的,那就是說給皇上聽的,她既然要留在宮中,自然要小心皇上,若此刻說自己是冷魅辰的人,以皇上與冷魅辰的關係,應該不會把她怎麼樣。

冷魅辰微微蹙眉,雙眸快速地望向楚風,眸子深處也快速地閃過一絲疑惑與冰冷的警告,只是卻沒有拆除她。

而皇上的唇角卻扯過冷冷的譏諷,雙眸中是明顯的不信,只是雙眸望向冷魅辰時,竟然看到冷魅辰默認了她的話,雙眸不由的一沉,只是唇角的冷笑卻愈加的明顯。

「哦,你是辰兒的女人?」太后的雙眸也微微眯起,淡淡地聲音中有著一絲不信,亦隱著一絲不滿。

卻不待楚風回答,直直地轉向冷魅辰,「辰兒,這是真的嗎?」聲音雖然輕柔,卻也不難聽出其中的不滿,早已經沒有剛剛的那份興奮。

她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辰兒的身邊有這麼一個女人,只是先前的那個楚風的事,已經讓她夠頭痛了,那個楚風竟然做出那種事,讓辰兒受那種侮辱,而且楚傲天竟然還敢替他的女兒喊冤,要辰兒重新接那個楚風回翌王府,哼,他們真的以為辰兒的爹娘不在了,就可以由著他們欺負呀,只要有她在的一天,她就絕對不會讓辰兒受到一點的委屈。

而這個女人與辰兒的關係?不管怎麼樣,辰兒的婚事,她不能不管,而且現在靈兒竟然也喜歡辰兒,她倒是樂見其成,所以雙眸再望向楚風時,便不由的多了幾分戒備。

冷魅辰的雙眸亦微微的眯起,直直地望向楚風,雙眸中快速地閃過一絲懷疑,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麼,但是卻並沒有拆穿她,反而略略點點頭,輕聲應道,「嗯。」

第107章她是他的女人(2)

看到冷魅辰似乎沒有絲毫拒絕的意思,而且還任由著白亦靈向他靠近,楚風似乎還看到了白亦靈與他的臉上同時綻開的一絲輕笑,雖然有些遠,看得不太真切,但是,楚風的心中卻不由的快速地劃過一絲酸酸的味道。

「銳兒,怎麼了?」劍影似乎發現了楚風的不對,不由的關心地問道。

楚風一愣,略略轉身,不去再望向大廳,只是淡淡地笑道,「沒什麼了,可能真的像你說的那樣,有些緊張吧。」

「呵呵….,」劍影亦淡淡地笑道,「丫頭,其實也沒什麼的,要對自己有信心,太后雖然威嚴,但總不會吃人呀。」

宴會隨著前台的表演慢慢的進入了高氵朝,眾大臣,一邊的欣賞,一邊的喝彩,自然也不忘記時時地奉承一下今天的壽星。

漸漸的,眾人的情緒越來越高,有些飲酒的大臣微微也有了幾分醉意,這時,才輪到楚風出場。

微微整理了一下衣衫,楚風穩了穩神,然後慢慢地走了出去。

一身獨特的孔雀衣,有著展翅般的耀眼,卻又不顯張揚,楚風剛一出場,眾人便不由的被吸引住,望著那一般精緻的衣衫,眾人紛紛的驚嘆,而當看清楚風的臉時,愈加的驚滯,這般的衣衫,配著這般絕色的人兒,生平,只怕還都是第一次見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