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這個般若輪迴經的裏面,單獨是一個世界啊。

對了。

仔細觀察,姜小白並沒有發現小七的蹤跡,和秀秀一起失蹤的七彩巨蟒,居然並沒有在這般若輪迴經中。

難道,小七逃離了?

姜小白想着,把大花從一旁揪了過來:“大花,你看,秀秀就在裏面,你有沒有辦法,能夠把秀秀,從裏面救出來?”

大花湊過去,仔細觀察了一下,伸出爪子撓了撓,然後搖頭,指了指後方。

姜小白明白它的意思:它沒辦法解決這般若輪迴經,讓它去問問冥獄。

當即,姜小白抱起石盒,來到棱鏡面前,將其安置下去。

紅芒捲動,將石盒和般若輪迴經,同時籠罩。

棱鏡之上,現出了兩樣東西的信息。

佛祖棋盒:爲達摩祖師來中原傳佛之時,隨身攜帶之棋盒。其中有108顆棋子,隨達摩祖師得正果,化作佛門108金剛,空餘棋盒。

般若輪迴經:達摩祖師親自手寫之經書,有輪迴之力,佛門無上感化之力,修佛者,可據此,悟大乘佛法。

姜小白看着棱鏡上出現的信息,問:“冥獄,有沒有辦法,打開般若輪迴經?”

他話音落下後,棱鏡似乎是在思索。

大約過了幾分鐘之後,棱鏡這才傳來回應:“有。”

聽到這個字,姜小白大喜過望,問:“什麼辦法?”

“只要冥寓之主,晉階爲十階冥寓之主,成爲真正的冥獄之主,自然能夠掌控六道輪迴之力,可據六道輪迴之力,打開般若輪迴經。”

這……

十階?

冥獄回答的很認真,而且冥獄不可能說謊。

姜小白萬萬沒想到,冥寓之主,居然有十階!

按照冥獄的說法,這十階冥寓之主,可以掌握六道輪迴之力,那東西,不是閻羅王,才擁有的法力麼?

難道說,達到十階冥寓之主後,他的法力,能夠堪比閻羅王了?

而現在,冥寓,僅僅只是達到了三階而已,想要達到十階,談何容易?

“就只有這一個辦法了麼?”姜小白有些不死心,繼續問。

棱鏡回答:“是。”

好吧。

確實,如他所料,除了法空說的,佛門大能者外,確實還有其他的力量,能夠打開般若輪迴經。

這起碼,是個希望。

姜小白想着,合上了手中的佛祖棋盒,一伸手,將之前自己抓捕吸收的佛靈,給釋放了出來。

但令他沒想到的是,佛靈現身之後,棱鏡居然……毫無反應? 要知道,在正常情況下,棱鏡一旦遇到靈魂體,就會自然伸出虛煙紅霧構成的手臂,將其拖入冥獄之中吸收,而不是靜止不動。

棱鏡不動手,應該是眼前的佛靈,並不具備被冥獄吸收的“資格”。

大凡冥獄吸收的魂靈,或是大凶,或是大惡,再不濟,那也是一些無處安放的孤魂野鬼。

而佛靈,既然帶了個“佛”字,必然不會做什麼大凶大惡之事,是個“好人”,所以冥獄沒辦法吸收它。

想到這裏,姜小白恍然大悟。

好在佛靈,被斬斷了那隻攻擊力極強的獨臂,所以並沒有攻擊性。

它被放出來後,也是愣了一下,隨後四處張望,把目光鎖定到佛祖棋盒上。

然後,身影一縱,飛入了佛祖棋盒中。

就在這時候,棱鏡的上面,出現了一行字體:發現匠靈。

法陣匠靈:法陣之維護者,可自動修復、組合法陣,可配合陣靈使用,佈置法陣。

哦?

姜小白立即想到了之前,從那青龍行宮之中,得到的萬古長明燈。

那東西,據說能夠佈置成千骨幻陣,而眼下,他擁有萬古長明燈,有擁有一個法陣匠靈,或許,能夠佈一個陣。

姜小白當即問冥獄:“冥獄,如果此時此刻,我想要在冥寓之中,佈置一個法陣,需要哪些東西?”

冥獄問:“你願意,拿出哪些東西?”

爹地放開我媽咪 “凡是冥寓之中的物體,都可以使用。甚至包括,冥獄之中,可以交易的東西。”

冥獄隨即回答:“以法陣匠靈、怨毒人偶、佛祖棋盤、迷惑晶石、萬古長明燈、百花陣靈,這六種東西融合,可構成一陣。

其中,你已擁有法陣匠靈、怨毒人偶、佛祖棋盤、迷惑晶石和萬古長明燈,需要以物品,和冥獄交易百花陣靈,將其從冥獄之中,釋放出來。”

哦?

原本姜小白以爲,被冥獄關押之後,是沒辦法出來的,卻沒想到,可以通過這種方式釋放。

原本他捕捉百花陣靈,讓冥獄吸收,從而讓冥寓提供魂力值,和冥獄之間,也是屬於“交易”的關係。

也正因爲如此,他想要重新把百花陣靈釋放出來,還需要,給冥獄,提供一定的物品才行。

“需要哪些東西才能交易?”姜小白問。

冥獄計算了一下,回答:“百花陣靈,爲五階存在,若是交易,需要你從冥寓之中,拿出學識、壽命、語言,五種以上的東西,才能夠交易。”

哦?

“行。”姜小白想了想,答應了冥獄的交易。

之前他拯救陳教授等人,獲得了各種學識、語言、技術等東西,對於他來說,並沒有什麼用處,交易出去,也無所謂。

一拍即合,因爲是冥寓之間的“內部交易”,所以很快,所需要的物品,就已經齊備。

之前被抓入冥獄的百花陣靈,也被釋放了出來。

那陣靈一出來,就飛揚跋扈,想要攻擊姜小白。

卻被棱鏡發出紅霧,一把按住。

隨後,陣靈被紅霧催動,送入了萬古長明燈中。

而那顆迷惑晶石,在冥獄力量的作用下,也迅速發生變化,就好似玻璃受到高溫一般,變成軟泥狀的材質。

然後,落到萬古長明燈的表面上,形成一個“玻璃罩”,將裏面的燈光,給籠罩了起來。

有了這層獨特玻璃的籠罩,萬古長明燈的光芒,頓時黯淡了下來,再也不似先前那般強光。

而陣靈被封印在萬古長明燈中,很快,便被裏面的火焰吞噬。

匠靈,則同時開始修復之前碎裂的佛祖棋盤。

“冥寓之主,你選擇將此法陣,佈置在何處?”冥獄問。

佈置在哪裏?

姜小白想了想,問:“能夠佈置在什麼地方?”

他之所以佈置這個法陣,僅僅只是不讓萬古長明燈、匠靈等東西,在冥寓之中閒置。

事實上,冥寓由大花守着,其防禦力,就足夠了,根本用不了其他的法陣。

“此法陣,可如同佛門法陣一般,選擇某種承載物佈置。目前你能夠選擇的承載物,僅有兩樣。”

“哪兩樣?”

冥獄回答:“靈魂冥甲,和吹雪。”

“那就,靈魂冥甲吧。”

對於姜小白來說,吹雪他平時需要隨身攜帶,隨時都可能使用。

佈置這麼一個法陣,便猶如當初煉製靈魂冥甲一般,不時一朝一日之功,沒了吹雪,他便失去很大的戰鬥力。

而靈魂冥甲,他並不使用,目前耿小麗雖然帶着,卻也沒使用過。

因爲這東西,目前來說,有些“雞肋”的感覺:僅僅只是加強靈魂,讓靈魂提升到四階強度,但法力什麼的,卻沒有變化。

倒不如,拿出來,再加一個法陣在上面。

這樣一來,靈魂冥甲,才能夠發揮其真正的威力。

姜小白當即把耿小麗喚了進來,從她的靈魂中,摘出靈魂冥甲,安置在棱鏡的前方。

“冥寓之主,你是否選擇,以靈魂冥甲,承載幻陣?”

“是。”

光芒一轉,安置在棱鏡面前的東西,便被一種奇異的力量牽引,懸浮在了書房的空中。

多種東西,由紅芒牽引,在空中,形成了諸多的聯繫。

姜小白記得,在煉製成靈魂冥甲之後,冥寓因此獲得了1千點魂力值。

眼前這法陣,相當於重塑靈魂冥甲,在原有的基礎上進行升級,一旦佈置完成,多多少少,會給冥寓,提供一定的魂力值。

“幻陣已經開始佈置,預計需要時間,一個月左右。”冥獄提醒他。

哦?

居然需要一個月的時間?

要知道,當初構建靈魂冥甲,才用了一個星期,那還是在二階冥寓的時候。

終極透視眼 而現在,冥寓已經是三階冥寓,佈置這個幻陣,居然還要一個月,佈置完成後,難不成,會讓靈魂冥甲,直接達到五階?

又或者,達到更高的等階?

六階?

想着,姜小白的心中,隱隱有了一絲期待感:如果,靈魂冥甲能夠提升到更高的等階,或許,他救出秀秀,也不是沒有希望。

見一切就緒,姜小白便任由匠靈自行運作,自己則退出了書房。 接下來的幾天裏,冥寓的外面,一直有人出現。

從微弱的靈力波動來看,在冥寓外面晃悠的人,應該是江湖之中的修行者。

或許,有事情想要向冥寓相求。

但他們,僅僅只是在冥寓的外面徘徊,並沒有進來。

姜小白不知道他們什麼用意,也沒打算理會他們,徑直在冥寓之中修煉刀術,練習姜玉傳授於他的十三疊刀。

過了三四天,門外,終於有門鈴聲響起。

打開門鈴一看,卻只見,是一個快遞員。

快遞員的手中,拿着一個文件袋:“你好,郵政包裹,請出示有效證件簽收。”

包裹?

姜小白目光一掃,發現在門口,確實停着一排的車。

這些人,或是在青龍湖邊假意垂釣,或是三三兩兩的坐在那裏,但目光,都無一例外,落到他的身上。

在發現姜小白露面後,又紛紛把目光錯開,但其中,全是疑惑、不解,甚至驚恐,畏懼。

這些傢伙,到底在這幹什麼?

說是搞事情吧,卻又不見任何舉動;說是有求於冥寓吧,但又沒動靜。

姜小白想着,沒有理會他們,而是轉身進入院子裏,同時將大門給關上。

郵件拆開,裏面是一封錄取通知書。

咦?

姜小白打開一看,發現錄取的學校,居然不是之前燕黎幫他查詢的那個學校,反而是他填的那個第一志願,首都電影學院。

這……

之前,他的分數雖然很高,但因爲他私幫莊妃離開,零局在他的學業上,進行了一些限制。

原本網站上查詢的訊息,就已經顯示,是第三本的錄取通知書了,但他萬萬沒想到,這個電影學院,居然還會下發通知書。

難道,零局又動了手腳?

或許,是零局對他的一種“暗示”,表示他們,什麼都能夠辦到。

姜小白想着,對這件事情,並沒有太過在意。

學校對於他來說,遠不如普通人那般看重,他既不依靠好的學業去找工作,也不打算在大學裏“深造”。

下午的時候,門鈴聲,再次響起。

咦?

打開門一看,發現還是那個快遞員。

快遞員的手中,又有三封信。

“你好,你的快遞,請簽收下。”

還有?

看那快遞的樣式,應該和早上收到的快遞一樣,難不成,也是錄取通知書?

果然。

姜小白隨手拆開,發現如他猜測的一般,果然是錄取通知書。

這三封信,分別有三張不同學校的錄取通知書,除了之前收到的那份外,這三份,分別是第二、第三、第四這幾個志願。

不是說,志願只能夠錄取一個麼,這怎麼,四個志願一起下發錄取通知書了?

姜小白想着,真準備回去。

這時候,門外有個三四十歲、留着羊角鬍子、皮膚白皙的男子,很是客氣的走過來,小心翼翼的問:“閣下,就是這房子的主人?”

他這話一出口,所有人都把目光凝聚了過來。

這些傢伙,在冥寓外面墨跡了好幾天,終於開口了。

“沒錯,我就是冥寓之主。”姜小白點點頭,回答。

這人身上有靈力波動,應該是修行者,所以姜小白,並沒有什麼隱瞞的。

得到他的確認,那人激動了一下,又小心翼翼的問:“那閣下,應當具有……生死人、肉白骨的本領?”

姜小白明白了。

職場人生路 應該是莫問引起的騷動。

莫問之前,以一個行就將木的蒼老者形態,出現在冥寓的,結果回去的時候,變成了一個三十多歲的壯年男子,這種神奇的轉變,足以讓大多數的人,爲之嚮往。

怪不得呢。

“有又如何?”姜小白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