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這神界,也同樣是弱肉強食,即便生爲神界之人,也未必會驚天動地。

很快,這一座龐大的城池,離他們越來越近。

三人便是下了祥雲,不故意做什麼打扮,就這麼直朝門口而去。

門口是兩個面黃肌瘦,捉着長槍長刀的士兵,只不過無精打采,對過往行人連擡眼皮的興趣都沒有。

張凡擡頭看了看城池,只見恢宏城池上方有一座龐大的牌匾,上面寫着三個大字:九州城!

三人從城外走來,兩個士兵百無聊賴的擡頭,只在花月影這漂亮美麗的女孩,臉上留意了一下,隨即又無精打采的低下頭去。

張凡不免露出一些驚訝,這麼龐大的城池,估計能比的上一座皇城了,當然是他記憶之中那些朝代的皇城。

但,門口的士兵竟然如此倦怠,面對進門之人連盤查的興趣都沒有,心裏不免有一些覺察不對。

都來到城裏,這諾大城池人口好像並不多,大街上連小攤販都很少。

吳剛提議,三人先找個地方住下,順便嚐嚐本地的美食! 吳剛一心侍奉主子,知道張凡很少來神界亂逛,藉着這個機會,倒不如嚐嚐神界的東西。

花月影滿心答應,三人就找了一家飯館,要了一些酒和菜,準備歇上片刻。

花月影爲張凡斟上一杯酒,然而這杯酒張凡拿起來剛到嘴邊,未曾喝下去,突然間一旁的吳剛瞳孔一凝,忽的一下從桌旁站了起來。

“有妖氣!”

吳剛此言一出,飯館裏的人都嚇了一跳!

與此同時,外面忽然掀起了一股狂風,酒店小二跑到門口張望了一眼,啊的怪叫一聲,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原來在正東方向,捲過來一團烏雲,黑風陣陣有怪獸的聲音吼出。

這一陣妖風,吹得城內許多人遍體發寒,大風起兮塵土飛揚,本來人流稀疏的街道上,一下子所有人都跑了個乾乾淨淨。

只聽外面有人喊:“妖怪來了,妖怪又來了!”

聽到外面的喊聲,張凡眉頭一挑。

花月影俏麗的柳葉眉都皺在了一起,盯着吳剛說:

“不是吧,這在天庭的管束之下?還有妖怪敢這麼囂張!”

吳剛不答,顯露出殿前將軍氣勢,不怒自威的望向外面的街道。

黑雲籠罩住了整座城池,雲霧裏面有紅光閃耀,怪獸吼叫之聲響徹雲端。

那團黑雲降下一道身影,是一頭黑鱗片紅眼睛的怪蟒蛇,身高數丈,一雙血紅色的豎瞳,盯住街上行人。

蛇口微張,露出兩顆黑色毒牙,紅色的蛇信子伸出去一丈來長!

張凡仔細瞧了瞧,發現這妖怪長的雖然恐怖,可實力沒多強,甚至還沒有之前在女兒國,遇到的那條鱔魚精厲害呢!

類似於這種小妖精,也只能在閉塞的女兒國囂張跋扈一番,今日竟然敢跑到這兒來,這可是出乎意料。

“主人莫憂,但凡神界中,供奉有神界香火的地方,玉帝都派出了守護之靈,這妖怪估計是不要命了,敢來這裏撒野!”

吳剛解釋了一句,並沒有直接出手,畢竟南天門四大天王之一與他說的話,他可牢記於心。

吳剛話音一落,只見到城外一處小廟,一道光暈閃過,數團金色光芒,一個老道士的身形呈現!

“那妖精報上名來,竟敢跑到我們九洲城來撒野!”

這老道士仙風道骨,身披太極八卦袍,身上有香火氣纏繞着,乃是被供奉的城隍!

這蛇精昂起了頭,張開蛇口吐人言:

“我是城外白龍山,白龍大王座下的黑蟒精,今日奉大王之令,來這九州城,取童男一百名,童女二十名,給我家大王之母賀壽!”

那道士聞言目中放出煞氣,怒喝道:

“狂妄蛇精,我九洲城,速來與你們白龍山沒有任何瓜葛,今日你卻要進城殘害百姓,你這是自尋死路!”

說到這裏,老道士手中的拂塵一掃,射出萬道金色毫毛,噼裏啪啦的如暴雨一樣,朝着黑蛇精就砸了下來!

這老道士顯然身份不俗,應該是城中人傑之一,死後被神界的人王追封封號,如今在這城隍廟之中藉助香火之氣修煉!

所以這老道士實力本來不俗,再加上凝聚了香火氣,這手段凌厲了不止一倍!

這拂塵甩來擺去,不過十幾招的功夫,打到黑蛇精身上鱗片四處飛濺,一顆毒牙都被打斷了!

這番大戰,驚動全城之人!


即便是這蛇精跳到了天上,與這個老道士廝殺,但是強者出手引發天地動盪,疾風颳起碎石,噼裏啪啦的打到門上一陣作響!

城內也同時飛沙走石,大街上半個人影都瞧不見!

就連所在的這酒店小二,也都是戰戰兢兢要關上木門!

一見如此,花月影不滿的說:

“關什麼門啊,打得正熱鬧,關上了怎麼看?”

小二一聽這話,嚇得身子一哆嗦,一臉苦巴巴的說:

“姑奶奶喲,你可小點兒聲,不要驚擾到了城隍大人!”

張凡有些不明白:

“你這是什麼意思?這城隍不是保護你們的嗎?何必關門關窗,將其拒於門外?”

小二一聽這話嗨了一聲連連嘆氣:

“幾位應是遠方來的客人,還是不要多問了,吃了這些飯菜,就暫且歇在小店吧!”

吳剛臉色一沉,直覺這個小二有問題,他是天界下來的人,又要編撰萬妖譜,有公務在身。

這個小二將城隍拒之門外,不知恩圖報,反而是與天界離心離德的模樣!

心裏自然不是很爽!

“你這個小小僕役,還裝神弄鬼?給我把話說清楚了!”

吳剛身爲殿前大將軍,何等威風八面,此刻開聲斥責,就像是那天雷貫耳,噼裏啪啦作響,震耳發聵。

小二隻是個凡人,當場就被嚇得結結巴巴:

“這位大哥,沒什麼,真的沒什麼的。”

吳剛砍了這麼多年月桂樹,又得到了開天斧,讓他脫胎換骨一樣,一眼就瞧出這個小二絕對有問題!

而且這件事情裏,也有蹊蹺,所以臉色一變,冷哼一聲:

“還不速速道來?”

吳剛大聲厲斥,這可是真的動了真火,小二嚇得身子一縮,撲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

就聽見小二大哭:

“大人息怒,大人息怒啊,不是我不說,說了你們也沒辦法!

這妖怪要吃人,幾十年也就來一次,可是這城隍老爺,每年可都是要把人活生生的祭祀天地!

我家老爺家中剛添了一員女娃,這若是不關門被城隍老爺看到了,那可是要會死的!”

小二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主要是吳剛太嚇人了,差點沒把他的膽子嚇破了。

這時候雙腿都在發軟,都不知道怎麼站起來!

吳剛臉一變,露出訕訕之色,看向張凡的時候有那麼幾分羞愧的表情。

張凡聞言呼出一口氣:

“這城隍如此作爲?難道你們就一直忍受?沒有上報給君王,也沒有將此事禱告於神明?”

那小二哭的稀里嘩啦的,這時候怨氣十足的說:

“客人恐怕不知,這長生不死,求仙問道,哪個不想?聽說王都那邊,每年都要祭祀更多人呢!” 張凡一聽心中大爲吃驚。


吳剛則是一拳頭砸在了桌子上:

“真是無恥之尤,殘害百姓殺害生靈,必有業力纏身,哪裏還來的求仙問道?簡直比妖精還要可惡。”

小二不說話,着急去關門。

“這妖精最多也就是幾十年來一趟,他們也怕業力纏身,可是城隍不同啊,這要是瞧見哪家童男童女好看一些,必是要將其捉走,活生生祭祀天地呀!”

小二這麼說着,就是要去關門。

花月影氣憤的不得了,嘟嘟囔囔的說:

“這玉帝身爲天庭之主,不僅僅連天庭都管不好,這下界百姓也難以讓他生起半點憐憫之心!

如此,他也敢稱自己爲三界之主?爲人間百姓做主?”

“偏偏這傢伙,還日日享受香火氣,真是太無恥了。”

張凡沒計較這些,只是搖搖頭嘆道:


“看來這神界百姓,還真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中啊。”

轉頭看向吳剛:

“這周圍妖精多嗎?”

吳剛施展神力,一番探查臉色微沉!

小二則是說道:

“我就是從其他小鎮子,親眼見到妖怪肆虐,不得已之下才逃來這裏避難的!

我也見過好妖精,有一棵大槐樹當年洪水的時候,還曾經救過我們村子的人呢,可惜呀,前一陣子聽說被一道天雷劈死了,可憐可憐!”

張凡心中一動:

“你知道那大槐樹的事?不過這城隍廟的道士向你們索要童男童女,如此長久下去,就不怕這城隍找到你們頭上!”

小二搖搖頭:

“活着都難,哪裏還有選擇的餘地,況且那些妖怪個個厲害的很,也不是沒人除妖怪,可惜來得越多,死的越多,久而久之沒有厲害的人來幫我們了!”

張凡聽到這兒已經明白了,吳剛氣得咬牙切齒,一旁的花月影看着天空上的戰鬥,只等張凡一聲令下,就把這兩個妖怪全都弄死。

“你關門吧,不過我們就不在這呆了,這塊金錠就是飯錢,不許找了!”

說着張凡就是自顧自的出了屋!

小二一看三人走出去,鬆了一口氣,一句話都不說砰的把門關上,抓起桌上的金錠子咬了一口,露出滿臉笑容。

“這可真是大善人啊,只可惜那城隍老爺可不僅僅只抓童男童女,這三位好人,恐怕大難臨頭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