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聖子選出來之後我們也不用比了,我就是第四了,你要不服的話可以去再去挑戰他二人一遍,說不定能混個第二呢。

羅天咽了口唾沫,這二人哪個都不是好惹的主。以前在選出聖子之後,前十剩下的人因為實力相差不多,都會進行二次比試,以確定最終的排名。

今天看來是不用了,只聽羅天撇了撇嘴,無奈道:「我覺得第三挺好,第二就算了!你說他們誰會是最後的聖子?」羅天突然問道。

幻蝶沉吟片刻,目露思索,不確定的道:「這個可shizai不好說,如果以前我一定會說是宇蒼河,不過,這個凌一凡我就說不準了。若不是你將他的第二個神通逼出來,我們到現在還蒙在鼓裡呢,誰知道他還有什麼秘密?」

羅天狠狠的咽了口唾沫,不敢相信的道:「你是說這傢伙還有後手?不會吧?這也太變︶態了,我感覺不可能,那第二個神通應該就是他的後手了,能隱藏到現在已經很厲害了。」

幻蝶若有所思的道:「我也是亂猜的,這傢伙隱藏的太深了,而且領悟了兩種神通,讓人不自覺的認為他還有什麼神通之類的本事,我還沒有從他帶給我的衝擊和震駭中恢復過來呢!」

羅天暗吁了口氣,摸了摸還有些砰砰亂掉的心臟,自言自語道:「這傢伙的確是容易讓人心臟不好,不知道接下來還會不會再發生什麼令人震駭的事來!」

二人一番閑聊,不知不覺一個時辰過去,只見光幕內的凌一凡身體一動,緩緩的站了起來。

凌一凡這一動,頓時令所有人的精神都跟著緊張起來,羅天和幻蝶皆是目不轉睛的盯著光幕內的兩道身影。(未完待續……) 隨著凌一凡的一動,宇蒼河也是站起身體,面色凝重的望著凌一凡,二人隔空相對,凌一凡緊握手中靈劍,提醒道:「小心了!」

宇蒼河也不敢怠慢,全神戒備,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凌一凡提劍在手,這宇蒼河的神通並不像zi和羅天的那樣,都具有特殊的輔助功能,宇蒼河的神通是一種純粹的攻擊,威力極強。

面對凌一凡,宇蒼河心中還是有把握將其擊敗的,只見凌一凡身形一動,靈劍唰唰唰,接連三道劍氣揮出,向著宇蒼河凌厲無比的斬去。

緊接著,凌一凡毫不猶豫的將神通『幻滅』施展而出,面對凌一凡的三道攻擊,宇蒼河目光一凝,同樣接連三道劍氣迎向了凌一凡。

在其施展出三道劍氣的同時,凌一凡的神通已是施展而出,但是,從宇蒼河的三道劍氣中,凌一凡感知到了不同,其上的氣息隱隱內斂,讓他感受不出這劍氣的真正威力。

凌一凡心中不由的一跳,這種qingkuang他倒是第一次遇到,心中莫名的感到一絲不妥和不妙。

凌一凡的打算是先以攻擊纏住對方,然後再以神通將其困住,之後對其展開致命的攻擊。當然,這只是凌一凡初步的打算和試探,那宇蒼河究竟是什麼底細,眼下還不清楚,不過凌一凡相信這一番窮追猛打多半是可以逼他露出真正實力的。

凌一凡的神通幾乎是在二人的攻擊碰撞在一起的剎那便施展了出來,並將宇蒼河籠罩在了神通的範圍之內。

凌一凡抓住機會,正欲對宇蒼河發起致命的攻擊,突然,zi的一道劍氣同對方的金色劍氣遭遇了。沒有凌一凡想象中的同時崩潰掉,而是對方的劍氣一路勢如破竹。剎那間便迎上了zi的第二道劍氣。

凌一凡有些震驚的看著宇蒼河那道劍氣與zi的第二道劍氣碰撞在一起,這一次,二人的劍氣才同時崩潰。

凌一凡此時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宇蒼河在zi施展出攻擊的時候沒有直接用出他的神通。而是以同樣的三道攻擊來迎接zi,因為他的魂境已經達到第二重了,其攻擊的威力遠遠在zi之上。

這時。所有圍觀的眾人皆是彷彿被一記悶棍打中一般,只覺得思緒有些混亂,今天的震驚是接二連三,那宇蒼河不是感悟了兩成法則嗎?怎麼竟然是魂境第二重初期?這可是感悟了三成法則呀!

所有人都在心中發出了這個疑問,gen得到的情報和消息,宇蒼河的法則是感悟了兩成的,但是眼下,眾人發現,原來這傢伙隱藏了修為。

看來今天是大開眼界了。感悟三成法則之力,還是入聖修為,當真是要逆天了,看來那個凌一凡危險了,戰鬥越來越精彩了,所有的事情都在向著眾人意想不到的qingkuang發展。

試練之地中的凌一凡頓時感到了qingkuang的棘手,那宇蒼河在這最後的時刻露出zi的真實實力,也是有目的的。因為凌一凡的鋒芒太盛,如果贏了也難以將其身上的光芒壓下。到時就算凌一凡沒有獲得最後的第一,即便是第二也要比zi這個第一要耀眼的多。

所以,宇蒼河在這關鍵的時刻,有必要也露出zi的底牌,將眾人的注意力轉移到zi的身上。因此,在剛才凌一凡出手之際。他並沒有直接對凌一凡施展神通。

而此時,宇蒼河的第二道劍氣已經迎上了凌一凡的第三道劍氣,砰然一聲,將第三道劍氣擊潰之後,剩下的兩道劍氣向著凌一凡閃電般襲來。

凌一凡瞳孔一縮。要擋下對方這剩下的攻擊,zi還需要施展出剛才那樣的三道劍氣。

而此時,凌一凡駭然發現,宇蒼河已經從zi的神通幻境中恢復了清醒,不到一息的時間就恢復過來,讓凌一凡心頭一跳。

心中暗道:「是了,能從zi的神通幻境中這麼快的掙脫出來,毫無疑問,只有魂境第二重才可能。」

凌一凡的神通幻境無法將其困住太久,其威力自然也大打了折扣,接下來他知道,宇蒼河要對zi發出最強的攻擊了。


面對那即將到來的兩道金色劍氣,凌一凡沒有以劍氣相迎,而是施展出了神通『上善若水』,在見到凌一凡施展出這個神通之後,宇蒼河神色一動,他等的就是這個時候。

在先前凌一凡施展出這神通之時,他便發現這神通的端倪,以他的猜測,這神通也是有承受極限的,如果超過其承受的範圍,這神通的就會崩潰。

從第一次發現羅天的攻擊在衝進那藍色光幕中的海洋,激起了滔天巨浪的時候,宇蒼河便發現了凌一凡的臉色有些不對,很可能是那神通在承受了對方的攻擊時帶給他的反噬。

宇蒼河猜測的沒有錯,凌一凡的『上善若水』的確是有承受極限的,在這神通承受對方攻擊的時候,凌一凡也會承受一部分反噬之力,不過很小。

在與羅天對戰的時候,這神通確切的說是凌一凡第一次使用,所以用起來並不是十分的自然。當其神通在接下對方的攻擊之後,一股不是很強的反噬之力傳到了凌一凡的身上,這讓凌一凡有些一愣,面色有了微微的變化。

好在以凌一凡的判斷,那傳來的衝擊力只有對方攻擊威力的百分之一,並不是很強,這讓凌一凡暗暗放下心來,雖然凌一凡的臉色很快便恢復如常,但是這一幕卻是被那心細的宇蒼河捕捉到了。並且從中分析出了這神通的一些端倪,雖然並不完全正確。

在凌一凡施展出神通的瞬間,宇蒼河也當機立斷。只見其手中靈劍懸空立於身前,雙手結印,頓時一道金色光球chuxian在雙手之間。

隨即,只見宇蒼河雙手虛空一按,那金色光球瞬間沒入身前的靈劍,只見靈劍在金色光球的沒入之後,剎那光芒萬丈,三尺靈劍頓時化作數丈大小,其上的金芒耀人眼目。

宇蒼河對著身前的靈劍向著凌一凡虛空一按,靈劍頓時化作一道流星,風馳電掣的擊向凌一凡。

此時,宇蒼河先前的兩道攻擊剛剛落入凌一凡的神通之中,在宇蒼河的感知中,zi的攻擊在沒入對方的神通之後便切斷了與zi的聯繫和感知。

在宇蒼河的兩道劍氣沖入zi水幕中的那片海洋時,凌一凡明顯的感覺到了zi承受的衝擊力,竟然比承受羅天的攻擊力還要強上一些。不由的心中暗暗震驚,三成法則之力和感悟兩成法則之力,果然不在同一個水平線上。

就在凌一凡以神通接下宇蒼河的攻擊時,只見宇蒼河的神通已經施展了出來,這看似漫長的yiqie,只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剛剛接下對方的兩道劍氣,凌一凡便看到了宇蒼河那威力驚天的神通攻擊如流星般向zi襲來。

凌一凡瞳孔一縮,從對方的攻擊中,他感到了一股危機,只見那金色巨劍光芒萬丈,其所過之處,空間一陣劇烈的顫抖,同時一道道波紋在空間內震蕩開來。

太歲頭上動土 ,這攻擊之強,已經遠遠超過了正常的入聖修士所能發揮的威力了。

宇蒼河感悟三成法則之力,魂境遠遠在凌一凡之上,神通又是專攻攻擊的,凌一凡能否接下這一道威力驚天的神通,所有人似乎都預知到了即將到來的結果。

不由的在心中暗自嘆息,不是凌一凡太弱,而是對手shizai太強,如果凌一凡的修真時間和宇蒼河相等,或者再給凌一凡十年,那麼眼下的結局可能就是另外一種答案。

十年修真到這個程度,凌一凡的傳奇已經讓人記住了他。

試煉之地中,凌一凡死死的注視著轉瞬即至的攻擊,心中默默的道:「來吧,kankan我的神通所承受的極限究竟在哪裡!」(未完待續……) 在萬眾矚目的這一刻,只見宇蒼河的攻擊彷彿金色流星,在空間劃過一道金色流光,迅捷無比的撞入了凌一凡的神通藍色水幕之中。

所有人皆是神色一變,緊張的看著二人的交手,究竟是凌一凡的神通會將宇蒼河的攻擊化解,還是宇蒼河的神通最後破開了凌一凡的藍色水幕,下一刻的結局瞬間牽動著在場圍觀的每一個人。

只見,在宇蒼河的攻擊進入凌一凡神通的瞬間,藍色水幕竟然chuxian了一陣微微的顫抖,只在剎那間,宇蒼河那凌厲的攻擊便衝進了那藍色水幕空間內的海洋上。

凌一凡通過神通的感知,只覺得,一股令人顫抖,無可匹敵的力量如隕石一般落進了zi的神通之內。

只見在對方的攻擊落入那片海洋的瞬間,整個海洋掀起了一股狂暴肆虐的能量,在下一刻,藍色的水幕劇烈的顫抖起來。

最後,彷彿不堪重負一般『碰』的一聲化作點點星芒開始消散,在水幕崩潰的剎那,凌一凡也受到了其牽引和反噬,只見凌一凡目光透著一道冰冷的寒意。

接下來,凌一凡的身體彷彿斷了線的風箏,在神通崩潰的下一刻竟是遠遠的向後拋飛而去。在半空中,凌一凡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宇蒼河的攻擊遠遠的超出了神通『上善若水』的承受能力,在神通崩潰的瞬間,凌一凡承受百分之十的攻擊力,同時。魂力也受到了損傷。

凌一凡的敗落讓所有人心中一沉,那宇蒼河shizai是太強了,根本沒有辦法戰勝,凌一凡能堅持到這種程度已經很了不起了。

試煉之地中,凌一凡的身體遠遠的拋飛出十餘丈,『碰』的一聲落在地上,凌一凡再次吐出一口鮮血,只覺得全身一陣酸痛。

宇蒼河遠遠的望著凌一凡,身體向凌一凡再次踏出一步,凌一凡雖然敗了。但是並沒有淘汰出試煉之地。

凌一凡抹掉了嘴角的血跡。剛才真是好險,在受到對方的攻擊反噬時,差一點達到了身上那件特殊衣服的承受極限,差一點被殺出試煉之地。凌一凡只覺得後背一陣發冷。


凌一凡支撐著站了起來。遙遙的望著宇蒼河。沉聲道:「沒想到你感悟了三成法則,以你的入聖修為,我不是你的對手!」

宇蒼河聞言。露出一絲微笑,「你的實力也不弱,竟然能接下我的一次神通,我只是修鍊的時間比你早,如果是我修真十年,一定不是你的對手,今天的聖子之位也不會是我的。」

外面圍觀的眾人在聽到了二人的對話之後,暗暗為凌一凡感到惋惜,宇蒼河說的不錯,如果再給凌一凡一點時間的話,今天的千宗大比,聖子的位置一定屬於凌一凡。

雖然眾人有不少都希望凌一凡會取得最後的勝利,但是,敗局已定,面對那個變︶態的宇蒼河,根本就沒有回天之力。

北城城主心中暗嘆一聲,他也很是希望凌一凡會成為聖子。但是,在凌一凡敗落的剎那,他發現是zi的期望太高了。

魂境第二重,入聖修為,面對那個實力強悍的宇蒼河,凌一凡能做到這個程度已經不易了,第二名,他已經很知足了。

聖宗宗主此時也是暗暗的嘆息一聲,眼下大局已定,凌一凡已經帶給他很多驚喜了,對此,這個鶴髮老者內心也很是滿意了。

在所有人的眼裡,雖然凌一凡敗了,但是,在每個人的心裡,凌一凡的光芒並不比宇蒼河弱。

他們都覺得凌一凡做的已經夠好了,他已經給眾人帶來了一次難忘的驚喜和震撼。

就在眾人認為大局已定時,試煉之地中,只見宇蒼河手中靈劍斜指地面,遠遠的對凌一凡道:「你還有什麼想說的,接下來我要送你出去了!」

但凌一凡qishi一變,眼眸中透著一股令人琢磨不透的光芒,沉聲問道:「剛才的攻擊你還能再施展?」

宇蒼河一怔,定定的看著凌一凡,「嗯?你什麼意思?你有辦法接下?」

凌一凡搖了搖頭,「神通『幻滅』對你的作用不大,第二個神通也無法接下你的攻擊,並且在剛才的交手中我已經受了傷,你說我拿什麼接?」

宇蒼河疑惑的道:「那你問這個做什麼?」

「我只是想知道你還有多少實力,剛才是你全部實力還是部分實力?」凌一凡回道。

宇蒼河搖了搖頭,「這個有關係嗎?我馬上就要送你出去了,表示對你的尊重,我會用剛才那一記最強的神通送你離開試煉之地。」

凌一凡露出一絲狡黠的微笑,同樣搖了搖頭道,「這個關係很大,關係到你能否將我送出試煉之地!」

說完,凌一凡壓下身體的傷勢,拔地而起,虛立半空,全身突然散發出一股睥睨天下的qishi,遙望身前的宇蒼河,豪情萬丈的道:「你真的很強,不過要想將我送出這裡恐怕不太容易,我說過,聖子的位置我很感興趣,kankan是你神通厲害,還是我的最後一擊更強!」

凌一凡此言一出,頓時萬千修士一陣嘩然,甚至有部分人激動的忍不住在心中暗罵道:「媽的,這也太逃考驗老子的心臟了,竟然還有後手?」

一個個圍觀的修士皆是激動的滿面通紅,這一天的戰鬥簡直千迴百轉,都到這個地步了,竟然還有變化?

這個凌一凡究竟還有什麼後手?通過接連的戰鬥,他們已經感知到,凌一凡絕不會假意誇大,故意說出這番無聊的話的,既然他敢說出這麼自信的話,就證明他一定有可以對抗宇蒼河的辦法。

所有人的心臟再一次受到了衝擊,此時,沒有人再去思考什麼戰鬥的結果了,四位城主及三位長老,還有聖宗宗主,全部都將注意力集中在凌一凡身上。

他們迫不及待的想要kankan,這個凌一凡究竟還有什麼底牌?難道他真的能擊敗宇蒼河不成?他已經帶給了眾人難忘的驚喜,接下來,他又將帶來怎麼震撼的一幕?

此時,整個聖宗內城,萬千修士皆是屏氣凝神,寂靜的只能聽到眾人緊張激動的心跳聲。

試煉之地中,宇蒼河被凌一凡的話頓時震在了原地,片刻后才回過神來,不可思議的道:「你還有底牌?可以對抗我神通的底牌?」

凌一凡沉吟道:「能不能對抗還不知道,不過要試過之後才清楚!」

宇蒼河聞言,全身衣袍無風而動,豪氣雲天的大笑道:「好,痛快,很久沒有殺得這麼痛快了,今天不管誰勝誰敗已經不重要了,就讓我kankan你還有什麼後手,究竟誰的攻擊更強!」

宇蒼河手中靈劍懸空立於身前,雙手結印,再次施展出了那道威力驚人的神通。凌一凡見狀,也不再猶豫,瞬間將秘法施展而出, 夜色盛宴 ,同時通過經脈流轉而出。

只見宇蒼河在即將施展完神通之際,口中一口精血噴出,落在身前那金色的圓球上,這是一種增加神通威力的秘法,面對這個令他看不透的神秘凌一凡,他不敢有絲毫的保留。

所有圍觀的眾人見狀,全都倒吸一口冷氣,心中不由的暗罵道:「媽的,竟然都有後手,這攻擊,誰能擋得下?」

凌一凡遠遠的只見宇蒼河那金色能量圓球在精血的注入下,威能更勝之前,只見做完這yiqie,宇蒼河似乎很費力的控制著手中的金色圓球,將其打入身前的靈劍。

在金色圓球注入其中之際,靈劍竟然忍不住發出一聲嗡鳴,似乎承載著那道能量讓其異常痛苦一般,其上閃爍的金色光芒比之前強了近一倍!

所有人都感覺到一陣口乾舌燥,無法抑制心中的緊張,這才是真正的巔峰對決,這一記攻擊,定然會被ji定格成永恆的瞬間!(未完待續……) 宇蒼河遙望著凌一凡,只見其手中的靈劍隱隱有淡淡紫氣透出,宇蒼河面色凝重,這已經是他能發出的最強攻擊了。

只見其雙手虛空一按,靈劍在其操控之下發出一聲嗡鳴,向著凌一凡瘋狂的掠去。隨即,宇蒼河面色一白,顯然剛才的攻擊讓他耗損了極大的元氣。

凌一凡見狀,體內元力如潮水一般瘋狂的湧出,兩種不同的法則之力通過經脈湧入手中的靈劍,頓時,一道紫色劍氣瞬間吞吐不定的chuxian在靈劍之上。

剎那間,凌一凡體內的元力就彷彿被抽空了一般,靈劍上幻化而出的紫色劍氣已達丈余,其上透著一股可怕的肆虐氣息。

在這道紫色劍氣chuxian的剎那,所有人皆是一怔,不由的心中暗道:「這是什麼?紫色的劍氣?」

寶塔內的聖宗宗主卻是神色巨震,駭然失聲道:「太虛之力?這個傢伙竟然擁有太虛之力?」

在萬千圍觀者中,那些實力極強的強者還是有不少的,其中自然有閱歷豐富之輩,在看到這道紫色劍氣的剎那,皆是內心狂震,不可思議的看著光幕內發生的yiqie。

宇蒼河緊張的看著zi的攻擊向凌一凡飛去,但看到凌一凡那個詭異的紫色劍氣時,宇蒼河突然心頭莫名的一跳,從其上散發出的威勢讓他感到了一陣的不安。


凌一凡在全力施展了秘術之後,全身頓時傳來一陣無比的xuruo和刺痛。

但此時,凌一凡眼中寒芒一閃,手中靈劍向著那道襲來的金色巨劍揮出。

隨著凌一凡這一劍的揮出,紫色劍氣帶起一道可怕的威壓和qishi,瞬間掠過虛空。迎向宇蒼河的攻擊。

山野小神醫 ,寶塔內的聖宗宗主見狀,駭然色變,在其內空間chuxian裂痕的剎那,寶塔頓時發出一聲細微的咔嚓聲。

只見老者頓時鬚髮皆張。雙手瞬間在身前的一個陣法內打出數十道印訣,隨著老者印訣不斷的打入陣法內,試煉之地的空間漸漸的穩定下來。

老者暗鬆了口氣,雙目緊緊的盯著試煉之地內那紫色劍氣,自語道:「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能將太虛之力施展到這個程度,竟然險些割裂試煉之地內的空間。」

一道金色巨劍,一道紫色劍氣,剎那間觸碰在一起,沒有想象中的驚天動地。金色巨劍在觸碰到紫色劍氣的瞬間,彷彿冰雪消融一般被迅速吞噬瓦解。

寶塔內的老者突然神色一動,右手向試練之地內的宇蒼河閃電般一彈,頓時一道虛幻的能量趕在凌一凡的紫色劍氣前,擊在了宇蒼河的身上。

只見宇蒼河的身體瞬間消失在試煉之地,在其身體消失的剎那,凌一凡的紫色劍氣在擊潰對方的攻擊后,恰好趕到了宇蒼河身體消失之處。

紫色劍氣撲了個空。頓時落在遠處的一座數百里的山脈上,一聲轟然巨響。整個山脈被夷為平地。

凌一凡望著宇蒼河消失的方向,第一個念頭便是:「我終於成功了,聖子的位置終於被我得到!」


寶塔內的老者心中暗吁了口氣,剛才凌一凡那太虛之力如果擊在宇蒼河身上,那是必死無疑,那件特殊的衣服可是無法抵禦太虛之力的。

所以老者才會在那紫色劍氣臨身之前。將宇蒼河弄出試煉之地。

此時,只見凌一凡面色蒼白,手中靈劍插在地上,支撐著xuruo無力的身體,抬頭看了一眼空寂的試煉之地。

在這裡。如今只剩下zi最後一人,聖子,無數人追求渴望的目標,在這一刻,他成功了,yiqie都是為了zi身上背負的責任和擔當。

凌一凡只感到身心無限的疲憊,困意如潮水般襲來,身體漸漸變的麻木,先前已是受傷,如今又施展秘法,凌一凡再也無法抵擋秘法帶來的反噬之力,終是naodai一沉,撲通一聲跌倒在地。

隨著凌一凡的撲通一聲跌倒,彷彿一記重鎚落在眾人的心上,所有人都被剛才發生的一幕震驚了。他們看到了那紫色的劍氣隱隱的割裂了試練之地的空間,這是多麼震撼的一幕,無數年來,從沒有聽說過哪個弟子在裡面割裂空間。

聖宗的試煉之地都是經過特殊加持的,其內空間之穩定絕不是普通人可以撼動的。

這一屆的聖子之位,竟然奇迹般的被凌一凡獲得,回過神來的眾人頓時沸騰了,紛紛交頭接耳的議論著剛才發生的一幕。

廣場上的光幕隨著凌一凡的跌倒而漸漸的消散,千宗大比結束了,但是每個人的心中都在默默的念著凌一凡這個名字。

在這一刻,凌一凡的名字將響徹靈雲大地,每一個人都將記住這個傳奇的名字。

隨著決賽的結束,一道渾厚蒼老的聲音在聖山上空響起,「千宗大比正式結束,所有人回到先前各自居住的地方,入選聖宗的弟子將會在明天接到通知。」

隨著這道聲音漸漸消失,所有圍觀者皆是意猶未盡的向著先前居住的附城飛去,一路上彼此相互興奮的談論著剛才發生的yiqie,尤其是凌一凡最後施展出的那道紫色劍氣,很多人可是十分好奇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