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蘇白親了三次后,姜寒酥才反應過來。

她推了蘇白一下,羞惱道:「這還在學校呢,你幹什麼啊!」

「沒幹什麼,就只是看你臉上沾了不少水珠,想試試味道。」蘇白道。

「水能有什麼味道?」姜寒酥問道。

「水本身是沒有味道,但是沾了小寒酥的肌膚就不一樣了,怎麼說呢,挺香的。」蘇白笑道。

姜寒酥抿了抿嘴,沒說話,直到最後,才小聲擠出了一句:「流氓。」

返回教室之後,班內的學生已經在自己自習了。

姜寒酥這個1班的班長,可要比之前在育華好當多了。

紀律什麼的根本不用她去管,班內也很少有人完不成作業的。

要說有,估計也就只有坐在她身邊的蘇白一人了。

除非跟姜寒酥在一起,否則一個人回家的時候,蘇白依舊不會把時間浪費在這上面。

但也正因如此,每次放假回來的時候,都會惹得姜寒酥十分生氣。

但不論姜寒酥再怎麼生氣,到最後給蘇白抄作業的那個人還是她。

兩人到各自的位子上做好后,姜寒酥掏出練習冊做起了題。

蘇白則是掏出手機處理了一下麵館的事情。

創建公司是必然的,否則以蘇白現在的時間,麵館那麼多事情,他是真的處理不完了。

麵館只是做到這種地步,每天就有那麼多事情需要處理。

等麵館的規模再大一些,就算是那時公司已經成立,已經有人可以幫他分擔一些事情,但他這個老闆也絕對不可能會像現在這般悠閑。

等蘇白用手機將事情處理好了之後,姜寒酥將筆的筆帽蓋上,然後戳了蘇白一下。

「怎麼了?」蘇白問道。

「事情處理好了嗎?」姜寒酥問道。

「嗯,處理好了。」蘇白說著,將她手中的那隻黑色中性筆拿了過來。

「處理好了就寫作業吧,你數學練習冊還有很多題沒寫呢。」姜寒酥道。

「嗯。」蘇白從課桌下掏出了數學練習冊。

有姜寒酥在在他身邊,蘇白的成績就不可能會落下。

即便是上課走神錯過了一些知識點,下課的時候姜寒酥都會很認真地重新給他講一遍。

數學老師講的題目蘇白很難懂,但姜寒酥講的題,蘇白卻很容易聽懂。

這並不是說數學老師講的題目不好,而是很多時候,蘇白都是故意的在上課時不認真聽講,因為他很喜歡姜寒酥側過半個身子,在紙張上寫寫畫畫,輕言輕語的在他耳邊給他講題的感覺,重活一世,蘇白要與她一個學校一個教室的原因,不就是如此嗎?

其實,這些事情,姜寒酥未免就不知道。

比如在以前,姜寒酥還會以為蘇白上課開小差說他,但是最近一段時間都不會了。

有一種默契,兩人心知肚明。

因為怕老師知道,怕同學說閑話的原因,即便他們正在談戀愛,但姜寒酥平時也是不敢跟蘇白做什麼親密動作的。

但兩人又在熱戀期,戀愛期的男男女女啊,有些事情是忍不住的。

說實話,因為蘇白是重生的原因,因為他不是真正的十六七歲,面對姜寒酥,已經足夠忍耐了。

如果他沒有上一世的記憶,擁有一個這般漂亮,又這般讓自己喜歡的女朋友,有些親密的事情,即便是有著學校的束縛,蘇白也早就已經去嘗試了。

只是如今的蘇白,不會這麼心急罷了。

或者說,多活了三十年的蘇白,比那個十七八歲的蘇白,更能忍。

姜寒酥是害羞,但自從跟蘇白成為真正的男女朋友后,除了在學校,在外面被蘇白牽手跟親臉都已經是默認的了。

或許只有親吻,她才會臉紅地將蘇白給推開。

在學校的教室里,別說親臉這種事情了,就連牽牽手,姜寒酥都不敢。

大多數時間,他們都跟正常同學沒什麼兩樣。

但這並不代表姜寒酥心裡不想跟蘇白親近一些,她也是人啊,一個在戀愛中喜歡被喜歡的人牽著手,被愛的人抱著呵護的女孩罷了。

只不過因為這個女孩在偏傳統的家庭里生長,比別的女孩要容易害羞一點罷了。

正因如此,面對蘇白上課走神下課讓她幫忙給他講課的事情,姜寒酥很願意去做。

因為給蘇白講課,看著蘇白認真聽講且又很快就能聽懂的樣子,她很喜歡。

蘇白聽不進老師的課,卻能聽進她的課,這種事情是很能讓她開心的啊!

「筆給我。」姜寒酥忽然道。

「我喜歡用你的筆,你的借我用下,我把我的給你使好了。」說著,蘇白扔給了姜寒酥一支筆。

「你就那麼喜歡使別人的東西嗎?」姜寒酥問道。

「錯了,只是喜歡使你的罷了。」蘇白笑道。

姜寒酥抿了抿嘴,蘇白這話倒是沒錯,在他們倆還沒有開始之前,他就喜歡用她的東西。

記得初三那次考試,他把自己手中的筆扔瞭然后問自己借筆用。

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姜寒酥當然知道。

姜寒酥有時候不得不佩服蘇白,那時候姜寒酥是真的不想搭理蘇白,但蘇白恰巧就是用這種無賴的方式跟她搭上了話。

姜寒酥身為班長,蘇白考試沒有筆,去問她借,她自然得借。

而正所謂有借,就得有還啊!

不過姜寒酥想想那時候自己千防萬防的態度,倒是挺有意思的。

不得不說,自己還是很有先見之明的呢。

只可惜,還是被他得逞了啊!

不過可惜嗎?

好像不是很可惜。

姜寒酥歪著小腦袋想著事情,想著想著,便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她如果一直沉浸在學習中解題中,是不會睡的,因為一旦犯困,她都會強迫自己清醒過來。

但此刻,她腦袋中想的是其它事情,這種事情對她來說又很美好,她不遠那麼快清醒過來,便沉沉地睡了過去。

任何人早晨四五點醒,到中午都會困。

更何況此時又到了夏季,天長夜短,正是人們犯困的時候。

別說像姜寒酥這樣夜裡沒睡好的了,就算是夜裡睡眠足夠的,在這個時間點也很容易犯困。

正因如此,才有了午覺。

只是在一中,別說一班了,就算是其它班級,也很少有午休時回寢室休息的。

最多趴在桌子上打個盹就算是完事了,大多都是留在教室里的。

蘇白在扭頭的時候,看到了熟睡過去的姜寒酥。

這一幕讓蘇白有些驚訝,因為從育華的時候開始,他就沒有見過在午休時睡覺的姜寒酥。

大多時都是他在睡,睡前她在學習,睡醒時她還在學習。

即便一中算是亳城內最好的高中,但是她依舊沒有空調,這就是公立學校在他們這裡比不上私立的原因。

私立學校為了招生為了賺錢,一面加強學校的升學率,一面也會提升學校的各種設施。

就如育華來說,育華的學費絕對算是渦城眾多中學中比較貴的,跟育華相比,一些公立中小學非常便宜。

但就算是如此,也沒有哪家窮人會把自己的孩子送去公立學校。

蘇白除了一年級在村裡的蘇家小學上過半學期外,其餘的,基本上的都是私立學校上的。

因為他們這裡的公立學校,老師完全是公式化的上下班,對於學生的成績根本不去過問。

但私立學校卻不一樣,因為他們想要招生想要賺錢,就必須要把學生的學習成績放在第一位,只有升學率上去了,學校才能招到更多的學生。

畢竟他們這裡基本上百分之八十的家長都是以成績論的。

至於嚴點,體罰學生什麼的,很多家長都不以為意。

畢竟棍棒之下出孝子,不打不成器的思想,已經在他們老一輩人的心中根深蒂固了。

這就是為什麼姜寒酥家裡明明很艱難,林珍依舊把她送到育華的原因。

而育華在利用升學率賺到錢后,便開始遷移新校,大改設施,以此來吸引更多的學生。

她安靜地睡著,俏麗地臉蛋正好對著自己。

因為天氣太熱的緣故,臉上的幾縷青絲已經全被汗水侵濕。

蘇白將抽屜里的扇子拿出來,然後對其緩緩地扇了起來。

這扇子是上周蘇白花五塊錢買的,一面白色一面黑色,黑色上面有一首詩。

詩是《好了歌》,這首詩的作者是曹雪芹,出自《紅樓夢》第一回。

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

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

這首詩,他們這裡的許多孩童都會。

就是因為這種印有《好了歌》的扇子,在他們這裡賣的很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