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她有了他的孩子,他的家族才允許他們兩個回家,本來他就是家族獨子,現在他有了孩子,便是家族有了希望,整個家族都陷入了驚喜當中!

然而直到昨天他的第一個孩子降生了,不過讓他不敢想像的是,這個孩子的血型竟然和自己的血型不相匹配,經過基因比對之後,他更加難以相信這個孩子的基因竟然跟自己的毫無關聯,這意味着什麼?

孩子不是他的,而她一定是背叛了他,這一刻他的世界都失去了顏色,他不知道這切是爲了什麼,他很想質問她,孩子究竟是誰的?他要殺了這個孩子的父親,然而她因生產過度虛脫昏迷過去了!

他要讓她和她的姦夫痛苦一輩子,所以他要抱這個孩子扔掉,讓她跟她的姦夫一輩都見不到他們的孩子,這要比殺了她們兩個更能他解氣!

車子一直開到河南鄭州(市),在一座大數的垃圾堆邊停了下來,打開車門他抱着他個孩子,看着依然在熟睡當中的孩子,他心中突然生出不忍的情緒,孩子是沒有錯啊?

不過,憤怒和怨恨最後還是戰勝了同情!

“孩子,我知道這不是你的錯,要怪你怪你的父母吧!”說完他輕輕把男嬰放到了垃圾堆旁邊,然後開車離開了!

沒有多久一個穿的破破爛爛,頭髮亂蓬蓬,臉上看不清一來膚色的叫花子,哼着小曲兒,拿着一根棒子,端着一隻破碗,一走三晃盪,準備到什麼地方討點吃得去,突然看到了垃圾堆邊的男嬰,然後就走了過去,叫花子向四周看了看,發現根本就沒有人,又吼了兩聲,看誰是不是不小心把男嬰忘在這裏了,然而根本就沒有人搭理他!

“唉…城裏人真是浪費,這麼好的兒子,竟然說不要就不要了,既然這樣小子你以後就給我當兒子吧,做個小乞丐吧,哈哈….做乞丐今後命會非常硬的哦…今後老爹一定把你培養成乞丐之中的大哥大…哈哈….”

夢之大唐

而他正在反回的路上,突然懷裏的大哥大響了,他心情非常不悅的接通了電話,不奈煩的說道“有屁快放!”

“先生,孩子的基因數據每過一天都會發生一次轉變,這種情況我們從來都沒有遇到過,用科學工的角度無法解釋,我們之前是用孩子體內的血液跟你的血液做基因對比,可是當我們發現情況之後,就又用了孩子臍帶血跟您的做了基因對比,相似程度達到百分之九十九點九…”

吱~~~車子猛然停了下來,他整個大腦一片空白,大概了過有兩三分鐘,他弱弱的問道“所以說?”

“所以說孩子是您的,絕對是您的!”

聽完電話裏的回答之後,他整個人像失去了鬼魄似的,不知過了多久他突然發了瘋似的調轉車頭,把油門踩到了最下面,車子的速度都快要飛起來了,當他開着車來到那個垃圾堆時,發現自己放在那裏的男嬰也就是他的兒子卻已經不見了,之後他發了瘋似的在整個市區尋找兒子的下落,甚至發動了整個市區的警察,連當地的部隊都出動了,整個市區幾乎是挨家挨戶的過問尋打,不過結果仍然他無法接受!

他失魂落魄的回到家族之後,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的妻子!整個族內所有人見他頹廢的樣子,都不忍心責備他,只有他的爺爺,一個一百多歲的黑髮童顏的老者說了一句讓全族人更加傷心的話!

“一日一變,無量無限,天生奇才,落入凡塵.” 天門,一個以替人捉鬼,算命,看相,看風水而存的門派,不過天門自開創以來一直以護衛天道天法爲己任,然,當今社會,人害人,人成鬼,鬼亦害人,鬼投胎,未出世便被致死,更有食人嬰湯令人髮指之輩…

當今人間厲鬼橫行,天門除鬼驅魔維護天道天法,培養捉鬼護道新人,捉鬼之事非同小可,沒有幾年或者十幾年的道行和修練是不過做到的,鬼的實力也不相等同,有善良陰靈,同樣也有陰毒的兇靈,鬼煞,魂妖強大的存在,非尋常之輩所能制服,就連已經有四十多年道行的天門門主老叫花子,遇到了鬼煞,魂妖之輩也要敬而遠之…

不是老叫花子的道行淺,而是鬼煞,魂妖之輩太過強大,動不動有百年甚至幾百年的道行,人類剋制鬼魔的符咒與陣法多數都已經失傳了,所有很難利用強大的陣法,符咒制服強大的鬼煞,魂妖…

直到一個被丟棄的嬰兒被老叫花子帶回天門,老叫花子並給棄嬰起名爲蕭龍,希望他今後能在捉鬼方面龍傲天下,然而事實也真如老叫花子所願,蕭龍從小就異常的聰明,很多別人要花十天半月才能掌握符咒,他卻只用一天的時間就能靈活運用,很多陣法的原理往往一點就透,成爲了老叫花子最得意的弟子…

在蕭龍十歲的時候老叫花子就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教他的了,於是便試着讓蕭龍外出歷練,那知沒出幾天,蕭龍就樂呵呵的帶着一隻具有二十歲鬼齡兇靈回來了,一下子引起了整個天門的轟動,從此蕭龍便成爲了天門之中,除老叫花子之後最能捉鬼的新秀…

蕭龍的天賦只能用變態來形容,在其十六歲那年,竟然讓他就透了天門聖物黑玉杖中的祕密,獲得很多捉鬼的祕法.

天門已經相傳至今已經三十幾代了,除了第一代掌門之外,根本就沒有人能從黑玉杖透悟出什麼,幾百年以來黑玉杖一直都是以掌門信物存的。

三年之後,老叫花子陽壽已盡,便把天門門主之位傳授給了蕭龍,並將黑玉杖傳於蕭龍,然後駕鶴西去!

按理來說,蕭龍已經是新的天門掌門了,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蕭龍被傳掌門之位不假,然而卻被門中九大長老所排擠,九大長老自持在天門中德高望重,功勞高築,倚老賣老,對於蕭龍的號令經常想聽就聽,不想聽就拂袖而去,讓蕭龍這個新掌門經常面上無光!

九大老除了不聽蕭龍號令之外,竟然還想着自立門戶,發展自己的勢力和地盤,將天門弄的四分五裂,蕭龍有心將其除之,卻沒有足夠的理由,此時九大長老及其手下,明面上仍然是天門的一部分,沒有合適的機會蕭龍再聰明也無濟於是,此時蕭龍明白想要動手除掉老大老需要一個時機,起碼得有一個非常有理的藉口,蕭龍不想苦苦等下去,於是便將天門交由對自己絕對忠誠王全,三華,圖菲三人一起打理髮展,而他自己則離開天門,到鄭州上大學,開了間捉鬼事物所,一邊等待靜待時機統一天門,一邊希望將天門的實力發展到鄭州而來!

此時蕭龍真正掌握的天門勢力只有位於鄭州濮陽一縣這麼大點兒地方,除了地盤少的可憐之外,忠誠蕭龍的天門成員更加少的可憐,沒有足夠的地盤就沒有足夠的經濟來源,爲了能擴展地盤,培養天門新血液,同時也趁着自己考上大字入校之便,來到了鄭州市內,順便開了一家捉鬼事物所,如此他纔能有經濟來源,蕭龍這個天門門主當的還是非常夠格的,自從上任以來,他從來沒有拿天門裏的一分錢,平常所有的花銷都是他自己憑本事掙來的…


雖然目前掙的錢不多,不過蕭龍還是花大價錢聘請了一位女神級美女做助力,一個月小一萬的工資養着,雖然如此,蕭龍卻樂在其中,用他的話講,沒有美女在身邊,捉鬼都沒有精神…

鄭州某區內,一個二十出頭,長的白白淨淨,劍眉虎目的青年,躲在公路邊的樹後面,恨不得把周圍路過的美女的衣服全都扒光似的,鼻孔下面掛着兩條血涕,樣子看上去如果用兩個形容就是‘猥瑣’,四個字‘非常猥瑣’…

"九十分…哇九十五分…嘿嘿,這裏的美女真是太多了…這個胸好大啊…哇…那個屁股好圓潤…如果能讓哥捏兩把就爽了…”

“老闆,剛剛西環的趙女士又來電話了,說她兒子好像又中邪了,請你趕快過去…”

聞言蕭龍急忙將鼻血用袖子擦乾淨,然後以一個帥氣轉身看向身後的美女助手,玉質的皮膚,水汪汪的大眼睛勾鬼奪魄,小巧精緻的小鼻子,可愛女生型的小嘴巴,最重要的確那一雙36E的大波波,看得人心花怒放!

一米六二的美女身高,一身雪白緊身皮衣,配合着超短羣羣,讓人忍不住口水直流,尤其是那雙36E的大波波被皮衣包裹着,就像兩隻想要跳出來玩的大白兔…這就是蕭龍花大價錢請來的助手,白雪依,蕭龍稱她爲大白兔!

白雪依指着蕭龍的嘴角嬌聲道“老闆你怎麼又流口水了?”

天真,可愛,童顏,**,我喜歡,蕭龍仍然止不口水,便狠狠的吸了一下,突然想起了什麼說道“什麼?你剛剛說什麼來着?”

白雪依不由額頭冒汗,自己平時跟這個比自己大不了幾個月的老闆說話很費勁,有時自己說好幾遍,他總是流着口水似乎是在聽的樣子,可是還沒有轉眼他又會問“什麼?你剛剛說是什麼?”

白雪依只有再次將事情說一遍“老闆,西環的趙女士說她兒子好像又中邪了,請你趕快過去看看…這下記住了吧?”

“中邪了?中邪了好哇?哈哈…沒有人中邪,我們怎麼掙錢?沒有錢我們怎麼把我們的捉鬼事物所做大做強?我又怎麼再請幾個美女助…手…啊?…不是,我又怎麼去請幾個有道行的高手,一起除魔衛道?我又怎麼….”

白雪依見老闆又在那裏不要臉的YY,轉身去開車了,不再理蕭龍,她跟蕭龍開這個捉鬼事物所已經好快兩個月了,這裏就只有她們兩個人,蕭龍負責爲顧客驅鬼避邪,而白雪依負責給蕭龍打打下手,端荼遞水,打掃做飯,洗衣服鋪牀…很多認識白雪依的人都非常奇怪,像她這種超級奪鬼美女。爲什麼願意無怨無悔的跟着蕭龍這個,要人品沒人品,要形象形象,要身家沒身家,要…總之是要什麼沒什麼的二貨?

每當有人問到這個問題,白雪依總是微微一笑,不做任何解釋…

去西環的路上,四周無人,蕭龍坐在車上滿頭大汗,白雪依香汗淋漓,美麗的臉蛋上透發着醉人的紅暈,白雪依眼神醉人的說道“我…我…老闆…快停下來吧,我真的不行了…”

蕭龍咬着牙,臉面通紅不停的使勁說道“再堅持一下,馬上就好了,馬上就好,大白兔聽話,回去之後給你買巧克力…”

白雪依搖了搖頭“老闆人家不要巧克力啦…你還是存點錢,咱們換個電動三輪行嗎?這輛腳蹬的三輪車,每次上坡都要人家下來推…”

“我也想買呀,沒錢怎麼辦吶?我滴那個天吶…”蕭龍非常苦B的猛蹬三輪,從三輪車把自裝的鏡子裏偷看白雪依那兩隻大白兔子,蕭龍每次讓白雪依下來推車的時候,都會偷偷的狠看她的大白兔,每次都能大飽眼福,可憐的白雪依還以爲蕭龍在車把上鏡子,只是單純在騎車的時候方便看後面有沒有車呢!

“啊…終於騎上來了,大白兔上車嘍…”

白雪依擡腿上車,蕭龍從車鏡裏面看來了超短羣裏面的白底褲,頓時覺得腦袋有些暈暈的,流下兩筒鼻血…

蕭龍蹬着三輪車拉着白雪依,回想起剛剛的那一瞬間,不由仰天歡喝“今天是個好日~~~子啊…”

白雪依急忙捂住了耳朵,因爲蕭龍的歌聲實在讓人不敢恭維!

西環,一處綠草坪,鐵柵欄,大別墅前面,蕭龍停下了三輪,白雪依擡腿下車,而這次蕭龍沒有偷看,因爲要辦正事了,所以也要正經一點!

按了門玲之後,很快白雪依所說的趙女士就出來開門了,趙女士有一個特別土氣的名字,趙菜花,別看名字土氣可是人家有錢,而且出手大方,是蕭龍的長期的客戶,爲什麼說是長期的客戶呢?一來是因爲趙菜花的老公是一個房地產開發商,經常開發土地,有地有土的地方就有墳,爲了開發地皮只有把墳牽走,可是那些已經在墳裏住了很久的鬼魂們受到驚擾自然要打趙菜花的老公出氣了,好在都是些善良的鬼魂兒,也就是經常沒事露出個鬼影嚇嚇越菜花一家!

二嘛,就是趙菜花的寶貝兒子,今年十六七歲,整天就受剌激,沒事就愛玩個招鬼遊戲,而且八字命弱,招來了鬼就送不走,所以趙菜花經常找蕭龍驅鬼避邪…

趙菜花人到四十,可是人家有錢,經常不是到這家美容院做保養就是到那家美容機構做護理,看上去跟不到三十似的,此時趙菜花臉上寫滿了擔憂,看到蕭龍之後彷彿見到了救世主似的!

“蕭大師,你可來了,快快…裏面請…”將蕭龍跟白雪依讓進裏之後,趙菜花就迫不及待的說起了兒子的情況!

“我兒子不知道又怎麼了,從天回來之後,就一個人坐在那裏說話,說的時什麼我也聽不懂,不吃也不喝,而且我怎麼跟他說話他都不理我…蕭大師,我…我該怎麼辦呀?”

“恩!不要怕,有我在!”蕭龍裝模作樣的點了點頭,由於來趙菜花家不是第一次了,蕭龍非常熟悉的就找到了趙菜花兒子的房間!

趙菜花的老公姓劉,她兒子叫劉鑫!

蕭龍看到劉鑫時發現他正默默的坐在牀上,臉上沒有半點血色,兩眼無神,蕭龍進門之後,只讓白雪依進門,然後就把門反鎖了,白雪依有蕭龍給她的鎮鬼符,一般的惡靈都是傷害不到她的,而趙菜花不同,只是一個普通女人,八字雖然旺家旺夫,可是命並不硬,而且屬於那種遇煞便躲不掉的主兒,所以蕭龍決定還是不要讓她進來的好!

蕭龍看了一下房間的窗臺是關着的,而整個房間之內散發着一股淡淡的異味,聞氣來有點香香的,而這種氣味又是從劉鑫的身上散發出來的!

白雪依跟着蕭龍工作有兩個月了,從一次見到鬼之時嚇暈過去,然後又暈過兩次之後,漸漸的對鬼也有了一定的免疫力!

“老闆,你看劉鑫這次是怎麼了?”

“這次有點麻煩了,這小子八成是跟着他那羣狐羣狗黨去玩人鬼同夢的遊戲去了!”

“人鬼同夢是什麼?”


“說起來非常簡單,只要找一座大概有十年之久的老墳,然後打開棺材,周邊點上四十四根蠟燭,棺前再點上四十四根香,然後燒四十四張紙錢,再由玩遊戲的人咬破食指,滴四滴血在棺內屍體的額頭,當然一般十年久的墳墓,棺材裏恐怕只有白骨了…滴完血之後,再由玩遊戲者進入棺材睡上一夜,然後玩遊戲者有可能中跟同棺的靈魂在夢中想見,所以這個遊戲叫作人鬼同夢,一般這種遊戲成功的機率非常低,因爲有但凡善良的陰靈都不會主動接受人類,一來會損傷人類的精氣,同時人類體內的真氣之氣也會對陰靈造成損傷…一句話,人怕鬼,同樣鬼也怕人!若是沒有原因,一般鬼是不會傷害人的!” 白雪依邊聽邊將蕭龍所說的話一字不落的記錄了下來,本來她是一個高學歷的新時代青年,對於神鬼之話,她向來都不相信,直到第一次蕭龍讓她跟鬼面對面的零距離相見之後,白雪依才明白世間之大無奇不有,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還少嗎?所以每次聽蕭龍講述有關鬼的東西,她都會一絲不荀的記下來,當作今後工作經驗資料!

“老闆,那劉鑫究竟是什麼情況?”

“還能怎麼樣?白色蒼白,不吐人言,兩人雖睜,有形無神,身散異味,除了是鬼上身,不然不會出現他現在這種情況的!”

“老闆!那我們接下來做什麼?”

蕭龍看了看天氣然後說道“現在正值正午,正是陽氣強盛之時,此時也正是劉鑫體內那隻鬼虛弱之時,正是驅鬼的最佳時機…”

“那我們快開始吧?老闆?我要做些什麼?還像上次那把鬼放到陽光下燒死嗎?”白雪依一副等不急的樣子,似乎蕭龍驅鬼比好萊塢大片更吸引人似的,不過也確實如此!

“你什麼都別做就行了,開始?開什麼屎?又不是上廁所,我給你說了多少次了?人有人命,鬼自然也有鬼命,若非遇到大凶大惡,害人之鬼,一般是不能殺鬼的,上次那隻鬼害人了,所以能殺!你再看這隻鬼,只是附在劉鑫身上, 我真的是游戲大神 …”大爺可不想早死,天下那麼MM等着我去愛,那麼多錢等着我去掙,生活多美好啊?

“老闆…我…我知道錯了!”白雪依像只受驚的小兔子似的,深深的低下了頭,那樣子讓蕭龍看來心中涌出‘罪孽深重’的感覺!

“那…哦…沒事!”蕭龍搖了搖頭將腦子裏幻想出來的美妙畫面甩了出去,然後鎮定心神說道“現在劉鑫體內的陰靈還不能強行驅除,現在正是正午,我有把握劉鑫沒事,可是那陰靈離開劉鑫身體之後稍有不慎,被陽光曬到就立刻化爲青煙魂飛魄散了!大白兔你馬上用珍珠粉,硃砂,米粉,鍋灰,然後用蛋清調均,我要在屋子裏同佈下吸陰陣!”

“是!老闆!”白雪依開始按着蕭龍所說的準備東西,白雪依隨身帶着一個揹包,裏面裝的都是蕭龍平時用來捉鬼的東西,珍珠粉之類的東西都有,只有雞蛋沒有隨身帶着,事物所裏也放不住,一般買了雞蛋,蕭龍都會在第一時間之內吃光!白雪依最後出去向趙菜花要了幾個雞蛋!

準備好一切之後,蕭龍用毛筆沾着白雪依調和好的東西,在劉鑫的房間的地板上龍飛鳳舞畫下了一組符號,亂七八糟,名副其實的鬼畫符…畫好之後,蕭龍右手,母指壓食指,則手對貼額頭,默咒語,突然腳踩地板,手指吸陰陣,喝出一字“隱!”而那剛剛畫好的吸陰陣,就憑空消失了,應該說是隱身了更貼切!

“完事了,老闆我們出去吧?”白雪依單純的說道,不過到了蕭龍的耳朵裏,卻顯得是那麼銷魂,銀笑道“是啊,我是完事了,你完事了沒?沒有的話,再等會也行…”

“我不是早早的就完事了嗎?”白雪依仍然沒有發覺蕭龍話裏的另一層意思,真到看到蕭龍那標準的銀笑,她才突然想起了‘完事了’其實也是男女…那個…之後的意思,總之你懂的~~

蕭龍滿臉歡笑在前面走,而白雪依則臉像個紅通的蘋果!

趙菜花已經在客廳了等了半天了,見蕭龍出來之後,急忙走了上去,問道“蕭大師,怎麼樣了?我兒子會不會出事?”

在趙菜花面前,蕭龍又立刻裝作沉穩冷酷的樣子,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一本正經的說道“趙姐放心,這點小事,還難不住我,你兒子只是被鬼上身了,今天晚上我就能把那隻鬼趕走…”

聞言趙菜花立刻喜上眉梢,她家就劉鑫這麼一個獨子,如果劉鑫出了什麼意外,她也沒有活下去的意義了!

“多謝蕭大師了,只要能讓我兒子平安無事,趙姐一定會重重答謝你的…”

蕭龍心中狂喜,不過臉上還是強做平淡,看着到蕭龍想笑又不能笑,還要裝着沉穩的表情,一旁的白雪依總算是出一口心中的怨氣,止不住的偷偷暗笑!

“不過…”蕭龍這句‘不過‘拉得很長,一下子就把趙菜花的心調到了嗓子眼兒裏,趙菜花急切的問道“不過怎麼樣?蕭大師是不是我兒子他會出什麼事?”

蕭龍搖了搖頭,見趙菜花的味口非常好調,於是便不再賣關子!

“你兒子劉鑫這次惹到是鬼,而且還被上了身…”聞言趙菜花臉刷的一下子就白了,以前劉鑫玩什麼招鬼遊戲頂多也就是把那些東西招回家,或讓他得個嘴歪眼斜之類的怪毛病,這次竟然被鬼上身了,趙菜花着實嚇了不輕,全身都直哆嗦,一把抓住了蕭龍的手說道“蕭大師啊,你這次可要幫幫我兒子,千萬要保證他安全…我就這麼一個兒子…他如果有意外,我也不活了…”說着趙菜花便低低的哭了起來!

“那個趙姐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的!”蕭龍輕輕揉搓着趙菜花的手,還輕輕的捏了兩下,見白雪依投來要憤怒的目光之後,這才急忙停下來,說道“趙姐,你也別太擔心,一般鬼是不會輕易就上別人的身,而這隻鬼上了你兒子的身之後,沒有對他做出任何傷害的舉動,所以我覺得這其中一定有什麼原因的…”

趙菜花急忙問道“蕭大師你看會是什麼原因呢?難不成是劉鑫玩招遊戲衝撞了那隻鬼嗎?”

蕭龍搖了搖頭說道“我看沒有那麼簡單, 嗜愛成癮:邪魅少主惹不起 ,無非就是超度超度陰鬼,多燒點紙錢就成了,可是這次要看不像!”

“哎呀,蕭大師,那該怎麼辦呢?我都快急死了,你得給我拿拿注意啊…” “趙姐你別急,只要弄清楚那隻鬼爲什麼上你兒子身的原因,然後我們再對症下藥,事情也不難解決…不過…”說到這裏蕭龍又開始他的表演天賦了,“趙姐,看來我只有給你兒子問上一卦了,只是我所學得是卦與其他卦象不同,我所學的是八問卦,一封問陰陽,二卦問因果,三卦問財運,四卦問吉凶,五卦問生死,六卦問人生,七卦問國運,八卦問天意!八問卦每月只能問一卦,不巧!這個月我已經替別人問過一卦了,恐怕這個月不能再問第二卦了…如果一月爲兩次卦的話,會非常消耗功力的…弄不好會虛脫暈過去的…”

趙菜花一聽,這怎麼行?在她印象裏鬼都是非常厲害的,一個不爽再把自己的寶貝兒子的小命給收走了,那可怎麼辦是好?趙菜花跟蕭龍接觸過好幾次了,也知道蕭龍這行的人無非爲的就是一個錢字!

“蕭大師,白小姐,你們先在這等我一會,我去拿點東西,一會就下來!“趙菜花站起身來上樓去了,聽到好關門的聲音之後,坐在沙發上的白雪依眨着眼睛看着蕭龍問道“呵呵,老闆你又說謊話了,你前天不是對一個客人也是這樣說的嘛?還有大前天,大大前天,剛剛你跟趙姐說的那些話,我算算你已經在這個月裏先後跟十幾個人說過了,而且你也問了不下二十幾卦了…”

“噓~~~”蕭龍急忙將手放在嘴邊,並向身後看了看,生怕趙菜花會聽到似的,然後小聲說道“大白兔…乖啦…等今天掙到錢,老闆帶你去吃烤羊肉串,買巧克力好不好?”

一聽到烤羊肉串跟巧克力,白雪依立刻像只小兔子似的連連點頭,不再說話!

沒有多久趙菜花從樓上下來,手裏拿着一捆大紅板,整整一萬塊,放到林炎手裏,請求道“蕭大師,你可一定要幫幫我兒子啊,這點錢就當是你買點補品,求求蕭大師就再問一次卦吧!”

見錢上來,蕭龍也不拿着了,點了點頭道“好吧,我就再問上一卦,大不了就消耗半年的功力吧!”說完蕭龍將那一萬紅板收進了口袋,然後讓白雪依拿出兩張紙來,一張讓趙菜花把劉鑫的生辰八字寫在紙上,而蕭龍拿起別一張紙手毛筆在上面勾勾畫畫,沒有人能看懂他究竟在畫什麼,更像是隨意的亂塗亂畫!

之後蕭龍將自己畫好的符號跟劉鑫的生辰八字重疊在了起,然後右手食指與中指將兩張紙夾住,左手在上面打了三個手結,然後右手用力,指間的紙無火自燃,只見蕭龍口中唸唸有詞,看到蕭龍一系列比變魔術更讓人不可思意的表現,白雪依跟趙菜花都不由發出驚呼,太神奇了,真是太讓人不可思意了!

接着就見火苗燃盡,而蕭龍突然又手合實將紙灰合入手心,左右手十指不停變幻,做着不同的手印,將近變幻了二十個手印之後,蕭龍才停下,十指交叉,兩掌合實,然後貼緊蕭龍額頭,大概過了半分鐘之後,蕭龍原本緊閉着的眼睛才慢慢的睜開,先輕輕的呼了一口氣,之後拍掉手中的紙灰,笑了笑說道!

“事情的來龍去脈,我已經大致知曉了,趙姐不用擔心了!我有解決的方法了!”接着蕭龍對白雪依說道“大白…哦..不是,雪依!你馬上打車回事物所一趟,去一塊紅松木回來!”

白雪依沒有多問,點了點頭站起來離開了!

房間裏就剩下趙菜花蕭龍兩人了,趙菜花便好奇的問蕭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