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三天前,北城的人馬,分為兩批進入了界神聯盟,一批自然是直接進入無雙城,以參加大比武為借口,擊殺梓玉而另外一批人馬,就跟叮噹回合,在界神聯盟隱藏起來,只等無雙城那邊有所動靜,就立即出兵,直壓無雙城。

「學姐,無雙城那邊已經有消息傳來了。」

北城的隊員向叮噹彙報道,現在各城年輕一代的強者都在無雙城,當然,排除叮噹一個人。

「哦!難道已經打起來了嗎?」

「暫時還沒開戰,但應該快了聽說無雙城的大比武出現了問題,有一個小子很歷害,第一個死在他手裡的是華雲龍,之後所發生的事情還不清楚。」

「居然有這樣的事?你說的那小子,叫什麼名字?」

「名字不知道,但卻是一人獨佔擂台,還揚言上說去一個殺一個,上去兩個殺一雙,並且他點到名字之人,全部都要上去送死,如果誰敢不聽的話,他就要殺人家九族。」

這個隊員話才剛落,就聽旁邊有人大笑道:「無雙城居然有這樣的傻子,真是笑死個人了他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局勢,各城的強者去了那麼多,他還敢說出如此囂張的話,估計那小子現在應該死了。」

「不!」叮噹說道:「他不但沒有死,而且無雙城的局勢,應該就如同他所說的一樣,他一個人,就控制住了整場大比武。」

「叮噹學姐,你為什麼這麼肯定?」

「因為我認識他當天我是跟他一起進入無雙城的,也是跟他一起進入九天玄女廟的說句實話,我雖然對那小子很是不滿,但他畢竟是救過我的命,如果不是他的話,我也不可能活著從九天玄女廟出來。」

「早聽說叮噹學姐進入了九天玄女廟,還是自古以來,第一個能活著從九天玄女廟出來的。」

「當天與我一同進入九天玄女廟,並且出來之人有好幾個,而正在無雙城裡囂張跋扈的那小子就是最為重要的一個。」

「沒想到區區一個無雙城,居然出現了如此了得地人物那叮噹學姐,我們現在是奉命行動,還是繼續等?」

「通知所有人,立即出發,不過我們不能直接兵臨城下,以免逍遙皓天那小子會跑出來搗亂,畢竟現在他還是無雙城的人,不管無雙城怎麼對他,他想在無雙城發展的話,無雙城有什麼事,他也一定不會不管的。」

逍遙皓天。

一個全新的名字出現在了北城這些隊員的耳中,到底這個逍遙皓天有多厲害,這些隊員都是年輕人,每一個都是年輕氣盛,誰不想去見識一下的可既然叮噹已經下了命令,他們也不能違抗。

「報……」

又一個隊員跑到叮噹身前,看似很急似的。

「說。」

「學姐,具其他方面傳來的消息,東南西三各城的人馬,已經動身前往無雙城了。」

「什麼!」

叮噹一下有點糊塗,說道:「他們瘋了嗎無雙城此刻還沒打起來,他們現在就跑過去,豈不是給無雙城準備的時機,不對一定是出了什麼問題,否則,東城他們不可能會做出這等傻事的,最多也就跟我們一樣,不會如此正大光明跑過去。」

叮噹所說不錯,不管是東城還是西部跟南城,來了這麼多強者,那麼多年輕一代的隊員,其中自然有聰明人在的。

現在無雙城裡還沒打起來,甚至大比武也才剛剛開始,逍遙皓天還在擂台上張揚跋扈,梓玉也沒現身,怎麼可能這個時候直接跑過去,那不是給無雙城直接出城迎戰的機會嗎,甚至都不需要等自己這些人到無雙城,估計剛走到一半,無雙城那邊的大比武也已經停止了,在無雙城內各方面的人都將被控制,無雙城也將出動全軍,在各方未到之前,反過來截殺各方的人。

但叮噹又不知道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問題,那三方面的人是不是中了什麼邪。

「命所有人,全部都原地待命,不管他們三方在怎麼想的,我們現在什麼都不做。」

叮噹在想這會不會是一個圈套,一但掉進了這個圈套之中,那自己這些人,可就是有來無回的。

但叮噹萬萬想不到的是,就在她命令剛一下達,突地,天空中,一團火焰冒了出來,這團火焰還是從天而降的。

「哈哈……」

烈火居然會出現在這裡,這傢伙,到底想幹嘛

「小丫頭,果然有點頭腦不過現在已經不容你們任何一方說了算。」

烈火降落在了叮噹等人的身前,這讓叮噹這邊的人馬,全部都涌了上去。

轟隆……

烈火爆發出一股強勁的力量,將所有人全部震倒在地,除了一個叮噹外。

叮噹是個聰明的女人,面對如此強者,她自認不是其對手,就算是自己這裡的所有人馬,都是被秒殺的貨色。

「不知前輩是何方強者,來到我北城陣前有何貴幹?」

烈火也不廢話,說道:「什麼都不需要問,也不需要知道,你們北城,要跟另外三各城的人馬一樣,現在,馬上,前往無雙城,屯兵於無雙城的北城門之外。」

叮噹一下就反應了過來,問道:「難道,另外三各城的人馬如此正大光明的動兵,也是因為前輩?」

「那是自然的。」

「前輩為何要如此,難道你不知道,這樣做,我們等於是去送死的嗎,畢竟,我們各城這次來的人馬並不多,就算全部加在一起,也沒有無雙城護衛隊的三分之一。」

「你們的生死與本座無關,本座要的,是一場大戰,雖說眼下這場大戰小了點,但也算是個開始吧。」

「該死,這傢伙以為他是誰我跟他拼了……」

「站住。」

叮噹阻止住她幾個學弟,說道:「此人的力量,不知比我們高出多少倍,如果我們跟他拼,那就等於是找死。」

「學姐,那我們該怎麼辦?總不可能真的殺去無雙城吧!」

「走一步算一吧,現在我們也是沒辦法傳令下去,全軍向無雙城出發。」

烈火大笑道:「是個聰明的丫頭,本座會在暗中盯著你們的。」

不管是烈火還是若伊,他們兩個來到各城的目的就是要讓各城打起來。

四方各城的人馬,在烈火的威*之下,已經正大光明的向無雙城進軍,雖說軍力並不是很大,四方的護衛隊聯合起來,還沒無雙城護衛隊的三分之一強大,加上這裡又是界神聯盟,不管是天時,地利,人合,都對各城沒有半分的好處,但如果這一戰真的打起來,估計無雙城方面也會有所損傷的,單單的一戰打響是沒什麼,可怕的是之後將發生的事情。

四方各城進軍的消息,暫時還沒有傳進無雙城,現在的無雙城內,還在進行著以逍遙皓天為首的一場大比武,任何人,此刻都不敢輕舉妄動,一但動了,那無疑就是被逍遙皓天抹殺的下場。

王守一等人,已經去找尋梓玉了,這個梓玉出現在界神聯盟,四方各城是決計不能容她的,至於逍遙皓天這個人,等各方人馬到來,能殺的會盡量殺掉,殺不了,此時此刻也沒必要跟逍遙皓天這號人物正面發生衝突。

站在擂台上的逍遙皓天,面對著認輸的龍九,是沒一點讓他好過的樣子,難道,你以為認輸就可以了嗎,現在就給你兩條路走,第一是將你的世界交出來,第二是,我親自來奪你的世界。

呼……

的一聲,不等龍九下擂台,逍遙皓天已經動手了。

速度非常快,比閃電還要快,這讓下面龍家的人全部都是一怔,龍九也是滿頭大汗,如果不反擊,那自己的下場就會跟華雲龍一樣,可就算是反擊了,自己也絕對不會是逍遙皓天的對手。

龍九現在只有一條路可走,卻不是逍遙皓天所指定的,而是……

「武老爺子,救我……」

長老會那邊不好不要臉的聯手對方逍遙皓天,那麼,剩下能與逍遙皓天抗橫的,或者說,在武在天見逍遙皓天要下殺手,他好不容易跟龍九達成了協議,將有神龍帝國的勢力幫他們武家,這個時候龍九就等於是一個中間人,所以,不管在怎麼樣的情況之下,武在天都要救龍九。

沒人想的到,一場大比武,此刻居然會將那許多年未曾出過手的武老爺子給叫了出來。

「逍遙小兄弟,還請手下留情。」


武在天終於是上了擂台,就擋在了龍九的身前,逍遙皓天直接沖了過去,也沒想到有留手,不管是誰,只要敢來阻擋的話,那就遇身殺神,遇佛殺佛。

可逍遙皓天怎麼也想不到,上擂台來救龍九的,居然會是武在天,這老傢伙,也是這無雙城內,逍遙皓天第二個勝不了的人物,武在天跟紀曉風,這兩個人,逍遙皓天目前還沒把握去對付他們任何一個。

雙方之間一陣對碰,武在天將逍遙皓天的七元之雷給抵擋了下來,使的逍遙皓天是連連後退了十幾步,武在天卻在立於龍九身前,是一動也不動。

廣場上的所有人,全部都是傻了眼,武在天一上擂台,接下來可就有的玩了。

蘇光他們這個時候也已經忍耐不住了,一個個全部都飛誰上了擂台,就連歐陽嵐,這個時候也跟了上去,只是到目前位置,還未看到南宮烈跟蘇白雪的人影。

「武在天,你想救龍九?」

這話不是逍遙皓天說的,而是沙馬龍說的。

武在天輕笑一聲,說道:「龍九是我的孫女婿,保他是自然是,還請各位小哥給老夫一個面子,這場大比武就這樣算了吧,你們可以接著進行下一場了。」

武在天這哪是在徵求對方的同意,簡直就是要將龍九給直接帶下去,不需要任何人點頭,但以他的實力,還真能這樣做。

不過,如果就這樣讓武在天將龍九給帶了下來,那逍遙皓天今天的這等囂張,這等跋扈,就毀在武在天之手了,所有人都會說,是他逍遙皓天懼怕了武在天,才不敢殺龍九的。

「華雲龍死了,龍九今天也一定要死,不管是誰,敢來擋我,就先把命留下。」

逍遙皓天身影一動,直接來到了武在天跟龍九的身前,將他們兩個的露給擋死了,這意思就像在說,想要下台上吧,可以,先將我打趴下就下去了。

武在天說道:「逍遙小兄弟,大家都是自己人,你又何必如此呢。」

「自己人?哈哈,我跟你們這些人,什麼時候就變成自己人了武在天,前幾天我給了你面子,沒將武不凡給誅殺掉,如果你今天硬要保他龍九的話,那我也只能動手了。」

武在天大笑一聲,他本是不想這個時候跟逍遙皓天為敵的,可又不能讓龍九死在逍遙皓天之手,如果真要做出一個選擇的話,他武在天又不是傻子,區區一個逍遙皓天,怎能跟神龍帝國勢力相比。

!! 「逍遙皓天,老夫對你已經是很客氣了,也看在你是一個可造之才的份上可如果你今天硬要殺龍九的話,那就別怪老夫無情,只能先將你給擊殺了。」


剛才長老會要聯手對付逍遙皓天,蘇光還有話好說,可如今,武在天是一個人,加上逍遙皓天剛才的叫囂,估計說什麼都沒用了。

「要戰便戰,我逍遙皓天也從沒將你武在天放在眼裡。」

呼……

此刻,武天佑跟戴著面具的武不凡屬於已經上台而來,這父女二人,全部都站在了武在天的左右兩邊,導致龍九就像是個小孩子似的,在武家三代人的保護之下,顯的極為渺小。


「逍遙皓天,你毀我容,今天,我要將你的頭給砍下來。」

「我的頭,好像還不是你這等角色砍的了的。」

「逍遙皓天,既然你將這場大比武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那就由我們武家來收拾你吧。」

「一個武家,三代人,雖是強大,但人家可沒將你們放在眼裡不如再加上我們吧。」

呼……

又是三個人上了擂台,兩個男人,一個女人,這三個人以那女人為首。

武天佑看了一眼此三人,說道:「你們不在黑執事,怎麼跑回來了?」

「武老二,這次是紀曉風會長下令讓我們趕回來對付這個逍遙皓天的。」

這來的自然是黑執事三人,千幻他們三個。

武家三代人,再加上黑執事三人,六個人聯合在一起,一但動起手來,很明顯,逍遙皓天這邊根本就不可能會是其對手!

「逍遙兄弟,跟他們拼了吧。」

「是,既然事情都已經發展成這樣了,那就跟他們拼了吧。」

「拼,當然要拼,我都把這場大比武搞成了這樣,如果不繼續下去的話,叫下面的觀眾怎麼看我不過,是我一個人拼,你們全部給我下去。」

「什麼!你想以一人之力,戰他們六個人?」

一個人戰六個人,而且,其中還有一個武在天,那黑執事三人,目前還未展現出實力,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世界,有的話,那會有多少個。

面對這等局勢,逍遙皓天居然要以一人之力去對付他們六個人,那簡直跟送死沒任何區別。

「逍遙皓天,看來你還真不是一般的囂張。想以一敵六,你可知道,別說是武老爺子跟武老二,單單是我們三個,都有你受的了。」

軍爺凶猛:老公,寵上癮 ,可卻還敢說出這樣的話,看樣子,他們的力量,遠遠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甚至還有可能在古千山之上。

雖然他們三個都是古千山的學弟跟學妹,還算是晚輩,但所謂長江後浪推前浪,黑執事近百年來,就他們三個隊員,無雙城要想不倒,那所依仗的,就是年輕一代的人,而這年輕一代的人,一但是真正的強者,都是要進入黑執事的,也就是說,千幻他們三個,極有可能得到了一些以前那些黑執事隊員沒有的好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