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落只好安靜的用餐,可目光卻還是頻頻地看向舞台。

沒辦法,她實在太好奇了。

這麼高貴典雅的西餐廳,到底會表演什麼舞台劇呢?

孟星寒將她的反應全都看在眼裡,勾了勾唇角,「既然你感興趣,不如叫他們現在就開始吧!」

「啊?好啊!」盛雪落點點頭。

孟星寒打了個響指,酒店經理會意,立刻扭頭吩咐了什麼,開始安排了。

隨著紅色幕布的緩緩拉開,在舞台上面出現了幾個演員。

當看到那幾個演員的打扮時,好巧不巧盛雪落剛拿起玻璃杯喝了一口飲料,一時沒忍住,「噗」的一聲噴了出來。

因為舞台上那幾個演員,浮誇的裝扮成了舒曼麗、盛羽西、還有盛永年三個人!

他們正在一個類似囚室的地方,被綁在十字架的柱子上面。

然後有一個人拿著燒紅的烙鐵走過去。

三個人齊聲大喊:「盛大小姐,饒命啊!」

「不許叫盛大小姐,要叫女王大人!」

「是是是,女王大人饒命啊!」

「你們知道錯了嗎?」

「知道錯了!我們知道錯了!我們豬狗不如,求女王大人原諒我們!」

三個演員浮誇的演技,用肢體語言做出了各種搞笑的動作。

盛雪落看了一眼孟星寒,直接無語了。

他要不要這麼幼稚……

可是當看到舞台上的三個演員故意擺出來的求饒的醜態時,盛雪落卻覺得孟星寒幼稚得可愛。

孟星寒看著她,眼眸中星光點點,「只要你想,他們隨時都會像舞台劇演的一樣。」

盛雪落微笑點頭:「我知道你辦得到。可我還是想憑我自己的能力,如果我真的遇到困難,我到時候再找你好嗎?」

孟星寒略微有點不爽,「那你到底還要在外面住多久?」

盛雪落揚唇淺笑,「快了,就這一兩天了,等我把事情解決了,我就回莊園。」

兩人吃過飯之後,孟星寒送盛雪落回盛家。

車子在盛家的前面停下來,盛雪落下車,剛好從外面回來的盛羽西看到了。

盛羽西的眼睛一亮,激動地走上去,語氣輕柔地喊道:「姐姐,你回來了啊?車裡的是……」

其實在盛羽西的心裡已經猜到了這是孟星寒的座駕,但是她還是裝出了一副單純無知的模樣。

以前只能怪她沒機會遇到孟星寒,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見到孟星寒,她一定會好好把握,讓孟星寒看清楚,她比盛雪落好多了!

盛雪落挑眉,似笑非笑地看著盛羽西。

她們一起生活了十幾年,要是她還不知道盛羽西心裡的想法,那就是白活了。

「是孟星寒啊,我們剛才去吃飯,他送我回來的呢!」盛雪落一臉甜蜜地說道。

盛羽西暗暗咬牙,臉上揚起一抹天真的笑意:「姐姐,要不要請孟少爺進來喝一杯茶?」

盛雪落也笑:「好啊!」

她轉頭看向車裡的孟星寒,「既然都到門口了,就進來喝杯茶吧!」

孟星寒沒有過多的表示,只是淡淡地點了點頭:「好。」

霧影走下來,給孟星寒拉開車門。

一條被西褲包裹著的長腿伸了下來,緊接著是一身高級手工定製西裝,然後是孟星寒那張帥氣逼人的臉。

「孟少爺~」盛羽西語氣輕柔地說著,她模樣俏麗,宛如一朵迎風招展的小白花。

「妹妹,你喊錯了。」盛雪落親昵地挽著孟星寒的手臂,沖著盛羽西說道:「這可是你未來的姐夫。」

孟星寒低頭瞄了她一眼,沒有做聲,嘴唇卻微微上翹,顯示出了他此刻的好心情。

「這是我妹妹,盛羽西,你知道的吧?」盛雪落晃了晃孟星寒的手臂,俏皮地跟他介紹道。

「對了,我爸和夫人都不在家嗎?」盛雪落問。

「啊?」盛羽西把目光戀戀不捨的從孟星寒身上收回來,微微有些遲鈍地說:「他們約了人,出門了。」

盛雪落也沒在意,拉著孟星寒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下來。

盛羽西吩咐傭人道:「把爸爸珍藏的大紅袍拿出來泡上。」

「是。」

盛羽西溫柔地對孟星寒說:「家裡也沒什麼好的,就我爸珍藏的大紅袍還不錯,等一會兒你嘗嘗。」

盛雪落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語氣有些誇張地說道:「啊?就是上次江瀟來家裡喝的大紅袍嗎?那還真是挺不錯的。」

她笑著對孟星寒說:「江瀟是羽西的未婚夫。」

「已經不是了。」盛羽西急忙解釋道,她張了張口,做出一副難過的樣子,「我和江瀟其實只是家裡的意思,現在婚約已經解除了。」

孟星寒半點反應都沒有,只是拉著盛雪落的手,把玩著她如玉蔥般的手指。

盛羽西坐在兩人的對面,臉上掛著得體的笑容,心裡卻幾乎要火山噴發了。

眼前這個男人簡直就是極品,不管是長相身材還是家世背景,都讓人挑不出半點毛病來。 江瀟和他一比,簡直連提鞋都不配!

盛羽西暗暗後悔,自己當初搶走江瀟太失策了。

這麼好的男人居然是盛雪落的!

她怎麼能甘心?

盛雪落的一切都應該是屬於她的,盛家千金的位置、盛家的家產、還有……眼前這個男人!

盛羽西臉上揚起了甜美的笑容,聲音柔柔地開口:「姐姐,你怎麼會和孟少爺在一起?」

盛雪落白了她一眼,「他來學校接我放學,我們一起去吃飯,還看了一場舞台劇。」

「舞台劇?」盛羽西有些奇怪地問道。

難道孟少爺對舞台劇很感興趣?

盛雪落想到舞台劇上,扮演盛羽西的演員跪在地上喊她「女王大人饒命」,再看看眼前的盛羽西,她差點笑噴出來。

她努力地壓下上揚的嘴角,意有所指地說:「是啊,一台很好看的舞台劇!」

盛羽西不疑有他,說道:「孟少爺的工作應該很忙吧?姐姐,你怎麼還讓他去接你放學呢?影響了孟少爺的工作,這多不好啊!」

盛雪落拿起了茶几上的一個蘋果,一邊削蘋果,一邊淡淡地提醒道:「我不是跟你說了,要喊姐夫的嗎?」

盛羽西的嘴角扯了扯。

盛雪落一臉很無奈又很甜蜜的笑容,「我都說了不用他來接我的,但是他不聽啊。」

盛羽西覺得她的話里全都是明晃晃的炫耀。

盛雪落把蘋果削好了,切下來一小塊,直接放在了孟星寒的薄唇上,示意他吃。

孟星寒沒有半點猶豫,張口就吃了下去。

盛雪落等到他咽下去了,睜著大眼睛,歪著頭問他:「甜嗎?」

孟星寒點點頭:「甜。」

「那我也吃一塊。」盛雪落也切了一塊放進自己的嘴裡,笑著說:「是挺甜的。」

傭人把茶泡好了,端了上來。

「給我吧。」盛羽西立刻從傭人的手裡接過,端到孟星寒的面前,「姐夫,請喝茶。」

孟星寒看了看手錶,對盛雪落說:「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明天放學我再來接你。」

盛雪落正要回答,忽然門口傳來了盛永年驚喜的聲音:「孟少爺!」

抬頭一眼,原來是盛永年和舒曼麗回來了。

盛永年見到孟星寒激動不已,「孟少爺怎麼有空光臨寒舍?真是稀客啊!您吃過飯了嗎?我就這叫廚房去準備。」

盛雪落開口:「我們在外面吃過了。」

盛永年的眼睛在盛雪落和孟星寒的身上轉了轉,立刻滿臉堆笑地說:「都這麼晚了,晚上開車也不安全,不如孟少爺就留下來住一晚吧!」

孟星寒皺眉:「不太方便。」

其實他是很想帶盛雪落一起回莊園的,奈何小丫頭非說事情沒辦完,不肯走。

盛永年的眼睛轉了下,「雪落不也在家裡住嗎?孟少爺就住雪落的房間吧,沒什麼不方便的。」

孟星寒靜默片刻,對盛永年點了點頭,「打擾了。」

「不打擾,不打擾!」盛永年受寵若驚地說:「我這就叫傭人去準備新的被褥。」

「那就去我房間吧!」盛雪落拉著孟星寒上樓了。

盛永年美得鼻孔都要冒泡了。

一開始他以為孟星寒只是把盛雪落當成是情婦包養,可是現在的情況看起來,孟少爺好像是認真的。

如果孟少爺真的喜歡雪落,那說不定雪落有機會當上孟家的少夫人!

那樣的話,他豈不是成為了權勢滔天的孟少爺的岳父大人?

「哈哈哈!」盛永年忍不住大聲笑起來,不放心傭人準備的,親自去監督了。

舒曼麗拉著盛羽西,壓低了聲音問道:「羽西,這是怎麼回事?」

盛羽西氣得咬牙,「還不就是盛雪落那個賤人想在我面前炫耀!」

舒曼麗的眼睛轉了轉,臉上露出了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不怕,以前你是沒有機會接近孟少爺,現在他人就在我們家裡,還怕沒機會嗎?」

聞言,盛羽西的眼睛一亮,「媽,還是你有辦法!」

舒曼麗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湊到盛羽西的耳邊說:「我們計劃一下,等一下你就這樣……」

傭人很快就換好了新的被褥,還是大紅色絲綢的,把盛雪落的房間布置得跟新婚似的。

盛永年跟著進來,一臉賣女求榮的表情,「孟少爺,被褥和洗漱用品都是新的,有什麼不滿意的你跟我說,我馬上去辦!」

孟星寒點了點頭,臉上沒有什麼表情變化。

盛雪落的心裡則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樣,不知道作何滋味。

她這個好父親還真是賣女求榮啊!

簡直恨不得把她洗乾淨了送到孟星寒的床上。

她有些煩躁地沖著盛永年道:「我們要休息了,你出去吧!」

盛永年嘴角抽了抽,死丫頭連爸爸都不知道喊一聲!

不過當著孟星寒的面,他當然是不敢發作了,只能堆著笑容說:「你們早點休息,我先出去了!」

房間里就剩下兩個人,氣氛一時有點尷尬,盛雪落剛想要說點什麼,忽然門口又傳來了敲門聲。

盛雪落走過去開門,看到竟然是舒曼麗站在門口。

「雪落,我有點事情想要和你談談,你現在方便嗎?」

盛雪落挑眉,站在門口擋住舒曼麗往裡面看的視線,淡淡道:「不方便,我要休息了。」

舒曼麗揚起手裡一個紫鑽蝴蝶胸針,「這個,你認識嗎?」

盛雪落的瞳孔猛地一縮!

她當然認識這個胸針,因為這是她母親花嘉言親手設計的!

當初花嘉言在開花想容的時候,親自設計了一批飾品。

這些全都是非賣品,可是在花嘉言去世之後卻不翼而飛。

盛雪落有懷疑是舒曼麗拿走了,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不知道,你現在還有沒有空和我談呢?」舒曼麗狡猾地笑了下。

盛雪落深吸了口氣,道:「好,我馬上出來。」

她轉頭對孟星寒道:「我出去一下。」

孟星寒微微蹙眉,「我陪你。」

「不用了。」盛雪落搖了下頭,「你在房間里等我。」

孟星寒有些煩躁,一刻也不想呆在盛家,要不是他的女孩非要留下來,他早就把這裡給砸了! 盛雪落走了出來,走到了樓下的前廊小花園處。

她的母親花嘉言曾經在這裡搭了個葡萄架子,種上了葡萄。

盛雪落還記得小時候,她和哥哥一起偷偷摘還沒有長熟的青葡萄吃,那種酸澀的味道,讓她記憶至今……

再看看眼前這個女人,盛雪落的眼神陡然變得凌厲。

舒曼麗保養得極好,一點兒都看不出來已經四十多歲了,就像是三十歲出頭的樣子。

是這個女人搶走了母親的一切,甚至有可能母親的死都有可能和她脫不了關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