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兄,你還坐的住嗎?外邊的那些流言可難聽了,說明月山莊的莊主和你有一腿,明月山莊能走到今天這一步,靠的都是皇兄,說不定那三個孩子也是……。”

慕容星辰一臉懷疑的看着自己的皇兄。

“那他們到真是擡舉本宮了。”

慕容邵峯漫不經心的說了一句就再也沒有後話。

那些人這樣做的目的就是想毀了陌陌的名聲嗎?慕容邵峯看了看窗外,眼眸裏閃過一絲異樣的情緒。

-本章完結- “難道那明月莊主真的不是徒有其表,皇兄你暗中真的沒有幫過那明月山莊的莊主?”

說實話,慕容星辰也不相信一個女人能有那麼大的實力。

“辰兒,你也是一個只會道聽途說的人嗎?”

慕容邵峯反問。

“當然不是,流言止於智者。”

慕容星辰快速的反駁道。

“那就好,你出去吧!”

“啊!”慕容星辰傻眼了,這就完了。

皇兄不解釋一下嗎?

比如說,他和明月山莊的莊主到底是什麼關係,。

還有沐雲軒爲什麼會對那三個孩子那麼上心,在雲城待了一段時間,他總覺得有些怪怪的。

特別是這幾天,比如說事情一直不好的老夫人心情突然變好了。

一直對凌秋水很好的老夫人突然對凌秋水不聞不問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真的好想知道。

“還不走?”

慕容邵峯皺了皺眉頭。

“不走了,我也沒什麼事情。”

慕容星辰總覺皇兄有什麼事情瞞着他。

他不說,他就守在他的身邊,他就不行,探不到皇兄的祕密。

“那你留下,本宮有事情要出去一下。”

慕容邵峯起身,優雅的氣質一覽無遺。

剛好,朱巖也在這個時候走了進來。

“殿下,青荷正在大街上招攬人往城門口去,說城門口有好戲看,很多百姓都過去了,應該是和大街上的留言有關係。”

朱巖一臉擔心,這起流言來得太突然了。

只怕在不制止就會傳到星月國去的。

到時候禹王只怕會藉此事打壓殿下的。

“去看看。”

慕容邵峯並不畏懼他和陌陌的流言,但是他不希望陌陌受傷害。

“是,殿下。”

“皇兄,我也去。”

看熱鬧,他慕容星辰可是最喜歡的。

“走吧!”

慕容邵峯率先走了出去,他也想出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ωωω ▲ttκa n ▲C○

明月山莊的人已經開始行動,那就是說,他們已經知道幕後的人是誰了。

正好他也想看看,到底是誰?敢往他慕容邵峯身上打主意。

蘇齊往雲城的路上趕,沒多久,他便看到蘇紫雲和凌秋水在一個人少的巷子裏低聲說着什麼?

蘇齊停在不遠處,並沒有想要去聽她們在說什麼?

而是快速的拿出噬魂鈴,輕輕的搖晃着。

這噬魂鈴是他師傅給他的,有很多的用處,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控制效果,而且一次能控制三個人。

國色天香:異姓王爺俏皇妃 只要離得不太遠,噬魂鈴都能控制對方的思想。

凌秋水和蘇紫雲正在商量事情,對於噬魂鈴的鈴聲,她們根本就沒有在意。

凌秋水的修爲蘇齊並探測不出來,蘇紫雲那就不用說了,修爲比他還低,但是這噬魂鈴的力量很強悍,就是修爲在高,精神力在強的人,都會被控制。

“叮鈴……!”

噬魂鈴發出悅耳動聽的聲音。

蘇齊搖鈴鐺的手法很奇特。

左三下,右三下,又把鈴鐺整個握在手中,又瞬間快速的搖動起來。

噬魂鈴的聲音越來越奇怪。

只見蘇紫雲和凌秋水僵在原地。

蘇齊一看,狡猾的大眼睛閃過一抹精光。

他快速的用密音傳神過去。

“你們兩個,轉身,往城門口去,要快一點。”

只見蘇紫雲和凌秋水忽然轉身,兩人急步從城門口走去。

蘇齊一直笑意絕絕的跟在她們身後。

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這是蘇齊最愛的做事情。

想破壞他孃親的名聲,也得問問他蘇齊同不同意。

城門口,已經聚集了很多的人,來的人們什麼都沒有看到,心裏不由得不高興了。

有一個大娘衝着青荷喊道:“姑娘,你說這裏有好戲看,究竟是什麼事情啊!這裏人來人往的,什麼事情都沒有啊!哪來的好戲可看?”

青荷也有些納悶了,齊兒這是去幹什麼了?

“大娘,在等一等,馬上就來了。”

“青荷。”

青蓮穿過人羣,找到了青荷。

“青蓮,齊兒讓你去幹什麼呢?”

青蓮看了看周圍,人太多了,邊湊到青荷耳邊說道。

“齊兒讓我去利用明月山莊的勢力傳蘇紫雲的事情去了,又讓我帶一部分人來城門口。”

青蓮看了看周圍。“青荷,齊兒呢?”

“我也在找齊兒,他並沒有說他要去幹什麼?只是讓我把人叫道城門口來。”

青荷也搞不清楚狀況,不過這城門口人來人往的,她還用得着叫嗎?

“咦!你們看,那兩個女人在幹什麼呢?”

突然,人羣裏有人大聲高喊着。

城門口有一處搭建起來的高臺,是守城門的士兵用來站崗的。

只見凌秋水和蘇紫雲出現在了上邊。

兩人身姿優美,又是難得一見的美女,瞬間引起了人們的注意。

蘇齊隱離你凌秋水和蘇紫雲最近的地方。

又輕輕的搖晃着噬魂鈴。

用密音傳話給凌秋水和蘇紫雲。

“說出你們心裏的真實想法。”

凌秋水和蘇紫雲眼眸轉了轉,看了看對方。

蘇紫雲的意志比較薄弱,她最先忍不住。

“蘇紫陌,我蘇紫雲就是搶了你們的未婚夫又怎麼樣?你這個小踐人,到最後還不是死無葬身之地,到最後,爬到三王爺牀榻上的人還不是我蘇紫雲,你這個小踐人,今天我蘇紫雲就要毀了你的名聲,這位姑娘說了,把你和星月國的太子放在一起就能毀了你的名節,今天我蘇紫雲就要毀了你的名節。”

蘇紫雲繪聲繪色的說着,那一臉的陰笑,讓人看着噁心。

“哈哈!你們聽到這蘇紫雲說的話了吧?你們要把明月山莊的莊主和星月國的太子慕容邵峯是不倫關係和事情傳出去,這樣就能毀了那個踐人了,那個踐人敢跟我凌秋水搶夫君,我凌秋水一定要親手毀了她,你們一定要去傳哦!今天大街上的流言就是我讓人傳的。”

說完,凌秋水扯掉臉上的面巾。

瞬間,一張滿臉膿包的臉暴露在空氣中。

“嘔……。”

離得近的人看着凌秋水的臉不斷的乾嘔着。

“哦!今天一大早,大街上就流傳着明月莊主和星月國太子的事情,原來是你這個醜女人暗中使絆子誣陷明月莊主,你這個女人太惡毒了,名節對一個女人有多重要啊!”

一個女人在人羣中大聲的罵着。

凌秋水眼眸凜了凜。

“你這個黃臉婆,你居然敢罵雲城未來的聖主夫人是醜女人,你想死嗎?我凌秋水傾國傾城,那是你們這些身份卑微的人能比的。”

凌秋水怒聲指着那個爲蘇紫陌打抱不平的女人怒聲罵着。

此刻的她們,根本就不想控制自己的思想,她們只想把蘊藏在心底的話說出來。

“喲!就你這妒婦又噁心的讓人想吐的樣子也堪稱傾城傾國,你還要不要臉啊?”

“是啊!聽說這凌秋水是老夫人內定的兒媳婦,這樣心思歹毒的女人也能做雲城的聖主夫人,那天下的女人都能進雲城去當夫人?”

“哈哈……!”人們一陣起鬨。

周圍看好戲的人也越來越多。

“你,你敢說我……。”

“唉!等等,我還沒有說完呢?先讓我說完。”蘇紫雲打斷凌秋水的話,笑看着衆人。

“呵呵!我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那小踐人的孃親可是被我孃親毒死的,我孃親坐上夫人的位置,我也坐上嫡女的位置了,我現在是蘇府的嫡出小姐,你們要是不把蘇紫陌和慕容邵峯的事情傳出去,我就把你們通通抓起來。”

蘇紫雲放肆又惡毒的指着下邊的人吼道。

“嘖嘖!”蘇齊搖了搖頭,這兩個女人原來這麼恨孃親啊!

既然那麼恨,就讓你們多表演一會咯!

“喲!毒死了人家的娘,你還敢出來大街上潑婦罵街,看來你們蘇家壓根就沒有把皓月皇放在眼裏嘛?你有本事就過來抓個試一試?”

一個男子的聲音鏗鏘有力的怒聲說着。

“哼!你看她敢嗎?蘇府早就形同虛設了,像她們這樣只會耍心機弄手段殘害人的毒婦就不應該活在這個世上。”

“對啊!那蘇家三兄妹可真慘,孃親被妾室害死了,蘇紫陌又被妹妹搶了未婚夫,還魂歸九泉,如今剩下的蘇紫念又被逼婚,兄妹兩人被迫逃到了明月山莊,虧得那明月山莊收留,這纔有了一個容身之地,這母女四人可真可憐。”

“是啊!這兩個女人一定是想男人想瘋了,敢這麼明目張膽的在大街上說事,一看她們就是隻會勾心鬥角的女人。”

“誰說不是呢?如今的蘇太傅早就被革去太傅之職了,這蘇紫雲一定是受刺激瘋掉了。”

“你說的對,在看看那個凌秋水,滿臉讓人噁心的膿包,應該也是瘋掉了,別說雲城聖主不敢娶她,就連普通的男子也不敢娶她……。”

“就她這副尊容,讓人無法消受,還真敢說自己傾國傾城,也不怕把自己的舌頭給閃斷了……。”

這邊,人們在紛紛議論着,不斷的吐槽着蘇紫雲和凌秋水。

而這邊,凌秋水和蘇紫雲正在和剛剛那幾個說她們的人大聲的置辯着。

青荷和青蓮終於明白蘇齊的意思了,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兩人快速的相視了一眼,惹了齊兒,以後有她們好受的。

“青蓮,這兩個女人物以類聚,真是活該,今天她們自報家醜,也算是替莊主出了一口惡氣,這一鬧,這兩個女人在皓月國京城是徹底垮臺了。”

“嗯!”青蓮點了點頭,只是心裏有些擔心齊兒。

人羣最後面,有一男一女騎着馬。

饒富興味的看着這一切和聽着衆人的議論。

女的一身張揚的紅色衣裙,長得一張精緻的五官,也稱得上是花容月貌。

而她身邊的一名白衣男子,也是儀表不凡,面目英秀,一雙如星的眼眸裏透着犀利,乍一看,面容冷酷無情。

“哥,沒想到我們出去了兩個月,一回來,這皓月國京城就發生了這麼有趣的事情。”

他們,便是姬耀天的小兒子和女兒,姬芮和姬煜。

姬芮一臉玩味又幸災樂禍的看着蘇紫雲,兩個月不見,這個女人已經瘋了嗎? 總裁老公太危險 到底是什麼?把一向高高在上的她變成了這樣呢?

“芮兒你不覺得奇怪嗎?她們的表情雖然很自然,但還是能看得出來,她們好像是被人控制住了。”

姬煜皺着俊眉,心裏非常的奇怪,是什麼人用什麼方法控制住她們的修爲呢?也不像是被忘魂丹控制住,要是被亡魂丹控制住了,他一眼就能看出來。

“不管她們是不是被人控制住了,芮兒只知道,這個令人討厭的蘇紫雲已經完了,昔日她仗着自己是未來三王妃的身份,見到芮兒的時候,那次不是趾高氣揚的,她這樣的下場到是讓人出乎意料。”

“這裏事情我們暫且不管,先回去看看泓兒在說。”

姬煜雖然對明月山莊的事情感興趣,但是現在不是時候,他得另找機會。

“哥,明天就去明月山莊,敢大傷鴻兒,定叫她明月山莊吃不了兜着走。”

姬芮眼裏閃爍着毒辣的目光,嘴邊噬着冰冷的笑意,讓她漂亮的臉蛋龜裂的有些扭曲,硬生生的把那份美感給破壞掉。

“不許亂來,這件事情已經有皇上作證了,咱們回去另想辦法。”

姬煜全身上下散發着一種冰冷的漠然。

“駕……。”

姬芮幸災樂禍的看了一眼蘇紫雲,才冷笑着打馬跟了上去。

相比之下,慕容星辰卻有些傻眼了,這還是那個溫柔似水的凌秋水嗎?跟他兩天前見過的凌秋水是天壤之別。

她現在的樣子,怎麼看都像一個毒婦和潑婦的結合體。

“皇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凌秋水只是兩天沒見着,她那臉上就長滿了噁心的膿包,還有那蘇紫雲,把自己賣了也就算了,連她老孃也賣了,這事情也太離譜了?這下剛剛出了大牢,屁股還沒有坐熱呢?又要進大牢了,再說,這兩個女人是那麼沒有城府的人嗎?居然親自上大街來揭自己的老底。”

慕容星辰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依然怒氣衝衝的和離她們不遠處的人們爭吵着。

京城裏各府的眼線也急步回去通風報信。

慕容邵峯沒有說話,而是擡頭在各個角落裏搜索着蘇齊的身影,看了一圈,慕容邵峯皺了皺眉頭,躲得那麼緊,連他都沒有發現。

齊兒手中有噬魂鈴,要不是把他惹怒了,噬魂鈴他是不會輕易使用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