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瑜第一時間將肥貓放了出來,然後開始布置簡單的屏蔽陣法。這房間雖然有神識屏蔽陣法,白瑜還是喜歡自己布置一個屏蔽陣法。他從風霸刀的口中知道,很多人都知道他是通過陣法幹掉韋大寶的,現在也沒有必要隱瞞自己會陣法這件事。

白瑜很清楚他的修為在這艘飛船上可能是最低的之一了。再加上他要做的事情很多,一般沒有特別的事情,他很少出去,只是在房間裡面煉丹為進入仙蹤境道做準備。只有偶爾他才會出去透透氣,然後去靈果艙吃一些免費的仙靈果。

兩個月的時間轉瞬而過,白瑜感受到了三十三天仙域仙人軍的強大。從落皇茄天到曇誓天無色天這麼遠的距離,中途他沒有感覺到飛船有半分顛簸。也就是說這一路上,連一個騷擾的妖獸也沒有。想想當初他也是坐船從宗飄天到落皇茄天,不知道被妖獸折騰了多少次,好幾次差點落進了妖獸群當中。

飛船停下。白瑜跟隨其餘仙人走下飛船后,才發現飛船停的地方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廣場。

白瑜見過宗飄天大廣場。但是宗飄天大廣場放在這裡,只能佔據一角而已。在廣場的正前方,白瑜看見了一排巨大的金色楷書,上揲阮樂天白雲宗。

上天仙域上揲阮樂天第一宗門,據說擁有兩位大羅金仙境坐鎮的超級宗門。

不要說這大羅金仙勢力的門樓了,就是那幾個金色的大字,看的久了就會讓人感覺到一種激昂澎湃的躁動,廣場上濃郁的仙氣都不比風霸刀的旗主將軍府差。

白瑜心裡暗贊,不愧是頂級宗門,這種財大氣粗的氣勢,就讓人有一種折服的感覺。

風霸刀走了過來,對白瑜說道:「前往仙蹤境道的三十三天仙域仙人一個月後都會在這裡聚集,這一個月的時間,你自己想幹什麼就去幹什麼。不過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和言行,這裡不比延風虛市,有些事情我也沒有辦法幫你出頭。」

說完似乎怕白瑜擔心,他又補充了一句:「大羅金仙勢力幾乎是每一個上天仙域的宗門之一,一般的人不敢在這裡鬧事。你有參加仙蹤境道的玉牌,可以隨意的進出廣場。」

「我明白了,風將軍您有事情自管去吧。」白瑜連忙說道,他以為延風虛市的仙人來這裡后,肯定是安排統一住宿,沒想到是自由散漫的狀態。

不過想想也是,如果一個來參加仙蹤境道的仙人,還沒有進入仙蹤境道就喪命了,他也沒有資格去仙蹤境道了。

風霸刀對白瑜很是放心,白瑜在飛船上的表現就已經說明他不是一個喜歡鬧事的人。

風霸刀和延風虛市的一群元魂仙人很快就離開,延風虛市的飛船將白瑜等人送來后,也很快離去。而延風虛市來參加仙蹤境道,或者是來見識曇誓天無色天的仙人更是興奮的一鬨而散。

延風虛市雖然只是落皇茄天仙人軍的駐地,但是裡面出來的仙人卻帶著一股彪悍氣息,並沒有因為來自中天仙域就低調。

白瑜加入延風虛市的時間並不長,加上他無心留在軍營中,所以這裡的仙人軍官,他一個都不認識。能來參加仙蹤境道的仙人軍官,沒有一個不是有靠山的,也沒有人來巴結白瑜這樣一個一天天仙境少校。

嬌妻嫵媚 其餘人都走後,白瑜打算去大街上逛一逛,看看有什麼好東西。

三五成群的仙人結隊越過白瑜進入廣場不遠處的步行街,白瑜可以很清楚的從這些人身上感受到一絲血殺氣息。肯定是參加仙蹤境道的弟子,而這些人身上有這種血殺氣息,顯然是從外面歷練歸來。

白瑜隨便用神識掃了一下,這些人修為大部分是在天仙境左右,只有極少的地仙境,還有一些已經是太乙天仙境修為了。

「這位師兄請問一下,你知道天劍仙宮舞靈薇的住處嗎?」一個詢問的聲音打斷了白瑜的觀察。

白瑜看著眼前詢問他的女孩,嬰兒臉還沒有完全成熟,長長睫毛配合一雙大眼,顯得極為可愛。讓白瑜震驚的是,這個看起來如此年齡小的女孩竟然已經是一個三天天仙境的仙人,而且在她的身邊還沒有別的人。

見白瑜打量自己,這少女甜甜的一笑說道:「我是來自龍變梵度天月半仙宮的杜木燕,是靈薇姐的朋友。我這次來參加仙蹤境道,特意來見靈薇姐的,能麻煩你帶我去找一下靈薇姐嗎?」

白瑜看著眼前這個比陳文書還要小,但是要可愛無數倍的少女,有些不確定的說道:「你這麼點大,就要去參加仙蹤境道?」

「這位師兄,我不小了。師兄如果沒有時間,就告訴我靈薇姐的住處,我自己去找。」杜木燕語氣依然很甜,顯得很有修養。

白瑜很是歉意的說道,「真的很抱歉,我也是第一次來曇誓天無色天,根本就不認識靈薇姐。」

「燕兒,你怎麼一個人來這裡了?」又是一個驚喜的聲音傳來,白瑜已經看見過來了三名女子。

「靈薇姐……」杜木燕立即欣喜的沖了上去,和走在最前面的一名女子抱在一起。

「是你?」其中的紫裙女子已經看見了白瑜,眼裡立即就多了一圈圈熊熊的憤怒火焰。

「美君,怎麼回事?」走在最後的那名紅裙女子發現了不對,立即問道。

白瑜不等這叫美君的紫裙女子說話,就主動抱拳說道:「落皇茄天仙人軍白瑜見過幾位師姐。」

他先將自己仙人軍的身份報出來再說,一般仙人軍在三十三天仙域還是有一定安全保障的。如果沒有特殊的原因,普通仙人根本就不願去得罪仙人軍。

幾名女子聽見白瑜說自己是仙人軍,倒是露出了一些疑惑的目光,杜木燕卻興奮的叫道,「白瑜師兄,你是仙人軍啊,你和虛域魔人軍打過嗎?很多人在一起大戰是不是很好玩?我聽說還有仙域炮,威力強大無比,你看過那東西嗎?」

白瑜趕緊說道:「杜師妹要聽和虛域仙人軍大戰的事情,我當然可以詳細告之。只是在這之前。我想問一下,這位師姐,為什麼從剛剛開始見到我,就如此敵視在下,在下可以肯定我們彼此是第一次見面……」

這個紫裙女子的修為比他要高一點點。白瑜也不想惹事,但也不怕事,至少也要知道怎麼得罪了眼前這個大美女。

至於叫一句師姐又不會少一塊肉,先順著人家的心情來做事。

「當初鳳凰峽谷,白鹿書院……」紫裙女子恨聲打斷了白瑜的話。

其餘幾名女子都比較聰明,早已看出來了白瑜和祝美君之間有些不對勁。

被杜木燕稱之為靈薇姐的女子很是大方的對白瑜笑著說道:「我叫舞靈薇,你和燕兒認識,也是我的朋友,如果不介意,和我們一起去我的地方坐坐?」

舞靈薇不知道白瑜和杜木燕的關係,她來的時候,白瑜似乎和杜木燕在說話。既然是說話,那就是認識的。所以從禮貌上,他邀請一下白瑜也是應該的。

舞靈薇說話語氣輕柔,帶著一絲理性的成熟韻味,配合她清秀的長相,讓人聽了實在是舒服之極。

而且這個舞靈薇修為也不低,四天天仙境修為,超出了白瑜太多。

白瑜剛想拒絕,杜木燕就拍手說道,「好啊,我正想聽這位師兄說說仙人軍之間的戰鬥是怎麼樣的。從仙越境道出來后,我也打算去仙人軍中看看呢。」

祝美君微微一皺眉,她有一種預感,那就是白瑜似乎對小女孩有一種很特別的手段。比如當初在鳳凰峽谷時看到的琴清和陳文書對白瑜都很崇拜,甚至可以說是依賴,還有眼前的這個杜木燕。莫非這和他修鍊的功法有關係?想到這裡,祝美君的神識開始在白瑜身上掃來掃去。

白瑜心裡很是不爽,無論誰被人用神識在身上這樣掃來掃去,心裡都不會很爽。可惜的是他已經答應了風將軍不惹事,而且剛剛他還注意到,有好幾個鳳凰仙人路過,而且都不是天鳳一族,對於天鳳一族內部的門門道道,白瑜一點都不清楚,必須小心翼翼才行。

只是問了祝美君一句的紅裙女子卻看出來了細微的不妥,她趕緊說道:「白師弟是燕兒的朋友,能一起去坐坐當然是再好不過了。只是我怕焰明公子一旦看見了,心裡不喜。」

原本白瑜還打算拒絕的,可是一聽到焰明這個名字,眼中是殺意一閃而過,對於那個焰明白瑜至今還歷歷在目,他差點就被那個傢伙殺了,在奉天喊住手的情況下,還故意要下殺手,再加上林玉眉說過烈焰鳳凰和天鳳一族關係一直都很緊張。

瞬間就明白焰明為什麼勢要殺他了。

可是現在還不是時候,絕對不能暴露身份,就算明面上焰明不敢動手,可是難保他會暗中出手。 「楚凌雲,雄天,你們就不顧那些弟子的性命嗎?」

滔天的凶焰瀰漫,雄天渾身瀰漫在一層煞氣之內,正要爆發,耳旁卻突然響起了一道尖利的狂笑聲。

轟隆隆!

緊接著,眾人腳下立刻傳來一陣劇烈的震動,楚凌雲和雄天同時回頭,卻見宗門的法陣光罩在眾多血魂殿強者的聯手攻擊之下,已然徹底陷入了崩潰。

巨大的光罩崩碎成虛無,伴隨著許多慘痛的驚呼聲,本就蓄勢待發的血魂殿強者頓時暴掠而起,在天際形成一片烏央央的黑雲,好似龐然巨獸的猙獰大口,欲將整個飛雲宗直接吞沒。

「哈哈,終於破裂了!」

雷橫等人的口中傳來狂笑,而楚凌雲和雄天,臉色卻在一瞬間陷入了灰敗。

「混賬!楚凌雲,我來攔住這幫傢伙,你帶著那些手上的弟子衝出這裡,趕回去抵抗血魂殿的軍隊!」

雄天張口發出怒吼,連帶著懸浮在他頭頂上的巨獸虛影也變得兇狠了幾分。

「你……」

楚凌雲苦澀地點了點頭,望向雄天的目光變得有些無奈,後者的實力,雖然並不在自己之下,然而同時面對血魂真人與他手下的一眾強者,只怕卻是萬難支撐。

然而形勢如此,楚凌雲縱然心有不甘,卻也只能無奈答應,畢竟,飛雲宗可是歷代前輩數百年的心血結晶,裡面的弟子則更是無辜,自己又怎麼可以眼睜睜瞧著他們喪生在敵人的手上。

不過,就在眾人心念轉變的瞬間,自眾人頭頂上的天空之內,卻有一道清朗的厲嘯聲傳來,配合著渾厚的勁氣,形同滾滾天雷,炸響在了所有人的耳邊,

「血魂殿,犯我宗門,殺無赦!」

轟隆隆!

伴隨著這聲厲嘯,原本清朗的天空之中,此刻卻有著滾滾的濃雲堆積,眨眼間瀰漫住了整個天際,將天光盡數遮掩而進,數千丈龐大的漩渦緩緩成型,籠罩住了整個飛雲宗的範圍。

隨即,自那瘋狂涌動的雲層之內,卻突然伸出一道潔白的龐大手掌,表面縈繞著一層淡淡的瑩玉光華,手掌之上,則涌動著無盡漆黑的雷海,宛如一道黑洞,蘊含著無法匹敵的天地威嚴。

「那是什麼!」

巨掌下方,無數強者驚駭欲絕,抬頭望著頭頂上那道鋪天蓋地的龐大巨掌,一時間感覺呼吸都變得不受控制,就連體內勁氣也陷入了混亂之中。

什麼氣境巔峰,什麼一流強者,在這般可撼天地的威嚴之下,簡直渺小得好似蚍蜉!

「哼,一群螻蟻之輩,也敢觸犯我飛鳳天的威嚴,接我一掌試試!」

下一刻,一道蒼老而蘊含著無比威壓的怒喝聲傳來,天際滾滾的濃雲咆哮,整個帝都的疆域都開始陷入了抖動,大地崩碎,蔓延出無數寬大的裂縫,宛如溝壑。

嘭!嘭嘭!

飛雲宗外圍的數十道巨峰在同一時間崩碎,昏黃的泥石層自動下陷,幾乎覆蓋了大半個密林,無數參天巨木拔地而起,配合著噼里啪啦的爆破聲,轉瞬間成為了飄飛的木屑。

「這是……靈境?不!不是靈境……這他媽到底是什麼!飛雲宗怎麼可能請得來比宮主還要厲害的強者?」

血魂真人被這股磅礴的氣勢鎮壓得渾身顫抖,如同篩糠一樣抖動,這股氣勢,淵博得好似大海,根本讓人連絲毫反抗的慾望都生不起來,唯一能做的,便是找個舒服點的死亡方式,躺在地上等待著巨掌的來臨。

「好強,這位大能……難道是虛境、還是神境?」

雄天和楚凌雲一樣受到了這股氣勢壓制,周身洋溢的勁氣都被毫無懸念地擠回到了體內,流轉之間,緩慢得如同龜爬。

轟隆隆!

巨掌來臨,不留絲毫情面,立刻便在眾多血魂殿強者絕望的目光注視下,狠狠地轟落了下來!

「啊!」

天地間響起了無數強者的哀嚎,這道巨掌的鎮壓位置,剛好便是所有血魂殿強者集結的地方。

一瞬間,山呼海嘯,大地陷入了無法形容的震動之中,包括楚凌雲在內的所有強者,都被接踵而來的靈力風暴掀飛在地。

咔!咔擦!

大地龜裂,崩碎出無數一眼望不到頭的深淵裂縫,滾滾的岩漿滲透出來,瀰漫在了地表之上,升騰起無數煙雲。

至於血魂殿的眾多強者,則全部沒有絲毫懸念,在頃刻間變得連渣都沒有剩下,唯獨留下這邊的血魂真人,一臉痛心疾首地望著那道出現在地表上的龐大手印,內心在往外滴血。

劇烈的靈力風暴肆虐,半晌方歇,直到陷入昏黃的天際重新沉寂下來,雄天放眼望去,卻瞧見飛雲宗外圍的地表之上,此刻竟已浮現出一道巨大而猙獰的掌印,深陷地表,根本難以望得到盡頭。

「老傢伙,咱們得考慮重新換個地方了。」

雄天啞然,粗礦的大臉憋得通紅,沉默良久,方才偏頭望著同樣陷入了獃滯的楚凌雲,苦笑道。

一掌之威,直接碾壓掉一支規模龐大的軍隊,這份通天的手段,簡直無法用駭人來形容!

「走,快逃!」

血魂真人也在這個時候反應了過來,目眥欲裂,無比怨毒地望了一眼頭頂上濃雲深卷的天際,口中發出沙啞的咆哮,帶領著身後僅剩下來的二十多名氣境強者,朝著反方向飛速掠去。

「想走!」

雄天一躍而起,掌心處重新匯聚出一道深藍色的閃電雷光,手掌猛揮,徑直射向了那幫狼狽逃竄的身影,將兩名來不及閃躲的血魂殿強者轟得吐血倒地。

「混蛋!」

前方傳來血魂真人凄厲的咆哮聲,經此一役,他苦心經營的血魂殿算是徹底栽了個大跟頭,沒有幾十年的休整,恐怕再也無法恢復元氣。

然而飛雲宗,又怎麼可能留給他這麼多時間?

「哈哈,天助我飛雲宗,葛勝、葛華!帶領其他內宗長老,跟我一起追上去,一定要將這伙雜碎屠殺得一個不留!」

雄天大笑著站了起來,巨手一揮,立刻將所有滯留此地的內宗長老們調動起來,十數名氣境強者化作流雲光束,朝著血魂真人逃竄的方向追擊而去。

三國狼煙行 同一時間,自那雲霧翻滾的九天之上,卻有一道少年的身影,在一束玄奇的光影包裹下,朝著楚凌雲所在的方向爆射而來,頃刻間便已掠過了數萬丈的高空,出現在了後者的眼前。

「夢回子前輩,大恩大德,林寒永遠銘記在心,有朝一日,小子必定會秉承您的意志,將所有鎮壓在下面的巨魔斬殺殆盡。」

雙腳沾上實地,少年身形猛顫,隨即猛轉過身子,雙拳緊抱,沖著九天上濃雲散盡的方向深深行了一禮。

掌印消散的同時,也是夢回子一縷殘魂消散的時間,此刻的天際早已雲收霧散,林寒唯有朝著虛空處,傾訴出自己對於這位絕代巨擘的敬重之心。

「林寒,居然是你……哈哈,你!你是怎麼辦到的?」

楚凌雲凝視著這道削瘦的身影,目光中流露出滿心的錯愕,使勁搖了搖頭,懷疑自己究竟是否在做夢。

「哈哈,老大,先前我們全都被傳送出來了,就你一個人還留在下面,我們都以為……」

不遠處,先前被傳送出來的飛雲宗地門們掙扎著走上前來,陳凡口吐鮮血,卻還是以手撫胸,一邊咳嗽,一邊露出了最開心的笑容。

「各位師兄,你們都還好吧!」

聽到陳凡的聲音,林寒迴轉過身子,瞧見這幫正趴在地上,掙扎著想要站起來的飛雲宗弟子,露齒一笑,神情中有著會心的喜意。

權少強愛,獨佔妻身 雖然這幻境試煉的過程有夠曲折,如果編成故事,只怕三天三耶也難以講述得完,不過還好,他們總算避免了全軍覆沒的結果,而且還在那位大能殘魂的幫助之下,解決掉了宗門的大麻煩。

「林寒,老夫果然沒有看錯你,你才是我飛雲宗真正的希望!」

楚凌雲這時候已經來到了所有弟子的身邊,深吸一口氣,沖著這幫連站起身都顯得有些困難的弟子們嘉獎道,

」孩子們,幹得好,這次宗門大禍,你們所出的力,遠比老夫還多,你們是我飛雲宗所有的期望,只要有你們在,飛雲宗將永遠屹立不倒!」

出乎楚凌雲意料,在得到這些褒獎之後,這幫弟子的臉上卻並未表現出任何自得的神情,反而一個個都將火熱的目光轉移到了林寒身上,氣勢高揚,聲嘶力竭地大喊道,

「林寒老大威武,壯我宗門!」

「老大,我服氣了,你才是真正的天才!」

「老大,我們以後全都跟著你!」

「林寒,恭喜你,你早已超越了我們,超越了任何弟子,成為了飛雲宗開派以來,唯一能活在所有弟子心目中的精神偶像。」

孫恨與夢旋對望一眼,彼此的目光都顯得有些無奈,靜靜走到林寒面前,露齒一笑。

經過在鳳天神閣之內的遭遇,現在林寒,在所有內閣弟子的心目中,聲勢之盛,已經凌駕在了任何人之上,只需要振臂一呼,這些原本十分高傲的天才們,便會毫不猶豫地選擇跟在他的身後。 既然不想要暴露身份,白瑜自然不會跟去,託詞離開,當然白瑜已經暗暗記下焰明的身份,同時注意烈陽鳳凰一族到時候參加仙蹤境道的人選,既然不能找焰明報仇,殺了烈焰鳳凰幾個小輩消消氣也是可以。

白瑜才不管什麼鳳凰一族,從林玉眉話中的意思得知,鳳凰一族內部就跟人族一樣,相互傾軋非常嚴重,要不然焰明當初也不會想法設法要他的命了。

就這樣,白瑜在廣場周邊的步行街和市集逛了幾天,仙蹤境道即將開啟的前一天,白瑜決定去購買一件防禦法寶,至於煉製防禦法寶,向來都不是白瑜的強項,浪費材料不說,而且效果還差強人意,估計是因為戰鬥風格造成。

畢竟白瑜的戰鬥風格本身就不擅長防禦。

天啟樓在龍鳳城並不算出名,卻也不算小,但是龍鳳城的很多仙人都喜歡去天啟樓。主要因為天啟樓的法寶齊全,而且價格相對來說還比較便宜。

白瑜現在就在天啟樓,他本來是想要購買一面盾牌的,但是他卻被一桿長槍吸引。這桿長槍僅僅是一件中品神器,通體漆黑,看起來極為舒服,比他的那把破劍要好看多了,在槍尾的地方刻著『志煞』兩個字。而且標價對白瑜來說也沒有什麼壓力,只要五百六十萬上品仙玉而已。

買下這把長槍,白瑜準備用來做不方便露面的事情時用,畢竟他的破劍實在是太醒目了,就算已經達到中品仙器,可是那個造型卻從來不變,依舊是那個破劍的模樣。

白瑜直接取出五百六十萬仙玉購買了這桿長槍,天啟樓的夥計見白瑜購買東西極為爽快,立即就知道白瑜是一個富有的主。他極為周到的將長槍·包給白瑜后,又熱情的介紹道,「天啟樓現在正在舉辦防禦法寶展,這位朋友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看。」

「在哪裡?」白瑜正想購買一件防禦法寶,現在這個夥計主動介紹,他立即就問道。

「就在樓上。」夥計指了指樓梯,那樓梯口有很多的仙人來來去去。

白瑜連忙感謝一聲,加快了步伐上了樓梯。

到了樓上后,白瑜看見寬敞無比的大廳中擺放著各種各樣的防禦法寶,就知道自己來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