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擎好不容易纔把白玉瑩哄睡着了,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十一點多了,有些擔心所以就直接轉身走了出去,向唐笑笑的病房走去。

本來想要給唐笑笑帶點好吃的,但是看了看時間這個時候唐笑笑也應該吃飽了,所以就什麼都沒帶,但是沒有想到打開門竟然沒有看見唐笑笑,反倒是看見了牀上孤零零的手錶,瞬間就明白了,韓悅來過了。

抓過剛剛過來的護工,壓低了聲音惡狠狠地說道“唐笑笑呢?”

護工今天真的是什麼都不知道現在看着白玉擎這個樣子頓時就覺得有些害怕,低着頭小心翼翼地說道“上午的時候唐小姐說有事情,所以就沒有讓我過來,我剛來上班!”

白玉擎好像是明白了些什麼,瘋了似的轉身跑了出去,一邊跑一邊給金南打電話“現在封鎖各個機場火車站,不惜一切代價哦,把唐笑笑給我攔住!”

金南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白玉擎那樣淡定的一個人竟然聲音裏滿滿的都是慌張,點了點頭然後連忙掛掉了電話,轉身走了出去。

十分鐘以後,白玉擎已經來到了韓悅家的公寓樓下,這個時候正好白玉擎的手機響了起來“boss,不好了,唐小姐現在已經上飛機了,飛機已經起飛了,我們追不上!”

白玉擎聽到這裏心頓時就變得有些慌張,憤怒的咆哮“混蛋,給我打電話幹什麼,馬上給我準備飛機,我現在就去追,現在就去!”

金南當然知道白玉擎沒有開玩笑,但是有些事情真的是不能說怎麼樣就怎麼樣的,搖了搖頭然後有些焦急地說道“boss,飛機需要申請航線,我們現在沒有起飛的資格!”

白玉擎當然知道這個,所以就惡狠狠地說道“給我閉嘴,現在就去申請航線,調查清楚唐笑笑到底去了哪裏!”

金南點了點頭然後直接掛掉了電話幹活去了,因爲他知道現在要是在跟白玉擎說些什麼的話,簡直就是自己上趕着當炮灰。

這邊金南的電話剛剛掛掉,韓悅就拿着不少的奢侈品心情大好的走了過來,看見白玉擎更是高興的不得了,就好像是之前的時候兩個人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親暱的挽着白玉擎的手,柔柔地說道“玉擎,你怎麼來了,我就知道你捨不得我!”

白玉擎現在哪是捨不得韓悅啊,白玉擎現在殺了韓悅的心思都有了,上前一步狠狠地捏着韓悅的下巴,惡狠狠地說道“我是不是警告過你,不要招惹唐笑笑,你這賤人,真的以爲我捨不得把你怎麼樣嘛!”

韓悅感覺自己的下巴都要被捏碎了,但是臉上還是微微笑的模樣“玉擎,你不要這麼激動好不好,我什麼都沒有說我只不過是把你的手錶送了過去,因爲我知道那個手錶對你來說意義非凡!”

白玉擎知道韓悅根本就沒有這樣的好心思,所以就惡狠狠的看着韓悅“不要以爲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少在我面前表演,說你到底跟笑笑說什麼了!”

這個世界略顯微妙

只可惜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韓悅已經錯過了最好的白玉擎,現在的白玉擎所有的溫柔都給了別的女人,面對韓悅簡直就是跟魔鬼沒有什麼兩樣。

看着白玉擎凶神惡煞的樣子韓悅忽然就覺得有些好笑,扯了扯嘴角“白玉擎,我都已經說了我什麼都沒有說只是把手錶送回去,你給我的機票我都已經收好啦,馬上我就要走了,我說的都是實話,信不信隨你!”

聽到這裏心白玉擎最後的耐心都已經被磨得一點不剩,本來掐着韓悅下巴的手向下轉到了韓悅的脖子上,咬牙切齒地說道“我沒有心思聽你在這裏說胡話,告訴我,你到底幹了什麼!”

韓悅其實一直都在賭,她就是覺得白玉擎的內心深處還是愛她的,但是現在韓悅感受到了窒息的滋味,她很清楚的知道,白玉擎早就已經不愛她了,想到自己還在法國的那個人,韓悅的眼淚終究還是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看見韓悅的眼淚,白玉擎只覺得噁心,加重了力道“你應該明白,憑我的能力就算是殺了你也能平安無事。”

是啊,白家在A市就是土皇帝,他們的話就是王法,就算是韓悅是國際上的大明星,終究還不過是一個戲子罷了。

韓悅的臉色變得很難看,艱難的開口“要是我死了,彤彤就真的變成孤兒了,她沒有了爸爸,你還希望她沒有媽媽嗎?就算是你恨死了我, 高幹掰彎這個兵 !”

聽到這裏,白玉擎就好像是被雷劈了一樣,放開自己放在韓悅脖子上的手,不可置信的看着韓悅“你再說一遍,你說什麼胡話!”

韓悅現在已經不對眼前的男人抱有任何的希望了,只是淒涼的搖了搖頭然後哽咽地說道“六年前,我發現自己懷了你的孩子,因爲我知道你媽媽的手段,所以爲了保護我的孩子,我纔拿着你媽媽的錢出國,離開了你,我一個人撫養孩子長大,白玉擎,她是個女孩,很好看的小公主!”


說到自己的孩子,韓悅的臉上竟然難得的出現了一絲慈愛,這樣的韓悅,讓白玉擎想到了多年前的那個明媚的女子,那個時候的韓悅沒有這樣的美豔,但是卻是那樣的溫暖,像極了現在的唐笑笑。

一時之間白玉擎竟然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愛現在的唐笑笑,還是愛之前的韓悅。

韓悅把手機拿了出來,翻找了一陣,遞給白玉擎,小聲地說道“我回來之前,答應彤彤了,我說一定會把爸爸帶回去,但是我沒有想到你會愛上別的女人,我也沒有想到自己會食言,白玉擎這是你的孩子,你真的忍心她變成沒有爸爸的孩子嗎?”

雖然白玉擎一直都在心裏告訴自己這是不可能的事,但是看見手機裏面古靈精怪,天使一般的孩子,白玉擎頓時就相信了韓悅說的一切,而且就算是不做親子鑑定,他都可以確定這個孩子就是自己的,因爲照片上的小女孩,跟瑩瑩小時候一摸一樣。

雙手顫抖的拿過照片,然後看着韓悅,眼睛裏滿滿的都是複雜,猶豫了好半天才淡淡的說道“孩子我會認,但是我們……”

白玉擎還不等說完,韓悅就上前堵住了白玉擎的嘴巴,這是韓悅回來以後做的最大膽的一件事情,主動踮起腳尖親了白玉擎。

白玉擎本能的想要逃避,但是這個時候韓悅已經離開他的脣,低着頭,然後小聲地說道“玉擎,我知道我這樣讓你很爲難,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痛苦,因爲我真的愛你,孩子,我會好好的養大,不會給你添麻煩。”

白玉擎很少看見韓悅這樣柔弱的樣子,就算是六年前,韓悅也是有些高高在上的驕傲公主的感覺,所以白玉擎一直都小心翼翼的呵護着韓悅的自尊,從來都沒有問過別的,不知道是不是抽風了,看着感覺這樣,竟然有些心疼。

“我的孩子我一定會管,但是現在我要做親子鑑定,韓悅,你的花招實在是太多了。”

白玉擎用力的搖了搖頭把腦子裏面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搖了出去,直直的看着韓悅,眼睛裏明顯是不相信的神情。

雖然之前的時候韓悅就想過要把親子鑑定丟在白玉擎的臉上,但是現在看見白玉擎這樣的表現,韓悅忽然就有些後悔了,就像是被激怒了的小獸“白玉擎,你混蛋,你王八蛋,這是我唯一堅持的東西,孩子,跟你沒有關係!”

韓悅緊緊的握着自己的拳頭,猶豫了好久還是沒有勇氣把這個大巴掌打出去,因爲韓悅不知道白玉擎會做些什麼,要是沒有了現在的一切,韓悅就沒有辦法給彤彤公主般的生活!

沒有勇氣看白玉擎的臉色,韓悅捂着自己的嘴巴轉身走了上去,白玉擎傻傻的站在原地,手機一直在響,但是白玉擎好像是聽不見一樣,打電話的人就好像是不知道白玉擎很鬱悶一樣,一遍一遍的沒完沒了。

最後,白玉擎終於是失敗了,接起電話,金南那邊根本就不知道白玉擎這邊發生了什麼,急急的說道“boss,我查到了,唐小姐去內蒙了,她去參加發佈會了!”

聽見唐笑笑的名字,白玉擎終於是找到了自己的思緒,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現在給我調查六年前韓悅是不是生過孩子,還有。”白玉擎停頓了一下,深深地吸了口氣“給我準備航線,我要去法國。”

金南一度以爲自己聽錯了,但是眼前就是白玉擎的電話,金南嚥了咽口水然後小心翼翼的說到“boss,唐小姐還沒有拆線!”

白玉擎的心裏一陣尖銳的疼,想要放下這裏的一切去內蒙,但是眼前浮現的都是那個古靈精怪的小丫頭,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悶悶地說道“我要去法國,不變!”

金南現在真的是想要罵娘了,這一天天的日子簡直都沒法過了,要是再這樣下去的話,他遲早都要心律不齊!

沒辦法,就算是金南心裏氣的要罵娘,但是還是隻能狗腿的去辦白玉擎說的一切,金南就不明白了,韓悅生沒生過孩子,跟他有什麼關係。

唐笑笑其實一直都想着要是白玉擎真的發現了自己的行動怎麼辦,直到飛機起飛的時候,白玉擎都沒有出現,唐笑笑這才鬆了口氣,但是不知道爲什麼心裏竟然是說不出來的失落感覺。



甜妻,誘你入局 ,小聲地說道“笑笑,之前的時候錢導給了我記者要問的問題,還有你的回答,下飛機我就給你,到時候你要背下來,知道嗎?”

唐笑笑回過神來點了點頭然後小聲地說道“錢導怎麼沒有跟我們一起?”

說到這個年小念就覺得生氣,翻了一個白眼沒好氣的說到“說到這個我就生氣,那個傢伙簡直一點擔當都沒有,之前的時候他怕我們的計劃失敗拖累他,所以早就躲得遠遠的了。”

唐笑笑看着年小念鄙視的臉色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然後捂着嘴巴輕聲說道“真沒想到錢導竟然還會有害怕的人。”

年小念點了點頭然後氣呼呼的說到“你不知道這個人簡直就是鑽進錢眼裏了,只要是能給他投資做電影的人,都是他家老佛爺,白玉擎簡直就是他的金主,他就是打死自己也不敢得罪白玉擎啊!”

不知道爲什麼,年小念明明就是怨念頗深,但是看在唐笑笑的眼裏竟然覺得有些歡樂多,好笑的搖了搖頭然後小聲地說道“小念姐姐,你好像在說情郎啊!”

聽到這裏本來還在碎碎唸的年小念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小貓,嗷的一聲站了起來,前所未有的嚴肅,看着唐笑笑悶悶地說道“這樣的玩笑以後不許開,我怎麼可能喜歡那個吝嗇鬼!”

“好啊,年小念,趁我不在說我壞話,太過分了,要罰款三百塊!”

年小念的話音剛落,就聽見了錢子傳的聲音在後面響了起來,年小念很少在後背說別人的壞話,這一次第一次說就被人抓到了,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我纔沒有說你壞話,我就是,就是實話實說!”

其實剛纔年小念的話輕輕的刺痛了錢子傳的心,但是這麼多年錢子傳都已經習慣了,所以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笑眯眯的看着年小念,眼睛裏都是年小念看不懂的寵溺。

年小念看不懂不代表唐笑笑是個瞎子,女人的本能就是八卦,就算是兩個人之間只有一點點的蛛絲馬跡,但是唐笑笑還是聞到了姦情的味道。

曖昧得看這兩個人,然後傻乎乎的說到“說實話,你們這樣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相愛相殺?”

“給我閉嘴!”

“給我閉嘴!”

兩個人的聲音同時響起,唐笑笑被兩個人凶神惡煞的樣子嚇得縮了縮脖子,然後小心翼翼的說到“其實你們還是很默契的啊!”

眼看着兩個人就要撲上來把自己撕碎,唐笑笑只能是假裝去做點別的,臨走的時候還碎碎念“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一致對外?”

唐笑笑並不是真的小白兔,之所以這樣說就是因爲她看得出來其實錢子傳早就對年小念存了壞心眼,只不過年小念自己傻不知道罷了,而且唐笑笑看得出來,年小念也不是真的一點這樣的心思都沒有,女人看女人絕對是最準的。

只不過這兩個人實在是太理智了,所以讓人覺得很無語,要是所有人都像他們這樣的話,估計人類早就滅亡了,反正這段時間也沒什麼事情做,唐笑笑覺得其實牽個紅線玩玩也挺好的。

唐笑笑走了,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竟然變得有些曖昧,兩個人就這樣瞪着眼睛看着彼此,隨後還是錢子傳覺得這樣實在是太傻了,所以就賤賤的說到“你眼睛真小!”


年小念一直都是一個很高冷的女人,在所有人面前都像是機器人一樣冷靜,畢竟她的職業比較特殊,這樣的性格也是理所當然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只要是面對錢子傳就沒有了往日的平靜。

狠狠地在錢子傳的腳上踩了一腳,然後悶悶地說道“就算我是小眼睛,也比你的大!”

錢子傳只覺得腳背上鑽心的疼,但是看見自己幾千塊的皮鞋上面這麼大的腳印,臉色頓時就變得很難看,沒好氣的說到“年小念,你看看你做的好事,你要賠我一雙新鞋,這雙鞋八千多塊啊!”

年小念根本就沒有吧錢子傳的慘叫聲放在心上,淡淡的開口“別以爲我不知道這是上次贊助商友情贈送的,你一個大子都沒花!”

錢子傳見自己的小心思被拆穿了,心裏也不覺得害臊,只是理直氣壯地說道“就算是我沒花錢,這雙鞋的市價也是八千塊,你現在把它搞成了這個樣子你就是要賠給我!”

年小念看着錢子傳不要臉的樣子,有些氣急敗壞,惡狠狠的瞪了錢子傳一眼,然後氣呼呼地說道“錢子傳,我真的是沒有想到現在的你跟十年前一樣!”

錢子傳聽到這裏就不能淡定了,沒好氣的懟了回去“十年前我還上學呢,你幹嘛說我!”

本來年小念是不想說這件事的,但是今天簡直就是歷史重演,所以就咬牙切齒的看着錢子傳,惡狠狠地說道“你該不會忘了十年前的時候一個小丫頭不小心騎車刮壞了你的包,你死乞白賴的說那個包是名牌,訛了她三千塊,但是那個包到底是什麼鬼,你自己最清楚好吧!”

錢子傳聽到這裏有些奇怪,歪着腦袋想了想,想了好半天都沒有想到有年小念這樣的女孩子被自己坑過,所以就理直氣壯地說道“你血口噴人,我可沒幹過這樣的事!” 年小念只要是一想到自己當年爲了一個水貨吃了一個月的饅頭,就覺得上火,所以就轉身從自己的大包包裏拿出了一個磚頭大小的包重重的丟在了錢子傳的臉上,沒好氣的說到“你敢說這個不是你的!”

其實從年小念一開始把包拿出來的時候,錢子傳就認了出來,可能是這樣的事情做的太多了,所以錢子傳之前的時候一時之間有些想不起來,但是現在看見包,臉色變得更是難看。

上上下下的仔仔細細的打量了年小念一番,然後不可置信地說道“你整容花了多少錢?”

年小念現在除了想要一巴掌呼死眼前的這個敗類,在沒有別的想法了,狠狠地瞪着錢子傳,然後用力的推了推自己的鼻子,氣勢洶洶地說道“你給我看清楚了,我這都是純天然的,你說誰是人工的!”

忽然放大了好多倍的臉就這樣出現在錢子傳的面前,讓錢子傳有些緊張和意外,但是反應過來以後,錢子傳竟然喪心病狂的吻了上去,吻了,上去!

年小念今年已經二十六歲了,但是還是大齡剩女一個,而且是從來都沒有談過戀愛的大齡剩女,保留了二十六年的初吻就這樣被人不明不白的奪走了,年小念現在除了殺人,什麼都不想幹。

狠狠地推開錢子傳,然後想都沒想就狠狠地給了錢子傳一個耳光,錢子傳之前的時候也覺得是自己不對,剛想要道歉,年小念的巴掌就呼了過來,錢子傳想着反正都要捱打,還不如吻個夠。

所以就在年小念殺人的目光下,再一次狠狠地吻了上去,這一次,錢子傳的吻就好像是春雨一般,溫柔的佔有了年小念口腔裏的每一個角落,年小念可能是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不要臉的傢伙,一時之間竟然忘記了掙扎,下意識的配合了起來。

感受到年小念的配合,錢子傳更是覺得得意,只可惜兩個人都是第一次,所以沒有什麼技巧,很快就變得氣喘吁吁,不得不放開彼此,年小念離開錢子傳的脣,理智瞬間迴歸,剛想伸手打人,錢子傳就很無賴的開口“要是再打我的話,我還會繼續哦~”

年小念知道錢子傳沒有開玩笑的意思所以氣的要死惡狠狠地說道“不要臉的登徒子!”

錢子傳這下可是不幹了,直接看着年小念竟然還有些委屈地說道“你要是這樣說話的話以後我們可就不是小夥伴了,要知道剛纔呢也不是沒有反應的,甚至比我還兇呢,嘴上說着不要,身體總是很誠實的嘛!”

年小念這個時候終於想起來自己剛纔是多麼的可笑了,本來就是惱羞成怒,現在更是直接變成暴跳如雷了,狠狠地踩了錢子傳一腳,然後轉身走了出去。

這一次可沒有上一次那樣的輕鬆,年小念的鞋跟差點戳漏了錢子傳的皮鞋,本來是想要追上去的,但是可惜,他現在根本就沒有行走的能力!

年小念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悶悶的躲在角落裏,暗暗的罵着錢子傳,可是一想到自己的表現,又覺得有些心虛,說不出來的感覺。

唐笑笑本來是想在角落裏安靜一下的,但是聽見年小念一直在這裏碎碎念,終於是忍不住了,好笑的開口“小念姐姐,你是不是唐僧上身啊!”

年小念沒有想到這裏還有人臉色頓時就變的很難看,騰地一聲站了起來,不爽得看着唐笑笑兇巴巴地說道“你偷聽我說話是不是?”

唐笑笑真的是無心的,看着年小念兇巴巴的樣子覺得有些害怕,委屈巴巴地說道“我用我的一切擔保,我絕對不是故意的!”

年小念現在也沒有心思去計較唐笑笑是真的還是假的,只是鬱悶的低着頭,然後狠狠地搓着手裏的窗簾,沒好氣的說到“真的是沒有想到有些人看上去人五人六的,但是背地裏這樣的齷齪。”

雖然是這樣說,但是年小念心裏還是覺得有些甜蜜,原來接吻的感覺是這樣的,就好像是有一股低低的電流,從她的頭髮絲遊走到腳趾頭。

反應過來自己在想些什麼以後,年小念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臉,然後悶悶地說道“你不回去背臺本,在這裏幹啥!”

唐笑笑真的覺得自己今天就是宇宙無敵大炮灰,有些無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小聲地說道“姐,臺本現在你還沒有給我呢!”

意識到自己的失誤,年小念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淡淡的說道“下飛機,錢導會請吃飯,到時候我就不去了,出席的會有一些投資人,有錢人都是看不起娛樂圈的女人的,你自己機靈點。”

唐笑笑聽到這裏頓時就不能淡定了委屈巴巴的看着年小念,小聲地說道“我累,我也想睡覺覺。”

年小念當然知道唐笑笑現在的身體狀況,但是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就算是錢子傳也是惹不起那些大老闆的,之前的時候就是因爲唐笑笑的身份比較特殊,所以錢子傳都已經做主推掉好幾個飯局了,這一次要是再推,以後就真的不能合作了。

但是唐笑笑看上去就是那種不太懂的人情世故的人,所以年小念只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小聲地說道“那好吧,看你可憐我就陪你一起吧,但是你一定要忍住,要是有人揩油的話,你記着機靈點。”

之前的時候其實唐笑笑也是做經紀人的,雖然手段沒有年小念強硬,但是這樣的局還是見過的,所以就不在乎的搖了搖頭小聲地說道“姐了,我以前也是經紀人,這個我懂,就是我一個人我有點害怕!”

年小念就沒好意思告訴唐笑笑,要是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經紀人都跟她一樣,那就沒有什麼天王天后了,全都是投資者的天下,但是這些事情年小念就算是知道也不能說,微微一笑,然後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錢子傳看見年小念已經恢復了正常心裏竟然覺得有些說不出口的失落感覺,不由得拿出鏡子照了照,小聲地說道“難道是我現在上了年紀,所以沒有了之前的魅力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