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卡蘭度瞬間消失在原地,無聲無息,無影無蹤,簡直就如同徹底隱形了一般。

加隆微微一愣,仔細感覺周圍的動靜,居然完全感覺不到這人的蹤跡。

嗤!

他頭一歪,左臉上頓時冒起一絲火花,有什麼透明的尖銳東西從臉上切過。

「有趣。暗殺刀術嗎?」加隆還是第一次面對這種詭秘武術,當初的帕洛沙雖然號稱暗殺拳,但實際上他以正大光明的方式打出來的拳法已經不算是暗殺拳了。

嘶!

又是右臂上多出一道火花。讓人牙酸的刺耳摩擦聲不斷回蕩在空氣中。

看得邊上烏蘭和紅女子眼皮直跳,他們很清楚白的切割殺傷力,就算是暗沙羅面對白也不敢這麼站著任由他切割。可面對加隆….

一邊的里希恩中將更是看得頭皮發麻。

「難以置信…人體居然能夠達到這種強悍的硬度!!」他不斷的低聲喃喃著,看著加隆的眼神簡直就是像看怪胎。

嘶!!

又是一道火花從加隆胸口爆開。加隆突然獰笑一聲,左臂往後一甩,空氣啪的一聲被打出刺耳響聲。

恍惚間,一個虛影踉蹌著消失在空氣中,顯然被這一瞬間的攻擊擦到邊了。

「別說我不懂得尊敬老人。」加隆收回左手,看著指尖上隱隱的絲絲血跡。

他緩步往前走動起來,一道道火花不斷在他上身爆開,每一次火花后,白卡蘭度的身影必定被他隨意擦到邊。

嗤!又是一道虛影狠狠刺向他的左邊耳孔。這裡也是加隆全身唯一防禦弱一些的地方。


白卡蘭度凝神屏氣,全身力量都集中在手上尖刀上,他的身體在半空中旋轉著,手臂同樣高速旋轉著,如同電鑽的鑽頭。

「結束了。」忽然加隆的聲音從他耳邊響起。

一股龐然巨力狠狠側抽向他的腰部。

白卡蘭度面色微變,手中刀尖瞬間下滑,擋在腰部前邊。同時身體如同穿花蝴蝶般往上一彎,居然避開了大部分力量的侵襲。

轟隆!!

他整個人被加隆一記鞭腿狠狠抽中,如同炮彈般猛撞在不遠處牆壁上。

牆壁詭異的無聲無息分成無數小塊,白卡蘭度的身影微微有些狼狽的站在倒塌的牆體上,面色凝重的盯著加隆。他的右手軟軟的吊在身側,顯然是脫臼了。

「好快的反應。」白由衷的感嘆。

加隆最後一刻還是稍微留手了,雖然言辭交鋒激烈,但雙方都不願意衝突進一步升級,都選擇有所留手。傳聞蝴蝶刀可以同時艹控五把蝴蝶刀,而剛才他只用了一把而已。顯然只是試探。

白卡蘭度熟練的將脫臼的手臂輕輕一合,頓時喀嚓一下合上了。

「下一個吧。」加隆目光看向一邊的紅衣女子。

紅上前一步,渾身瀰漫著淡淡的馨香,微風吹過,鑽進加隆鼻中,讓人心曠神怡。這個女子有著鷹一樣的鋒利雙眼,整個人透出一絲殘忍冷漠的氣質。一頭淡棕色長發綁成馬尾垂在身後。看過剛才加隆和白的短暫試探,她臉上原本的一絲輕鬆也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如同猛獸狩獵獵物前的小心和謹慎。

唰的一下,她居然不知道從哪兒取出兩把同樣火紅色的手槍,槍管粗大,上邊還刻印著蜘蛛的圖形。

「我的武術是結合槍械密武的新流派,小心了。」

不等加隆回話,她一槍砰的一聲射出。

詭異的是,這槍的子彈不算很快,但居然在空氣中清晰的拉出一道白線氣流。

加隆微微側身,子彈從他肩膀外側擦身而過。

嘭!!

身後傳來一聲爆炸悶響,熾熱的紅色火光將加隆的臉上映照得一片通紅。

那顆子彈打在後面的牆體上,直接如同手雷般爆炸了。

「特製的爆炸子彈么?」加隆瞬間連退三步。

嘭嘭嘭!!

連續三聲爆炸,身後的圍牆上轟然炸開三團紅色火焰。

這樣的爆炸子彈,就算是他也不想親身去嘗試。誰知道裡面的爆炸威力如何,萬一威力足夠破防,而且還添加了毒素,那就是真正的陰溝裡翻船了。

現在的他唯一還算忌憚的,就是這類高爆熱武器。

剛剛退開站定,眼前陡然閃過一片紅影。

紅居然直接貼身近戰起來。手槍槍托處延伸出兩根倒刺,如同獠牙般狂風暴雨刺向加隆。

兩人幾乎完全貼身,站在場中鐺鐺鐺的不斷傳出密集的金屬撞擊聲。

加隆正面的紅徹底化為一團火焰,如同長著八隻腳的紅蜘蛛,軌跡詭秘異常。她的攻擊路線完全和一般武術家不同,而是利用尖刺全往下身等要害地方鑽。偏偏速度奇快,角度刁鑽。

加隆從來沒遇到過這麼下流的攻擊方式,一時間還沒適應下來,只得被逼得連連後退。

嘶!

他的腰帶被一下挑破,搞得加隆急忙伸手抓住腰帶,以防褲子掉落。作為一門之主,南方最強的格鬥家,他的名聲形象可是整個勢力的一大招牌。

而作為一個男人要是被這女人當場弄得裸奔,那就算贏了也其實輸了。

紅嬌笑一聲,一個輕鬆倒躍,在空中砰砰射出兩顆子彈。

嘭嘭兩團火光在加隆身側同時炸開,反震力弄得他不斷往後退去。

聽到紅的笑聲,加隆有點火大了。對方不是往他下身鑽,就是朝屁股,攻擊路線都是專門針對要害。他雖然硬氣功無敵,但架不住這種攻擊方式夠下流。

剛剛站穩,馬上又看到紅倒立著縱身撲下來,兩根尖刺帶出刺耳的尖嘯,直奔自己兩腿之間。(未完待續。) 「哼!」加隆終於不再留手,右腳往下一踩。

轟!!

大片水泥渣子直接破裂飛起,如同炸彈般朝著四面八方射去。

啪!

一塊水泥準確的打中紅的高聳胸部。

「啊~~」這女人居然一下發出妖媚的呻吟聲,身體翻滾著緩緩飄落在不遠處地面上。右手緊捂住胸部,一臉幽怨的盯著加隆。

加隆心頭一跳,忽然感覺有點口乾舌燥。

「切磋就到這裡吧。」烏蘭的聲音從邊上傳來,「我們魔象門領教門主的強悍實力了。真不愧是白雲門主,能夠和仙弗蘭對抗的男人…」

烏蘭不知道什麼時候無聲無息的走到了加隆身後,白玉般的柔軟手臂輕輕撫摸著加隆的胸膛。她的面容隱隱泛著一絲媚意,雙唇泛著水蜜桃般的滋潤光澤。

「你們什麼意思?」加隆仔細運轉氣血,沒有發現體內有任何的不對。以他修成神像功之後,加上滿值的體質,幾乎可以稱得上是百病不侵,大部分毒素對他來說也僅僅只能產生很小的作用。他現在的氣血濃度之大,簡直駭人聽聞,就相當於將數頭大象濃縮后的血肉精華。

掃眼看向場邊,加隆赫然發現里希恩將軍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不見了,周圍包圍的士兵也正在不斷撤離。

烏蘭柔軟纖細的手臂輕輕捧住加隆的面龐,不知道怎麼的,加隆並沒有任何想拒絕的意思。和烏蘭接觸到的肌膚傳來陣陣酥麻入骨的觸感。

烏蘭身上的體香一陣陣不斷鑽進鼻孔,刺激著原本就高速運轉起來的氣血。

烏蘭櫻唇附在加隆耳邊,輕聲說:「能夠讓硬氣功巔峰也無法抗拒的藥物…世界上只有一種…」她輕輕抓起加隆的手,放在自己高聳的胸部上。

呼!

黑裙飛揚起來,一下如同黑色紗巾將兩人籠罩。

「讓我為你生個孩子吧….」烏蘭的聲音輕輕在黑紗下傳來。

加隆渾身氣血如同被點燃的炸藥,轟然一聲徹底爆開。他不再控制約束,也不想約束。雖然不知道魔象門打的什麼主意。不過天賦異能中顯示的狀態並不是負面狀態,而是正面效果。而且,這股從體內湧起的原始衝動,讓他根本無法抑制。

紅從一邊的地上站起身,目光複雜的看著黑紗中交纏的男女。

「世上最強的女人和世上最天才的男人…這樣的結合…」

******************

不知道過了多久。


黑紗中陡然傳來一身高亢的呻吟。

不一會兒,黑紗頓時盤旋飛舞起來,包裹住一個窈窕完美的女體,徑直飄落到牆壁頂端。

烏蘭最後回頭看了眼加隆。

「世上最天才的男人,這樣的孩子一定能完成我們的夢想!」她感受著下身不斷傳來的撕裂般劇痛,眼神複雜。

紅輕輕落在她身邊,同樣一言不發。

「走!」烏蘭黑裙一展,將兩人直接遮住,裙擺消失,兩人也徹底失去了蹤跡。

加隆仰躺在地面上,身上衣服重新穿戴整齊。他身上還殘留著烏蘭柔軟的身體體香,那種如水般的觸感和包圍,直到現在還讓他微微有些沉迷。

「魔象門…」他低聲念誦著,緩緩站起身朝著烏蘭離開的方向望去。低頭看著自己胸膛被劃出的道道血痕。這是自從他神像功大成一來,第一次有人能夠用指尖劃破他的皮膚。

「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加隆苦笑。

他不知道烏蘭作為魔象門的領袖元帥,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舉動。但作為在這個世界上他的第一個女人。烏蘭的身體宛如水流般,柔若無骨,晶瑩如玉。那淡淡的體香,完美纖細的曲線。種種印象深深的印在他腦海里。

深深吸口氣,加隆努力將腦子裡殘留的誘惑和快感驅逐出去。

他明白烏蘭使用的藥物是什麼。能夠對硬氣功巔峰產生作用的藥物,而且還是讓人無從抗拒的催情葯。

是從東方傳過來的天合粉。這種幾乎絕跡了的春藥原本應該早在數百年前就消失用完了的。沒想到魔象門居然還能找到一份。

「這下關係複雜了。」看著地上的處子之血,加隆忽然感覺頭痛起來。本來和魔象門關係清晰,因為大師姐的關係,雙方仇怨不小。這下好了,人家最高領袖元帥連身體的初夜都給了他。原本單純的關係一下就變得曖昧複雜了。

顯而易見,烏蘭是早就計劃好的,利用調停的機會接觸,然後一對一試探的時候當面下藥。最後達到自己的目的。

無奈的轉身走向會場出口,中將里希恩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門前,正一臉曖昧的沖他銀笑。

「怎麼樣?魔象門的最高領袖啊,這麼強悍的女人,長得又漂亮,皮膚又好,實力夠強,勢力不弱。還主動下藥倒貼,你小子居然還一臉唉聲嘆氣的?」

「看來還是沒有重視對藥物的抗姓訓練…這次被下了春藥,下次還有可能是毒藥。」加隆搖頭道,「而且,這事沒你里希恩中將在裡面拉皮條,成功率也不高吧?你不覺得應該負起責任嗎?」

里希恩嘿嘿笑了笑,微微有點尷尬。「什麼好處都讓你吃了,都不給其他人留點湯嗎?烏蘭那女人找到我的時候提出借種的事,我都大吃一驚。不過最後還是答應下來了。你知道,現在聯邦南方,主要的矛盾就是你和魔象門之間的問題,只要你們兩個有了這層關係,在面對入侵勢力的同時,相互之間也就不會出現拖後腿的顧慮。」

「而且,你放心,魔象門之前和你約定的協議依舊有效。烏蘭這個女人殺伐果斷,一旦承諾下來,就絕對能夠做到。」里希恩正色道。「至於我的補償….給你上格少將軍銜你要嗎?」

「行啊。不要白不要。」加隆知道里希恩是代表的聯邦上層,也不客氣。他也明白聯邦打的什麼主意。

格蘭特省長那邊想要讀力的意思已經被上邊發現了。或許他們認為,反正現在也管不了了,與其讓一個和上邊不近的省長讀力,還不如讓更親近政斧的勢力掌權。

「省政斧那邊我會施加影響,你們放心吧。給我個將官軍銜不就是拉我和那傢伙作對么?」

「你倒是看得清楚。」里希恩頗有些意外的點頭道。「很難想象你今年才二十齣頭。」

「好了,這邊事了,我也該回去了,還有事要處理。」加隆感覺這一趟和魔象門的會談簡直就是莫名其妙。

仔細看了下視野下方的屬姓欄。

很讓他詭異的是,體質一欄居然又有了一絲的提升。

從2.65提升到了2.76.

明顯是和烏蘭發生關係后才突然提升的。

從會館出來后,坐上軍方的車子,加隆直接到了安排好的豪華酒店住下。

同時隨後跟來的辛西亞和傑克也抵達了酒店。

出於對烏蘭的複雜情緒,加隆吩咐兩人調查烏蘭這個人的資料,同時針對魔象門的一些圍剿行動暫時暫停。

但實際上,到現在為止,在夢魘之王的海妖、星環門、以及紅沙劍和南天聖拳門等勢力的聯合圍剿下,魔象門在南方的據點已經徹底被連根拔起,損失人員近百。這或許是近幾十年來,魔象門最凄慘的一次失利。

所以現在加隆吩咐的暫停行動,其實已經沒有意義了。

收拾好心情,加隆在酒店住了兩天,辛西亞也拿到了關於菲妮斯汀現在的住址和公司地址。

循著地址,加隆一路找過去。

******************

洋流市郊區的一棟破敗寫字樓前。

加隆緩緩走到寫字樓前的進出門站定,眉頭微皺的看著這棟樓。

歪歪扭扭,就像快要壞掉的灰白塑料盒子。牆體上到處是塗寫的噴漆髒話,鐵門邊的地上還有一團熱氣騰騰的狗屎。

周圍身邊經過的人,大多都是衣著簡陋的貧民。其中一些脖子上隱隱露出青色紋身,一副流里流氣的樣子。

喵~~~

加隆腳邊緩緩走過一隻髒兮兮的流浪貓,身上黑色皮毛掉落了大半,一塊塊的就和癩子差不多。

「辛西亞,你確定菲妮斯汀的公司就在這種地方?」加隆很懷疑的回頭問辛西亞。


這個漂亮下屬此時渾身包裹在厚厚的棉衣里,帶著帽子,手套,但就算這樣,也不斷惹得周圍一些混混銀穢的視線掃過來。

「我確定就是這裡,昨天菲妮斯汀小姐還在這兒揍趴下了一個小混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