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雖然林楠心中是這般安慰自己的,但小命重要,林楠還是找了一個趁手的木棍作為武器,以防萬一,真若是出個啥事也能有著一定的自衛反擊能力。

還好,一切都沒什麼危險,這個區域算是安全區域,距離村子很近,當林楠看到這片剛剛開發出來的小菜園,別提多高興了,這裡的漲勢超乎林楠的預料,雖然僅僅使用一次催生符,但效果太好了,而今無論是黃瓜還是西紅柿,花開滿園,甚至不少拇指大小的黃瓜和西紅柿都已經長了出來。

這般模樣,當真是太過喜人了!

「看來真的是成功了!」林楠欣喜,這麼一大片的西紅柿和黃瓜,一旦成熟后,絕對上百斤不知,估計能收個兩三百多斤都不再話下,如此算下來對於林楠一家而言,絕對是大收入。

不過,林楠並沒有急著動用催生符,眼下因為黃了一單的原因,此刻自己也就不到一千靈氣值,也就是最後一張而已,這一張是留待不時之需的,自然不是亂用。

而且在小院內林楠已經動用了一張,晚上就會有不少的黃瓜西紅柿收穫,也不著急這一點。

大致查看之後,林楠便下山離去了,這個地方始終讓他覺得有些不放心,一直以來雖然老人們都在說這山中的危險,但林楠卻還是第一次遇到,心理上還是有著不小衝擊的,哪怕是現在想想,都還覺得雙腿有些發軟。

地里的事情,暫時不用林楠去理會,本就兩三畝地,被自己浪費了一畝,還剩下一些也基本上不用怎麼打理,林楠所幸便在村裡漫無目的的閑逛著。

「喲,這不是林楠嗎?我可是聽說你前幾天被雷劈了?」林楠在隨意的走著,突然間一道極其不和諧的聲音傳來,帶著濃濃的嘲諷之意,一語出之後,還有著其它幾人的大笑聲。

「俺一直聽說裝B遭雷劈,果然在他身上應驗了!」又一人開口嘲諷道,說完之後更是引起全場之人的哈哈大笑。

聽到這些嘲諷,林楠也懶得理會,完全裝著不曾聽到就算了,這一兩年林楠也習慣了,以前這些人不少都是自己兒時的玩伴,不過也許是林楠太出色了,當真的『鎮壓』了一代人,那個時候基本上全村的大人都非常羨慕這個『別人家』的孩子,總是拿林楠來教育批評自家孩子的不上進,以他為楷模,自然而然林楠就這般整整樹敵了一代人,導致很多人對林楠這個楷模很不滿。

尤其是當林楠順利考上大學,並且考上研究生之後,在村裡人看來,這就是有大學問的人,屬於人上人的那種,更是對這『別人家』的孩子羨慕不已,看自家孩子怎麼都覺得不好,自然又是一番給林楠間接樹敵……

這一點,林楠這些年來著實無奈!

身後的這幾人,林楠自然都認識,都是村裡的人,正是這些從小因為林楠而不斷被爹娘批評教育的傢伙,為首的還是村長家的兒子,比林楠還小個兩歲,從小就仗著他爹是村長的身份,不好好學習,如今在這一帶都算是小有名氣的……混混!

以前因為林楠,他們備受大人的責備,林楠基本上是獨攬全村大人們的喜歡,這絕對是犯了同代之人的眾怒!

而現在,情況逆轉,林楠猶如落架的鳳凰,變成了雞!

一瞬間,從原本村民眼中的人上人變成了傻子,變成了嘲諷了對象,讓這些人徹底翻身,終於讓他們有底氣的和之前批評他們的人反抗了。

看,這就是你們眼中的人才?其實就是個傻子而已!幸好他們沒有上學,否則也會變成傻子吧……

一些人明目張胆的和其他人討論這個話題,為此甚至感到慶幸,否則豈不是也和林楠一家一樣窮困潦倒?

整個雙石村,也就林楠一家最窮基本上,其它和林楠這麼大的人,大都早已經在外面工作掙錢,家裡也都蓋起了新房,甚至連娃有的都有一兩個了,但林楠沒房沒車,沒老婆,就剩下一個窮光棍,自然讓一群人很嘲諷。

林楠沒有理會他們徑直往家走。

這幾人眼看林楠不理會,更是得寸進尺了。

「林楠,給你說話呢,該不會真被雷給劈傻了吧?」林宏看著林楠毫不客氣的說道,對於其他人也就算了,和這林宏林楠從小就不對路,更是不願意理會,這位村長家的少爺,林楠惹不起。

不過,他此刻想走都不行,這幾人估計是剛剛從外面喝了酒回來,滿身的酒氣,此刻看到林楠哪裡都不順眼,既然碰上了,就準備教訓一下。

「嘿嘿,好你個林楠,見了哥幾個一句話不說就走,豈不是太看不起我們了,要不咱到邊上哥幾個教教你怎麼做?」一人突然間攔住了林楠的路,冷笑著看著林楠,那意思不言而喻,這是要對林楠動手,一旦跟他們走了,挨揍是肯定。

以前上學的時候,這幾個貨不是沒有收拾過林楠,只不過林楠太老實,一直不曾反抗,直到有一次,林楠估計是被打的太狠,陡然間抓起一個大木棍,對著幾人一陣猛砸,將林宏幾人頭都給打出血了,這才算是讓其他人有段時間沒有欺負他。

當然,也正是因為那件事,林楠一家也徹底得罪了村長家,林宏那次傷的不輕,到現在額頭上還有著一道隱約的傷疤,正是被林楠所傷。

甚至也正是為了這件事,他們一家賠償了村長家以及其它被林楠打的幾家一大筆錢,將林楠家的家底都掏空才算是罷休。

新書求收藏 這些人明目張胆的,就在村裡,毫不避諱,讓林楠眉頭微皺。

「讓開,暫時對你們沒興趣!」林楠淡淡開口說道,雖然以前林楠很老實,但他這幾天等若是先後經歷兩次生死了,更是和自己最懼怕的大蛇都生死交鋒,還懼怕這幾人?

這幾人都是這一代的混混,在鄉村而言,等若是惡霸存在,反正有人罩著他們,在這鄉鎮之中,大的殺人放火之類的不敢做,但一些小打小鬧絕對沒少干,一般人也不敢招惹他們,否則打了也白搭。

對於欺負林楠這事,他們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每次林楠都儘可能避開,甚至為了不想給爹娘惹麻煩,主動跑走,儘可能不給他們逮住,但這次他的做法和以往不同了。

他自己或許沒有感覺,但欺負慣了林楠的林宏幾人可就聽的清楚,一時間幾人都是一愣。

「哈哈,我看這小子果然是被雷劈傻了,敢給我們兄弟這麼說話了?」林宏身邊的一名狗腿子大笑了一聲,隨即罵了起來。

「看來你還真是皮癢了!」

林楠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隨後又看了周圍林宏一眼,有著四人,一個個臉色潮紅,明顯是酒精的作用,林楠還真不怕他們,連恐懼的大蛇都敢搏鬥,那可是論生死的事情,而今這種場面,相對來說還不足以讓他害怕。

大不了……被打趴下而已,但絕對不怕!

「我勸你們還是不要動手的好,以前你們欺負我,咱們既往不咎,但是以後請你們放尊重點!」林楠沉聲,不僅不怕,還要給予幾人警告,說實話林楠說出這番話之後,他自己都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

幾人本就都喝了酒,在酒精刺激之下,怎麼會理解一個經常被他們欺負的林楠。

「媽的,果然是欠揍了,看我不揍死你!」一人喝的顯得有些東倒西歪的,就這般還兇狠的對林楠說道,歪著身子上前,一手指了過來,一邊罵著一邊就要對林楠掄巴掌,霸道之極。

這一刻,林楠臉色微微難看起來,羞辱自己的,林楠也就算了,都是一個村子的,林楠不理會就是,但這般辱罵自己父母,這就是林楠不能容忍的了。

深深的看了這人一眼,然後再看看周圍三人,林楠臉色微寒。

「你個小兔崽啊,老子就看不慣你裝逼樣!」這人沒有注意到林楠神情的變化,還在繼續靠近林楠,巴掌都已然靠近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陡然間林楠動手了,猛然間一腳狠狠踹出,絕對沒有留情,既然要動手,就來點狠的,讓他們長點教訓。

「我去你特么的!」林楠咒罵一聲,一腳正中那人胸口位置,別看林楠基本上從來不打架,但力氣不小,再加上一米七八的大個頭,一旦發起飆來,絕對不容小覷,這人本就醉酒,在林楠一腳之下,當即被踹了個人仰馬翻。

這一幕,周圍林宏三人根本不曾反應過來,沒想到林楠竟然敢率先動手,一直到聽到同伴的慘叫聲,整個人摔倒在地的瞬間他們才反應過來,身上的酒精也瞬間清醒了一些。

「特么的林楠你敢動手打人!」周圍之人大怒,臉色陰沉。

一腳將一人踹倒在地,看著地上慘叫的模樣,林楠心中那叫一個爽。

尼瑪的還真沒有發現,打人原來這麼爽,尤其是打這種壞人!

「打的就是你們這種混蛋!」林楠此刻當真是意氣風發,毫不懼怕,一副拚命的架勢,當場爆罵幾人。

「叫你們經常欺負我,誰過來!」

林楠這般霸氣的一幕,讓林宏等人都好似不認識了一般,何曾見過林楠這種硬氣過,不過他們也都不是善類,在這一帶做村霸也慣了,再加上酒精的作用,反應過來之後,只有一個字。

干!

「特么的,老子揍不死你!」那個被林楠一腳踹到在地的男人掙扎著站起身來,怒吼一聲。

然而迎接他的,卻是林楠無情一腳,再度將他踢翻在地,再度慘叫個不停。

「上!」林宏站在一旁,看著自己同伴接連被林楠踹倒,也是大怒不已,這一刻毫不遲疑,當即暴喝一聲和其它兩人一起,直奔林楠踢打而去。

於是乎……

林楠就悲劇,儘管先前那兩記無情腳還算是有點模樣,但他又如何是這些以打架為家常便飯的混混的對手,先前那一人也是因為喝醉了,太不小心了,而今幾人一起動手,林楠只能以悲劇收場,不多時便被四人揍的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只能抱著頭,再沒有反抗的能力。

「特么的叫你還敢給我們橫!」幾人邊打邊罵。

「不知死活的東西,還真是一個傻子,還敢動手了!」

…………

這一幕,就發生在村裡,幾人的動手動靜不小,到了這個時候,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但還真沒有幾人敢上前阻攔,即便是有人說了那麼一句,也會被林宏幾人給頂了回去,他們可不管什麼鄉里鄉親,惹了他們,誰他們都敢打。

「夠了,你們還想殺人啊!」終於,一人看不下去了,他們都能看到林楠的慘狀,頭上出現了鮮血,再這般下去肯定要出大事情,開口的是林楠的一個叔字輩的人,叫林長生,是林楠家的近鄰,兩家關係一直不錯,看到這一幕很是不忍。

「少特么的多管閑事,這小子今天是找死,誰都不許多管!」林宏怒斥了一聲,眼角帶著一片烏青,正是先前林楠的賜予的,被扭打的過程中被林楠重重的來了一下,心中大怒不已,在不斷下重手,對周圍阻攔之人也毫不客氣。

林長生被林宏訓斥辱罵,臉色一陣難看,但他沒有退縮。

「林宏,你們幾個真要把事情鬧大嗎?趕緊放了林楠,都是一個村的,你們也算是一起長大的,怎麼能下手這麼狠!」

有了人開口,其他人一個個看不過去的人也紛紛開口,雖然林楠這一兩年讓許多村民傷了心,失望之極,但整體來說林楠還是一個曾經讓他們看重的人,而且這一兩年來雖然選擇有些傻,但做人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被林宏等人欺負,一些人自然不願意。

「張銘,你個小兔崽子,趕緊給俺滾回家去,再敢打林楠,以後咱們斷絕母子關係!」一名中年村婦指著毆打林楠的一人怒吼道。 「易明,家裡怎麼來警察了,警察同志,是不是這孩子給你惹禍了。」

兩個人進門還沒看到易陽就先看到警察在問自己兒子東西,還以為兒子惹了什麼禍。

「三叔,三嬸兒。」

易陽主動打了招呼。

「易陽,是你啊,來怎麼不告訴三叔,三叔好買點菜回來,咱們一起喝點啊,你先等一下,我先看看這小兔崽子惹了什麼禍。」

兩個人看見是易陽,先是一愣,然後趕緊說道。警察一聽,也明白了,看來就是一場誤會,簡單問了兩句,三叔兩口子就恭敬的把警察送走了。

「易明,你哥你都不認識了,小時候你哥還帶著你玩過呢。」

三叔責怪的說了一聲。

「易陽,你也別怪他,自從大了你們也沒見過面,他可能是不記得了,這回來了多呆兩天,你們也熟悉熟悉,易明,你帶著你媳婦兒去給你哥買點菜,再買兩瓶酒回來。」

幸孕成婚:鮮妻,別躲了 易陽沒有推脫,看著易明兩口子出了門,他看得出來,三叔是想把這兩口子支出去。

「三叔,易明他們也走了,你有什麼話就說吧。」

三叔愣了一下,然後和三嬸對視了一眼,坐在沙發上,重重的嘆了口氣。

「易陽,三叔對不起你啊。」

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道歉,易陽沒說話,等著他們繼續說下去。

「你看到窗戶上貼的喜字了吧,唉,你肯定想三叔怎麼沒告訴你,其實這個事情還要怪我們兩口子沒用,你也知道,我們就這一個孩子,打小就慣著,本以為孩子大了自己就能懂事,沒想到這孩子大了更不聽話了,也不正經找工作,大學也沒考上,好不容易有人給介紹個對象,女方也沒要求別的,就是要求在帝都有套房子,你也知道咱們老家的房子賣了我也買不起啊,當年你們搬家之後你爸就讓我住在這裡,一晃也有幾年了,我們就騙了對方說這是自己的房子,本來想把這個房子買下來,你爸就去世了,家裡的錢後來易明說要做生意,又賠了,所以結婚我都沒敢告訴你,就怕你過來把這個事情說出去,我們和老家的人也說這個房子我們買下來了,易陽,三叔肯定把錢湊齊給你,你相信三叔。」

易陽聽三叔說的很情真意切,但是他心裡還是不怎麼舒服,如果對方直接告訴他想要借這個房子,他怎麼會不借呢?但是這種先斬後奏的方法他顯然很不喜歡,而且雖然三叔在道歉,可是字裡行間的意思都在表述他們的困難,從來沒有考慮過易陽。

「三叔,你說的這些我理解你,不過這是出於我爸爸的面子,如果看易明一天我都不會讓你們繼續住下去,你們別打斷我,易明什麼樣我不管,他在家裡可以是祖宗,但是如果出了門也是這樣丟的不只是你們家人的臉,還有我,這附近很多人都是多年的老鄰居了,不誇張的說我們家和他們比和你們關係還要好,當初我爸讓你住可能是出於兄弟情誼,我爸去世你不能及時說明買房子的意願我也可以理解,但是這麼長時間過去,別告訴我你們只是因為沒錢面子上過不去,所以沒有找我,我真不希望你們是在躲著我,三叔三嬸兒,你們應該沒有這個意思吧?」

易陽的話說的很直白,聽著的兩個人臉色也不是很好看,但是也沒說話,因為他們還真就以為現在易陽住著別墅,又不缺錢,怎麼會想起這個小房子。

「易陽,我們肯定沒這個意思,他三叔你說是不是。」

一直沒怎麼說話的三嬸兒這功夫反應的倒是很快,三叔趕緊的點了點頭,易陽也發現了一個問題,他們這個家雖然是三叔在說話,但恐怕一直做主的是這個三嬸兒。

「那就好,我也不能說看著你們沒地方住,這樣吧,出於對我爸的考慮,我會在附近給你們租一套房子,並且交半年的房租,等我租好房子,你們就搬出去吧,至於半年以後,那就不是我能管的了,畢竟我只是個侄子,還不是親的,沒有這個義務管你們,對了,還有這個家你們的東西都可以拿走,但是如果破壞了這個屋子,我肯定不會答應的,到時候我會讓律師和驗收人員過來收房,就這樣吧,不打擾你們了,我們先走了。」

「易陽,易陽,你看你弟都去買菜了,吃了飯我們再商量商量……易陽……」

後面說了什麼易陽壓根就沒聽,他心裡真的很憤怒,雖然他以前的性子比較淡,但是不管是親戚誰去他家他都是笑臉相迎,要是沒記錯光借給親戚的錢都有幾十萬了,有的人還了,有的人壓根就沒提,包括三叔在父親去世后找他拿了三萬,也一直沒還。

「易陽,你也別那麼生氣了,事兒不是解決了嗎,你調節一下自己的情緒,一會兒去惠茹姐那別讓惠茹姐看出來你不高興。」

周子怡安慰著易陽,她知道易陽此刻心裡肯定很難受。

「解決了?你信不信,今天晚上之前就會有老家的長輩給我打電話,我恐怕是要做好被教育的準備了。」

易陽太知道家裡的人了,有些愛做主的總喜歡把自己長輩的身份抬出來,不過這次不管是誰,易陽只會讓他們把尾巴收回去,他的如意算盤可沒那麼好打。 村裡,林宏幾人圍著林楠一頓胖揍,儘管林楠之前多麼意氣風發,但這個時候,面對這四人還是被蹂躪的份,好在這是村裡,有著不少村民不忍,哪怕是有些畏懼林宏這些混混,但還是站了出來。

林長生怒斥,中年村婦怒吼毆打林楠一人,那是她兒子。

「混蛋的玩意林春,看俺不打死你!」村婦怒吼,另外一人也跟著走了出來,手中拿著一個鋤頭,上前就對著其中一人砸了過去,這個叫林春的是這人的兒子,眼看著兒子這般欺負人,恨的牙痒痒,掄起來就打。

林宏雖然先前怒斥林長生,但眼下人家老子打兒子,他自然不能管了,那個叫林春的人見狀,嚇了一大跳,趕忙跑開。

「爹,你瘋了!」叫林春的男子大吼了一聲,身上的酒氣還沒有散去。

「俺是瘋了,怎麼就生了你這個不爭氣的東西,不務正業,就知道欺負人!」中年男子雙眼通紅,自家兒子這般,著實讓他臉上無光,很是自責,一邊罵著,一邊再度掄起鋤頭上前,直接將這林春嚇跑。

與此同時,另一名農婦也將那個叫張銘的給喊走,其他人也紛紛上前,阻止林宏二人繼續毆打林楠,林宏雖然不在意這些人,但眼看著這麼多人圍了上來,也本能的讓他有些一些心虛,只能停手。

「特么的今天算是好運,再敢有下次,打不死你!」林宏猛然再度對著林楠踢了一腳,怒罵一聲說道。

林楠此刻真的是很慘,他的戰鬥力著實一般,自然不能和這種混混相提並論,更何況是一對四,若非護住關鍵部分,只怕會更慘,即便是如此此刻的林楠也是滿臉的血跡,渾身更是不用多說,疼痛不已,若是掀開衣服查看,肯定是青紅一片,被林宏四人狠狠的蹂躪了一番。

不過,即便是如此,林楠沒有大喊大叫,他在忍著,雖然挨揍但沒有後悔,哪怕是打不過,他也要打!

人爭一口氣,他林楠也不能讓人欺負一輩子!

和青山作個伴 「林宏,這件事咱們沒完,遲早這筆賬我都會返還給你們!」林楠抹去嘴角的鮮血,冷聲說道。

林宏此刻原本剛剛要離去,突然間聽到林楠這話,讓他陡然間有著一股懼意,被四人打成這樣了,竟然還敢嘴硬,當真是不知死活,這和他們之前認識的林楠不一樣!

「哼,就憑你這個傻子?」林宏冷笑一聲,毫不在意。

「噗!」林宏重重的吐了一口痰,極度不屑。

「有本事隨時來找我,收拾不了你老子不姓林!」

林楠沒有再多言,今日他是無力再戰了,渾身都要被這四人打散架了,這一刻他只恨自己不夠厲害,若是能夠和電影里那般成為所謂的武林高手就好了,看怎麼收拾這幫混蛋。

至尊學校 尼瑪的蹩腳的玩意,既然給了狗屎運,怎麼不讓我變成傳說中的高手呢?

這一刻,林楠突然間想到了自己的狗屎運,突然間覺得很是蹩腳,和電視里的狗屎運不同,人家不說白日飛升也是一覺醒來變成了絕世高手,而自己竟然還要做生意,還要被幾個混混狂虐,自然讓林楠心裡有著濃濃的落差。

林宏兩人也離去了,周圍一些村民也都散去,林楠對著林長生躬身。

「謝謝二叔!」林楠一身的血跡,頭髮散亂,衣服更是破破爛爛的。

「趕緊回家看看傷的重不重,別再招惹這群混蛋了,趕緊回城裡上班去,這裡不是你待的!」林長生看著林楠嘆了一口氣,隨即開口說道,這也是他之前很看好的一個後輩,眼下弄成這樣,他心中也不好受。

幾分鐘后,林楠回到家,一身的血跡與破爛著實將林母給嚇壞了,先前她剛剛回到家在收拾東西,雖然聽到村裡的嘈雜聲,但並沒有在意,不曾想這個時候就看到林楠這般模樣回來了,看著他這個樣子,當即都沒有忍住,雙眼通紅,眼淚都要落了下來。

「林楠,你這是咋了?」

林楠儘管身上疼痛,但也不願意林母擔心,安慰了林母一下便自顧在小院內打了點水擦洗起來,林母見狀連忙給林楠燒點熱水端了過來。

林楠傷的不輕,在擦洗身子的時候更是看的真切,讓林母再度忍不住落淚,渾身上下簡直都沒有好的了,林宏四人都狠,酒精作用下下手毫不顧忌,若非林楠一直抱著頭部,只怕真說不得要出大事。

簡單洗漱一下,林楠便回到房間,默默的躺了下去,晚飯都沒有吃。

這一晚,林楠過的並不好,心中帶著濃濃的怒意,也有著諸多的不甘之意,既然自己有了新生,那需要更徹底一些,這般被人欺負,看著母親為自己落淚擔心,林楠心中也難過!

「我要變強!」這一刻,突然間林楠對變強有著那麼多的期待之意。

而也就在這個時候,林楠腦海中突然間出現了長生小店內的兩個產品,雖然林楠之前認為這是騙子,但總是有著極大的希望,並不能完全這麼認為,畢竟農家仙店內的東西都是真的。

連傳說中的符咒都存在,修鍊功法,什麼大力丸之類的也許真的都是真的。

儘管這兩者都不便宜,但真若是有那般作用,林楠咬牙也要買!

心中一動,林楠再度打開了長生小店,仔細查看了大力丸的情況,雖然只有那麼寥寥無幾的介紹,但更加堅定了林楠的決心,他準備嘗試。

不多時,機械般的聲音提示林楠,有訂單上門,這兩日受差評的影響,林楠通天店鋪的生意極差,能有單子算是極為難得了,而今林楠算是擁有著兩塊菜地,供貨問題算是有了著落,只求更多的單子帶來,這才能讓林楠賺取更多的靈氣值。

看著一千多點的靈氣值,林楠猶豫再三,猛然間一咬牙,終於買下了一顆大力丸,他要進行嘗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