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他們做為半神級,以及半神級巔峰的強者,確實可以很長時間不用呼吸氧氣,並且可以在宇宙之中汲取一定量的遊離能量,做為自身的體能恢復。

但身為一個有血有肉的大活人,呼吸氧氣無疑是補充體力的最好方式。

所以王焱三人,都在儲物裝備中攜帶了氧氣罐,只要每隔一段時間,往自身形成的護盾結界中,釋放出一些氧氣,就足夠他們長時間的行動所需。

眼下他們與灰燼使徒納格姆的戰列巨艦,相距十多公里的距離,不過這點距離,在茫然無邊的宇宙空間中,不過是微不足道的短短一瞬,極易被某些搜索設備發現。

好在王焱擁有力量強大的次神器八咫鏡,他利用八咫鏡形成的結界,將他們三人的氣息完全封鎖,如此短時間內,他們十分安全。

而且以王焱等人如今的實力,現在這麼遙遠的距離,僅僅只需要集中注意力,目力就足夠看清遠方的戰列巨艦。

只是這一眼看去,卻把他們三人全都看呆了。

「這,這也太大了吧?」

大祭司貝麗卡美眸圓睜,紅潤的檀口半天合不攏。

她在地獄世界魔神瑪門神殿的那場戰鬥中,並沒有目睹過,虛空使徒阿克曼開拔到大氣層外的虛空母艦。

由此眼前這艘灰燼使徒納格姆的高速戰列艦,便是她見識過最大的宇宙戰艦了。

這艘龐然大物一般的戰艦,巍峨雄偉的造型,自然不用多說。艦體那散發著冰冷蕭煞氣息的金屬感,無時無刻不在彰顯著它強大的壓迫力。

尤其是它自艦首至艦尾,居然長達數公里,橫行在宇宙之中,就好似一座懸浮在虛空的島嶼。

加上艦身那華麗的流線造型,以及紋飾在艦體兩側的巨大火紋圖標,將至將它的尊貴與氣派,發揮到了極點。

實際上,不光光是貝麗卡,就連王焱看得都有些暗暗咋舌。

他對域外天魔的戰艦,實際上並不了解,不過依舊在心中暗暗感嘆,眼前這艘戰艦可不簡單吶,比起吞星使徒阿克曼的虛空母艦,恐怕也僅次了一級,至少也是一艘戰列艦了吧?

如果真是一艘戰列艦級別的遠航戰艦,那它的主人絕對來頭不小。

「貝麗卡,跟我……」

就在王焱打算招呼貝麗卡,再接近一點觀察之時,卻被身後的極樂魔姬崔麗斯一把拽住,她的聲音顫抖而激動。

「主上,您不能去!」

…… ……

向來心性驕傲,從不把任何事物放在眼中的極樂魔姬崔麗斯,頭一次露出了慌張的神情,這引起了王焱的注意。

「怎麼?你是不是知道這艘戰艦的來歷?」王焱回頭詢問,心中隨之多了一份警惕。

「沒錯,妾身認得那個標記。」

此時極樂魔姬崔麗斯,一雙柔媚如水的美目中,充滿了顧忌和恐懼,「如果妾身沒有看錯,那艘戰艦的主人,應該就是如今魔主羅睺身邊的紅人,新晉神靈灰燼使徒納格姆!」

「魔主羅睺?他是魔主羅睺身邊的神靈級使徒?」

一聽到魔主羅睺這個詞,王焱心頭免不得微微一沉,暗罵與這個連火神祝融都殺不死的老魔頭扯上關係,肯定沒什麼好事。

重生之後的魔主羅睺,到底有多可怕?王焱無法想象。

至少在他眼中,那位異常強大的域外天魔神靈,吞星使徒阿克曼,如果放在魔主羅睺的面前,恐怕會乖的跟個孫子似得。

而且根據極樂魔姬崔麗斯,先前給予王焱的情報信息,幾乎所有域外天魔修習的魔功,都來源於魔主羅睺。

可以說,域外天魔之所以能像今天這般強大,完全是因為這位天魔之主羅睺的功勞。

天魔之主的強大,無與倫比。

現在那艘戰艦的主人,居然就是如今魔主羅睺身邊的紅人,一位新晉的天魔神靈。

很顯然,能讓極樂魔姬崔麗斯如此畏懼,還能成為魔主羅睺身邊的紅人,這位新晉神靈,灰燼使徒納格姆,絕對不容小覷。

「是的,主上。」

極樂魔姬崔麗斯,神色有些焦急道,「灰燼使徒納格姆,可是我們純血天魔中,百萬年都難得一遇的頂級天才,它從出生那一刻便深受魔主羅睺的器重。如今僅僅三萬多歲,就已經獨自開闢神格,新晉成神,如今更是魔主羅睺麾下,最年輕的神靈級使徒。」

「他在我們天魔本土,人氣極高,甚至一度有流言傳聞,他將來的成就,必將超過妾身的前任長官,吞星使徒阿克曼!甚至,他有望成為下一任魔主。」

提到神靈,王焱臉色不由得多了幾分凝重,他向身旁的貝麗卡看了一眼,兩人心頭都有點沉。

拋開那個灰燼使徒納格姆的年紀,天賦,是否受到魔主羅睺器重這些都不說,單單有一點,就讓他們兩個無法忽視。

要知道這位灰燼使徒納格姆,可是一位神靈吶!

神靈的強大,在場的三人,每一個都親眼見識過。那浩瀚如淵,無與倫比的神威,早已深深烙印在他們每一個人的心中。

就拿王焱個人來說,他在一眾青年俊傑中,實力也算是個中翹楚,可如果與一位神靈比起來,恐怕七八個他,都不是一個神靈的對手。

而且眼下這片小行星帶距離地球那麼近,如果被這個神靈級使徒納格姆,發現地球的位置,那僅憑地球現在的防禦能力,那豈不是一切都完了?

加上還有那艘雄偉壯觀的戰列巨艦,別說王焱與貝麗卡,就是再沒嘗試的人都能夠預見,眼下的地球根本無力抵擋。

「主上,請聽妾身一言。」

極樂魔姬崔麗斯遠遠看了一眼遠方的戰列艦,語氣有些急切的分析道,「雖然不知道灰燼使徒納格姆的戰艦,為什麼出現在這裡,但既然他的戰艦來了,很有可能納格姆本人也已經來了。而且他的目的很可能與主上一樣,就是沖著那個上古戰場來的。」

「所以,主上,我們還是逃吧,我們爭不過他們的!」

極樂魔姬睜著一雙水靈靈的美眸,看向王焱,建議說,「我們現在走還來得及,而且據我所知,灰燼使徒納格姆是一位火焰系神靈,他能夠吞噬各類火焰,將其轉化為自身的炎能。說起來,他似乎能夠剋制主上您的力量,對您大不利呀!」

一位火焰系天魔神靈,而且還是能吞噬火焰的神靈。

相比之下,王焱不僅實力境界差了一個大層次,還遇上了一個能力上首次能夠壓制他的天魔神靈。

再加對方還有一艘戰列巨艦,以及數量尚且不祥的軍隊。

這種天壤之別的差距,一旦被發現,恐怕就會如同極樂魔姬所畏懼的,最後逃都逃不走,只有死路一條。

「老王,接下來恐怕不好辦啊……要不,我們……」

向來淡然自信,胸有成竹的貝麗卡,此時面龐上終於露出了難色,她看向王焱,欲言又止。

畢竟她能在一定程度上干涉命運的軌跡,但無法改變這絕對的差距。

只是好不容易來到這裡,她與王焱所要搜尋的根源,就在前面那個次空間內,如果就這麼離開,她多少有些心有不甘。

再說了,她身後就是地球啊,就算現在逃了,可最終能逃到哪去?

王焱明白貝麗卡的意思,實際上他自己也明白其中潛藏的萬般兇險。

他現在要兵沒兵,要幫手沒幫手,橫跨這麼多位面,他就是使用魔神令,勉強召喚出來撒旦的大魔王級分身,也是無濟於事。

如今之計,逃或許是最明智的辦法。

可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地球就在他們身後,一旦被這位天魔神靈納格姆發現,僅憑地球防禦圈,以及他王焱的力量,根本無法抵擋一位神靈,與這艘巨艦的襲擊。

而且看眼前這個架勢,灰燼使徒納格姆,很有可能也是沖著某個連神靈都無法忽視的珍寶來的。

如果讓灰燼使徒納格姆得到這個珍寶,很有可能會變得更加無法對付。

一想到這一點,王焱不由得下了個狠心,這個險必須得冒。

「崔麗斯,像這種級別的戰艦,通常會有多少兵力?而且我很想確認,你所說的灰燼使徒納格姆,究竟有沒有真的過來。」

如果能了解對方有多少戰力,尤其是確認灰燼使徒納格姆,有沒有真的到達此地,對接下來如何處理這個危機非常重要。

「我們天魔戰艦威力巨大,不過搭載的天魔士兵並不多,我們通常會徵用其他種族充當炮灰,為我們戰鬥。」

極樂魔姬崔麗斯略作思索,回答說,「妾身先前在天魔本土,根本就沒有聽說灰燼使徒納格姆,要外出任務。所以……很有可能他是私自來到了這裡。」

「如果是秘密前來,肯定不會攜帶大量兵力,以免引人耳目。所以妾身認為,這艘戰艦的實際兵力,恐怕不會超過兩千。」

不過極樂魔姬剛剛說完,就意識到不對勁,慌忙打住道,「主上,您,您該不會……」

「不會,不會,我什麼都不會做,我不過想確認那艘戰艦里,到底有什麼多少人,灰燼使徒納格姆到底在不在那裡面。」

王焱擺了擺手,也不打算解釋什麼,而是將手腕上,那個擁有次空間的次神器護腕,摘下來戴在了極樂魔姬的手腕上,隨後嘴角一揚,「接下來,就拜託你了。」

崔麗斯見狀,心頭頓時一沉:「主,主上,您,您該不是要……」

……

深邃無垠的宇宙空間,靜謐無聲,僅有偶爾一顆遠遠飛行過來的小行星碎片,撞擊在戰艦外層的護盾上,發出悠長的震顫聲,在艦體內緩緩傳遞。

「兄弟,那裡面真的有兩位上古大能,留下的神格遺物?」

戰列巨艦側方,艦載機第三出口邊緣,兩個天魔戰士,正嚴陣戒備,不過眼下四周安寧,他們閑著也是閑著,於是互相交頭接耳的聊了起來。

「那還能有錯?你剛剛不也看到了嗎?那裡面環境和怪物,嘶……真是可怕。」

左邊這位天魔戰士,連連感嘆,剛剛他們隨戰艦一同進入那個可怕的上古戰場,前後總共待了不過十多分鐘,但隨之湧來的狂暴襲擊,簡直如同狂風驟雨,連他這位強大的天魔戰士,都心有餘悸。

如果他不是在這艘戰艦中,恐怕在那群火元素怪物的瘋狂攻擊下,撐不到十個呼吸。

「也是,也是,反正我是不願意再進去了。」

右邊那名天魔戰士,心有餘悸的搭話道,「那裡面要是沒有上古大能的遺物,怎麼可能會有兩股那麼強大的力量,斗到了今天?」

「不管怎麼說,我們的納格姆陛下真是睿智,居然能搶先一步,找到這處上古戰場的遺址。」

「就是,要是等納格姆陛下,尋得大能遺物,再完全吸收……嘖嘖,陛下會達到到怎樣的境界,真不敢想象。」

「唉,是啊。要是老子也能有這麼個機遇就好了,只要讓我觸摸一下上古大能的遺物,說不定一點感悟就能被我抓住,那今後老子可就不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天魔戰士,而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半神魔將了!」

「噗嗤嗤,就憑你這孫子,也想碰上古大能的遺物?哈哈,做夢吧!那是你能觸碰的?」

「我怎麼就不能碰?你才是孫子……」

兩個守衛出入口的天魔戰士,你一句我一句,隨口閑聊,神態輕鬆。

在他們看來,太陽系這個位面,已經安全到極致了,連遊盪的星河獸都沒有。

唯一有生命的星球,還是距離遙遠的地球。

不過聽說那裡生活的智慧生物人類,十分弱小,一個像他們這般精銳的傳奇級天魔戰士,就足夠在地球世界稱王稱霸。更何況,他們還有一艘戰艦,以及一船的精銳戰士,所以他們根本不擔心這時候會有什麼人,能夠威脅到他們。

而且地球那顆生命之星,本來就在他們的計劃範圍。

等他們的主子,灰燼使徒納格姆成功獲取兩位大能的遺物,估計轉身就會將地球收入囊中。

當然,他們這群當親衛軍的,必然會跟著在地球撈上一大筆好處,這也是他們所期待的。

然而。

就在他們兩個,正聊的輕鬆恰意之時,一個柔媚入骨的嬌笑聲,突然從出口外側傳了過來。

「咯咯,上古大能的遺物?真是有意思。」

隨著聲音傳來的,還有一點細微的能量波動。

很快一圈水紋般的空間漣漪,開始在兩位天魔戰士的面前,逐漸擴散了開來。

「什麼人?!」

「誰,誰在那?!」

隨著兩位天魔戰士一聲威喝,戰艦內部幾十位全幅武裝的天魔戰士,立即涌了過來。

就在此時,空間波動逐漸擴大,暗能魔霧憑空湧現,就在魔霧繚繞中,一位嬌俏無比的天魔女子,邁著輕盈的步子,一步從繚繞的魔霧中走了出來。

不得不說,這位天魔女子實在是太美了,就算在美女如雲的純血天魔中,她都是萬中無一的絕世尤物。

她淡紫色的皮膚,柔嫩細膩,長發垂直腰際,額前一對小角,正在戰艦艙內的照明燈下,閃耀著黑曜石一般的美麗光澤。

她的五官精緻完美,黛眉修長如畫,雙眸溫潤如水,微微上揚的嘴角,令她那一身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中,更多了一份與眾不同的桀驁與尊貴。

此時她已經換下了來自地球的休閑T恤,再次穿上了域外天魔女性將領的特殊戰甲。

這種戰甲柔軟貼身,好似膠質,正好將她近乎完美的曼妙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誘人無比。

現場幾十位天魔戰士,全都看得有些獃滯了。

與這位美艷的女性天魔相比,遠方宙域的星辰,都變得有些暗淡無光。就連充滿金屬冰冷氣息的艦艙內,都彷彿變得滾熱而又香甜。

很明顯,此時突然來到戰艦出入口的天魔女子,正是如今歸順王焱的極樂魔姬崔麗斯。

崔麗斯將眼前這幾十位天魔戰士的反應,盡收眼底,當下溫潤美目驀然一瞪,一身強大半神級巔峰的冷冽氣勢,瞬間爆發而出。

「哼,你們這群有眼無珠的東西,連本魔姬都敢阻攔?把你們長官叫過來!」

域外天魔可是一支十分強悍的先天種族,這幾十位天魔戰士雖說都是傳奇級精銳,一旦發生什麼團隊戰事,縱使是一位半神級巔峰的大魔王,都能被他們活活圍死。

但眼下這幾十名天魔戰士,在極樂魔姬一聲嬌喝之下,頓時沒了先前的勇武之氣,一個個全都低頭縮腦,謙卑恭順。

強者為尊,是宇宙間最基本的生存法則。極樂魔姬崔麗斯,此刻展露出來的強者氣息,正是純血先天真魔,並且還是一位強達半神級巔峰的王族之氣。

這讓等級觀念十分嚴格的天魔戰士,立即敬畏交加,畢恭畢敬。

除此之外,達到半神級巔峰,並且還能擁有如此妖媚美貌,以及高貴氣質的純血天魔女子,在整個天魔本土數量及其稀少。

其中有一個,非常符合眼前的女子。

那便是天魔神靈,吞星使徒阿克曼麾下大將,極樂魔姬崔麗斯!

…… ……

「原來竟然是崔麗斯小姐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恕罪恕罪。在下熔鏈使者艾頓,剛剛有所冒犯,還請多多見諒。」

戰艦左側,燈火通明的第三出入口內部,一個雄壯如鐘的男性聲音,從眾人身後隆隆傳來。

很快人群分開,一位身材相當魁梧的中年天魔男性,邁著大步走了過來。

這位中年天魔男子,身著赤白相間的天魔戰甲,威風赫赫。面龐冷峻,額前對角粗壯有力,一雙銳眸中透著逼人殺氣。

最要緊的是,他那一身強達半神級巔峰的大魔王氣勢,正在無形之中瀰漫了開來,令四周空氣都彷彿變得稀薄。

他,正是灰燼使徒納格姆,麾下大將熔鏈使者艾頓。

同樣是火系半神,一身強達半神級巔峰——大魔王級的實力,令他深受灰燼使徒納格姆的器重,這些年在納格姆麾下,勢力與軍銜越發提升,如日中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