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不會缺少那聞名遐邇的法國長棍。

奶油牛角包什麼的。

只是這個時候,用麵包作為主食,Frank多少還是有一點點不習慣的。

隨便要了幾個小餐包就打住了。

配餐的飲料嘛,這裡也就是以可樂為主。

Frank真是天生就不喜歡喝可樂,只好叫服務員把換成了橙汁。

不過,也不是什麼新鮮現榨的。

就是拿來一瓶橙汁,再幫他倒進加了冰塊的杯子裡面。

好在還有什麼鐵板牛排和奶油焗雞,甚至是香煎海魚之類的。

可能鐵板牛排肯定是不倫不類的了。

但是架不住Frank很餓,很想吃肉啊。

最後,再要了一個什麼香濃蘑菇湯。

唉,沒辦法。

它家也沒有什麼現成的例湯供應。

三下五除二地搞定之後,兩個人就一邊等著上菜,一邊閑聊了起來。

這也是頗為奇怪的場面。

Frank是從來都沒有想過,Evelyn會是如此的漂亮。

而如此漂亮的Evelyn,不僅信守承諾,說到做到,跑來和自己見面了。

這一見面,還是非常自然地,像是他的老朋友那樣,和他聊起天來。

但Frank也並沒有因為她的大方,就產生什麼猜疑。

比如,猜測著她是不是一向熱情開放慣了的女子。

相反地,Frank是頗為欣賞她這樣的做派。

大大方方,直截了當。

又還非常坦誠,沒有什麼城府和心機。

現在Frank倒也沒有像是剛才那樣的,一個勁兒地盯著人家看。

說是聊天,其實也只是在有一句沒一句地你問我答。

有時是Evelyn在問,有時也是他在主動發問。

不過,更多的時候,卻是Evelyn在說著自己的一些情況。

原來,Evelyn也還是一個信教徒。

剛才聽到她說不吃豬肉的時候,Frank還以為她是什麼MSL的信徒來的。

結果也是基督教徒一枚。

但她卻不是普通意義上的天主教徒,或者一般的基督教徒什麼的。

而是信仰著一個很奇怪的叫做七天信仰的教派。

對於這樣古怪的教派,雖然也是屬於基督信仰的大陣營,但Frank倒是聞所未聞。

聽Evelyn介紹,該教派或者說信仰,是在宿務附近一些偏遠的島嶼上面流行。

她其實也不是土生土長的宿務人。

嚴格地說,只是大宿務省的一員。

而且還是最邊緣的那種。

差一點就連大宿務省的本地人,都算不上了。

因為Evelyn的老家,就是在宿務最南端的甘米銀島上面。

也是在保和海的南邊。

那可是一個非常非常偏僻的島嶼了。

不過,那裡離宿務城還是不算太遠。

而且,聽說居然那裡還有機場,和宿務這裡有航班互通。

當然也還是有輪渡交通。

只是到了那島上呢,要趕回她的老家,還得是去乘坐吉普尼,等到了最近的城鎮之後,再轉坐摩托車一類的,才能夠到達家門口的呢。

呵呵,這也算是不錯的了。

還有摩的可以打,而且是直達家門嘛。

Evelyn甚至還告訴Frank,她在老家還有一些土地。

可以種一些糧食作物,或者是果樹香蕉芒果之類的。

這是在暗示,可以和她一起回老家過上與世無爭的田園生活嗎?

搞不懂Evelyn的思維為什麼是如此的跳躍。

才說到老家的問題,馬上就提到了田地耕種的方面。

還沒有等到Frank對此有什麼裝模作樣的表態,Evelyn卻已經是很主動地提到了年齡問題。

「Frank,我看你在Facebook上面寫著的年齡,好像還是很年輕的啊。那是真實的嗎?」

Frank這才記起來,之前她主動聯繫自己的時候,就已經交換過了Facebook的賬號。

只是他還沒有來得及去加上她,或者看一看她的資料。

但Evelyn卻是已經先了解了自己一些情況了。

「當然了。那肯定是真的了。」

「不過,你看上去也是年紀很小的美女啊。」 「看起來,你肯定是要比我小上不少的吧?」

「哪裡的話。其實我們兩人是差不多大的。確切地說,我只比你大了那麼幾個月,不到一年。」

暈。沒想到Evelyn還是自己的小姐姐啊。

真是一點都看不出來,她的真實年齡還挺大的。

至少是比Frank猜想的要大。

他一直認為,Evelyn最多不過就是二十四五歲罷了。

不過,既然她是真比自己大上快一歲,那樣的風情萬種,也就有了現實的依據了。

要是真的快三十歲的話,就算是熟女一枚了。

那麼,善解人意,還有成熟柔媚的女子風情,也就是理所應當的。

只是,在表面上看來,Evelyn真的還是非常鮮嫩可口。

如果不是她自己主動開口承認的話,可能是誰都不會知道那真實年齡的吧?

然而,宿務這裡的習慣,或者說是傳統,特別是對於外國人來說,差不多就是典型的老少配。

外國的老頭兒們,和年齡小到足可以當孫女的本地女孩子。

要嚴格遵循那樣的習俗的話,Frank現在這樣的年齡,也就只能找一個剛剛勉強高中畢業,或者是在校還沒有畢業的少女了。

甚至是更小的年齡。

那樣才算是相對比較般配。

但那明顯是不可能的。

因為是完全不合法的事情。

類似的暗地裡的交易的類型,Frank又心懷道德,絕對沒有想過涉足其中。

去照顧那些可憐的少女一次兩次。

之前的那些女孩子,從Ane到Elsa再到Anna,哪一個不是二十齣頭而已?

而像Evelyn這樣與Frank年齡相當,甚至還要稍為大上個一年半載的女子,在一起的情況就真是比較少見的了。

所以,聽到這樣的話之後,Frank也不知道應該怎麼樣回答才好。

只是默不作聲地繼續走著神。

看到Frank這樣的神情,還有淡漠的態度。

Evelyn也就有些灰心喪氣的樣子了。

連臉色都開始發暗。

好像是也覺得自己和Frank的前景並不怎麼好,或許根本就不會有什麼前景。

竟然是很有些失望和憂傷。

也是被Evelyn突如其來的沉默給驚醒過來,再看到那樣的一副表情。

Frank就趕緊出言安慰她。

「其實那年齡問題根本就沒什麼的。事實上,我倒覺得你這樣的年齡還是挺好的。」

「和我差不多大的話,那麼我們倆的共同語言,也就肯定會更多了。」

「然後,我也能夠感覺到,你是一個很好很成熟的女孩子。脾氣很好,容易和人相處,對人非常溫柔謙遜,又還是那麼的善解人意。我真心是覺得你很好很不錯的啊。」

「Frank,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聽到這裡,Evelyn的眼睛就突然亮了一下。

而且整個人的情緒,好像是馬上就重新變得高昂起來。

然後就是非常開心地問著Frank。

「嗯,那是當然的了。你真是一個好姑娘。而我,也是真覺得你很好呢!」

Frank用力地點點頭。

表示對Evelyn的贊同。

同時又像是在鼓勵她。

「但是,我只是一個沒有任何背景,農民出身,普普通通的打工妹子。」

「高中畢業以後,我就離開了家,到處打工謀生。」

「然後也沒有什麼錢,家裡也不富裕。」

「此外,我每天上班的時間還很長,工作很多也很辛苦。這樣的情況,你難道一點都不在乎嗎?」

在乎?

這麼快就問到了在乎不在乎的話題嗎?

對於這樣的情況,自己要在乎些什麼?又為什麼要在乎呢?

Frank忍不住在心裏面想,就是再怎麼的忙,再怎麼的累和辛苦,那也是Evelyn自己選擇的生活。

乃是需要她自己堅持著過下去的生活。

現在只是見了一個面而已。

自己還不是Evelyn的什麼人。

就算以後真成為了Evelyn的什麼人,自己又能夠為她做些什麼,提供些什麼樣的幫助呢?

她的所謂家庭條件,還有背景什麼的,是個高中生還是大學生,都是早已經註定了,不可能改變的事實。

也還是已經過去了的事情。

現在提起來又有什麼意義呢?

再說了,Evelyn的工作,又沒有辦法交給他來幫著做啊?

他和Evelyn在一起,也應該是出於感情交流和相互陪伴的目的,而不是幫工方面的支持吧?

那麼,如此一來,即便她是有再多的工作需要完成,好像也是和他Frank沒有太大的關係了。

只是不要影響和他在一起的時間就行了不是?

想雖然是這樣地想著。

但那話到了嘴邊,卻是說成了另外一種格調。

「哦,這樣的話,那你自己可要多加註意休息,好好保重身體才對哦。」

「真要是繼續交往下去的話,我想,我們每個星期,總是可以見面一次的吧?就是在你休息日的時候。」

「還有,如果我是真的決定和你交往下去的話,我才不會在乎你那什麼家庭還有出身的細節呢。」

「畢竟,我是在和自己真正喜歡的女孩子交往。而不是和她的家庭,學位,還有金錢什麼的交往啊。」

「Frank,你可真是個好人。居然對我說出了這麼好聽的話語來。」

「嗯,這可是我期盼著的答案呢。」

「而且,真是讓我很開心啊。說什麼繼續交往的事情。那倒是可以的。一個星期見一次面,根本沒有什麼問題。」

Evelyn馬上就恢復了精神,笑逐顏開起來。

唉。

看到她的笑容,Frank突然就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覺。

當然不是為了這個有些看起來有些恨嫁的大齡女子的言行。

而是為了自己這樣的際遇。

之前Frank可是很主動地向女孩子們出擊。

也巴不得她們和自己談到長期交往下去的話題。

但那根本就沒有發生過。

相反,一旦提到了,她們都是有些避之唯恐不及的味道。

而這個Evelyn呢,卻是比他要更加主動。

Frank真是沒有想到,也真是搞不懂。

為什麼他和Evelyn兩個人,在這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那聊天的話題,怎麼就相當突然地轉到了這個方面了呢?

好像是一見如故,交淺言深。

居然開始嘗試著對於未來的同居生活,或者說是戀愛生活,做出一些約定了。

就算不是什麼約定,至少也是在談論個中的細節問題吧?

這人世間,還真是世事難料,人情變幻莫測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