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張衡在看到那尊石碑后,也是臉龐上閃過了一抹興奮的笑容。

張衡可是沒有想到,他竟然會這麼快的就進入到了宗門榜第七名。

想到此,張衡的目光也是朝著無情公子和擎天魔站立之地看去,在看到兩人後,張衡的臉龐上又是再度浮現出了一抹笑容出來。

張衡明白,他進入到了宗門榜前十,已然是有資格進入到冰靈殿的了,想到此,張衡朝著擎天魔和無情公子兩人點了點頭。

而後,他也是不再猶豫,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一股氣強大的靈氣波動也是從張衡的身上爆發出來。

當那股強大的靈氣波動從張衡的身上爆發出來之後,頓時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的身影便是朝著前方爆沖而去,轉眼間便是消失在了眾多武者天才的面前。

「宗門榜第七名。」

「我沒有看錯吧?」

「此子,竟然會成為宗門榜第七名的天才。」

「他才武王八重啊。」

站立在雪地上的眾多武者天才,他們的臉龐上都是布滿了震驚之色,盯著那道離去的少年身影。

顯然就算是他們也是沒有想到,那個只有武王八重的武者,竟然會有進入到宗門榜前十的了。

不過,轉念一想,眾多武者天才,他們也是明白,雖然這個只有武王八重的天才,擊敗了金雲翔,不過那冰靈殿可是有著眾多強大的四大宗門天才。

無論是納蘭初,狼王,方道天,東天樞等人他們的實力,完全是能夠將張衡給碾壓的了。

更別說那玄天大陸第一天才太虛子了。

想到此,眾多武者天才,他們也是臉龐上布滿了一抹期待之色,他們很是好奇,這次的天道寶藏之旅,不知道誰才會是最後的贏家的了。

「張衡你一定要或者出來啊。」

站立在地面上的擎天魔,他的目光盯著張衡離去的身影,頓時他的臉龐上也是浮現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擎天魔身為萬年前的古魔,他當年也是進入到了天道寶藏內。

不過,當年的擎天魔,他的實力,雖然很強大,但當年他因為沒有天道魔身,根本就無法進入到禁忌之地的了。

所以就算是當年的擎天魔,他也是沒有進入到禁忌之地的了,但就算是如此擎天魔他可是知道,那禁忌之地,乃是一處兇險之地。

普通的武者一旦進入到禁忌之地,沒有天道魔身,那是必死無疑的了。

張衡雖然擁有天道魔身,不過他的實力還是太弱了,只有武王八重的實力,要知道方道天他們可是都是武聖境的實力。

他們任何一個武者天才,爆發出來的強大實力,都是比張衡強大太多的了。

「擎天魔,我們要相信張衡兄弟,他定然是會活著歸來的了。」

站立在地面上無情公子,他在看到神色凝重的擎天魔,不由得緩緩的笑道。 無情公子,乃是邪道六聖地的是聖子,他的實力在邪道六聖地,那可是最強大的天才。

自然,無情公子也是想要進入到天道寶藏內的了。

不過無情公子可是知道,天道寶藏可不是普通的地方,雖然他也是武王八重的實力。

但無情公子明白,他和張衡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點的了。

所以就算是無情公子,他想進入到邪道六聖地,他在知道了天道寶藏的兇險,還自己的排名又是在宗門榜五十名外的時候,他也是知道,自己和天道寶藏是沒有機會的了。

念及至此,無情公子和擎天魔兩人的目光又是再度朝著那冰靈殿方向看去。

就在這個時候,又是有幾道強大的身影從人群中飆射出來。

宗門榜第八名的天才,出現后。

頓時,又是有眾多玄天的大陸上的武者天才,出手要挑戰那名宗門榜第八名的天才。

不過,那名宗門榜第八名的天才,他的實力強大無比,雖然只是第八名,但當那些武者天才前來挑戰的他的時候,不但沒有將他給擊敗,反倒是那名宗門榜第八名的天才,擊敗了眾多武者天才,而後神色從容的進入到天道寶藏內。

不一會兒,又是有幾名的強大的武者天才,從人群中飆射出來,而後便是進入到了冰冷殿內。

屹立在地面上的冰靈殿,在感應到十大天才,紛紛進入到了冰靈殿內后,頓時那敞開的古老大門,赫然緩緩的關閉起來。,

旋即一股強大至極的威壓,也是從冰靈殿內響徹開來,籠罩了這方台天地。

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巨大的空間,周圍散發著恐怖至極的靈氣波動,前方有著幾道身影,朝著大殿深處飆射而去。

「此地就是天道寶藏內?」

此時,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的臉龐上布滿了凝重之色,目光死死的盯著前方。

剛才當張衡進入到這冰靈殿,在他感受到冰靈殿內爆發出來的強大靈氣波動后,也是布滿了震驚之色,此地果然不虧是神人大人封印中之地,如此強大的靈氣波動就算是張衡也是第一次看到的了。

「不知道,擎天魔講述的那處隱秘之地,還在不在。」

張衡的目光掃視了周圍一眼,便是想起了擎天魔對他講述過的隱秘之地。

張衡可是知道,雖然他的實力已經是武王八重了,又將金雲翔等人給擊敗了。

但是在張衡看來,他若是遇上了納蘭初,狼王等人,也是會感覺到很棘手的了。

畢竟他們可是玄天大陸上的四大宗門天才,實力強大無比的了。

所以在張衡看來,他想要有叫板頂尖天才的實力,那天道源泉就是他叫板的本錢。

想到此,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也是不再猶豫,腳掌一點地面,一股強大的靈氣波動也是從他從他身上爆發出來。

當那股強大的靈氣從張衡的身上爆發出來之後,頓時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的身影便是宛如一道流星一樣朝著冰靈殿深處飆射而去。

不得不說,冰靈殿很是寬闊,張衡在冰靈殿內飆射了半天,彷彿是沒有盡頭一樣。

「前方有人。」

就在張衡感覺到煩躁的時候,突然張衡臉色一變,目光死死盯著前方,那尊古樸的大殿,只見那古樸的大殿外面,赫然還站立著一個身穿的火紅衣裳的青年身影,他站立在大殿外面,目光中充滿了貪婪之色,盯著前方。

也在這個時候,爆沖而立的張衡,他也是感受到那古老大殿內傳來,一道恐怖無比的能量波動。

當張衡在感受到這股恐怖無比的能量波動,頓時臉色一邊,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這麼快就來到了擎天魔講述的天道本源之地。

想到此,張衡的目光中也是布滿了謹慎,旋即他也是不再猶豫,小心翼翼的朝著前方移動而去。

正當張衡的身影朝著前方移動而去的時候,只見他便是感受到從古老殿宇內赫然爆發出一道巨大無比的咆哮聲,那巨大無比的咆哮聲響徹出來,頓時讓張衡和那名身穿火紅衣服的青年人,都是臉色一變。,

不用想,張衡也是明白,看來這天道本源之地,可不是什麼普通地方的了。

難怪會有散發出如此強大的能量波動,看來是有強大的妖獸鎮守在此地的了。

「後面的人,出來吧。」

就在張衡盯著古老殿宇看去的時候,那站立在古老殿宇外面的火紅衣裳青年人,突然淡然的緩緩說道。

很顯然,隨著張衡的到來,那個身穿火紅衣裳的青年人,他已經是發現了張衡的存在。

「竟然被發現了。」

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在聽到了火紅衣裳青年男子講述的話后,也是臉龐上閃過了一抹錯愕之色,他也是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這麼快就被對方給發現了。

想到此,張衡也是不再猶豫,頓時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一股強大的靈氣波動,便是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

當那股強大的靈氣波動從張衡的身上爆發出來之後,頓時張衡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大殿門口!

「是你?」

當張衡的身影出現在了他面前,頓時那名身穿火紅衣裳的男子,也是臉色一變,目光死死盯著面前的少年。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這名身穿火紅男子的青年人,目光貪婪之色一閃而逝,旋即哈哈笑道:「原來是張衡兄弟,沒有想到會在此地遇見你啊。」

「不知道怎麼稱呼?」

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在看到這個自來熟的火紅青年人,頓時眉頭皺了皺。

不知道為什麼,當張衡在看到這個身穿火紅衣裳的青年人的時候,他便是感覺到一股讓他不舒服的氣息,雖然這股氣息很是淡然,不過張衡可是知道,此人定然是有問題的了。

「你可以叫我飛煙。」站立在地面上的飛煙他在聽到了張衡的話后,也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嗷嗷嗷…

就在這個時候,那大殿內,赫然再度爆發出一道妖獸的嘶吼聲。

那妖獸巨大無比的嘶吼聲,響徹開來之後,頓時便是籠罩了這方天地,那強大至極的氣息波動,席捲開來,頓時讓張衡和飛煙兩人都是臉色一邊。

此時,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的臉龐上閃過了一抹凝重之色。

從剛才妖獸爆發出來的強大咆哮聲,他也是明白,這古殿內的妖獸,定然不是普通的妖獸的了。

想到此,張衡的目光中也是閃過了一抹冷漠之色,他可是明白,自己要想要和玄天大陸上四大宗門天才叫板,他必須要得到天道本源之力,只有得到了天道本源之力,他張衡在對上了四大宗門天才,這才有一戰的實力。

只是讓張衡沒有想到的是,擎天魔講述的這個偏僻之地,竟然會有強大的妖獸鎮守在此地,這自然是讓張衡沒有想到的了。

「張衡兄弟你也是想要得到天道本源之力?」

此時,站立張衡面前的飛煙,他在感受到大殿內傳來的妖獸咆哮聲后,頓時也是露出了一抹激動之色,這才緩緩的說道:「我本來也是不知道,此地就是天道本源之地的所在,若不是我的祖上曾經有人來過此地,我怎麼會知道此地。」

「哦,原來如此。」

聞言,張衡也是點了點頭,在張衡看來,此地可是頗為隱秘的地方的了,但是讓張衡沒有想到的是,這個飛煙竟然會知道此地。

不過當他在聽到此人祖上曾經進入過天道寶藏,那也就釋然了。

「要不這樣吧,張衡兄弟。」

那站立在張衡面前的飛煙,他的目光死死盯著古老大殿內,旋即這才轉頭看上一旁身上的張衡,緩緩的笑道:「此地可是危險重重的了,若是我們不聯手,根本就得不到天道本源之力的了。」

「聯手?」

聞言,張衡的臉龐上布滿了一抹凝重,他其實並不相信面前的這個飛煙,因為此人給張衡的感覺,就是一個危險人物的了。

若不是剛才張衡感受到那古老殿宇內的妖獸,強大無比,他怎麼可能會和此人聯手?

念及至此,張衡這才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聯手可以,但是那天道本源之力怎麼分?」

張衡現在最關心的自然是天道本源之力的了,要知道他若是張衡沒有天道本源之力,他憑藉武王八重的實力,根本就不是狼王等人的i敵手,說不定他還沒有進入到禁忌之地,他的天道魔身就已經成為了眾多天才哄搶的對象的了。

所以張衡明白,他在沒有遇上強大的天才之前,最後是將自己的實力強大起來。

只有他的實力強大起來,他才有叫板玄天大陸武者天才的本錢的了。

「當然是對半分了。」

聞言,那站立在張衡面前的飛煙,頓時也是點點頭緩緩的說道。

聽得那飛煙講述的話,張衡也是沒有任何的異議。

旋即,張衡和飛煙兩人的身上都是爆發出一股強大至極的靈氣波動,當那股強大至極的靈氣波動爆發出來之後。

頓時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和飛煙兩人,他們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一股強大的靈氣波動也是爆發出來,旋即兩人的身影便是朝著前方爆沖而去。 冰靈殿內恐怖的靈氣波動席捲開來,頓時籠罩了這方天地。

那冰靈殿古老的大殿生出,巨大無比的妖獸咆哮聲響徹開來,讓得站立在古殿宇外面的張衡和飛煙兩位玄天大陸上最頂尖天的天才,臉龐上都是布滿了震驚之色盯著殿宇深處。

他們雖然知道,那頭妖獸定然是一頭強大的妖獸,但就算是如此,他們也是明白,這古老的殿宇內,乃是天道本源之力的地方。

他們雖然明白,那頭妖獸實力強大,但就算是如此,他們也是只能硬著頭皮上的了。

想到此,朝著殿宇深處爆沖而去的張衡和的飛煙兩人,他們也是小心翼翼起來。

要知道,此地乃是天道寶藏,根本就不是玄天大陸任何一個地方能夠比擬的了。

可以說,冰靈殿內危險重重,若是一步小心,他們必然會隕落在此地的了。

「那是…」

就在張衡和飛煙兩人,朝著古老殿宇深處爆沖而去的時候,張衡和飛煙兩人,他們便是看到那古老殿宇深處,赫然有著一尊巨大無比的妖獸。

若說是妖獸,倒不如說他是一尊黝黑無比的石像,只是這頭石像實在是太龐大了。

那栩栩如生的樣子,讓張衡和飛煙兩人,都認為那並不是石像而是一頭強大至極的妖獸而已。

而也在這個時候,張衡和飛煙兩人,他們便是看到那尊石像的背後傳來一股強大至極的古樸氣息。

當張衡和飛煙兩人他們在感受到這股古樸的氣息的時候,他們也是臉色一變,因為他們從這股顧盼的氣息當中,竟然感受到了一股親切的感覺,就好像他們面對的根本就不是天道本源之力,而是一位久違的親人,在哪裡等候他們歸來一樣。

「天道本源之力。」

此時,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和飛煙,他們兩人在感受到那股古樸的氣息后,自然都是臉龐上閃過了一抹激動之色。,

不用想他們也是明白,那散發出古樸氣息之地,定然乃是天道本源之力的所在了。

想到此,張衡和飛煙兩人,便是不再猶豫,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一股強大的靈氣波動也是從兩人的身上爆發出來。

當那股強大的靈氣波動從兩人的身上爆發出來之後,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和飛煙兩人,便是朝著前方疾射而去。

嗷嗷嗷…

只見,當張衡飛煙兩人來到那天道本源之力附近之地的時候。

那屹立在地面上的巨大石像,顯然是發現了張衡和飛煙兩人的到來,頓時一道恐怖無比的咆哮聲也是響徹開來,而後便是了籠罩了這方天地。那巨大無比的咆哮聲響徹出來之後,頓時那無上的威壓也是從石像內瀰漫開來。

「強,很強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