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即,血獅小聖怒吼一聲,渾身上下騰起了一道道恐怖血光,從其背後飛出了一顆碩大無比的獅子頭,有無盡的符文流轉,散發出冰冷嗜血的氣息。

血色獅子頭,狂暴無比,血盆大口張開,更是森然可怖,似乎將整個蒼穹都能夠吞噬一般。

「轟!」的一聲,仙鼎砸落,那狂暴的威勢瞬間便轟飛了血色獅子頭,流光黯淡,符文崩滅。

兩者只是一交手而已,大殿之中的守護符文便快速的崩滅了大片,若非是守護大陣給力,只怕這一座大殿早已被摧毀了。

「果然實力垃圾,不就是一尊大成小聖而已,和那拓印聖王還相差甚遠。你能活著,只是別人還不想付出代價殺你而已,當真就以為你縱橫無敵了。實際上,你不過就是一隻臭蟲而已。」牧雲平靜的說道。

「小輩,你太囂張了!」血獅小聖身形踉蹌,他收回了血色獅子頭,並未再次出手。眼前的這個牧雲,雖然不過是一尊戰王而已,但是剛才的出手,卻幾乎和他旗鼓相當,這令他心中震驚。

多年來的謹慎,令他不敢再次出手。

為了爭奪一口氣,他才不會拚死力戰,否則他這麼多年來,也沒法在此地橫行了,就是因為他的小心翼翼。

「哼,你等著,本聖會讓你後悔的!」血獅小聖扔出了一句話,便不再開口。

此時此刻,在場的諸位聖地宗門的強者紛紛面色難看,這個牧雲太過可怖了。之前他們只是聽說了牧雲的狂妄強大。

甚至,還以為是有人故意塑造牧雲的恐怖。但是此刻,從牧雲剛才的出手,眾人都明白了,這個牧雲是真的狠辣強勢!

斬殺拓印聖王,逼退血獅小聖,何人能及?

「牧雲,你很強,也很有天賦。但你若是想要坐在那高台之上,號令我們諸位聖地宗門,只怕你想多了!」湮仙聖地的莫驚雲開口說道。

他背負著捆仙繩,神色淡漠,卻充滿了無敵的氣質,絲毫無懼任何人。

「我湮仙聖地無懼任何人,想要號令我們,就死了這條心吧。否則,我很歡迎,任何人和我湮仙聖地為敵!」

莫驚雲淡淡的說道,聲音不大,但是卻充滿了自信和自負。

「鐵峰聖人不會是做好了戰鬥的準備,不然這個莫驚雲不過是無上王而已,怎麼敢這麼強勢?」有人不解的說道。

「捆仙繩,這一次他攜帶的捆仙繩氣息更加強大了幾分,只怕是品質更高的仿製品,威力莫測啊!」有眼尖的修士開口說道。

「有道理,區區一個人族,也想肆意妄為,我鬼面藤族絕對不會答應。若是想要開戰,奉陪到底!」鬼影殺冷聲說道。

「對,號令我們痴心妄想,想要開戰,那便來吧,我們何懼之有?」有強者開口,神色冷漠的說道:「要戰那便戰鬥,屠滅此地所有人族,看看他們還敢不敢再次囂張了!」

「屠滅人族?」

牧雲不由得冷笑一聲,說道:「這種話,你們也敢說出口。就算是強族仙帝出現的時候,也不敢妄談屠滅人族,就憑你們,哪來的自信?當然,你們若是想要開戰,那便來吧,無所謂的事情,一群渣滓,殺了便是!」

「狂妄!」

牧雲的言論,令在場的諸位聖地宗門的強者紛紛面色驟變,這簡直就是要挑起是非,進行一場血腥戰鬥。

「我說諸位,你們也太過愚蠢了吧!牧雲什麼時候說了要號令你們,不過就是想要坐在高台之上而已。有天狗在,他自然是有資格!」天刀小聖淡淡的說道。

「還有,諸位不要忘記了,我們來到此地的目的,可不是為了爆發戰爭而來。耀陽秘境的寶藏,你們忘記了么?秘境都進不去,在這裡口水戰,有意思么?」

「還秘境,都是虎嘯聖地的人大言不慚,連一隻法則天狗都斬殺不了,還想要進入到秘境之中,真是可笑!」有強者忽然開口說道,矛頭直接便指向了虎嘯聖地。

這一次,眾人前來此地,便是被虎嘯聖地說的打開秘境所吸引。但是此刻,拓印聖王都戰死了,誰還能打開秘境?

「秘境而已,想要開啟,還不是易如反掌。」牧雲平靜的說道。

此話一出,正在激烈討論的諸位修士紛紛禁聲,目光全部都落在牧雲的身上。他們都想要進入到秘境之中,搶奪寶物。

但是,有那些強大的存在守護,想要進入其中,難如登天啊!

「牧兄,你這是有進入秘境的辦法了?」天刀小聖的身後,刀橫天緩緩站出來,朝著牧雲說道。

「那是自然,進入其中還不是想去就去。只不過呀,有些人可能是不歡迎我的到來。那麼,還是算了吧!不說也罷!」牧雲平靜的說道。

「不就是九尊破爛高台而已么?只要你能打開秘境,別說是這九尊高台了,就算是你將這個大殿搬走,都沒人敢說半句廢話!」血獅小聖冷聲說道。

「血獅小聖此言有理,只要能找到秘境,為何還要拚死戰鬥呢?諸位來到這裡,不就是想要進入秘境之中,想必也都是不願意節外生枝。」就在此時,有些和牧雲沒有仇恨的宗門強者開口說道。

事實上,在這大殿之中,這種修士則是佔據著絕大多數,他們並非是為了牧雲而來,而是為了傳說中的耀陽仙帝的秘境。

只是,牧雲的態度有些太囂張了,令很多人都不滿。但是此刻,牧雲拋出了一個重彈,自然是令這些人的態度開始了急速的轉變。

「牧雲,說說看吧,你怎麼能夠開啟秘境。你若是能夠辦到,老夫的這把椅子送給你了!」黑夜流星族的黑夜半聖開口說道。

「不錯,送你又何妨?」黃金半聖也開口說道:「能開啟秘境,你就是大功臣,秘境之中的寶藏,你可以索取!本聖在這裡放話了你必定能夠得到寶藏!」

隨著兩大半聖的開口,頓時在場的很多修士都開口了,朝著牧雲說道,露出了殷切的希望。

見到四周的修士態度大轉變,牧雲方才微微一笑,說道:「早知道如此,那又是何苦呢?開啟秘境不難,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說著,牧雲便彈指飛出了一塊玉符,閃爍在長空之中,上面不斷的跳轉出大量的符文,構建出了一個個古老的字元。

看了一眼這些字元,有強者驚呼出聲:「八萬枚火山熔岩晶,還要十萬年以上年份?三千株藥王,南嶺火龍飛鳳草……」

大殿之中,不斷的有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在場的修士紛紛都驚呆了,牧雲所拋出的這一塊玉符,裡面所需要的東西太過珍稀罕見了。

甚至,其中還有很多東西,都無比的稀缺,除非是各大聖地,否則根本拿不出來。

「這麼多寶物,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么?」有強者不由得開口問道。

「這些東西,一個都不能缺少,否則開啟秘境大門,那便是痴心妄想。想要進入到秘境之中,那便拿出來吧,藏著掖著,就別想了。」牧雲平靜的說道。

「牧兄,你這是當真了?這些東西的價值太過巨大了,在場的沒有任何宗門勢力能夠拿出來。」刀橫天喃喃說道,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人族果然是貪心,這麼多的寶物,若是我族能夠拿出來,何必還要去前往那耀陽秘境之中,只怕獲取的東西價值都未必有這麼多?」也有強者不滿的說道。

「一個宗門不夠,那便大家一起湊。這裡面的東西,缺一不可,否則你們就不要想了。當然,也不要說我貪心,這些東西不是我要獨吞的,而是打開秘境的關鍵所需。」牧雲平靜的說道。

「當然,你們若是想要強行突破進入秘境之中,那也很簡單,現在就出來七八十名真神,擋住那些凶物的進攻,強行開啟也不是不行。但是,這麼多數量的真神,你們能拿出來么?就算是有,你們能捨得讓他們出世么?」

「七八十名真神?!」

在場的修士紛紛愕然,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一尊真神,都是呼嘯九天十地的存在。他們這一片區域,雖然擁有著不少宗門聖地,但是也不可能出現這麼多數量的真神,是根本不可能。

劍破九天 還真以為真神是大白菜不成?

一尊真神,需要數千,甚至是數萬年的時間成長,這還是很有天賦的存在。放在漫長的時間長河之中,一個宗門聖地想要培養出一尊真神,所需要的時間和資源更是無比的驚人。

這樣的一尊鎮壓整個宗門的底蘊,誰願意出動?

關鍵是沒有啊,有也不夠啊!

「七八十名真神,不可能的事情。」黑夜半聖搖搖頭說道。

「沒有,那便乖乖的拿來那些需要的東西。不要在這裡討價還價,這些又不是我所需要的,就算你們能夠拿出來,還要看我的心情好不好了。否則,白玩!這耀陽仙帝秘境的寶物,我又不是非要不可,錯過了就錯過了唄,無所謂。」牧雲風淡雲輕的說道。

「這……」

牧雲的此番言論,頓時令整個大殿之中的所有修士都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許久之後,鐵峰聖人方才緩緩的開口說道:「如此眾多的寶物,就算是能夠拿出來,又如何去規定?一旦秘境開啟了,大家都能衝進入,到時候拿出寶物的宗門聖地豈不是要吃虧了?天下這麼大,強者無窮,難不成還真想要將其全部阻攔在外?」

「有道理!」

鐵峰聖人的話,頓時令很多修士都為之動容,這的確是一個需要考慮的問題,否則將會吃虧了,這是任何宗門勢力都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我需要的寶物,一共劃分為兩個等級。因此我提議,你們可以分批進入到耀陽秘境之中,前提就是拿出這兩級寶物中的任何一份即可。至於拿不出來的宗門勢力,就不用我多說了,沒有資格入內!」

牧雲平靜的開口,大手一揮,便將那一塊玉符分裂開來,化作了兩份,無數字元在跳動,清晰的浮現在眾人的眼前。

「這個辦法可行,但是那一級的寶物都無比的珍稀,若是在耀陽聖地之中無法得到更加珍稀的寶物,豈不是虧損了?」有強者提出了質疑。

「呵呵!」

此時,血獅小聖冷笑一聲,說道:「你們還真是天真,秘境之中自然是危機四伏,想要平白無故的得到寶藏,不付出怎麼可能?就算是進去了,能不能拿到寶藏,也是你們自己的能力來定。沒有能力,還想要得到寶藏,這不就是搞笑么?」

「萬一耀陽仙帝的秘境之中沒有海量的寶藏,那豈不就是虧了?誰也不知道,那耀陽秘境之中現在還有沒有寶藏?」很快便有修士提出了新的疑問。

「傳言說,耀陽聖地的秘境之中,乃是存儲著一個巨大的寶藏,那可是耀陽仙帝親自奪取而來的無敵寶物匯聚在一起的,就是為了耀陽聖地長久不衰。我敢確定,應該寶藏還在,畢竟耀陽聖地廢墟,這是第一次開啟!」有強者信誓旦旦的說道。

「好了,你們自行討論吧,有消息了通知我。想要進入其中,那便拿出寶物,拿不出來,就休想進入。我只是說了有能力開啟秘境,但是不保證你們的獲取!」牧雲平靜的說道,隨後便帶著千索焚香等人離開了大殿。

大殿之中,隨著牧雲的離開,更加的混亂了,在場的強者都議論紛紛,想要探討出來一個結果。

「耀陽秘境的寶藏啊,想要得到,那便必須付出。那一級寶物中的紫龍驚神石,三千萬枚,老夫出了!」天刀小聖開口說道。

「天刀老頭,你還真是霸氣啊!也算本聖一份,那冰晶天宮雪龍骨髓十枚我正好擁有!」血獅小聖冷笑著說道。

「我黑夜流星族也遠處出手,一級寶物天神血脈神礦一千枚,我們出了。」黑夜半聖緊跟著說道。

……

先後便有很多宗門聖地提出了看法,但是更多的修士則無法做出結論,最終不歡而散。

有些強者並不死心,他們甚至衝擊過聖殿和黑暗邪龍鎮守的通道,但是毫無例外,全部折損在其中,無人能夠通過。

「無法通過啊,這兩條道路都被封鎖了,根本不可能進入其中。有這樣的守護者存在,只怕耀陽秘境之中的寶藏無窮啊!」

「不錯,我也是這麼去想的。耀陽聖地廢墟在古籍之中還從未記載過出世,這必定是第一次,想想裡面的寶藏,還真是令人心動啊!」有強者感慨道。

很快,天禪宗的一名無敵強者開口,說道:「我族的古籍之中曾經記載過,在耀陽秘境之中,的確是收攏著無數寶藏,據說在秘境之中有大恐怖,那些寶藏便是為了杜絕那大恐怖的出世所準備的!只要我們不過於深入,觸碰那禁忌存在,將會收穫無窮,至少都有無盡的仙金靈石,寶葯神物以及各種逆天寶物……」

天禪宗強者的消息很快便傳遍了整個霸血礦脈,這令更多的修士都心動了,不管是仙金靈石,寶葯神物這可都是好東西啊。

只要能夠得到一份,便足以抵消他們付出的代價了!

「大家都聯合起來,湊夠這些寶物吧,不管有多少寶藏,只有進去了才有機會得到!」有強者開口放出了消息。

一時間,整個霸血礦脈都沸騰了。

誰也不曾想到,這個曾經的區區一個小型的礦脈之中,居然會出現這樣驚天的事情,居然是掩埋著曾經的耀陽仙帝的無敵聖地。

太過匪夷所思了。

這些強族宗門都在沸騰的時候,牧雲一群人則是顯得淡定了許多,他們在礦脈的最深處紮營,從容的修鍊,並未激動。

「牧雲,你真的能夠開啟那秘境么?那可是有天狗、閃電魚和黑暗邪龍等無敵生靈守護著呀,你怎麼能夠避開他們,難道說是還有一條新的道路?」千索焚香好奇的問道。

牧雲搖搖頭,說道:「沒有,想要進入其中,就只有這兩條通道了。不過對於我來說,想要進入其中,易如反掌,根本不需要那些寶物。」

「這……公子的意思是可以直接進入其中?那為什麼我們現在不進入呢?」慕敗北好奇的問道。

「秘境之中,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簡單,裡面有大危機,甚至是可以滅世的危機。稍有不慎,將其釋放出來,將會是九天十地的一場災難。這一次我進入其中,寶物都是次要的,主要是解決了這個麻煩。因此,我們需要幫手。」牧雲平靜的說道。

「天狗?!」

千索焚香忽然問道:「你所說的幫手就是天狗,閃電魚它們?難道是你和它們達成了協議,那隻法則天狗才相助你?」

牧雲微微一笑,說道:「你說的對了一半。天狗它們的確是我的幫手,但只是我想要幫助它們,白白死了,太過可惜了。它們想要爆發出最強的威力,那便需要復甦,那玉符上的寶物,就是它們復甦的需求,缺一不可。」

「聖殿之中的天狗、閃電魚太過可怕了,它們真的能夠相助你么?」千索焚香一想到當日聖殿之中的血屠,不由得心中微顫。

「自然!除了我,還沒有人能夠調動它們,更沒有人能夠強行開闢出道路。」 九零空間小神醫 牧雲自信的說道。

「那你不是說七八十名真神可以么?」慕敗北詫異的問道。

「那要看是什麼級別的真神了,若是剛剛登臨了真神境界,就算是來上一千一萬,都不夠資格。天狗它們的防禦,不是誰都可以突破的。當然,這只是其中的一個原因。另外一個更為重要的原因是,秘境需要血的滋養,需要海量的精血。」牧雲淡淡的說道。

「嘶嘶……」

在場的幾人聽到了這樣的話,不由得紛紛倒吸一口涼氣,牧雲此話那便是意味著將會有很多修士慘死在其中。

「我心本善,若是敢對付我,那也不介意將他們作為血祭的材料。」牧雲平靜的說道:「耀陽秘境之中無比的浩瀚,這也是你們修鍊的機會,能不能快速的成長起來,就在此一舉了。」

「真的有無數寶物么?」慕敗北不由得問道。

牧雲微微一笑,說道:「有,而且多的你無法想象。就算是此地的所有宗門勢力進入起鬨,耗盡十年的時間,都無法將秘境入口的一座礦脈挖掘完。」

「不可能吧! 畫春光 這些聖賢境界的修士可都是無敵強者,想要挖掘一座礦脈還不是易如反掌?十年,還這麼多人,怎麼可能呢?」慕敗北發出了驚呼聲。

「很簡單,礦脈之上有法則守護,將其破解,極為艱難。其次,有危險的存在守護。再者,礦脈是真的大,浩瀚無垠。這只是入口的一座礦脈而已,真正的秘境之中,遠遠地超出了你們的想象。畢竟,那是耀陽仙帝集結了整整一個時代的所有寶物,自然是難以想象。」牧雲平靜的說道。

「一整個時代的寶物?耀陽仙帝這手筆也太大了吧!」千索焚香等人驚呼出聲。

「你們做好準備吧,還有白龍戰將,你返回珈藍劍宗一趟,帶著所有人前來此地。這是珈藍劍宗成就無敵宗門的開端。你們也有做好準備吧,至少十年時間,我們要在裡面度過了!」牧雲開口說道。

「公子,這?」白龍戰將露出了一絲遲疑,隨後開口說道:「公子,這會不會太過冒險了。秘境尚未開啟,沒有人為難公子你。但是一旦開啟了,進入到其中,生死未卜,帶著這麼多人入內,萬一有個差錯,豈不是萬劫不復了。」

「秘境之中我為王!不進入其中還好,進入了其中誰也動不了我們。誰敢動,那便是自尋死路。你就放心吧,速去速回。」牧雲說道。

「是,公子!」

白龍戰將點頭,快速的離去,對於牧雲的話他沒有絲毫的質疑。

「牧雲,你怎麼保證進去其中萬無一失呢?難不成,你真的進入過其中?」千索焚香好奇的問道。

牧雲看了她一眼,忽然笑道:「若是我說,秘境是我創建的,你信么?」

「別開玩笑了,耀陽仙帝都是多少萬年前的人物了,你怎麼可能是那個時候的人。即便是的,這麼漫長的時間你不可能還這麼年輕。再說了,耀陽仙帝什麼樣的人,你的實力覲見他都是問題,還創建秘境?」千索焚香笑著說道。

對於牧雲這樣的話,他自然是不會選擇相信,但是對於牧雲的身份,她還是一直保持著懷疑態度。

畢竟,牧雲知曉的太多了,這不正常。 消息傳出,轟動了整片地域,各大強族勢力都得到了消息后,都議論紛紛。

「不管是一級還是二級寶物,都價格無窮啊,不知道能否值得進入其中?」有不少勢力產生了疑問。

這些寶物的價值太昂貴了。

就算是一些超級宗門勢力都為之心疼,拿是能拿的出來,但若是換取來的寶藏不足以抵消這些寶物的代價,那便太可惜了。

就在一些宗門聖地的掌門人再三猶豫的時候,族中封印之中的老祖蘇醒發話:「若是可以打開秘境,這些寶物的需求再多十倍,也值得!自從耀陽聖地利器消失之後,便再也沒有人能夠發現。這些漫長的時間過去了,就算是一株尋常的靈藥,只怕都成長為聖葯神葯了!隨便採摘七八株,價值便已經抵消了,剩下的都賺了。」

聽到了門中老祖的傳訊,這些掌門人紛紛都醒悟過來,立即便開始調動人手,從庫存之中搜尋寶物,數量不夠的則立即前往各大商鋪進行交易。

務必要湊夠數量!

當然,更為重要的則是調兵遣將,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既是一場試煉,又是一場機緣,對於任何一個有志進入其中的宗門勢力來說,都是不可或缺的一個機會。

一時間,各大宗門聖地紛紛開始了行動,集結了大量的修士,這些可都是最為精銳的子弟,在一批批強者的帶領下蓄勢待發。

當然,號令這麼多修士的目的也是為了多多的挖掘一些寶物出來,更是為了防止遭到其他宗門勢力的搶奪和侵襲。

寶物動人心,誰也不敢大意。

「最新消息傳出來了,已經確定了有幾十個超級大勢力已經準備好了所需寶物,集結了數萬軍團,豬呢比進入其中了,據說還有通天聖、初賢這種級別的強者坐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