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南歌傾月非要去北極星域,天帝卻以她的靈力不夠強為由,阻止了這個要求,現在天帝阻止她的理由,依然是她靈力不夠強,所以說,以前做那個打算,真的是不明智的。

既然,無法走不了了,就不如在此時,提出另外的要求。

南宮蒼熠在暗示她,可以將原來自己修鍊至御星靈魄,然後成為星神,接替東樂緋羽守衛北極星域的計劃,打破重新調整,比如用另外的達到御星靈魄的星神,來接替東樂緋羽,這樣調整之後,就算不是她,也可以有其他人,達到了御星靈魄,同樣可以接替東樂緋羽,成為北極星神。

如此這般,實現她救出東樂緋羽的目的,對於她的靈力修鍊要求,就會拓寬,不是單一的解決方式。南歌傾月明白南宮蒼熠的意思,也明白這樣做,是可以讓她不和天帝直接對抗,而達到自己目標的方式。

但是,她已經下定決心,不管天帝怎樣阻攔,她還是要離開天宮。

她不會改變自己的心愿,她要和娘親團聚,不管誰來阻擋她,都不能夠攔住她的行程安排。

南歌傾月對南宮蒼熠說道:「謝謝你,南宮師兄,我已經想過了。我不會再繼續耗下去,不管是天帝,還是誰,都攔住我。請你告訴天帝陛下,我不會再回天宮,讓他不用說什麼了。」

南宮蒼熠眉頭一皺,「小月,你……」,他知道南歌傾月的脾氣很倔,需要花費多些耐心,才可能說通她。所以他也不急。

她現在對天帝的話,總是有一種本能的反抗,說出話,都是走了極端的反應。

他扭頭看了天帝一眼,低著聲音對南歌傾月,說道:「小月,你看眼前的陣仗,你想離開,並不容易。」

南歌傾月掃視了四周,將他們重重包圍的天兵,確實是被困其中,插翅難飛,離開不是不容易,是可能。

不過,她就是不會去,天帝又能把她怎樣?

「我就是不回天宮去,他盡可以一直派兵圍著我。」

南宮蒼熠面對如此任性的南歌傾月,不由得噴笑一聲,「噗,咳咳,小月。我去和天帝陛下手說說吧。你在這裡的等我。」

南歌傾月不知道,南宮蒼熠可以喝天帝說什麼,但是,她還是相信南宮蒼熠的,點點頭,又對他說:「南宮師兄,如果天帝就是不放我,你就自己離開吧。你不要為我和他衝突。」

南宮蒼熠眼裡都是星星,閃閃爍爍,南歌傾月對他說這樣的話,關心他的話呀,讓他心裡一甜,臉上帶著笑容地說道:「我帶你來的,自然會帶你走。要是天帝陛下,執意要求把你帶回天宮。你就退回結界里去,在我這光和谷里,你還是可以繼續隨心所欲的。」

這樣的話,是從前的他,絕對不會對任何人說出的。

他對南歌傾月隨意的說出口,她不明白,這也是他能給她的縱容。

南歌傾月的反應卻是,苦著臉說道:「啊?那我不是,還是不能離開嗎?」

她還真是直白,這樣不領情啊。

南宮蒼熠也被她嘟起嘴巴的樣子,給萌到了,故作為難之態,嘆氣道:「那也是沒有辦法呀。不如這樣吧。我們把天帝也關進谷中,誰也別想走,我們就公平了。」

「噗!」南歌傾月被逗笑了。

南宮蒼熠總是不經意間,曝出一種幽默感來。跟他平時的感覺,完全不同,特別是在這樣對峙的時刻,換個情緒來對抗,讓南歌傾月不那麼難受。

南宮蒼熠又看了一眼笑著的南歌傾月,留下一句,「我去和天帝陛下,談一談,看看,可否找到什麼兩全之法。」

而後,他踏著行雲,一步步走向天帝陛下。

天帝見到南宮蒼熠過來,板著一臉正色,說道:「南宮蒼熠,你可知罪!?」

南宮蒼熠行了禮,不慌不忙的說:「陛下,南宮幫您留下公主殿下,應該說是有功才對。」

天帝面有慍色,「你還有功勞啦?你既見到了公主,就應該把她帶回天宮,你不但不阻止她,還助長她的任性。你說,你還要將她帶到哪裡去?」

天帝這是先發治人,一頂定罪的帽子,先給你扣上,再說。

你有什麼要求,都是在他的手下討價還價,不可能出了他定下的規矩。

南宮蒼熠自然明白。南歌傾月要到那裡去,天帝自己不是一清二楚嗎,還用得著說,是他帶著南歌傾月到哪裡去。

明擺著是,先拿個他的把柄,好再說事。只是南宮蒼熠不是那麼容易被制服,被動等待發落的。

南宮蒼熠回答道:「公主殿下,只是說要來我這裡,取些靈藥。這靈藥是南宮的本分,自然會依公主的要求。

至於說南宮助長公主的任性,陛下真的太看得起我了,對此一說,我就是想要去助長,也無能為力呀。」

天帝倒不是頭一次見到南宮蒼熠,但是,對於南宮蒼熠的印象一直是,溫文爾雅,姿態也是平眉順目的,文弱書生樣。沒想到,今天竟是這般口舌伶俐,倒是讓他刮目相看了。

天帝調整了一下,放下前面的話,不提了,轉而說道:「你既然將公主帶到此處,就應該送消息到天宮嘛,害得朕擔心了一夜。哎呀,要是知道公主和你在一起,朕也就放心了。」

這話明顯是軟了不少,對南宮蒼熠放心,也是給了一個肯定相信的態度。

南宮蒼熠同樣改了態度,與天帝陛下說話,本著要好好談談的態度,自然要保持不卑不亢,才能做到不被壓制,好提出要求。

「陛下,傾月公主要南宮來對陛下說一句話。」

天帝臉色不由得一黑,怎麼?那個小丫頭真是太目無尊長了!

她要說什麼,還得要讓別人傳話?

豈有此理!


不過,那個丫頭,到底是想要說什麼呀?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天帝臉色不由得一黑,怎麼?南歌傾月那丫頭,真是太目無尊長了!

她要說什麼,還得要讓別人傳話?

豈有此理!

不過,那個丫頭,到底是想要說什麼呀?

天帝黑著臉問道:「她說什麼?要她自己來說,就行了。朕都把她慣壞了。一點兒規矩都沒有。」

南宮蒼熠心裡自是明白,天帝不過是,自己給自己找台階下罷了。

南歌傾月要是會來,哪裡用得著他來傳話呢?

南宮蒼熠說道:「傾月公主說,她本來是一心要修鍊成功,得到天命的星神之位,但是如今,她急於要見到東樂緋羽,就是怕陛下不守約定,到時候,她也沒有辦法,所以,想著要陛下一道旨意。」

天帝一聽這話,氣得吐血,頭上騰地,冒起熊熊的火苗兒,眉毛都要著了。

這個昧良心的丫頭,她會不會好好說話呀?


什麼叫他不守信用?這是什麼話呀?哪裡有人敢對他,說這樣的話。就算是,他不守信用……咳咳,也不可以,這樣說呀~

天帝衡量了一下,南歌傾月這次是真的,不會好好和他回天宮了,如果想讓她同意,恐怕還得讓她滿意才行。

但是,她要去北極星域是絕對不可以的。

其他的嘛,都可以商量。

天帝一臉拿南歌傾月無可奈何的模樣,揮揮手說道:

「你說吧,那丫頭到底要怎麼樣呀?」

南宮蒼熠眼裡波光一閃,油然而生得意的一笑。天帝陛下對南歌傾月的無奈,正是他可抓住的機會,自然是極好的。

南歌傾月沒有要求,是因為,她不懂得利用,天帝對她的在乎,或者,南歌傾月那個一根筋的呆萌,根本就不明白,天帝對她已經足夠縱容。

南歌傾月的一根筋,都是因為,她心裡沒有其他的事情,一心只想著,要救回她的母親。

南宮蒼熠說道:「公主殿下說,她絕對不會回去的。」


天帝頭上的火苗,越燃越旺,「……」

南宮蒼熠接著說:「陛下,您很清楚,傾月公主她沒有別的要求,她一直都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和她母親團聚。


陛下您心疼公主,是不可能讓她離開天宮的,不可能答應她的要求。

天帝難得遇到能有人說出他的心裡話。他心疼南歌傾月,不會讓她去受那種苦寒的折磨。可惜,他的心,南歌傾月怎麼都不會明白。總是跟他那麼疏遠。

天帝坐在寶座上,不由得嘆口氣,「唉……」

南宮蒼熠接著說:「但是,您可以答應她,讓她得到比自己想象的更好的結果。」

天帝一聽這話,這哪裡是南歌傾月說的話?不對。莫非……

他狐疑的看著南宮蒼熠,「你有什麼,就說吧,不要打公主的旗號。」

南宮蒼熠被識破,倒也不意外,只要天帝的心理在他掌握之中,就好了。

「南宮不是打公主的旗號,對陛下提要求,而是要幫陛下勸說公主,幫陛下找到一個,可以讓公主自願回到天宮的條件。」

天帝盯著他的眼睛,南宮蒼熠一臉坦蕩,貌似,不像是有私心的算計。

一時也分不清楚,他是什麼打算,先聽聽,他說什麼?

「說說看。」

南宮蒼熠說道:「陛下,以南宮的分析,就是之後傾月公主得到御星靈魄,您也不會讓她去北極星域受苦寒的折磨吧。」

天帝陛下被說中心事,一臉莫測的笑意。

南宮蒼熠坦然自若,繼續說道:「陛下對傾月公主,如此這般保護,但陛下的苦心,公主殿下並不領情。如果是強行將她帶回天宮,恐怕之後,公主會更加逆反。陛下的苦心,也達不到效果。

天帝蹙著眉,「你說出來的,都是事實,但是,你幫朕想的想法,傾月公主就會同意嗎?」

南宮蒼熠聽天帝這樣問,就是順著他的思路展開了。

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說道:「陛下,南宮得到公主殿下的信任,就是一心為了公主著想。南宮也是擔心殿下的,這一點和陛下的心意,是相同的。所以,陛下盡可以相信南宮。」

天帝微微點頭,「那你就說吧。只要不是離開天宮去北極星域,朕盡可以答應所有的條件。」

得到了天帝的首肯,南宮蒼熠終於說出了他的建議。

「陛下,您也知道,最遲明年五月,公主殿下肯定會得到御星靈魄,到那時,您不可能再攔住她了。

不如趁這個機會,對公主殿下將來做好安排。」

天帝點頭示意肯定他說的話,問道:「如何安排?」

南宮蒼熠:「陛下覺得可否答應公主,至明年,她星神資格考核成功時,您可以通過任命新的北極星神,而不必非要讓傾月公主,前去北極星域。」

天帝陛下一愣,「任命新的北極星神……」

「哪裡有那樣簡單的事情?」

對於天帝說的這一點,南宮蒼熠自然是明白的,說道:「南宮明白。但是,您可以答應公主殿下,也許,她長大了,就也會明白陛下的苦心。」

天帝遲疑了片刻,說道:「你說的,也許不失為,一個緩和的方法。」

南宮蒼熠不再說什麼,等著天帝作出決定。

天帝權衡了一下,「就照你說的,對傾月說吧。勸她回天宮,就好。一切條件,朕都答應她。」

南宮蒼熠俯首行禮,低下頭時,忍不住揚起唇角兒,道:「遵旨。」

得到了天帝的首肯,南宮蒼熠就可以說服南歌傾月去了。

南歌傾月還站在光和谷的結界外,扭著臉,一眼都不看他這邊。

南宮蒼熠明白說服天帝,是因為知道天帝的心裡在乎南歌傾月,只要講明了,以南歌傾月為由,一切都順其自然,在天帝那裡很容易被接受。

但是要說服,只認準了一個念頭的南歌傾月,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了。

南宮蒼熠走到南歌傾月身邊,雖然她一直不看天帝那邊,但是,她也並不是不關注那邊的情況。

她心裡怕是會怪著自己,不應該再光和谷,停留太久,不然她的計劃,就成功了。

南歌傾月扭回頭,南宮蒼熠帶著笑容回來,似乎是有開心的事要說。她問道:「南宮師兄,你說的怎麼樣了?天帝陛下同意了嗎?」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呆萌仙妻:神君很護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南歌傾月扭回頭,南宮蒼熠帶著笑容回來,似乎是有開心的事要說。她問道:「南宮師兄,你說的怎麼樣了?天帝陛下同意了嗎?」

南宮蒼熠笑容略微收斂了一些,「傾月,你要知道,陛下他,不會改變心意的。恐怕,你要想一下,下一步怎麼辦了。」

南歌傾月失望的斜了一眼遠處的天帝,「有什麼辦法,能夠把這個老頭子,給糊弄走呀?」

老頭子……也就是南歌傾月敢這樣說天帝陛下了。

天帝其實一點兒都不老,而且眉宇俊朗,精神煥發,耳鬢邊的兩縷白髮,更顯得愈發合乎神界帝尊應有的沉穩平和。

明明是六界至高帝尊,在南歌傾月的眼裡,就是個無道昏君,在她的嘴裡,就是個不講理的老頭子。

南宮蒼熠笑笑,對她說道:

「小月,怎麼說天帝對你還是不錯的。除了這件事,你不能夠做到其餘的事情,你盡可以提要求。比如說,商議一下,有其他人去接替回你的母親。」

南歌傾月對這個天真的建議,不屑一顧的切了一聲,「他才不會呢。我又不是沒有求過他。當初他就是一口回絕,他的心又狠又黑的。我才不要求他呢,求了也是白求,根本沒有用。」

她目光恨恨地掃視過天帝,「我敢說,他就是等到我修鍊至星神,他也不會讓我接替我娘親去的。」

南宮蒼熠沒想到的,南歌傾月居然也看出來,天帝陛下的心思,還說的這樣准。

看來這一年的時間裡,南歌傾月也並不是,這在修鍊上有了新的的境界。

對於揣摩別人的心思,也學會了如何勘破,表象之下的深意。

南宮蒼熠作出一副,好好想想的樣子,垂下眼睫,思忖了片刻,說道:「要不然這樣,你對陛下說,在明年的星神考核中,選出新的北極星神,來接替你娘親。」

南歌傾月一時不明白,南宮蒼熠所說的意思。讓新的星神,來接替東樂緋羽這件事,她早就要求過的,可是,「南宮師兄,你知道的,那北極星域的酷寒和偏遠,根本就是沒有人要去的地方。他就是找不到人去守北極星,才會以條件要脅,讓我娘親去那裡的。」

當初南歌傾月來到天宮,要求天帝,讓她見東樂緋羽時,南宮蒼熠也在場,事情的經過,他都清楚。南宮蒼熠說道:「傾月你聽說過那句話嗎?此一時,彼一時。你不能夠總是被過去發生的事所束縛,今時今日的天帝陛下,也許就會同意,當初不同意的事情。

南歌傾月狐疑的望著他,貌似這樣說,也有道理。

當初她還以為天帝是個冷漠無情的昏君。但是經過一年的接觸,除去他對待東樂緋羽的態度,讓她心裡恨意難平,他在其他的事情上,還算是帝范公正,治理嚴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