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龍斬是龍,她是人,會不會自家小姐有偏見什麼的。

看出君卿若的緊張,雪蘿玥和夏紫涵對視一眼,心中暗自好笑:「好了好了,開玩笑的」。

隨後看著龍斬,「我就問你,你喜歡卿若,但是你們倆是不一樣的,到時候你能頂得住壓力么,不管是來自你父母的壓力,還是你族人一樣眼光的壓力,還有,未來孩子和別人不同的壓力」。

這些看似都沒有任何的問題,但是等到問題真的出現時,不是說不害怕,不擔心就沒事的。

雪蘿玥的話讓龍斬一愣,父母這個問題他倒是想過,但是另外幾個他沒想過,他只是順應自己的心,來到這裡,告訴君卿若他的心意。

君卿若臉上的笑容漸漸收起來,雪蘿玥的這些話不是胡亂說的,這也是她擔心的問題 由此可見,雪蘿玥對她是多麼的關心,她還沒有想到的問題統統替她想了。

原本有的緊張感,此刻蕩然無形。

「這些,你一個人都能夠頂得下來么,不要說什麼到時候你們倆一起努力的話,在我這裡,你身為男孩子,未來家裡的頂樑柱,最多的壓力是要你一個人去解決,你,辦得到么?」。

龍斬嘴唇動了動,不得不說,他的心此刻是糾結的,有些惶恐的,「我……」。

「若是做不到,我不希望你們將來在一起,因為這些問題在將來會無限的放大,與其到時候令兩人痛苦,何不如現在就斬斷一切,讓時間促使你們忘記彼此」。

雪蘿玥的臉色很冷,這不是開玩笑的,就算他們將來為了壓力小一點,不要孩子,行,完全沒有問題。

但是君卿若呢,她一個女孩子,一直頂著壓力,一個人能夠頂得住多久。

「不,不能忘記!」雪蘿玥的最後一句話,就像是壓倒了龍斬心中的最後一絲猶豫,掐滅了惶恐的火焰,他的眼神變得認真起來。

見此,雪蘿玥的眼中閃過一絲笑意,淺淺的,但不動聲色的看著龍斬,但是笑而不語。

龍斬深情的看著君卿若,臉上的笑容愈發的深,眼中的光芒越來的亮。

眾人此刻都知道,龍斬他,已經做出了選擇,也想到了解決的辦法。

「不能忘記卿若,龍斬這一聲,非她不可!」龍斬說著,慢慢的走向君卿若,不顧眾人的臉色,握著她的手。

「卿若,你願意么,陪我面對這些壓力,不鬆手,不放棄么」溫柔的嗓音頓時傳入君卿若的耳朵,撩撥她的神經。

可是此時,君卿若她卻開始動搖,為了她一個人,讓龍斬的生活幾乎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這樣真的好么。

可是,看著如此深情溫柔的龍斬,她不忍心拒絕,從未在哪個人的身上,她能感受大對方對她的呵護,為她著想。

「愛情有些時候不分界線的,堅持自己的心,不要動搖」雪蘿玥的神識傳音清楚的落入君卿若的耳中。

她雖然在一開始將他們將來可能面對的很多事情一次性說清楚,這也是為了他們好,能夠對未來有所規劃,到時候真的遇到也不至於猶豫不決,傷害到對方而不知道。

「一起面對」君卿若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在心裡默默的跟雪蘿玥說了一聲謝謝,就為了這些事情,替她想了這麼遠。

夏紫涵忽然猛的鬆了一口氣,「總算確定你倆的心意了,你們不知道,剛才看得我們多為你心焦」。

「卿若,可能我們龍族有人說話的語氣和做法直接了點,但是我相信,他們都沒有壞心的,再說了,這是我們兩人的事情,只要我們開心,那又關別人什麼事情吶,我們又不是為了別人而活的」。

君卿若點點頭,「說的沒錯,我知道了」即使是異樣的眼光又如何,她不在意,她的孩子還早,就算以後有,肯定也會支持他們的。

孩子是父母的榜樣,只要他們的心堅定,孩子便不會被別人影響,這些事都不是問題 「明白就好,這樣一來,那我就不擔心了,但是,醜話說在前面,你若是對卿若不好,小心我在龍王哪裡說點事情」雪蘿玥邪惡的說道。

龍斬的嘴角微抽,拉著君卿若,一臉幸福,「這種事情永遠不會發生」。

世人都說他們龍族花心,生性放蕩,有許多的女人,但是他們不知道,那是因為那些龍不知道自己的心,遇不到自己喜歡的人,才會見一個愛一個。

這種龍存在,但不代表他們所有的龍族都這樣,至少,在他們家事一心一意只愛對方的。

「哎,娘親有爹爹,卿若姐姐有條龍,紫涵姐姐也快要是別人的,只剩下紅鳳一個人了,以後沒人陪我玩了」,最重要的事情是沒有人和她出主意對付壞人。

紅鳳托著腮幫子,一臉無奈和惆悵,這時候,小木拍拍她的肩膀,「沒事,小舅舅在這裡陪著你,再說了,不是還有玲瓏么,咱們可以一起玩」。

小木的話音落下,小糰子跳到紅鳳的懷裡,蹭了蹭她的手臂,這個時候嗜血魔藤也伸出葉子,安慰她。

雪蘿玥忍不住捏了紅鳳一把,「小小年紀,還懂得調侃你娘親我們了,該打」。

眾人笑做一團,一副其樂融融的模樣。

「對了龍斬,你什麼時候回龍之界?」雪蘿玥忽然想到了什麼,開口問道,她還說要不要親自派幾個人去龍之界一趟,現在看到龍斬,才想起事情。

有他再,正好方便,許多事情可以省下不少時間。

聽著雪蘿玥的話,龍斬一臉緊張,「我,我才來你們就要趕我走,有點不厚道吧?」。

不是都同意了他和君卿若在一起么,他不會這麼就回龍之界的,讓君卿若和他現在就走,她肯定是不願意的。

因此,他會在這裡一直陪著君卿若,直到不得不回去的時候再說,反正龍之界那邊他的事情已經做完,家裡人也不會管他的。

雪蘿玥一臉無奈,「不是趕你走,而是讓你和卿若兩人唔龍之界一趟,以你的速度,肯定能快去快回」。

「怎麼,還有其他事情么,最近一次的的巨型貿易已經圓滿結束了,月殿沒有告訴你們?」。

這月殿就是暗月和暗殿取的後面兩個名字,主要是用來作為和龍族交易的合起來的組織,人都是暗月暗殿的,不影響。

「不,不是這個問題,但貿易完美收官,我還是蠻開心的」這個消息還沒有傳到她的耳朵里,想必龍斬也是剛剛和他們一起解決完這件事才過了。

「那是什麼?」龍斬一臉不解。

可沒等雪蘿玥說話,君卿若就在龍斬的耳朵旁說了句什麼,龍斬頓時很意外的看著雪蘿玥。

竟然還沒有成親,他還以為成親好久了,畢竟君卿若經常姑爺姑爺和雲公子的喊,害他都想錯了。

「原來如此,那沒有問題」龍斬微笑的說道,還以為是什麼呢,原來是這個,很簡單。

雪蘿玥抿唇笑笑,「卿若這小妮子,現在是不打算站在我這邊了?」。

「小姐,你不要取笑我」君卿若小臉俏紅,這不是大家悄悄地嘛,這樣一來到最後才有驚喜的感覺。 雪蘿玥笑笑,隨後看著龍斬,「其實這件事不著急,你先帶著君卿若回去見見父母,了解一下,而且龍之界,君卿若還沒能好好的逛一逛,時間還早,到時候會有人再走一趟的」。

龍斬轉念一想,才知道了雪蘿玥是什麼意思,不免有些感激她,「好,我知道了,謝謝,小玥」。

他怎麼就沒想到,可以早點帶君卿若過去和自家人好好的相處,了解一下龍族的生活習慣,這樣今後君卿若就不會感覺到不自在。

能夠設身處地的為自己的朋友著想,怪不得君卿若會一直願意待在她的身邊不願意離開。

龍族這個時候明白,為何雪蘿玥這邊會有這麼多的追隨者了,以及龍王和自家爺爺為何與他們走得這般近,因為他們值得,有這個魅力。

和她交朋友,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不錯!。

「你這是謝謝我早早的幫你把君卿若帶來,還是謝謝我別的什麼?」雪蘿玥揶揄的一笑道。

君卿若站在一旁,笑而不語,也是看著龍斬,看他準備如何回答。

龍斬眸光一閃,一臉認真,「兩者都感謝」這兩個都要感謝,感謝雪蘿玥當初對君卿若的知遇之恩,感謝她的成全,以及為他們考慮許多事情。

沒有她今日的指點,興許未來他們倆要經歷更多的磨難也說不定。

「感謝的話就不必了,來點實際的回報就好,反正你們龍族財富多,我可跟你說了,卿若的嫁妝不會少,但是這聘禮么,也不能委屈我們家卿若了」。

雪蘿玥抿唇,半分認真,半分開玩笑道,卿若本就是人族,倒是兩人大婚,看的龍族那麼多,免不了各種挑刺和比較,她一定會將她風風光光的嫁出去。

「這些都不是問題,等我和卿若回來再跟你商量」龍族一臉笑意,從君卿若答應他開始,這笑容就沒有減下來過。

雪蘿玥擺擺手,「那好,你們去吧,慢慢回來,不急,到時候會通知你們,別遲到就成」。

她的話剛說完,君卿若就被龍族風也似的帶在龍背上,遠遠地飛走。

「好了,我們可以吃好吃的了,姐姐你真聰明,讓他們先走」小木翻著烤架上的烤肉,打了一個嗝道。

頓時,雪蘿玥、老頭和陌塵竹他們一頭黑線,這小傢伙,他們就說怎麼都不擦嘴,感情這事在填飽肚子么。

「看你也吃得差不多了,可以一邊玩去,我們要吃」陌塵竹笑笑,很嫌棄的說道,然後一行人開始歡快的濃吃的。

這邊,君卿若坐在龍斬的身上,看著雪蘿玥他們的那裡變成一個點,有點不舍,有點感動。

但龍斬身上傳來的溫暖,還是讓她有一種義無反顧的感覺。

「冷么?要不我飛低一點?」變成龍身的龍斬一臉關心的開口。

雖然在空中,但是龍斬的身上早就凝聚出一個靈力罩,擋住了所有的冷氣,就是為不讓君卿若受寒。

「不冷,挺好的,對了龍斬,我問你個問題……」。

龍斬碩大的腦袋回頭看了一眼君卿若,滿眼柔情,「你問吧」。

「你喜歡我什麼呢?」戀愛中的女孩子總是喜歡問這種問題,然後龍斬開始說出他對君卿若的感情,一路溫情。 雖然龍斬體積龐大,是魔獸的形態,但是君卿若一點也不覺得害怕,反而覺得他很霸氣。

「那你的眼光還是蠻獨特的」君卿若聽完龍斬的話,忍不住開口道。

他見到君卿若若的時候,就覺得這個女人好神秘,有種朦朧的美,一直想要知道她的真面目。

但是又因為自家爺爺開玩笑之後,他的視線總忍不住落在她的身上,後來,見到本人的時候,他發現一種奇怪的感覺。

到最後,他終於明白了這種感覺到底是什麼,那就是喜歡。

龍斬碩大的眼睛眨巴了一下,不長的龍鬚飄蕩著,「那是自然,要不然怎麼可能知道你」,要不然怎麼會現在她的心。

「對了龍斬,我們到時候送什麼給小姐好,你要知道,小姐對我有再造之恩,沒有她,你或許就見不到今天的君卿若了」。

在天空上遨遊著,心情格外舒暢,而君卿若考慮事情開始站在兩人的立場上。

「肯定要細心的想,不過時間還早,我們回去一起商量」龍斬笑笑,安慰道。

最後,一人一龍慢慢的消失在天際,往龍之界而去,不過時間不緊急,兩人可以利用這個時間,增進彼此的感情。

至於雪蘿玥這邊,也已經達到了藥王谷的範圍內,再次之前,暗月的人早就得到消息,通知了藥王谷內的眾人。

「你們說,藥王要回來了,這是真的么?」藥王谷內眾人在走動聊天的時候就開始討論這個事情。

他們的藥王,自從一年多兩年前離開,就一直沒有回來,說真的,以前他們對這個藥王有感激,有敬畏,但從來不會有思念之類的感覺在。

但現在不同,藥王谷在暗月的幫助下,發展得越來越好,發展的速度比曾經最受他們尊敬的藥王還要好,也就是雪蘿玥的師傅。

不知道從何時起,他們就會時不時的感嘆,要是藥王在就好了,能夠親自看到這些成果。

雪蘿玥對他們的影響力,就這麼在不知不覺之間慢慢的深入他們的生活,即使她不在這裡,額對她有了感情。

「當然是真的,不然你以為我是開玩笑」一道清潤的聲音響起,聽感覺像是女子。

這些人轉頭一看,便看到了笑容滿面的雪蘿玥,以及她身邊熟悉的那些人。

眾人一愣,齊刷刷的跪下,「參見藥王,歡迎藥王歸來」不知道是不是在暗月的影響下,這些人的行禮方式跟暗月的很相似。

雪蘿玥擺擺手,「起來吧,召集眾人到前面的場地,我有事情要宣布」。

最後,得知雪蘿玥要回來的消息,這些人跑得比兔子還要快,訓練有素的站在場地面前站著等候雪蘿玥。

眾人期待的看著雪蘿玥,在她沒有說話之前沒人開口,和以前相比,他們現在是被雪蘿玥完全的征服了,他們心中已經認定了這個藥王。

「其實這次回來,除了看看大家以外,就是要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我要成婚了,藥王谷是師傅他老人家的家,也算是我半個家,我會吩咐下,藥王谷內大家可以從暗月那裡拿一些獎勵,作為我送給大家的禮物」。 說起來,雪蘿玥身為藥王,自己成婚的話,藥王谷的這些人要給她準備東西才是。

不過,她不計較這些,這裡面有葯厶等朋友,她肯定是要通知一下的,藥王谷發展迅速,對暗月來說是不錯的。

藥王谷的每一個人幾乎都會煉製丹藥,這樣一來,暗月日常的丹藥的供給就有了穩定的來源。

那些多餘的丹藥拿出去賣,也能夠使得藥王谷內的人生活過得好起來,她送給大家一些東西,也沒什麼不可以。

畢竟,就算是她自己去招募一些煉藥師,不是暗月的人的話,付給的錢財靈草肯定比這個還要多。

雪蘿玥的話音落下之後,這些人都震驚了,什麼,他們的藥王要大婚了!什麼時候,和誰?。

難道是暗月那些人說的雲公子,能夠得到他們藥王的心,肯定也是人中龍鳳,不是一般人。

「藥王,我們能去么」葯厶他們幾個一臉震驚過後,期待的看著雪蘿玥,她的婚禮啊,想要看看。

雪蘿玥抿唇一笑,「當然可以,我很歡迎,我現在是提前通知,到時候會送請柬過來的」。

「哇!藥王,你要去成親,是不是以後又不回藥王谷了」藥王谷內的一些人很是不舍的看著雪蘿玥。

這些人,便是最先雪蘿玥讓他們去照顧葯園的人,如今不僅煉藥師的在增強,修為也在暗月那些人的指點下,以丹藥的輔助,迅速的成長起來。

他們最感激雪蘿玥,因為他們以前在藥王谷內是眾人看不起的那幫人,但是沒想到後天崛起,被大家所敬佩。

能有如今的一切,都是雪蘿玥給的,也就是他們將雪蘿玥的好一點一點的告訴大家,洗腦之力,他們功不可沒。

雪蘿玥挑眉,「我是藥王,我不回來,難道你妹要重新選一個藥王?」。

揶揄的話一出,眾人便明白了雪蘿玥的意思,她是不會走的,想著,他們便放下了。

「好了,事情都告訴大家了,你妹先下去吧有事我再通知你們」看著激動難耐的眾人,雪蘿玥抿唇笑笑道。

她以為,她的離開,多少會令這些人對她有意見,沒想到一點都沒有,反而更加認同她這個藥王了,這是沒想到的,看來,當初她的決定是正確的。

藥王谷的人需要寫改變,沒必要像以前那樣,一直堅守著曾經的那些故步自封的條規。

最後,雪蘿玥和大長老他們坐在一起聚了一下,他們跟她回報了近些年來,藥王谷的發展,以及一些重要的事情。

「你們做得不錯」雪蘿玥讚賞的看著葯厶幾人,眼眸中笑意滿滿。

那三人聽完,笑得合不攏嘴,「嘿嘿,那是,我們這麼努力,有什麼是辦不妥的」。

「對了小玥丫頭,你一直想要去做的那些事情,都做完了么」大長老疑惑的看著雪蘿玥,竟然就要告訴他們成親了,有點驚喜。

雪蘿玥點點頭,「都做完了,這次前來就是想要親自告訴你們一下,然後我準備直接去雪家,到時候的消息在通知你們」。

「現在就走,不住幾天」葯厶他們面面相覷,有些不舍的看著雪蘿玥,才來就走。 雪蘿玥莞爾一笑,「事情有點忙,所以必須先回去」之所以特意抽出時間到暗月和藥王谷走一遍,是因為他們都是自己的勢力。

要不然她早就和自家娘親會雪家解決事情,然後等雲絕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