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重寶未出現,西門殮還不會出手對付自己,可若是長時間拖延下去恐怕就會危險降臨,至於其他人,趙承運可不指望會有他人幫自己一起對戰西門殮,自己分走一個西門殮,對他們而言反而是好事。

想到這裏,趙承運微眯雙眼對着林楓說道:“這次算我倒黴,希望不要有機會讓你落在我手上,否則讓你生不如死。”

知道趙承運妥協了,林楓呵呵一笑開口說道:“那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廢話少說,先給錢後辦事,些許廢材就別拿出來丟人了。”

難得與趙承運多做糾纏,林楓直接開口要價。

既然已經妥協,趙承運也不多說,一塊玉簡出現在手中,直接飛向林楓。

啪!

一把將玉簡握在手中,林楓神識快速掃過,一頭長龍翻騰的影像在玉簡中出現,長龍的動作簡單且短暫,可是林楓卻能在這影像中感受到長龍的氣勢,這並非是將氣勢存放至玉簡中,而是長龍影像自身發出來的威勢,通過影像便能散發出威勢,若是身臨現場,恐怕會更加恐怖。

此物看來不凡,不過林楓輕輕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玉簡,皺着眉頭說道:“這是何物?這東西恐怕並非第一錄製玉簡吧,”

聽到林楓說出此物並非第一錄製玉簡,趙承運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他本來想借助龍騰玉簡陰林楓一把,結果林楓表現常常,根本沒有遭受到自己預想的懲罰。

這枚龍騰玉簡是趙承運在聚靈期的時候得到的,當日他剛拿到玉簡通過神識掃視的時候直接被長龍威勢震懾住,足足半晌才醒過神,沒想到林楓會這般輕鬆應對,他現在還只是築基修爲而已。

想到這裏趙承運眼中一絲陰鷙之色閃過,從細微之處就可以看出林楓的資質比自己強很多,作爲皇朝太子居然比不過一個山村小子,心中對林楓的殺意漸起,不過現在不是翻臉的時候,只能悄悄隱藏起來。


趙承運那一絲殺意出現,只有兩個人感受到了,其中是殺人王西門殮,另一個便是林楓。

魂海超出常人許多,對於這一絲一毫的變化都能清楚的感受到,不過林楓並未聲張,趙承運現在不想翻臉,林楓自己也不想局面發生更多變化,他自己的狀態,他再清楚不過。

急短時間發生的變化瞬間恢復平靜,趙承運對着林楓輕笑着說道:“這乃是我問天皇朝特有的困龍升淵之技,這枚玉簡確實是複製而成,不過對於聚靈脩士卻是足夠使用,此技無他,就是在被困之時幫助自己逃出生天,保命之技珍貴無比,還請林道友勿要外傳。”

困龍升淵!

聽到趙承運說出這幾個字,周圍許多知道此技的修士忍不住驚訝,更是有人轉動眼珠,不過在最後都輕輕搖頭,擡手擊殺凝丹修士,現在更是有實力與紫府修士談條論件,不是自己能招惹的。

而這時西門殮陰沉沉說到:“困龍升淵可是問天皇朝不傳之技,只有皇朝直系弟子方可掌握,暫且不論此技真假,若真讓林小友修煉有成,只怕到時候會招惹無盡的麻煩啊。”

西門殮的語氣中肯,可正是因爲這樣的語氣讓場面再次凝結。

對於林楓、趙承運二人西門殮都存有殺心,若是此時將二人的矛盾激發出來,倒是省事不少,當然,連他自己都知道這樣的局面難以出現。

聽後西門殮的言論,趙承運輕輕一笑說到:“我問天皇朝歷來知恩圖報,今日林小友有救與我,贈上些許身外之物算不得什麼,西門兄可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西門殮的用意在場許多人都看在眼裏,林楓當然也看的出來,不過他並不害怕,而是對着西門殮微微拱手,輕笑着說道:“感謝西門前輩的提醒,我等修煉之輩乃是與天爭命,敢與天爭,還管他諸多世俗規定?無妨、無妨!”

林楓的語氣讓在場所有人都爲之驚訝,饒是海族青年修士都對林楓刮目相看,不過林楓到沒有多說其他,趙承運有想陰自己一把的想法也是無可厚非,不過林楓心中確實不害怕,如他自己所言,不過世俗規定罷了,何須這般在乎!

隨即轉頭對着趙承運說到:“趙前輩,今日之事算是到此爲止,若是心中對林楓懷有怨恨,來日在切磋一番便可!”

林楓的語氣平淡無比,猶如與好友告別一般,可越是這樣趙承運心中越是顧忌,雙手抱拳對林楓微微拱手,重重的說道:“今日之事我會告知陛下,有勞了。”

輕輕招手錶示無需如此,隨即單手一揮,一方圓形洞口憑空出現在林楓手指所指的地方,趙承運看了一眼林楓,沒有多言,身形一閃便離開了這四象城池。

看着趙承運飛身離開,餘下衆人都有意無意的與林楓保持距離,這是強者應該受到的待遇,以示地位的變化。

杜石海等人都看到趙承運最後那一絲變化,包括劉天一在場的四位紫府修士的心中,林楓的重量再次提升,其餘修士更加不用多說。

長臂一收,圓形洞口瞬間消失。

就在洞口消失的同時,宮殿陣法中傳出一聲大喊,衆人聽得真切,這正是康伯的聲音。

聽到康伯的聲音林楓眼中光芒一閃,隨即哈哈一笑對着所有人說到:“宮殿中有動靜,看來康前輩已經與兇獸開始纏鬥,諸位可敢與我一同進入陣法觀摩?”

“與林大師一同前往,求之不得,我願與林大師一同前往。”

“我也去。”

“一起進去!”

林楓話音剛落便有人相應,四位紫府修士都不自覺的皺眉,諸多凝丹修士和自己幾名紫府修士居然要以一名築基小兒爲尊,簡直是荒唐。

心中雖然對林楓有諸多看重,可林楓終究還是築基修爲罷了,還不配讓自己紫府修士去賠笑。

微微對着林楓一拱手,杜石海率先衝向宮殿的陣法,陣法遭受驚雷劈打已經脆弱不堪,杜石海很順利便進入宮殿中。

西門殮冷哼一聲,尾隨杜石海一同進入宮殿陣法。

呼呼!

緊接着又是兩道身影進入陣法,其中一人的海族青年修士,另一人則是劉天一,剛纔康伯的呼喊,劉天一從中聽出了康伯吼聲中蘊含的驚恐之意,所以也不再多做隱藏,直接朝着陣法飛去,而且這個時候正是奪寶的好機會,繼續隱藏下去恐怕連湯都沒有一口剩的。

看着劉天一飛身進入,諸多修士都驚訝無比。

“沒想到還有一名紫府修士隱藏,想要奪得重寶只怕不易啊,這一遭算是白來了。”

跟着便有人迴應道:“陣法重重,若非林大師帶路,只怕早就粉身碎骨,得以保命就算得上是福分了。”

又不聲不響的拍了林楓的馬屁,不過林楓卻並未在意,而是神情嚴肅的對着衆人說到:“在宮殿中是否有重寶還是兩說,不過晚輩可以肯定,裏面定然有兇惡之物,諸位前輩可要考慮清楚了。”

這倒不是林楓嚇唬衆人,他早就知道里面有邪物,現在出於善意提醒衆人一番,畢竟無深仇大恨,林楓還做不到視人命如草芥。

最後有小部分人離開四象城池,諸多同級高手在場,加上還有幾尊紫府修士,更重要的還有兇物在宮殿中,想要博得機會奪得重寶只怕希望渺茫,倒不如留有有用之身去尋找其他機緣。

當然也有人堅信自己是大氣運加身的寵兒,毫不畏懼面前的阻礙,依然選擇追隨林楓進入宮殿。

既然大家做好決定,林楓也不再阻礙,領着衆人一起進入宮殿陣法中。 宮殿外的陣法其實就只是一座防禦陣法,以示衆人此處蘊含兇險之物,那一層光幕存在的價值也是於此。

擡腳進入宮殿,一陣清香從傳入衆人口鼻之中,所有人精神都爲之一振。

林楓早就知道這一座宮殿中有古怪,所以早早的將自己的六識做出防備狀態,即便是如此防備,這一陣清香依然毫無阻礙的流傳入林楓的口鼻中,雖然清香怡人,但是林楓下意識覺得這清香有古怪,想要尋查出這一份古怪是何物,可是始終不得要領。

只好暫時放置不管,擡眼看去,在宮殿中不過四道身影,之前發出呼喊之聲的康伯也不見了蹤影,林楓也只是能隱約感受到青藍蓮花的存在,不過始終不能探尋出青藍蓮花究竟伸出何處。

陣法奧妙無比,林楓心生警惕,以免大意惹災。

宮殿四四方方,不知用何材料製作而成牆壁高大無比,足有百丈,在宮殿四面牆壁上分別刻畫有青龍、白虎、朱雀和玄武四神獸的壁畫,對應的正好是各個方位。

除開四神獸的壁畫,還有諸多人物、故事的刻畫描繪,在那個年代似乎更常用畫來描述故事。


殿中有八方石柱將整個殿頂支撐起來,每一根上都有兇獸雕像纏身,每一頭兇獸都做出兇惡狀,眼眸殷紅陰森,爪蹄上鮮血淋漓,口中更是血肉橫飛,八方石柱給整個宮殿增添了諸多邪惡之感。

看到這八方石柱,所有修士都不自覺的緊了緊衣物,剛纔清香帶來的怡人之感消失得無影無蹤,剩下的只是悄聲觀望。

除開壁畫與石柱,在宮殿中還有一尊雕塑佇立在大殿正中央,這一尊雕塑青發梳理直下,頭戴鑲寶金冠,右手握着一柄閃閃發光的長劍,左手向上攤開,一方顯示溫文爾雅的氣質,一方卻又顯露出金戈鐵馬的英氣,超凡的氣質讓許多人忍不住低下頭,似乎平明百姓見到君王一般,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放肆。

在這城池中,敢與立雕塑在這宮殿裏面的,不用想,這雕像定然是姒夏文命無疑。

進入青龍城門的時候大家便知道這是姒夏文命留下的城池,不過由於年代久遠,姒夏文命的事蹟差不多都被衆人遺忘,畢竟這玄青大陸不是地球,這裏的奇人異事太多,修仙成神的典故更是不少,所以衆人不會這般驚訝。

現在看到姒夏文命的雕像,展現出來的氣質便將許多人折服,衆人也就此收起了自己的輕視之心。

砰!

就在這時,一聲巨響傳出,衆人聞聲望去,只見海族青年修士正手持雙劍朝着姒夏文命的雕塑走去,其目標正是姒夏文命手中的長劍。

隨着巨響傳出,一方大陣圍繞姒夏文命的雕像出現在衆人面前,大陣依然是一圈光幕,幕呈血紅色,顯得妖異、邪惡。

在光幕上有着一排排文字,文字就是玄青大陸的通文,衆人都識得,閱讀一番,衆人忍不住齊齊皺眉,因爲文字內容非常單一,就是勸誡衆人不可繼續前進,因爲裏面藏有邪物,邪物兇惡無比,無論是誰都會遭受到邪物的攻擊,攻擊防不勝防,只要被攻擊到重則殞命,輕則道消。

當年爲了將邪物制服,單元嬰修士的損耗便達到百多人,姒夏文命更是以自己的精血爲陣圖佈陣,最後花費極大代價纔將其制服,制服並非降服,這麼長時間下來,若非陣法力度強大,這邪物恐怕早就掙脫陣法,屠害修士。

不過經歷漫長歲月的邪物生靈,最後招引驚雷,姒夏文命佈置的陣法出現一絲破綻,若是不能及早將其鎮壓,邪物遲早會掙脫陣法,出海禍害蒼生。

姒夏文命雕像周圍出現防禦陣法的同時,在他攤開的左手掌間出現幾團光物,每一物都被透明氣泡包裹,清風吹來,包裹着光物的氣泡慢慢飄離姒夏文命的手掌,跳出雕像周圍的防禦陣法。

光物共有五團,形態分別是長劍、厚盾、鋼刀、烈鞭和一張金色紙片,四柄武器都蘊含古樸之息,閃現大氣之意,紙片相貌平平,不過能與這四物一起出現,定然不是凡物!

看到這裏,衆人眼睛一亮,行走這麼久終於看到寶物了。

有人忍不住大吼:“這不是靈器的氣息,難道是元器?甚至更高級別的道器?”

武器有分等級,其中凡俗武器在修士中幾乎無人使用,除非有特殊意義,在玄青大陸修士中最爲常見的是寶器與靈器,這二者較易煉製,而這人口中喊出的元器與道器乃是比靈器更高級別的存在。

寶器與靈器都可煉製而成,而元器卻無法直接煉製出來,元器是經過漫長時間的孕育而成,這孕育的過程就是將靈器存放於紫府修士纔會產生的元力中,長時間被元力蘊養,本身品質慢慢提升,當品質達到充盈之後,自然而然便蛻化成元器。


元器之後還有道器、仙器與神器。

道器乃是沾染道意的武器,其級別至少達到元器巔峯方可蛻化成道器,道器不僅可作用於對戰,還能讓使用者在修煉中觸碰道的真意,當然,道無聲無息、無身無形,想要悟道,還是要體現在修煉中本身對道法參悟的潛質,道器不過是讓使用者更加近距離接觸道意。

道器着重點在於道意,其品質比之元器更是強大百倍不止,一柄道器足以作爲皇朝的鎮朝至寶,因爲道意的原因,道器反而是最爲稀少的兵器。

至於仙器與神器乃是天仙真神方可使用的兵器,更是傳說中的存在,凡夫俗子根本不敢往那一塊想。

呼呼呼!

就在這時,諸多心急之輩看到寶物出現,加上自己心中對寶物也多少有些猜測,終於再也沒能忍住,不管周圍還有紫府修士的存在,飛身朝着寶物掠去。

看到他人爭奪寶物,有人心生急意,有人漠視不顧,只是靜靜的看着這些人能否奪寶成功,而林楓卻微微搖頭,整座宮殿中肯定蘊含着多處殺伐之陣,重寶豈是這麼容易獲取的,現在冒頭奪寶不過是爲他人探路罷了。

沒有管顧奪寶之輩,而是對盧飛使了個眼色,以示行事注意安全,自己則看向姒夏文命的雕像,整尊雕像沒有面龐,平常之人根本沒有資格見到上位者的真面目,不過給人的感覺卻是始終都在被審視,不敢生一絲一毫的不敬之意。

轟!

一聲巨響出現,聽到巨響出現林楓輕輕一笑,神識快速朝着巨響之處攀伸過去。

原來林楓剛進入大殿便想解析一番這宮殿中所蘊含的陣法,可是進入宮殿之後林楓就愣住了,因爲他根本不能感受到宮殿中蘊含的陣法,饒是圍繞雕像的陣法出現的時候,他依然沒有感受到其他陣法的存在,這環繞雕像的陣法似乎獨立存在一般,根本不能將其視作基點去探尋宮殿中其他陣法。

而且已經被林楓參悟透徹的青龍、玄武陣法在此處根本沒有作用,這宮殿中的陣法對林楓而言,可以說是詭異,或許這就是陣心所在。

越是如此,林楓心中更是不敢小覷,以至於他都沒有隨意走動,他心中清楚,在這宮殿中定然佈置了諸多陣法。

現在有人探陣,剛引動殺陣,林楓便迫不及待投放出神識,這殺陣定然與宮殿陣法爲一體,自己可以以這殺陣爲基點來探解陣法。

再說另一邊出現的殺陣,一方血紅色巨石憑空出現,穩穩的定在空中,奪寶之人速度奇快無比,沒想到巨石會憑空出現,根本來不及反應,狠狠的撞擊在巨石上。

作爲修士,這撞擊根本不會致命,撞擊在巨石上,修士驚魂未定下便要閃身離開,然而就在這轉身之際,詭異的事情突然發生,血紅色巨石居然化作一隻大口,猶如兇獸一般,滿口血紅色石牙猙獰無比。

嗷!

一口將想要閃身退走的修士吞進口中。

呼!

也就將修士吞進口中的一瞬間,巨石突然消失,似乎從來沒有發生過一般。

而另外幾名修士所在的位置也同樣發生着這樣的事情,幾人根本來不及靠近五寶便被巨石吞噬,幾個呼吸的時間便有七名凝丹修士被吞噬,而且這般輕而易舉,所有人都忍不住後退,這血紅色巨石讓人望而生畏。

林楓的神識飛速的延伸,殺陣剛出現,他便感應到陣法的存在,以巨石爲基點,林楓發現了宮殿中蘊藏的些許陣法。

將神識收回,眼中紫色光芒閃過,整個宮殿的構造幡然變樣,而林楓也驚訝得不行。

神海中對着萬化老人說道:“陣法主要構造乃是以五行爲基,相生相剋、相輔相成,更是衍生出幻陣、殺陣、防禦陣、牽引陣、恢復陣、紊亂陣…..諸多陣法結合,這該怎麼解陣?”

對於剛悟出和陣的林楓而言,這麼多陣法的結合早就超出了他的理解範圍,在這殺陣重重的陣法中,出現一絲錯誤都有可能身死道消,所以不得不出言請教萬化老人。

萬化老人輕輕搖頭說到:“外陣四象守護,衍生出二十八星宿天位爲陣眼,內陣五行拱衛,殺伐爲主,防禦爲輔,更有紊亂陣法不停改變構造,結合諸多陣法,太過駁雜,想要通過神識解陣根本不可能,若非親自探尋陣法要點,根本不能解陣,我也做不到。”

陣法的修養不是看修爲如何,而是看陣法造詣,萬化老人對陣法雖然頗有了解,不過對於陣法大師而言,恐怕多有不如,即便是他自己也不能憑空解開此陣。

“能人異士頗多,沒想到你剛涉江湖,便遇見如此棘手之事,現在只有一個辦法,方有機會解陣,那就是親身入陣,不過我並不建議你這樣做,畢竟這宮殿中還有邪物沒有出現。”

萬化老人提及邪物,林楓雙眼一蹬,一種極度危險的信號在腦海深處誕生。 邪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