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符宗勢大你也已經說了,但是你爲什麼能夠確定我們就能夠對抗符宗?”最爲清冷的天心說道。

“現在不做點什麼,當符宗真的控制住所有的古武門派的那一天之後你更加無法抗衡”陳若柯輕笑了一聲說道。

天心蹙着眉頭似乎是在考慮到底要不要接受陳若柯的建議,一起就出那被囚禁的神行門,然後在聯合其他門派一起對抗符宗。

其餘幾人也陷入了沉思,他們已經來到了這就代表着他們的宗門有這個意願,但是現在還差點火候,任誰也不願意將自己百年甚至千年的道統一朝葬送,而且現在和符宗對着幹擺明了就是自尋死路,將自己往火坑了推。

“陳先生,你既然將我們請來了,那就先說說你的想法吧”長青子一如既往的溫和的說到。但是長青子自己說的那個“請”確實顯露出他們驕傲的心理。

意思就是說,我們來到這是你請來的,我們沒有必要聽你的,而且還有對付符宗的事情我們還需要斟酌一下。

陳若柯聽到長青子的話之後只是一笑,併爲起身。

淡淡的說道:“我只是孤家寡人一個,至於符宗現在勢大最爲不利的是你們這些擁有着這種門派那種宗門的人,我先前已經說了我的想法,聯合諸多門派一起將符宗扳倒,至於你們怎麼想的就是你們自己的事情了”陳若柯毫不示弱的說道。

長青子聽到陳若柯語氣有些不對,當即皺起了眉頭。

“陳先生,你是說就憑我們現在這麼點人?就我們幾個宗門?”長青子指了指在座的幾個人。

陳若柯搖了搖頭說道:“你是感覺沒有把握?”

長青子最終還是無奈的點了點頭。

“呵呵,沒有試過怎麼能夠知道?即便被打死不能被嚇死,不知道你知不知道這個理,再者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現如今的局勢就是符宗一味的打壓,個古武門派一味地退避,都不敢出來與之對抗,所以才助長了符宗的囂張氣焰,試想一下,如果在這個時候有人站出來於符宗對抗的話,那些還在猶豫不決的門派會做出什麼選擇?”陳若柯笑了一下。

“我們現在就是那一點星火,可以燎原!”林無敵適時地說了一句話。

先前他們幾人對於陳若柯的態度靈林無敵還有王胖子都是相當的不滿,說實話****陳若柯真的要動手的話想要虐他們真的是分分鐘的事情,他們五個雖然是個古武門派的領軍人物,但是即便對上符宗七子中的任何一個都得歇菜,他們雖然是古武門派,但依舊沒有能夠達到那種溝通天地之威的境界,即便是他們宗門中的掌門宗主,最多也就是剛剛觸摸到那道門檻,他們的修煉方式和陳若柯他們這種直接修煉道法的道路不通。

不過即便這些所謂的古武門派已經沒有了百年前那種霸絕天下的威能,但是在現在依舊有着不可小覷的力量。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只要我們想要去做,不怕沒有人跟隨,而且現在的江湖不像以前的江湖,義少利多,那些古武門派如果能夠看到其中的好處的話,難道還用怕我們這把火燒不起來?”陳若柯再次淡淡的說道。

剛剛加入的五個人同時沉默了。

最終五個人全部統一陳若柯的建議,並不是因爲陳若柯顯露了什麼王八之氣,陳若柯更加沒有使用武力逼迫他們,只是因爲他們沒有一個是傻瓜,全都看到了裏面的利! 衆人從陳若柯家中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半,長青子等五人各懷心事的離開了陳若柯的家。

林無敵還有王胖子隨同衆人一同離開之後,又半路折回重新回到陳若柯家中,只見陳若柯依舊坐在沙發上,手中燃着一根菸,像是知道他們兩個要回來一般。

林無敵還有王胖子自顧自的坐在陳若柯對面的沙發上,王胖子最先開口說道:“陳哥,這幾個人能用嗎?”

陳若柯輕輕吸了一口手中的散花,說道:“他們不傻,相反都非常的精明,這一次咱們也沒有和他們玩什麼陰謀詭計,咱用的就是陽謀,他們不願意也得願意”

“怎麼說?”林無敵問道。

“符宗現在的勢力是越來越強大,但是各個古武門派的實力卻逐漸縮小,他們都是傳承多年的門派,怎麼捨得一朝盡喪?放心吧,他們明天就會來的,今天回去之後都好好準備一下,無敵你告訴一下林老,派一些好手出來,明天就進發鄭家鎮”陳若柯雙目之中露出精芒,這一次陳若柯要主動出擊了。

“好”林無敵點點頭說道。

兩人在陳若柯家中在做了一會兒之後,雲凌萱已經回來了,也便離開,並無多話。

“商議的怎麼樣了?”雲凌萱回來之後問道。

“還可以”陳若柯輕輕笑了笑。

陳若柯的事情雲凌萱現在已經全部都知道了,而且近期的計劃也和雲凌萱透露過一些,正好讓雲凌萱幫忙參謀一下,雲凌萱可是掌管一個上市公司的總裁,並不是那種好看而無用的花瓶。

陳若柯還有云凌萱再是說了會兒話,十點左右便躺下休息了,雖然依舊未曾同房,但卻已經是在一張牀上睡覺的,有了夫妻的樣子。

第二天凌晨四點,雲凌萱還在熟睡之中,陳若柯放在牀頭的老人機開始震動起來,正是林無敵,林無敵告知陳若柯,那幾個門派已經派遣人馬,馬上就要到達修羅門。

陳若柯連忙起身,看了一眼還在熟睡的雲凌萱,那完美無效的面龐,剛想俯下身吻一下那誘人的臉頰,但是在距離只有不到一公分的時候確實停住了,隨即起身自嘲的笑了笑,輕聲喃喃道:“等我回來”

等陳若柯收拾好之後出門已經有車子在陳若柯別墅區外面等候了,正是小弟張斌。

一路上陳若柯隨意的詢問了一點關於修羅門的事情之後,也就沒有再說話,只是躺在後座之上閉目養神,向着天亮之後該如何將神行門的人救出來,還有那幾個門派又該如何駕馭。

不過這些都已經不容他多想了,他到的時候已經看到外面修羅門的廳堂之中站了不少人,陳若柯從後門跟隨張斌進去之後先是見過林青山還有土山道人之後,便跟隨着兩老一起走了出去。

來到廳堂之後,林青山並沒有坐下而是身板直挺挺的站在那,掃視過衆人,同時對着其中幾位看起來有了一些年紀的人輕輕笑了下點點頭。

林青山朗聲說道:“我修羅門雖然不是古武門派,但是我們也是江湖的一份子,現在符宗勢大,已經危及整個江湖,我林青山接着我這張老臉將各位昔日舊友請了來便是爲了要討伐符宗!”

林青山雖然有了一定的年紀,但是說話的時候依舊是中氣十足,絲毫不像五十出頭的老者。

那幾個上了年紀的人聽到林青山這番話之後都是輕輕點了點頭,他們知道昨天自己派出去的弟子回到宗門之後已經和自己說了事情的經過,而且也看到了站在林青山身後的陳若柯,他們並不知道陳若柯到底是什麼人,但是能夠站在林青山身後便說明了陳若柯的身份不一般,他們這幾個老一輩分的人都知道林青山原來的身份,更加知道符宗便是以前的符堂,不過當時他們在江湖上根本就沒有半點名氣,即便是現在也只是在一個圈子中頗有名氣罷了。

“林老,此次的行動既是爲了整個江湖,我們這幾個老傢伙便聽您的了”說話的是一個老者,他的身後站着天心,應該便是天門的現任掌門了。

“天樞老弟過於客氣了,此次行動我們沒有誰聽誰的,都是爲了江湖的平衡爲了我們自己的將來!”林青山自然先將一定大帽子扣上。

“林老說的沒錯,爲了江湖!”這次說話的是玄宗的一個老人。

林青山再次客套幾句之後便將冷子強叫了出來,冷子強是從鄭家鎮逃出來的,他對那裏應該比較熟悉一些。

冷子強做夢都想不到竟然能夠見到這麼多的以前只是聽說過的人物,那天門的天樞子,還有那玄宗的徐柏,哪一個不是成名已久的人物?

冷子強有些激動同時有些戰戰兢兢的站了出來,率先說道:“晚輩不才,在此先謝過諸位前輩願意出手相助,我們神行門的人已經被符宗關押在鄭家鎮,而且還有千葉門也被捉拿起來,諸位前輩願意出手相助,一是爲了江湖大義,同時也能夠幫助晚輩救出晚輩的同門,還有師傅,謝過諸位!”

“你先把你知道的情況說一下吧”玄宗的黃柏淡淡的說道。

冷子強當即行了個禮,目光隱祕的朝着陳若柯的方向望了一眼。

陳若柯雖然眼盲,但是在場的人多多少少都是修煉過一些奇能異術的人物,所以在場的衆人陳若柯不能說都看得到,但是也能夠看得到一部分。

冷子強想他投來的目光他自然看見了,同樣輕輕點頭。

隨即冷子強再次將符宗是如何殺上他們神行門,其行徑有事如何的殘暴全部講述了一遍,最後流下了淚水,聲淚俱下。

聽得冷子強的敘述,那幾個門派的弟子之中已經有一些開始摩拳擦掌了,那幾個掌門聽到冷子強說的符宗的暴行之後也是都緊緊的皺着眉頭,若是將神行宗換成自己的宗門的話結果又會是如何呢?

和大叔相親以後 那幾個老傢伙雖然對於冷子強說的話不會全部相信,但是也已經信了七八分,對於符宗的行徑也極爲的不忍。

林青山示意冷子強下去之後再次出言說道:“鄭家鎮我已經派人打探清楚了,只不過是差談到一些外圍信息,至於他們有多少高手現在還不是太清楚,不過老夫斷定,他們在h市只不過是一個小據點,高手應該不會太多,所以此次的行動我們一定要充滿信心!”

林青山一席話之後,不在多言,當即帶着一衆人馬開始趕赴鄭家鎮。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趕赴鄭家鎮,這個早已經被符宗佔爲己有的小鎮,現在的鄭家鎮已經完全成爲了符宗的據點,方圓百里之內沒有一個人影,偶爾出現一個人也是符宗的人。

當陳若柯等人來到鄭家鎮外面的時候,看不到一個人影,周圍的氣氛有些凝重,甚至於有些詭異。

“不對勁”陳若柯輕聲說道。

放眼望去一片荒涼,有的地方甚至已經荒廢了一段時間,雖然很多房屋都是完整的但是卻很久沒有人住的樣子。

“桀桀桀~”

“啊~”

忽然之間,衆人周圍響起了一陣詭異刺耳的聲音,他們一行人總共一百五十八人,頓時間向中間靠攏,警惕的看向四周,不過卻並未發現什麼,但是那些聲音依舊環繞在衆人四周,揮之不去。

“看!”

不知是誰大喊了一聲,在距離衆人一百米處的地方突兀的出現一團灰濛濛的霧氣,而四周也開始飄起了淡淡的薄霧。

一瞬間,衆人所處的地方,開始變得有些昏暗起來,像是陰天一般,但是現在明明是個大晴天只不過是被那些霧氣遮擋住了。

“不要慌亂!”

林青山舉起手大吼道。

林青山下巴處的白鬚輕輕飄動,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尤其是那緩緩向着衆人推進的灰色霧團。

“聲音是從那裏面傳出來的”土山道人雙目精光乍現,身體表面浮現起一層土黃色的流光,儼然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

那幾個門派的衆多弟子見到土山道人這般樣子,頓時感到無以復加的震撼,他們修煉的功夫分爲內功和外功,而他們現在只不過還是外家功夫,想要修煉出內力還尚早,土山道人身上出現的異象,即便是在他們的師傅身上都沒有見到過。

那幾個門派的掌門以前也是聽說過土山道人的,土山道人還有林青山以前都是道門的中流砥柱,他們從小便在江湖中成長,怎麼可能會不知道他兩人的名號?

現在見到土山道人身體上的變化,並沒有什麼訝異,只是有着濃濃的羨慕,他們只是普通的古武門派,而土山道人還有林青山確實以前那個傳奇宗門道門中的人,怎麼可能會和他們一樣,身懷異術是正常的。

“林青山!”

一聲大喝炸響。

“你們這是準備和符宗對抗嗎?”陰森森的聲音響起。

“樑華!”

林青山聽到這個聲音突然說道。

樑華是以前道門符堂的人,和他們兩個是同一輩分的人,但是以前樑華是符堂的人所以並未有過過多的交集,當符堂叛出去之後樑華也便跟着符堂一起離去了,現在乃是符宗的長老,輩分也較高。

“林老頭,土山老頭,道門已經成爲過去,你們還要執迷不悟嗎?”樑華猖狂的大笑道,樑華的聲音極具穿透力,那五個門派中的有些弟子有些隱隱的壓抑,好像那聲音便像一座大山一般壓得他們喘不過氣。

“堅持住”玄宗章黃冠喝道。

“叛逆!”林青山運足氣息怒喝道,雙目圓睜,身上的衣服無風自動,周身燃起一股濃濃的戰意。

以前這樑通在道門的時候名聲便不是太好,所以當初他們根本不屑於和樑通這種人有所往來,過了二十多年,現在竟然在這種境況下重新相遇,只能是見面廝殺。

“哼”

樑華一聲冷哼,顯然對於林青山那句“叛逆”很是不滿。

隨即只見那百米之外的灰色霧團迅速的移動起來,當那灰色霧團距離衆人越來越近的時候終於看清了裏面的景象,灰色霧團之中有着數十隻張牙舞爪的人形生物,已經不能稱之爲人,只能是生物。

機甲破世 “是吳建,烈火門的吳建”突然有一個弟子驚呼起來。

只見這名爲吳建的人此時衣衫襤褸,嘴角齜着兩根尖銳的牙齒,頭髮已經變成了紫色,雙目之中沒有眼白。

當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的時候,嘴角流露出一絲陰狠的笑容。

“給我殺了他們!”

樑華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就是他們抓捕那些古武門派的天驕的目的?!”陳若柯低聲在林青山身旁說道。

林青山看着那洶涌而來的數十厲鬼,心下也是大驚,他是真的想不到竟然會將這種邪術運用到人的身上。

那名爲吳建的年輕人是以前烈火門的天驕,現在竟然被一隻紫眼厲鬼附身,吳建的靈魂已經被那隻紫眼厲鬼吞噬現在的吳建就是那隻紫眼厲鬼,或者說是紫眼厲鬼的寄生體,這也是另一種存在的方式。

“殘忍!”

天門的掌門自然也看出了貓膩,只是還不清楚一個好好的年輕人爲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這個吳建他以前也是聽說過的,以前還有意要將他和天心撮合一下,只不過時候來聽說烈火門已經依附於符宗,便斷了這個念頭。

那灰色霧團之中除了吳建是紫色的,其他的都是青色的,這也就代表着一直紫眼厲鬼,數十隻青眼厲鬼,這種陣容不可謂不強大。

“小心戒備!”林青山大喝一聲。

“土山你拖住那隻紫眼厲鬼,其餘人等護好自身,不求殺敵只求自保!”林青山當機立斷的說道。

土山道人點了點頭。

其他那幾個門派的掌門也都是點點頭,他們知道林青山的實力如何,在這種時候,對於林青山的話絕對是不可能違背的,因爲稍有不慎便會喪命,他們雖也是修煉之人,但是他們修煉的都是一些外家功夫,對於這些鬼神之舞絲毫沒有作用。

陳若柯三人相互對視一眼。

隨即只見林青山率先飛身而出,直接越過灰色霧團向着後方飛去,他的對手是樑華,而土山道人則直接找上那吳建,在場的就只有他是人道七品,有能力對抗這紫眼厲鬼。

陳若柯三人相繼躍身而出,各自找上一直青眼厲鬼。

林無敵已經是修羅道五品,再次面對這青眼厲鬼的話完全可以做大自保甚至於將其消滅,而陳若柯在很早以前便可以獨立斬殺一隻青眼厲鬼,現在道行更是精深,青眼厲鬼已經無法對其造成絲毫威脅。

王胖子雖然還是人道三品,但也已到達三品巔峯,再進一步便是人道四品,人道術法專門剋制厲鬼。

那天晚上一起聚在陳若柯家中的五個門派的領軍人物現在見到那天和他們說話的三個年輕人竟然也縱身飛了出去,但看其身手便已經知道自己和他們不是一個層次上的,現在的他們還需要在宗門長輩的庇護之下才能夠生存,但是陳若柯幾人竟然敢於面對那些怪物,這讓他們爲自己的驕傲生出濃濃的慚愧。 陳若柯三人徑直衝入灰色霧團之後,他們三個年輕小子這種行爲已經震驚了所有人,要說林青山還有土山道人縱身飛出的話還情有可原,畢竟都是已經成名多年的高手,但是這三個以前從來不知道的小子竟然也出來湊熱鬧。

不過當他們三人各自找上一隻厲鬼開始了戰鬥之後,那些還心有不屑的人便閉上了嘴巴,尤其是長青子看到陳若柯竟然以一己之力力抗三隻厲鬼的時候更是驚訝不已,那天晚上在這個其貌不揚的男人家中見到他的時候心中還有着濃濃的輕視,雖然當時在表面上並沒有顯露出來,但是他的內心卻就是這樣看待陳若柯的。

陳若柯一經進入灰色霧團便又三隻青眼厲鬼直接朝着陳若柯撕咬而來,六雙閃動着綠光的眼睛貪婪的盯着陳若柯,嘴角無一不流露出陰森的笑意。

王胖子還有林無敵那邊有已經開始了戰鬥,但是陳若柯這邊還在對峙,因爲陳若柯面前有三隻青眼厲鬼,他們雖然都是樑華派出來的,但是他們之間也是有着利益關係的,眼前之人屬於誰!

寶寶帶我混豪門 “一起上吧”陳若柯淡淡的說道,沒有絲毫的慌亂。

還有至少是指厲鬼更是衝破灰色霧團直接朝着那五個古武門派帶來的人殺去,不過就在衆人驚慌失措之時,在人羣中突然躍出十幾個生面孔,全部都是一身黑色夜行衣,臉上蒙着黑麪紗,只露出一雙嗜血的眼睛在外,他們是修羅門培養的,是殺手!是能夠殺人也能夠屠鬼的殺手!

“攔住!”

這行黑衣人共十一人,瞬間站到了衆人面前,爲衆人抵擋住那些青眼厲鬼。

而那屋個古武門派的掌門也站了出來,他們雖然沒有林青山土山道人那般大能,但是也已經修煉出內力,抵擋一陣還是不成問題的,現在那些所謂的天驕,或者什麼領軍人物到只能敢站在後面看着別人在前廝殺,他們的實力根本就不容他們插手。

冷子強看清符宗派出來的那些東西之後目光一凝,當初他就是看到的這種人,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東西,但是一身的蠻力和無雙的戰力他確實見識過的,但倒也沒有太多的擔心,只是在替那五個古武門派帶來的人感到有些憂慮。

“吼~”

陳若柯對面的三隻厲鬼已經按捺不住,當先有一隻厲鬼發出一道壓抑的低吼,身體橫衝直撞的衝向陳若柯。

另外兩隻厲鬼也不甘示弱,同時行動起來,朝着陳若柯發起攻擊。

本來是人的身體,但是此時皮膚下面有着非常明顯的青色血管凸出,眼睛中不時閃動着綠光,頭髮已經染上了淡淡的青色,這便是被青眼厲鬼奪取身體之後纔會發生的變化。

陳若柯知道眼前的三人都不是人,而是已經被青眼厲鬼吞噬魂魄之後以人的方式存在的三隻青眼厲鬼罷了。

所以陳若柯並沒有什麼可憐之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當初可以秒殺一隻青眼厲鬼,現在照樣可以!

“縛!”

陳若柯低聲一喝,右手劍指指出,瞬間一道流光激射而出,環繞在三隻厲鬼之上,陳若柯一個字吐出,那道流光瞬間收縮,像是要將三隻厲鬼同時捆綁起來一般。

那幾個門派的弟子見到陳若柯竟然能夠施展出此等異術,心中的震撼更是無以復加,他們修煉多年,到現在爲止連內力都還沒有修煉出來,而陳若柯現在施展的功夫竟然像是電影中演的那般絢麗。

而且那三隻厲鬼也被陳若柯一道流光束縛住,暫時無法動彈,只是惡狠狠地盯着陳若柯要將陳若柯撕碎!

“奔雷咒!”

陳若柯一道奔雷咒打出。

頓時間,這片空間之中像是有着無數驚雷奔騰而過,瞬間向着那三隻青眼厲鬼轟殺而去,不過能夠看到的只有一道潔白的光束,從陳若柯指尖發出,就像一道閃電一般迅速的射向其中一隻厲鬼。

“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