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想想,先不說適不適合種植可可的問題,這種植園也不可能在香港,畢竟是寸土寸金的地方,不適合搞大規模種植。

大陸也不可能,畢竟電影裏的時間線是在迴歸之前,兩岸來往並不方便。

現在這裏屬於大不列顛,那麼,種植園就是在西方某個國家了。

黃天師說可可樹加持了法力,再聯想到這可可能剋制鬼魂,那可可樹所加持的法力就應該是……神聖之力?

所以才能癒合邪惡之力製造的創口?

黎曉曉在胸口畫了個十字,表情虔誠,“讚美聖光!” 11:40。

一輛出租車停在昏暗的路邊,車上走下三個人。

任天、leon、和拎着一根輸液架的陳博。

黎曉曉從陰暗的角落裏走出來衝他們招招手,五個人在角落裏會和。

“阿羣被那個妖人抓到酒店去了?”leon開口就問。

黎曉曉點點頭,剛想說什麼,leon用遺憾的小眼神看了一眼手中拎着的一個盒子,“我還想給她看看她切下來的我這段盲腸呢!”

“……”

黎曉曉一口吐沫差點沒噎死!果然你永遠無法猜到一個精神病人的腦子裏究竟在想些什麼……

用手順了順胸口,黎曉曉看到旁邊默不作聲的陳博,眼睛一亮,“陳博,你啥血型?”

“O型……”陳博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黎曉曉,不知道問他血型幾個意思。

“地上這個小妹妹也是O型血。”leon聳了聳鼻子,說道。

對於leon這個聞一聞就能確定血型的天賦技能,黎曉曉是表示十分羨慕的。然後他一把奪過陳博的輸液架,又粗暴的扯掉了他胳膊上的輸血針。

黎曉曉拿着針頭蹲在張斐然面前,輕聲細語溫柔的說道,“斐然,我現在給你輸血,輸了血你就會好受一些了。”

陳博:MMP!反派就沒有人權嗎?!

張斐然看着還滴着血的針頭,一臉的嫌棄,“不要了啦,會染上艾滋病的。”

“我沒艾滋病!”陳博怒吼。

張斐然撇撇嘴,“弱智也有可能傳染的。”

“……”

黎曉曉還是給張斐然打了針輸血,她這樣虛的連站都站不起來也不是事兒。

Leon忽然對陳博說,“你流着麼多血,很浪費啊!”

陳博:????

Leon一把扯掉了陳博胸前的繃帶,從百寶箱裏拿出一把剪刀,將血袋上方剪了個口子,對着陳博胸前的傷口開始接血。

黎曉曉在內的所有人都驚呆了!

竟!然!還!有!這!種!騷!操!作?!

Leon很淡定的看着大夥兒,“浪費是可恥的。”

“你……你們……”陳博渾身哆嗦着,語不成句,然後哇的一聲,氣哭了出來。

王爺的吃貨農家妃 “leon,我真的好佩服你。”黎曉曉很認真的說着。

跟leon比起來,他覺得自己還有很多東西可以學,還有很大的空間可以提升,下限,似乎也可以再低一點。

“佩服我的話可以稍後再聊。”leon看了看錶,“還有10分鐘12點,我們必須行動了。”

回魂夜,變成厲鬼的冤魂會回來索命,第一個要找的,自然是害死他們的人,原電影裏,那個人是leon,現在的劇情,則是陳帆。

Leon以爲自己是來解救阿羣順便消滅厲鬼爲民除害的,但黎曉曉的目的其實只是單純的搶怪。

他是在利用leon。

不過黎曉曉心裏可沒有任何思想包袱,畢竟在原電影裏leon最後還是被厲鬼害死了的,可現在,在這個他黎曉曉主導的新版本里,leon可以活下來,就算是,他還了leon的人情吧!

“任天,你和leon去吧,我在這照顧斐然,順便看管這個小混蛋。”

任天的命運硬幣,不管是對厲鬼還是冰魄蛛王,都有絕對強大的殺傷力,在這裏副本里,擁有命運硬幣的任天,戰鬥力比黎曉曉高得多。

而且他還是個歐皇。

黎曉曉相信他和leon配合一定沒問題的。

“放心吧黎哥,我一定完成任務!”任天拍着胸脯保證道。

黎曉曉點點頭,從襠裏掏出幾卷保鮮膜和幾袋巧克力豆以及一個配套的彈弓遞給leon,“leon,用這些吧!”

“好東西!”leon只看了一眼就確定黎曉曉給他的抓鬼套裝比他自己準備的普通保鮮膜和巧克力好用的多,毫不猶豫的都塞進了他的百寶箱。

目送任天和leon離開,黎曉曉轉向陳博,笑眯眯道,“小子,退組,進我組!”

“呸!妄想!”

陳博知道自己可以給陳帆增加50的獎勵,他可不敢退了陳帆的組,不然會被陳帆記恨死的!

他這次的表現已經讓陳帆很惱火了,他可不想火上澆油。

“我發現你小子就是個抖M,越是給你好臉色你就越是上臉,非虐一下你纔開心。”

黎曉曉惋惜的搖搖頭,“你說好好的一個小夥子,怎麼會是個受虐狂呢?”

你才受虐狂,你全家都是受虐狂!陳博在心裏怒吼。

黎曉曉收起了笑容,慢慢擺出一個猙獰的表情,從襠裏掏出一把裁紙刀,按出刀片,獰笑着,“小子,立刻退組,進我組,不然的話,我就把你肚子劃開、腸子拉出來掛你脖子上打個蝴蝶結你信不信?!”

“噫,黎哥你好惡心!”張斐然嫌棄的看着黎曉曉,往後挪了幾下遠離他倆,嘴裏碎碎念着,“劃的時候小心點,別把屎濺我身上了,好惡心的。”

“嗯嗯,那你再往後退點。”

陳博小臉更白了,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兩步,說話間更是帶上了哭腔,“別、別嚇唬我,我、我可不是嚇大的!我有新手保護,你、你殺不死我的!”

“就是殺不死纔好玩啊!”黎曉曉持着裁紙刀步步逼近,扯着臉皮保持着獰笑的表情,“等我把你腸子打個蝴蝶結,再把你腰子、脾子啥的挖出來給你欣賞,想想就覺得很有趣啊!”

“變態!!”陳博尖叫一聲,轉身就要跑,可失血過多的他哪裏跑得動,撲通一下就來了個平地摔。

隨着黎曉曉一步一步靠近,陳博崩潰了。

至尊保安 “好好好!我答應你了!你別過來!”

生怕黎曉曉反悔,陳博趕緊麻溜的退了陳帆的隊伍,加入了黎曉曉的隊伍。

“這才乖嘛!”

黎曉曉收起刀子,揉了揉臉,恢復了平常嬉笑的表情,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

電話接通。

沒等那邊說話,黎曉曉就先發制人,“你小弟弟在我手上!”

想了想,這話不太對。

黎曉曉又說,“不是,是你小弟弟被我控制了。”

好像還是不太對……算了,就這樣吧!

正坐在酒店房間裏等着12點鐘聲的陳帆臉黑了下來,他剛剛收到系統提示陳博退出了他的隊伍,他就知道那小子肯定是被黎曉曉給控制了。

他倒是不擔心陳博的命,反正他也死不了。

而且,他早就在厲鬼身上做了手腳,到時候黎曉曉將成爲他們的第一個血祭!而殺了黎曉曉和任天的李氏夫婦厲鬼,等級將再次提升一個臺階,他的任務獎勵也將更加的豐厚!

“你想怎樣?”陳帆冷笑着,心想我倒要看看你想玩什麼幺蛾子?

“你看,現在我有兩個可以增加獎勵的新手玩家,你呢,有完成任務需要的厲鬼,不如咱們合作一把?”

“做夢!”陳帆掛了電話,一臉不屑,厲鬼是我的,兩個新手也是我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

跟我鬥?你還嫩了點! 11:58

任天和leon來到了陳帆的房間門口。

任天一手捏緊了命運硬幣一手拿着魔改微衝,leon已經在這段走廊兩邊都佈置了保鮮膜陷阱,這會兒一手抱着Lily一手拿着彈弓,口袋裏塞滿了巧克力豆。

一切就緒,兩人對視一眼,同時點了點頭。

任天深吸一口氣,一腳踹開了房門!

“你們果然來了。”

陳帆已經變身爲蜘蛛人,坐在沙發上用一雙蜘蛛複眼冷冷注視着任天和leon,阿羣被蛛絲結結實實捆在大牀上昏迷不醒。

任天當機立斷立刻丟出了命運硬幣。

咔嚓!

閃電劃過,卻沒有擊中陳帆,而是打在了陳帆剛剛丟出的一張符紙上,瞬間將符紙燒成了灰灰。

“忘了告訴你們,我可是個專精符文學的符師。”陳帆哈哈笑起來,“這幾天時間我可是製作了不少引雷符,你的雷電,對我沒用!”

“那你嚐嚐這個!”

任天擡起了魔改微衝,噠噠噠一梭子彈就射了出去。

陳帆躲都沒躲,站起身迎着任天走來過,子彈打在他冰藍色的緊身衣上全都被凍成了一個個冰坨坨掉落在地,半點都沒傷到他,還不如布萊特的匕首好用!

“這種玩具槍是打不破冰魄蛛王化身的護甲的,蠢貨!”

陳帆說着,右手一張,一股蛛絲激射而出!

啪!

一顆巧克力豆打在了陳帆的手腕上,讓他不由自主踉蹌着後退了一步,射出的蛛絲也打了偏,黏在了門框上。

“神聖力量?”陳帆甩了甩手,稍微有些意外,“怪不得你的巧克力豆能打鬼,原來是這樣。”

很顯然,陳帆是誤會了什麼,電影裏leon打鬼的巧克力,還真的就是普通的巧克力,不普通的是他這個人。

而現在有了黎曉曉提供的‘彈藥’,leon的戰鬥力顯然提升了一個檔次,只是這是對厲鬼說的,對於變身蜘蛛人的陳帆,似乎沒什麼作用。

“很有趣的道具,可惜對我沒用。”陳帆有些譏諷的看着leon,“你當我的冰魄蛛王是什麼邪惡魔物嗎?!它可是正經八百的道門仙寵!”

“你的廢話可真多,不知道反派死於話多的真理嗎?”

leon說着,舉起彈弓對準了陳帆,而任天則是從leon的百寶箱裏抽出了那個在原電影裏大發神威的電鋸,轟隆啓動!

“奧義丶電鋸殺人狂!啊啊啊啊!”任天怪叫着高舉電鋸朝着陳帆衝過去。

陳帆手一翻又要射蛛絲,結果又一粒巧克力豆不偏不倚的砸在他手腕的麻筋上,讓他沒能射出蛛絲。

Leon這輔助位打的,簡直溜到沒朋友!

這一耽擱,任天已經衝到了陳帆面前,一電鋸狠狠的劈下去!

陳帆立刻閃避,不敢硬接。

如果是普通的電鋸,他自然不放在眼裏,但這電鋸可是從leon的百寶箱裏拿出來的啊!

雖然原電影裏的電鋸就是個普通電鋸,可原電影裏看似普通的巧克力豆都是蘊含着濃郁神聖氣息的聖物,誰知道這崩壞的世界觀下那個看似普通電鋸又是個什麼玩意?!

萬一真能把他給劈死呢?

陳帆可不敢賭。

嗯……顯然他又誤會了什麼,電鋸真的就是普通的電鋸……

嗤啦!

電鋸劈在沙發上,海綿四濺!

卡啦!

電鋸劈在裝飾櫃上,木屑四飛!

咔嗤!

電鋸劈在電視機上,火花紛飛!

任天舉着電鋸追着陳帆滿屋子亂跑,而在leon的神助攻下陳帆一根蛛絲都沒發出來,憋屈到不行,氣的哇哇亂叫。

“你們這些混蛋!混蛋!你們都要死!都要死!”

“要死的是你!看鋸!”任天又劈了過來。

陳帆躲開,順勢一腳踹翻了任天,但修煉有成的任天已經擁有了強悍的肉體,剛躺在地上就一個鯉魚打挺蹦了起來,生龍活虎的揮舞着電鋸再次襲來,真的很有些電鋸殺人狂的氣勢!

陳帆簡直要氣哭。

雖然身爲符師,但畫符一需要靈力,二需要很多昂貴的材料,也不可能說畫一捆一捆的符紙備在身上,他每次進副本都是帶上工具和一些必備材料,看情況,需要什麼符就製作什麼符。

除了工具,現成的符紙也就帶了幾張保命的,都是那種貴到不到臨死不想用的。

而經過上次的倒黴事,他把身上所有的材料都做成了引雷符,想想真是蠢到家了!

不過還好,很快就要結束了。

鐺!鐺!鐺!鐺!……

房間裏擺放的仿古掛鐘發出沉重悠揚的鐘聲,午夜十二點,來臨!

陰風吹過,整個房間的溫度都下降了幾度。

Leon有所感應,立刻蹲在了Lily後面,舉着彈弓瞄準房間裏。任天也很機靈的一個翻滾躲到了衛生間門口,避免被陳帆的蛛絲粘到。

窗簾劇烈的舞動起來,剛剛被任天劈的滿地的木屑、海綿、碎布、電視機零件啥的都被吹得滾動起來,點燈閃爍了兩下便熄滅了,房間裏陷入了一片黑暗。

對於蜘蛛人陳帆來說,有沒有光源都無所謂,他可以夜視。

對於大晚上還帶着墨鏡的leon來說,有沒有光也無所謂,反正他也不靠眼睛找鬼。

Lily表示,咱是一盆花,沒眼睛,有沒有光,更是無所謂!

只有任天驚恐的縮在衛生間角落裏,抱着電鋸瑟瑟發抖,咱可以大戰蜘蛛人,咱可以扮演電鋸殺人狂,但是鬼啥的……真的好可怕啊好可怕!

李氏夫婦化作的厲鬼出現在房間裏,飄在陳帆面前。

Leon一直緊繃的彈弓啪的鬆開,一粒巧克力豆直奔阿琴鬼魂而去!

一隻手伸出,陳帆抓住了這粒巧克力,冷冷的命令道,“你們兩個,給我上那兩個混蛋的身,殺了他們!”

什麼?!這傢伙竟然能指揮那兩個厲鬼?!

Leon有些震驚,剛剛那兩個厲鬼出來沒有攻擊陳帆他已經很奇怪了,畢竟是陳帆殺死他們的,按道理說他們回魂夜復仇的第一個人就是陳帆,怎麼不但不殺他,反而還會聽他的話?!

果然是妖人!

Leon想着,開啓了脖子上掛着的護身符,同時再次挽起彈弓射擊,想上他的身?沒門!

啪!

沒了任天的牽制,陳帆輕易黏住了leon手裏的彈弓,“幼稚的遊戲結束了,去死吧!”

隨着他的聲音,兩隻厲鬼惡狠狠的撲向leon!

Lily收起了葉子,leon大驚失色!

然後,

兩隻厲鬼從leon旁邊衝了過去,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