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外界都在瘋傳,‘柳氏集團’是‘世外桃源’火災案背後的元兇,我們集團決定在今天上午十點鐘的時候,召開一個新聞發佈會,想請你來參加,把這起案情跟大家說明一下。”

“笑笑,我很想幫你這個忙,可是市局領導派我到京城出差,我現在已經在火車上了。”


“那你能不能派一個知道火災案情的同事過來?”

“這個沒問題,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保證做到。”

董浩掛了電話,心裏美滋滋的,自己追柳含笑好幾年了,一直都無法破門而入,或許這次就是一個很好的敲門磚吧。

“小勇,哥有個事要你去做。”

“老大,你吩咐別的人吧,我在回車上,去禹城辦案呢。”

“亮哥,忙不?”

“老大,昨晚在‘世外桃源’忙了大半宿,還沒睡醒就被荊局叫到大連辦差來了。”

……

董浩接連給十幾個參與昨晚火災行動的刑警打電話,對方不是說出差在外,就是說有任務,脫不開身。

不會這麼巧吧?所有的人都去不了?這是他從警以來,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董浩眉頭皺了起來,敏銳的感覺到這其中一定大有蹊蹺。

他想了想,又撥通了市公安局辦公室主任周銘的電話。

“哥們,忙什麼呢?”

“哎,瞎忙,有什麼事?”

“‘世外桃源’火災案的新聞發佈會準備得怎麼樣了?”

“沒聽說過有這個新聞發佈會啊?”

“六人死亡,五十幾個人受傷,這樣重大的安全事故會沒有新聞發佈會?”

依照國家的相關規定,在發生重大安全事故時,**相關部門都要及時的舉行一個發佈會,向外界說明事故的原因,傷亡、救災等情況。

“我也納悶着呢。但領導沒吩咐,我只能裝不知道。”

“你小子不是騙我的吧。”

“浩子,我們是同學,同窗之情濃於水,你說這話不怕傷我的心嗎?”

完了!完了!這回徹底完了!在柳含笑最需要自己幫忙的時候,我卻無能爲力。董浩無奈的閉上了眼睛,心頭的擔憂越來越強烈。

呂嘯天窩在別墅舒適的沙發裏,正忙着接電話。

“呂爺,剛纔柳含笑那丫頭打來電話,說是有一個新聞發佈會,請我們去參加,您說去不去?”

呂嘯天沉吟片刻,嘴角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去啊,怎麼能不去呢?這是你們媒體的職責所在,不去會被人詬病的。”

呂嘯天的電話剛掛,鈴聲又響了起來。

“呂爺,‘柳氏集團’要召開一個新聞發佈會,我們去不去?”

“去,你們是沙市最大的網絡平臺,到時候隨機應變,好好的發揮你們的專長。”

……

站在一旁的向玉敏微微弓着身子,媚笑道:“老爺,你這一招真是高明啊,柳含笑這丫頭現在急得是火燒眉毛,上躥下跳了。”

呂嘯天面帶絲絲得意的說道:“那個小丫頭不足爲慮,我現在有點擔心柳巡風,他肯定知道是我在背後搗的鬼。”

“老爺,柳巡風已經中了我的蠍毒,就算沒死,也是躺在牀上要死不活的,您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呂嘯天深吸了一口手中的雪茄,徐徐說道:“他不是已經知道自己中了蠍毒嗎?肯定會想盡辦法治療的。”

向玉敏奸笑道:“他已經病入膏肓,神仙也難救他了。嘿嘿,老爺,若是一個人知道了自己的病程,卻又無可奈何,是不是反而更加絕望、痛苦?”

“嘿嘿,你小子越來越壞了。不過還是要小心一點,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向玉敏決然道:“老爺,相信我,沒有萬一!”

呂嘯天微笑着點了點頭,道:“玉敏,柳含笑那丫頭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機會,不做點什麼好像對不起她吧。”

向玉敏媚笑道:“老爺高屋建瓴,玉敏愚昧,一切都聽您的吩咐。”

“柳氏集團”董事長辦公室。

“爹,我已經通知了沙市大大小小所有的媒體、電視臺和網絡平臺,他們都答應來參加我們的新聞發佈會。只是……只是……”

柳巡風沉聲道:“只是什麼?”

“董浩說他在出差,來不了。”

柳巡風愣了一下,“不來就不來吧,發佈會按時舉行。”

頓了頓,柳含笑道:“爹,小京就在沙市,要不要把他叫來?”

柳巡風果斷的搖頭道:“那孩子昨晚已經爲我們受了委屈,今天就算了吧。”

柳含笑小聲說道:“小京在呂花惜身旁,或許能聽到些什麼祕密也說不定。他的武功那麼高,到時候也許能幫得上一點忙。”

“好吧,這件事你決定就行。”柳巡風嘆了一口氣,似乎想起了什麼,“冬子呢,他去哪兒了?”

“我派他出差了,不在沙市。”

柳巡風點了點頭,“笑笑,十點鐘的發佈會你來主持,想想該說的話。”

“嗯,爹,那我去了。”

張小京抱着溫小鳳睡得迷迷糊糊的,被枕頭邊的手機鈴聲驚醒了。

看到是柳含笑的電話,連忙接通了。

“笑笑姐。”

“小京,你現在方便嗎?”

“方便,有事嗎?”

“那你現在就來一趟公司吧,越快越好。”

柳含笑知道他跟董浩的約定,如果沒有重要的事情,她是不會打攪他的。張小京隱隱感覺到可能發生了非同尋常的事,難道跟“世外桃源”的縱火案有關?

“嗯,我馬上來。”

張小京輕輕掰開溫小鳳緊纏着自己的手臂,哪知溫小鳳忽然用力,緊纏着不放。

張小京明白她已經醒來,於是道:“小鳳姐,我有急事要走了,你放開我吧。”

溫小鳳閉着眼,柔柔的說道:“小混蛋,我不想你走。”


“我是真有急事,辦好了就來找你。”

“你有什麼急事?還不是想去跟柳含笑私會,我不許你去。”

張小京再也顧不得憐香惜玉,用力掰開溫小鳳的手,穿好衣服就急匆匆的走了。 上午十點整,“柳氏集團”新聞發佈會在集團總部的大廳內如期舉行。

各路記者扛着長槍短炮紛至沓來,還有很多市民模樣的人,三五成羣的擠了進來,偌大的大廳被擠得水泄不通。

大廳裏吵吵嚷嚷的,張小京帶着五六個保安正在維持着秩序,累得滿頭大汗。

等到柳含笑從電梯裏走出來,款款的走向主持臺的時候,大廳頓時安靜下來。

各路記者手中的長槍短炮紛紛對準了柳含笑,“咔咔”聲不絕於耳,閃光燈下,柳含笑那副嬌俏的身材更顯得楚楚動人。

站在主持臺上,柳含笑面帶微笑,美眸環視了一下全場,看到有如此之多的媒體記者出席這次發佈會,她的心深感欣慰。

“各位朋友,上午好!我是‘柳氏集團’的總經理柳含笑,我代表集團所有的員工歡迎並感謝大家來出席今天的新聞發佈會。”

柳含笑不慌不忙的開始了發佈會的演說。與此同時,柳巡風坐在董事長辦公室,通過公司內部的攝像頭,緊盯着大廳的一舉一動。

“大家都已經知道了,昨晚‘世外桃源’度假村發生了一場火災,據電視臺報道,已造成了六人死亡,五十幾人受傷。對於這場慘劇,我們集團深表同情,在此,請大家跟我一起向在火災中不幸遇難的人們默哀一分鐘。”


柳含笑說完,便神情肅穆,微微低頭。

見此情景,大廳裏的人,不管願意的,不願意的,都紛紛起身,垂下頭來,向死者表達着一份尊重。

默哀完畢,柳含笑擡起頭來,繼續說道:“我們舉辦這次新聞發佈會,目的是想要澄清一個事實,‘柳氏集團’與‘世外桃源’度假村發生的火災事故沒有任何牽連。‘柳氏集團’是一家現代化企業,自成立之日起,遵紀守法,從不偷稅漏稅,更別說幹那些殺人放火的勾當!”

頓了頓,柳含笑神色凝重起來,“對於這起火災事故的原因,市刑警隊至今還沒有定論。但在今天,有些電視臺、報紙媒體、網絡平臺,卻充斥着大量的不實之言,明裏、暗裏將‘柳氏集團’說成是這次火災的幕後元兇。在這裏,我倒想問一問,他們這樣做有什麼根據?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在場的各路記者,有的神色凝重,有的若有所思,有的不屑一顧,有的面帶冷笑。

“這是一個法治社會,講究的是真憑實據,如果沒有,那就是惡意中傷,誹謗誣陷。‘柳氏集團’對於這樣空口無憑的不實報道予以最嚴厲的譴責,對於這些昧着良心胡說八道的記者、單位、企業,將保留起訴的權利!”

這時,大廳裏開始騷亂起來,在場的很多記者都玩味的瞪着柳含笑,似乎有話想要說。

柳巡風一看不妙,笑笑怎麼能這樣說呢?沙市幾乎所有的媒體都刊登了這樣的不實報道,這不是自找麻煩,自我樹敵嗎?

果然,有人忍不住開始開炮了。

“柳總,我是沙市電視臺的記者,你剛纔說某些電視臺充斥着大量的不實之言。據我所知,電視臺播報這起火災事故的僅有我們一家,你這是在質疑我們的報道不實嗎?”

說話的是一位身材迷人的美女,眼睛斜視着柳含笑,嘴角微微上翹,臉上寫滿了不屑。

沙市電視臺是沙市市**的宣傳部門,代表市**說話,也就是市**說話的咽喉,它的每一句話都代表着市**態度。

俗話說,民不與官鬥。就算你是千萬富翁,億萬富翁,還不是在**的管轄範圍內?若是想要給你穿小鞋,揪住你的小辮子不放,你就死翹翹了。

這樣一想,就不難理解這位女記者會首先向柳含笑發難了。

柳含笑不慌不忙的說道:“你們電視臺有沒有不實報道,我說了不算,你說了也不算,而是要以事實爲準繩。”

美女記者不依不饒的說道:“剛纔你明明說了,還想抵賴?”

柳含笑冷冷的說道:“我沒有那麼說,你要對號入座那是你的事。”

美女記者轉過身來,氣憤說道:“在座的各位,你們說,柳總剛纔有沒有說我們電視臺的報道不實這樣的話?”

“她說了。”

“我作證,她剛纔就是這樣說的。”

在場的許多記者都紛紛站起來,力挺美女記者。

張小京定眼一看,這個女人就是昨晚在火災現場採訪呂花惜的那位女記者。

美女記者又轉過身去,鄙視了一眼柳含笑,“柳總,聽到了吧,這麼多人都在爲我我作證,你剛纔就是說我們電視臺的報道不實。”

爲了不想給自己的公司製造麻煩,柳含笑只好尷尬的笑了笑,含糊的說道:“哦,可能是我一時口誤吧。”

哪知美女記者並不領情,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得意的說道:“柳總,既然你自己承認說錯了話,我也不爲難你,你當着大家的面,跟我道個歉,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柳含笑的臉霎時跌了下來,沒想到自己的忍讓不但沒有換來對方的寬容,反而變本加厲對自己進行反撲,一時就呆住了。

就連坐在辦公室注視着發佈會的柳巡風,老臉都變得難堪起來,這不是以大欺小,以官壓民嗎?真是欺人太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