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人又齊了。

空空道人舉手說道:諸位——隨我到大殿裏去——我要和諸位,商量一下輪迴論道大會和四大災星的事情了。

要討論正事了,我們當然去了。

現在,來參加輪迴論道大會的班子,徹底集齊了,我們自然是高興。

很快,我們所有人,都匯聚在了武當山的玄天玉虛宮的大殿裏面。

所有人都坐在了蒲團上,面前,放着一杯武當山的熱茶。 武當山的玄天玉虛宮內,所有的人,都坐在了蒲團上,旁邊,放着一杯熱茶。

熱茶冒着瑩瑩熱氣,衆人都望着空空道人。

шшш◆ ttka n◆ C○

我們東北陰人,因爲幫了空空道人,所以和三大高人,坐在了第一排。

空空道人舉手說道:各位同仁,江湖好漢——今天,我們能夠聚在一起,大體是因爲百年一次的“輪迴論道大會”,輪迴論道,傳承上千年——實在是我們出道之人的大日子。

少林寺的苦玄大師也說道:是啊……輪迴論道——六道齊至,天道、人道、修羅道、餓鬼道、地獄道、畜生道,不分高下,皆可來論道,僧、佛、道,三大家互相切磋,各位師兄師弟,也都能一起參悟,實在是不得了的大盛會。

空空道人說確實是這樣的,這也是輪迴論道大會的初衷,論的是道,參透的是輪迴。

但是這一次,輪迴論道大會,來了四大災星——武當山損失慘重都是因爲災星搞得鬼。

“既然災星來了,這次輪迴論道大會,那就徹底算了吧。”

空空道人的意思是——輪迴論道大會,不開了。

接着,空空道人還詢問:李善水施主、靈童、苦玄師兄、張家上師,你們的意見是?

鈴鐺和苦玄沒有說話,張家天師則說:如果不辦——那可以,所有的人,都去我龍虎山,我來承辦!

“百年一度的聖會,說不辦就不辦?你們武當山辦不成?那就讓我們龍虎山辦嘛,武當山沒那麼大的盤子,裝不下天地英豪這盤菜,我們龍虎山來裝,可好?”

張家天師的語氣,有些咄咄逼人,也有些利益薰心。

空空道人,考慮衆人的死活,張家天師只考慮自己家的名聲和利益。

情況,顯然是有些被動了。

空空道人望向了我。

我卻不表態。

你辦與不辦,我怎麼說得上話?

空空道人又擠了個眼色,明顯是想讓我表個態——沒人表態,他不好辦事啊。

我笑笑,依然沒說話。

這時候,誰先表態,誰就是把禍水往自己的身上引,雖然我和空空道人,這幾天算是攢點交情了,但有些話,還是不能主動說啊。

鈴鐺和苦玄,依然沒有說話。

空空道人見我們都不表態,唯一的表態,還是張家天師強行要辦,他也有些無語了。

最後,空空道人逼得沒有了辦法,只能看向了張天師,帶着沮喪的語氣說道:也罷——大家都不說話,無非還是想辦輪迴論道大會,但是……我們武當山是真的不辦了,剛纔,既然張家天師開口了——那就辦——去龍虎山辦。

“來我們龍虎山半辦,當然沒問題了。”張家天師有些小人得志的模樣,說道:但是從此之後,中國第一仙山的名頭,就得從你們武當山給拿下去了——得換成我們龍虎山——你看如何?

空空道人真是恨得牙齒直癢癢,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了。

要辦輪迴論道大會,那就擺明了要進四大災星的圈套,一時間,該如何處置?如何選擇?

我也好奇,空空道人到底該如何選擇。

接着,又是十幾分鐘的寂靜無聲。

最後,空空道人直接說道:不辦!龍虎山要辦,你們辦,第一仙山的名頭,你們大可以拿去——我們無所謂,從此以後,你們龍虎山,再要向外面宣傳,就說你們龍虎山是天下第一仙山——我們武當山,不會追究的。

“好!”

張家天師,站起身,拱手說道:在場的諸位都聽到了——今兒個是空空道人自己說的——輪迴大會,改在龍虎山,諸位如果賞臉,就來龍虎山一敘,張家天師門主,到時候會出三個命題——供大家探討,我們說六道,論輪迴。

“江西龍虎山正一門,好茶好水,恭候大駕。”他拱手說道。

一時間,還真有不少人起身了。

但也有一些老人,不太原因去龍虎山,他們說來輪迴論道大會,是聽說能在輪迴論道大會裏,拿到一些好處——比如說傳聞中的“老子”西出函谷關後,寫下的真正的“易經”。

如果不是因爲這個,大家也不會上武當上。

歸無覓處 如果沒有了這個,大家爲什麼要去龍虎山?

一時間,剛剛站起來的人,全部坐了下來,搞得張家天師,好生尷尬!

張家天師,尷尬得不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我是暗中偷着樂。

空空道人估計心裏也樂開了花,但是臉上沒有表現出來,他壓了壓手,說:謝謝大家給武當山一個薄面,輪迴論道大會,我們是真的不辦了。

他話音剛落,鈴鐺終於也發話了。

她說道:輪迴論道,論的是道,如果是爲了好處,難免落了下乘——既然武當山不辦了,那我們也彆強人所難——還是下山去吧。

鈴鐺一發話,空空道人立馬說道:靈童所言極是啊。

“四大災星窺覬,只怕有場浩劫,還是下山爲好。”苦玄大師他們估計是想清楚了——空空道人一個心的不辦,你再強人所難,那也是要不得的,乾脆別辦了。

他也帶着少林寺的弟子,準備下山。

兩大高人,一起發話要下山,其餘人也比較認同這兩人的,也都起了身,準備往山下走。

空空道人喜不自禁,說道:諸位今日前來,實在是給面子,但是在不好意思,四大災星太過於陰險,他日,你們再上武當山,我空空親自作陪,陪大家喝一喝武當山的好茶!

本來這事,就應該這麼算了的。

忽然,玄天玉虛宮的外面,傳來了一聲炸響。

砰!

聲音巨大,所有的人,都衝了出去,我也帶着弟兄們,衝了出去。

之間,在武當山的上空,有一龐然大物。

那像是一座山,又像是一座宮殿。

那物事,不知道有多大,在空中,不停的旋轉着。

上頭的房子,全部都是青色的,像是用青銅打造。

那宮殿,旋轉了片刻後,不少的白雲,環繞了上去,像是仙宮一樣。

領主攻略 這時候,大金牙直接趴在我耳邊說:小李爺——只怕那……那就是崑崙仙宮啊。 這時候,大金牙直接趴在了我的耳邊,說:小李爺——只怕那——那就是崑崙仙宮啊。

我瞧了那天上的宮殿一眼。

那宮殿,真的太大了,籠罩在武當山的上空,十分驚人。

我聽沖繩島的徐福前輩說過——崑崙仙宮,就是一座飛來峯,隔一段時間,就會在天空飛行——而且,似乎是暗含着某種規律。

徐福根據那人皮吊墜的紋路,推斷了一部分的飛行軌跡,但始終是沒有猜測出整體的飛行線路!

現在。

崑崙仙宮,竟然來了嗎?

而且就停留在了武當山的上空!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啊!

我實在是吃驚事情的變化。

風影又說:小李爺,還記得嗎?那四大災星離場的時候,可說過——說會給我們帶來一個大大的驚喜,只怕這驚喜,就是這崑崙仙宮啊!

崑崙仙宮現世——這事,可就不一般了。

殺戮。

重生。

長生不死!

這一切的一切,都來了。

腥風血雨,打過來了。

我覺得這不算驚喜,這算浩劫!

空空道人也看得出神,他看我和大金牙、風影聊得還算不錯,就問我們:李施主……似乎,似乎你們對這個天上飛行的宮殿有些瞭解啊?

我搖搖頭,說第一次見!

不管其餘人,有沒有認識這個崑崙仙宮的,我是不可能說的。

空空道人見我否認了,也沒有多說了。

那崑崙仙宮,在天空繼續盤旋,很多人已經要跟空空道人辭行了。

因爲他們的想法很簡單,大概就是——君子不立危牆之下,現在天上懸着一個時刻都會掉下來的宮殿,他們會不害怕嗎?還不找個藉口,腳底下抹油,趕緊撤?

空空道人也說行——讓所有人都離開,也要帶着其餘的弟子,離開武當山。

還好,還好!

崑崙仙宮的祕密,似乎並沒有被很多人知曉——這就好了,大家不識貨,入寶山空手而回,也還不錯。

可就在這時候,天空中,憑空傳來了炸響。

“哈哈哈哈!”

四大災星的聲音,在空中迴盪了起來。

“別走啊!好戲纔開演呢!”

“知道這是什麼嗎?崑崙仙宮!古往今來的第一仙宮。”

“,你和你的東北陰人們,明明就在窺伺崑崙仙宮,爲什麼到了這兒,竟然不開口了?也不給其餘的兄弟們,介紹介紹,這崑崙仙宮,到底有什麼神祕的地方?”

“哈哈哈哈!,吃獨食的習慣可不太好啊!”

四大災星對我一陣嘲諷,周圍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我們幾個的身上。

這四大災星,真是災星。

極品透視高手 我面對衆人灼熱的目光,選擇了沉默,沒怎麼說話。

這時候,天空中,再次出現了畫面。

畫面了——是曾經我們在西藏的時候,大雪山千葉明王最後給我們留下的絕筆——他跟我們訴說了天瞎老人的事情。

那天瞎老人,年輕的時候,誤打誤撞,進入了崑崙仙宮,竟然吃了長生不死藥,活了八百年。

光是這一點,已經讓在場的人,徹底眼睛裏噴出了火來了。

我捏緊了拳頭。

這下子,崑崙仙宮的祕密,公佈天下了。

武當山上,所有的人……都獲得了崑崙仙宮的祕密,這事情,要壞。

果然,不光是那些要離開的人徹底不走了,就連空空道人的眼神,也有些不對勁了。

四大災星繼續說道:這個世界裏,你們想做什麼事情,可能畢其一生的能力,也辦不到——可是在崑崙仙宮裏,你們一定能辦到——這個仙宮,能夠滿足你們的所有想象!

接着,他們繼續說道:輪迴論道開啓,一定是在武當山的天柱峯上開啓的——你們仔細看看把……崑崙仙宮,將要飛往何處?

那四大災星一說完,天啊……那崑崙仙宮,像是聽懂了人話一樣,直接飛到了天柱峯上,然後猛地落了下去,再也不見,像是從來沒有來過一樣。

“哦!”

全場譁然——似乎這武當山的輪迴論道大會,和這崑崙仙宮,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敢問上天,是否有仙。”大金牙喃喃的說道。

我卻發現問題了,指着四大災星說道:你們四個……到底是什麼東西,你們和崑崙仙宮,似乎有莫大的聯繫!

“哈哈哈!”四大災星,再次發出了怪笑,說道:我就明擺着告訴你們吧——崑崙仙宮的鑰匙,就是我們四個!

“放屁!”我猛地罵道:鑰匙在……在我的心臟裏,在我幾個兄弟的心臟裏!

“哼哼,當年天瞎老人偷走了崑崙仙宮的鑰匙,他以爲崑崙仙宮,就是靠那把鑰匙打開的? 婚婚欲離 無知。”四大災星說道:那崑崙仙宮的鑰匙,就是人心慾望——就是我們四個,酒色財氣。

鑰匙一出崑崙仙宮,我們四個就自由了——其實我們,纔是真正的鑰匙。

四大災星繼續說道:空空道人,我們嫌棄你這個輪迴論道大會,不夠熱鬧,老子親筆寫出的五千字的“道德經”,還不夠刺激,這個獎勵,還不夠豐富——來吧——我給你們加個賭注,誰在這個輪迴論道大會上,拔得頭籌——我們兄弟四個,就給誰開門——誰就有進入仙宮的資格!

哈哈哈哈!

又是一陣怪笑之後,四大災星再次消失——聲音再也沒有響起過。

但武當山上,亂成了一團。

不少人都要求空空道人,重開輪迴論道大會。

不光是這些人,就連鈴鐺和苦玄的態度,也完全不一樣了。

苦玄望着空空道人:死而復生——天下之大不爲,但這仙宮能爲之,只怕真正的論道,比不上去這仙宮裏,望上一望!

空空道人緊咬着牙關,不知道怎麼說纔好。

這時候,我提醒空空道人:既然輪迴論道已經關閉了,那就別開了——如果你不想看到武當山血流成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