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貴程度可想而知了。

“你看看,這是什麼丹藥。”清聖子除了林寒這個徒弟讓他很滿意,還有便是阿森。這小子不驕不躁,爲人謙和,是衆多弟子心目不折不扣的好師兄。

將林寒煉製給他的萬聖丹拿出來給阿森看了看。

阿森纔打算動手去拿,被清聖子收起來了。

“給你看看可以,不能碰的,爲師還要拿回去好好研究呢。”清聖子一臉寶貝的樣子,看的阿森有些無言以對。

“師傅,這是何丹藥?”阿森不解開口問道。

“萬聖丹,是你師弟煉製的。靈仙階品尊階的丹藥,丹方雖然失傳,但是你師弟卻煉製出來了。”清聖子滿臉驕傲的開口。

“萬聖丹!”阿森頗爲吃驚,這可是已經失傳的丹藥啊! “可不是,明日考覈完了之後,你帶着你師弟去熟悉熟悉這煉丹學院,順便問他取取經,他的煉丹手法你雖然學不會,擔心煉丹心得還是能夠學會一些的。 ”清聖子叫住阿森自然是有私心的,他不滿足於只有林寒這麼一個徒弟。費盡心思想要讓阿森跟林寒搞好關係,目的是爲了讓他能夠跟林寒取取經。

“好的師傅。”阿森欣然答應,若這真的小師弟煉製出來的萬聖丹,那他願意去向林寒取取經。

“好了,時間不早了,你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明日還要爲我們清聖山奪取榮譽呢。”看了看天色也不晚了,清聖子對阿森說了一句。

阿森點點頭,告別了清聖子離開了此處。

隔日清早,煉丹學院熱鬧了起來。因爲這是一年一度考覈的日子,主要是考覈學院裏的學生,是否有長進。在考覈獲得第一的人,可以獲取相對於的積分,可以到藥庫隨意取藥。這對每個煉丹學院的人來說都是無重要的。而且這考覈不止包括弟子,還有那些長老,都要參與考覈。

林寒一夜好眠起了個大早,清聖子給自己補充精神力的丹藥還添加了安眠的藥材,所以才讓自己的睡眠質量得到了質的飛躍。

起來之後林寒本打算出去打盆水洗把臉,沒曾想纔打開房間的大門,迎面撞了一個在房間門口等待的人。

“你是?”林寒驚愕的看着眼前這個高大的少年,不解的問道。

“小師弟早好,我是大師兄阿森。”少年對着林寒露出了一個憨厚的笑容。

林寒微微愣了一下,將木盆收回到了自己的空間裏,“大師兄有事嗎?”他這纔剛起牀,連衣服都沒有穿好。

思及此,林寒低頭看了自己的身子一眼,有些尷尬了。

自打自己走了修行之路之後,是越來越邋遢了。

昨晚直接累到連洗澡都不去洗睡了。

“師傅讓我提醒你,今日是考覈日,你準備好了嗎?若是準備好了,去大殿集合。”阿森笑容和煦,宛若冬日裏的暖陽。

林寒看着他,腦海裏不自覺的響起了在自己那個世界同樣對自己關照有加的龍戰師兄。

不知道龍戰師兄怎麼樣了……

很快林寒從想念的情緒走了出來,說了一句稍等,連忙回房間去了。

阿森一頭霧水,乖乖的站在門口等着。

只是這一等是半個時辰,林寒才穿戴整齊的從房間裏出來。

“抱歉師兄,剛纔衣冠不整的,而且昨晚忘了洗澡,特地去洗了個澡。”林寒不好意思的開口解釋了一句。

阿森有些無言以對了,一年一度的考覈很是重要,關乎着他們清聖山的榮譽。林寒居然還有心情衝個澡再出來……

“無礙,時辰差不多了,咱們出發吧!”這小師弟的行事風格還真是一般人看不透的。

“大師兄,你昨晚沒睡吧!”走在阿森的身旁,林寒看了看這大師兄的臉色,才發現他眼睛下面有着濃濃的眼袋。開口問了一句。

“嗯,考覈在即,我不敢多睡,這幾個晚都在煉丹。”阿森開口回答,他是儘可能將自己的時間花在煉丹。

林寒打量了一下這個大師兄,才發現這是一個忠厚老實的男人啊。

聽到他的話,林寒倒是有些心虛的,顯得自己特別沒心沒肺。不僅睡了,還去洗了澡。

在林寒心裏在胡思亂想之際,阿森已經帶着林寒去了大殿裏集合。

所有的師兄弟除了他們二人之外,都到齊了,連清聖子都已經起來了。

“你們來了,好了,時辰差不多了,咱們出發。”清聖子清點了一下弟子的數目,發現全員到齊了之後,一聲令下。

林寒跟阿森站在了清聖子的身後,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離開了清聖山,去往了煉丹學院的考覈廣場處。

等到清聖山的人抵達了目的地之後,林寒才發現其他兩座山的弟子都已經到齊了。等他們了。

這倒是弄得林寒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這強迫症犯了還連累了大家一起等他。

“好了,時辰到。大家自己去找標屬了你們名字的座位,煉丹考覈,現在開始。”院長手持一根敲鼓棍,看到清聖山的人到齊了之後,轉身敲響了身後的大鼓。

沉悶的鼓聲響徹整個廣場,大家都井然有序的入場,去尋找適合自己的位置。

林寒在較靠前的位置找到了他的位置,從位置能夠看出來,清聖子對自己是用心良苦的。

“接下來的考覈爲期一個星期,由太長老監考,大家不要想着矇混過關。”院長在臺提醒了衆人一下,試圖在每年的考覈渾水摸魚的人還是有的,只要一經查處必定做趕出學院處理。

這是人人知道的規矩,院長之所以特地提起,怕是爲了某個新入院的弟子。

大家都潛意識的看了林寒一眼,成功成爲衆人矚目焦點的林寒一臉的無辜,完全沒有弄明白是怎麼回事。

“小子,好好加油,我等着你的丹藥。”太長老往高臺一坐,倒是顯得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不過在一雙眼睛盯林寒的時候,露出了一個慈愛的笑容。

最強神魂系統 林寒微微一笑,算是回答。

隨後便是挑選藥材的時間,林寒自然是選擇自己已經煉成丹藥的回春丹,在學院提供的藥材庫裏尋找了一圈之後,發現少了一味藥。

“那個院長,我還這還少了一味藥材。”林寒開口反饋了一句。

“煉丹考覈不僅僅是對你煉丹技術的考覈,還有對你面對突發事件的處理能力。這件事情,怕是要你自己解決。”院長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讓林寒嘴角抽搐了一下。

這算什麼狗屁規矩。

自己身回春丹的藥材早在昨晚實驗的時候被自己用光了。

這不是變相的爲難自己嗎?

林寒氣結之餘,站在自己身旁那個桌子的大師兄一臉關切的開口,“小師弟,你還缺什麼藥材?我給你。”大師兄果然是大師兄處處爲師弟着想。 林寒看了大師兄一眼,從他取的藥材能看出他要煉製什麼丹藥。 他那兒倒是有自己所需的藥材,但是那味藥材對他的丹藥也很是重要。自己若是奪走了,他不夠用怎麼辦?

林寒搖了搖頭,這既然是院長對自己的刁難,自己必須親自解決,否則的話,怎麼向這迂腐的院長證明,旁門子弟也是有天才的。

思及此,林寒心念一動,一隻火蜂出現在了他的掌心,“幫我去尋這味丹藥來,再過一段時間,我答應你的天蜜到了。”

用意念將自己內心所需的藥材告知了火蜂,火蜂點點頭,拍打着翅膀,咻的一聲,消失在了原地。

“我的天!”火蜂一出現,震驚了全場,連見多識廣的太長老都激動的站了起來,驚呼了一聲。

“這不是我們古獸族的珍惜古獸嗎?”煉丹學院的學子也不乏古獸族的人,他們自然是知道火蜂跟天蜂的區別的。林寒這隨手取出了一隻火蜂的行爲讓他們驚呆了。

“有趣。”院長微微一笑,這小子,看起來像個散修,身的寶貝還真不少。

“你小子有火蜂都沒有告訴爲師!”清聖子炸了,火蜂可是頂稀罕的物件,這小子竟然瞞着自己。

“沒用到想不起來啊……等這次考覈結束,給師傅好好看看。”林寒一臉無辜的回答。

一衆學子狂暈,林寒這小子……還真是人人氣死個人啊!

大約花了一刻鐘的功夫,火蜂回來了,還叼回了一株草藥送到林寒的手。

那正是林寒所需的藥材,林寒滿意的點點頭,將藥材收了起來。

“連年份都找的恰到好處!神物!果然是神物啊!” 我的巨星女友 清聖子兩眼發光,恨不得現在從林寒身將火蜂扒下來好好的觀察一番。

“師傅淡定……”林寒扶額,自家師傅不淡定的性子到底是從誰那裏傳染來的。

“哎喲,清聖子,你居然連你徒弟有火蜂的事情都不知道嗎?”某道不怕事大的女聲傳來,林寒無語透頂。

這越是厲害的前輩越無聊嗎?

“你什麼意思?”清聖子滿頭黑線的看着霓裳長老。

“什麼意思,這件事情我早知道呢?我還以爲你這個師傅知道呢?看來你這徒弟還是跟我親一些,要不讓給我當弟子得了。” 鄉村最強小神農 霓裳嬌笑一聲,說出來的話真是分分鐘讓人崩潰。

林寒簡直想要跪求霓裳別開口了,他現在算是發現了。霓兒那不聲不響的性格實在霓裳這毒舌的性格好太多了。

“你做夢!”清聖子咬牙切齒,蹦出了三個字作爲迴應。

“年年考覈如此多沒意思。要不今年咱們來點賭注如何?”霓裳打算設套讓清聖子鑽,清聖子自然知道這女人的花花腸子。

“你且說說,什麼賭注?”清聖子雖不當,但還是想要看看這女人在玩什麼花樣。

“若是我今年的考覈成果過你,你且將林寒讓給我當徒弟。若是你贏了,我將我那丹爐送給你。”霓裳知道這老鬼覬覦自己的丹爐很久了,不過一個林寒,值得自己付出這麼多。這麼好的徒弟,誰看着不眼紅啊!

“你這女人還真是敢賭,這纔剛剛歷劫歸來,丹爐都還沒摸熱吧!丹火找到了沒啊?”兩人一旦鬥起嘴來,那叫一個戰況激烈。

看的一羣人直接噤聲,院長輕咳幾聲,打斷了兩人之間的脣槍舌戰。

“好了好了,這藥材也湊齊了,趕緊開始了!還有霓裳,男弟子不好,男女授受不親。”院長說完,警告的眼神看了林寒一眼。

沒想到霓裳竟然爲了這個小子拿自己的丹爐作爲賭注,那丹爐可是她放在心尖的寶貝啊!

林寒無言以對,趕緊自己躺着也槍啊……

“老女人,我可不佔你便宜!這徒弟我是不會拿來做賭注的。回頭我會好好教育教育他!下次若是敢再瞞我何時,我好好的罰他。”清聖子說完,瞪了林寒一眼。

林寒感覺自己簡直身處於水深火熱之,哭笑不得低頭嘆了一口氣,他開始收拾自己面前的藥材。

鬥嘴歸鬥嘴,但是現在是關鍵時刻,還是煉丹爲重。

煉丹場很快安靜了下來,剩下的是窸窸窣窣的投放藥材和藥材焚燒的聲音。

許多人還有些好偷偷的觀察着林寒的煉丹手法。發現他還是一如既往的猶如大雜燴一般將所有藥材統統丟進丹爐,不禁倒抽了一口氣。

這天地下,煉丹煉的如此隨意的人,怕也只有林寒了。

隨着時間的流逝,衆人也不再將目光放到林寒身了。畢竟事關自己的前程跟自家師傅們的榮譽,哪裏還有空管林寒做什麼。再說林寒的煉丹手法,他們是打死都學不會的。

林寒一如往常那般,往嘴裏送着提升精神力的丹藥。院長卻鬼使神差的走到了林寒的身旁,抽了抽林寒放在一旁的丹藥,拿起來放在鼻尖嗅了嗅,直接將它取走了。

林寒錯愕的看了對方一眼,對方衝着自己明媚一笑,扭頭走。

“我去你大爺的……”林寒忍不住咬牙在心裏蹦了一句粗話出來。

以爲拿走了丹藥自己沒法了嗎?

林寒扯出一抹不屑的笑容,催動靈力轉化成精神力,開始靜下心來。所幸現在還不是凝丹的時刻。他不過是習慣了嗑藥煉丹,這丹藥一被拿走的確有些不太習慣,不過勝在還能應付。

況且自己的精神力本別人要強大許多。

在這樣的苦撐,時間過去了兩三天左右,清聖子這些大師早早的已經煉好了他們最拿得出手的丹藥。

經過藥皇評定,自家師傅清聖子獲勝,霓裳排第二,而無須子一樣,墊底。

藥皇責怪無須子總是將煉丹當做玩耍,從來沒個正行。無須子卻輕笑說清聖子跟霓裳都很認真,若是被他這個不認真的人趕超了,那面子多說不過去。

聽得清聖子跟霓裳直翻白眼,說他自戀到了極點。

【再過兩天恢復八更,有粉絲說雞蛋裝病,天地良心,雞蛋若是真的裝病,直接三更了……不會熬着身體都一天六了,話說也差兩章,感覺沒有差那麼多吧!】 幾位長者煉好丹之後,將目光投在了他們的弟子身。

清聖子原本是打算先去看看林寒怎麼樣的,可轉頭一看發現阿森好像遇到了困難。滿頭大汗,眉頭深鎖,正在咬牙堅持着。他本打算出手幫一幫,可一想到考覈的規矩,只能嘆氣搖頭了。

“凝聚精神力,不要急躁,慢慢來。”清聖子走至阿森的旁邊低語了一句,“別給自己的太大的壓力,能夠煉製出來好了。”

阿森原本是很緊張的,可在聽到清聖子對自己的這番鼓勵之後,緊張的情緒放鬆了許多。

觀察完了阿森,清聖子打算去看看林寒如何了。

沒曾想在這時,砰的一聲爆破聲響起,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聲源處。

發現林寒又將丹爐給炸了的時候,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

“你炸爐了!你被開除了!”院長怕是表情最詭異的一個,一臉激動的開口對林寒說道。

“賽結果不是看成丹與否嗎?也看是否炸爐?而且你給我考覈的這個爐子根本承受不了我所要煉製的丹藥等階,炸爐怪我咯?”林寒聳了聳肩,無辜的回答。

“你爐都炸了,你還想成丹?”院長嗤笑一聲,顯然是不信邪。

“不巧,還真運氣不錯,被我煉出來了。”林寒咧嘴一笑,在那些破碎的丹爐碎片搜索了一下,最後摸出了一顆散發着金光的丹藥,呈現在了衆人面前。

“怎麼可能!”院長顯然一臉驚愕,顯然不願意相信這件事情。

“拿予我看看。”藥皇臉掛着一如平常的笑容,衝着林寒招了招手。

“好。”林寒乾脆連同丹爐碎片一起帶,給太長老送了過去。

太長老拿到了這顆丹藥之後反覆觀察,在觀察了一個徹底之後,他驚呼連連。更是擡頭一臉驚喜的看着林寒,“你這小傢伙從未讓我失望過。”說完,滿意的點點頭,在林寒的考覈單子寫下了通過二字。

“不可能!爐都炸了!”院長明顯不信,走前一把奪過那顆丹藥,湊到鼻尖嗅了嗅,發現的確是成丹的丹藥。又拿起了炸掉的丹爐碎片嗅了嗅,發現面的確有成丹的丹藥香氣。

重生之阪道之詩 面色難看,一臉陰鬱的盯着林寒。

“弟子不知,弟子做錯了什麼,竟然院長對我如此針對。”他的事情是解決了,不過林寒更加想要弄清楚的是,這院長爲何要如此針對自己。

“是看你不爽!小子!”院長沒好氣的說道,末了將眼神看了一下霓裳。

林寒挑眉,單從院長的表現看出來了。

原以爲吃醋的女人很可怕,原來男人亦然。

不行,自己應該分散他對自己的注意力,今日回去之後通知哥哥林池,霓兒在他這裏。

這一招禍水東引,自己是屢試不爽。

“幼稚!”霓裳對了院長的眼神,冷哼一聲,走了過來,拿過了院長手的丹藥。湊近鼻尖聞了一下,當發現這是何階品的丹藥時,一臉難以置信的看着林寒。

“玄仙階丹藥!”林寒這小子,昨天之前明明還煉真仙巔峯的丹藥都有些吃力的,今日居然能夠煉製出玄仙品丹藥!

“的確是玄仙階沒錯,是不知,這是何丹藥?”無須子也湊熱鬧的走過來看了看,不過瞧了半天,也沒發現這是何丹藥。

“回春丹啊!你們不知?”林寒一臉錯愕,難道他們連回春丹都不知道嗎?

這丹方明明是自己從波雅的沙漠宮殿裏找出來的,是他們這個世界的東西,沒道理他們不知道啊!

“回春丹?是否是吃了外貌能夠返老還童的那回春丹?”果然,女人對青春永駐這種事情很是積極,霓裳兩眼發光的問道。

“是啊。”林寒點頭。

“小子!你告訴我,你到底還藏着多少的古丹方沒拿出來!”先是萬聖丹,而後是回春丹,這小子到底還藏着多少的古丹方沒有拿出來。

“古丹方?”林寒一臉不解。

“古時期,曾經有一位大能,煉丹能力還在我之,他創造出了許許多多的丹藥丹方。可這些丹方都隨着他的失蹤而失蹤了,沒有人再見到過他跟丹方的蹤跡。這也算是我們大陸的一大憾事。”藥皇對當年的事情還是較清楚的,開口感嘆了一句,用再平靜不過的語調來時候這件事情。只是話語,有着對那件事情的遺憾。

“額?”林寒嘴角抽搐,該不會自己運氣那麼好,在沙漠皇宮裏弄到的那本丹方祕籍是煉丹大能留下的?

“你這丹方,是從何處得來的?”藥皇笑眯眯的開口問林寒。

“撿來的。”林寒理所當然的回答,可不是撿來的。

“胡說!你以爲這丹方是爛大街的東西,隨處可撿啊!”院長差點一口唾沫噴死林寒,這小子,以爲丹方是爛大街的玩意,隨處可撿啊!

“可我真的是撿來的。”不過是從沙漠宮殿撿來的……

“那你可還有其它丹藥的丹方嗎?給我看看。”太長老對霓裳的話感了興趣,萬聖丹跟回春丹,都是兩種古失傳的丹方,林寒這兩種都有,應該還有其它的纔對。

林寒雖然有些不太情願,不過轉念一想,這麼多雙眼睛看着。人太長老也不會明搶,所以拿出了自己的這本丹方,放到了太長老的手裏。

太長老接過翻閱了一下,越是往下翻,眉宇間的狂喜之色不言而喻。

“你從哪兒撿來的丹方?你可知,這本丹方古籍正是那位大能前輩留下來的!”連藥皇都要尊稱一聲前輩,看來果然是什麼厲害的大人物。

“在一處廢墟,我在一具乾枯的骷髏旁撿到的。”沙漠宮殿周圍都是累累白骨,自己這麼說,也不算在說謊。

“白骨……那位大能,竟然隕落了嗎!”藥皇一臉的沉痛,本以爲那位大能是登無仙境了,沒曾想,竟然是已經隕落了。

“應該是吧。”林寒點點頭,被波雅抽空了生命能量的,沒有幾個能夠活下來的。 在幾人對話的功夫,場下陸陸續續的有弟子將丹藥煉好了。大約又過了一天的時間,場所有的弟子都完成了煉丹,每一個人手拿到的丹藥品次都不算太低。不過沒有一個有林寒的這枚出挑。

“林寒,作爲煉丹學院的弟子,你可願意將這丹方共享出來?”他們大陸之煉丹師人才凋零,除了火蜂一族的消亡還有是一些古丹方的流失都是脫離不開的。藥皇開口問了林寒一下,林寒微微一愣。

其實依照藥皇的能力,直接對自己下命令好了。自己怕是不屈服也要屈服,可他偏偏另選一種方式,是用這樣尊重自己的詢問方式來詢問自己的意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