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門合上的瞬間,所有人才從震驚中回了神。

謝三哥在謝氏是怎樣的存在?

開會的時候,他一向是板著張臉的!

要麼就全程一言不發,到最後宣布項目作廢!

要麼就全程都在雞蛋裡面挑骨頭,明明看上去勢在必行的項目,都會被他踩中痛處,最後打翻,全盤重整!

今天,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林淼才講了十分鐘不到,整個項目就這麼通過了?

關鍵的是,林淼在會議室做宣講的時候,謝三哥好像還盯著她笑了?!

還誇了她?

有人開始暗暗揣測。

「謝總一定是春心蕩漾,喜歡上林總監了?」

「可不是么?!謝總說了,姓林的女孩子就是討人喜歡!」

「十分鐘耶!十分鐘不到,他就通過了林淼的項目策劃!你聽明白『定、期、匯、報』這四個字的意思么?!他是要潛林淼啊!兩個人定期到總裁辦公室卿卿我我……矣,想想就好令人羨慕哦!」

「總裁這棵萬年鐵樹,可算要開花了!」

「林總監的運氣可真好!謝氏的家產,我幾輩子都花不完的,要是能嫁給謝總……」

「停停停!你就別瞎想了!你看看人家林總監,那是什麼身材什麼臉蛋什麼家世啊!人家雖然不是豪門,但也是書香世家啊,是你比得了的嗎?!」

一群人議論著,站在角落裡的林淼,臉頰微微泛起了紅暈。

另一邊,謝景行一出辦公室就點開了林嫣的朋友圈。

最新一條消息是在英國,林嫣穿著一身運動服站在聖安德魯斯大學的籃球場上,下了個腰,姿勢又標準又好看,好身材更是一覽無餘。

謝景行轉頭就給陸景琛發消息:我找到你三嫂了,回頭帶給你見見?

——好。

陸景琛還是一如既往地惜字如金。

……

林嫣大概等了一個多小時,盯著空空的微信界面,在確定自己再次被謝景行遺忘了之後,她狂躁地揉捏起自己的頭髮來。

一頭直發,瞬間變成了毛糙的自然卷。

不行!

她不能就這麼放棄!

她舉起手機,對著頭頂游來游去的魚兒就是一頓狂拍,PS過後,然後仔細編輯了一條朋友圈。

——感謝大佬款待,有幸領略深海海底世界,與海豚共眠。

想艾特謝景行的手抖了一下,林嫣最終刪掉了艾特,只是發了圈,並且定位了一下亞特蘭蒂斯!

拜託大佬,快點看到朋友圈,快點想起我這個被遺忘在角落裡的小蝦米吧! 反覆地刷微信界面,「景行行止」的頭像安靜得就好似冬日的貝加爾湖,林嫣喪到了家。

瑞星醫院裡。

喬綰綰刷著微信,意外發現林嫣居然發了朋友圈。

看到她歡快而詩意的用詞,喬綰綰的眉頭微不可查地皺了一下,下一秒,她的視線落在了「亞特蘭蒂斯」五個字的定位上,整張臉瞬間失了神采,目光陰沉得恐怖!

她轉頭就撥了薄沁的電話,語氣冷冽而急躁:「你說過的!你會將林嫣趕出麗思卡爾頓,你會讓林嫣在錦城無處可去!這就是你所謂的無處可去?!把她攆出了麗思卡爾頓,她卻在亞特蘭蒂斯一邊欣賞海景一邊享受生活?!」

「你說什麼?」

電話那端,薄沁擰緊了眉,「亞特蘭蒂斯?!林嫣住進了亞特蘭蒂斯?!」

「聽薄大小姐的語氣,你好像並不知道這件事。」喬綰綰冷靜了一下,「那就麻煩薄大小姐跟進一下這件事吧!一個小時之內,我要林嫣從亞特蘭蒂斯收拾包袱走人!我要錦城任何一家高檔酒店都不讓她入住!」

「這恐怕不行。」

薄沁猶豫了一下,然後冷沉著聲音開口:「亞特蘭蒂斯在小北海邊上,歸謝家管……」

「不是說薄老太爺在錦城可以呼風喚雨么?這是怎麼了?謝家,也是錦城的謝家,他就管不了了?」喬綰綰語帶嘲諷,「薄大小姐要是沒那麼大的本事,當初就不該請我跟你合作。你應該知道,林嫣是我的心頭刺!」

「你稍安勿躁,這件事我會查。我和你是一條船上的人,我當然會幫你。」薄沁出聲安撫。

「一天!最多一天時間!我不希望我還在冰冷的醫院裡住著,我的情敵卻開開心心地在亞特蘭蒂斯的海底套房裡渡假!」喬綰綰咄咄逼人,不等薄沁反應,直接就掛了電話。

薄沁懶洋洋看了一眼黑掉的屏幕,語氣冷淡:「無知!」

全錦城的酒店,她都打過招呼了,亞特蘭蒂斯卻還能接受林嫣的入住,想想都知道林嫣背後的人是謝家了!

謝家是錦城的謝家,但那強大的海上勢力,令人生畏。錦城,從來沒有那一屆的領導膽子肥到對謝家出過手。

喬綰綰要瘋她就自己瘋,薄沁才不會把自己,乃至整個薄家都搭進去!

至少,在搞清楚林嫣和謝家的關係之前,她絕對不會出手!

……

第二天一早,林嫣又上了頭條和微博熱搜。

大圖上的是林嫣昨晚發的朋友圈,配圖是神秘老人X。

某大V爆出,林家大小姐家道中落,迫不得已賣肉為生,被土老闆包養,入住高檔酒店,還恬不知恥地發朋友圈感謝金主。

喬綰綰坐在病床上,刷著熱搜裡面鋪天蓋地的惡評,罵林嫣臟、婊、賤、公交車等等,看得她身心舒暢,然後心滿意足地給微信上一個陌生賬號轉了二十萬,附言:合作愉快。

她可等不及薄沁慢慢查,她必須要在霍靳白反應過來之前,徹底毀掉林嫣的形象! 沒多久,剛剛那個陌生賬號又給她發了消息過來:喬小姐,霍先生剛剛私信聯繫我,願意花錢讓我刪博,價格隨便我開。

喬綰綰一雙眼睛瞬間就瞪直了,火光四射。

為了一個名聲爛到極致的女人,她的好哥哥居然還要花錢去維護她的名聲,真是夠了!

喬綰綰冷靜了一下,然後回:霍靳白給不了你錢,因為只要他在林嫣身上花任何一分錢,我都會讓霍爺爺知道,讓他失去財務自由!跟我合作,才是你唯一的選擇!

陌生賬號秒回:當然。

……

林嫣看到熱搜的時候,懵了那麼一下!

她的朋友圈統共也沒加多少人,以往那些交惡的,朋友圈對他們都是屏蔽的。那麼顯然,她自以為關係還不錯的那些朋友裡面,有人背叛了她。

她無所謂地聳了聳肩,然後自顧自地刷評論。

被罵婊賤爛是司空見慣的事,早就見怪不怪了。

林嫣雖然一面看一面罵,卻並沒有真得往心裡去。

看到「神秘老人X」「包養」這些字眼以及一幅打了馬賽克的老人圖的時候,林嫣的心咯噔了一下,緊接著臉上露出了姨媽笑。

她好像突然想到要怎麼跟謝景行搭訕了。

她趕緊把這個頁面截圖,然後翻出謝景行的微信來,轉頭就把圖片發了過去,然後用告狀一般地語氣寫道:謝三哥,有人說你老,還說你是土財主!惡意破壞你的形象!

發完就靜靜躺在床上等著,等了大概五分鐘,快要睡著的時候,手機突然滴了一聲,微信收到一條新消息。

景行行止說:你再看看。

林嫣趕緊打開微博熱搜,熱搜關鍵詞突然間就變了,「神秘老人X」被撤掉了,換成了「青年才俊X」,「土財主」也被改成了「企業家」,「婊賤差」、「公交車」都不見了,也不知道謝景行哪裡請來的公關團隊,全面控評,原微博正文改了也就算了,下面的評論一溜煙地全都變成了「祝福」、「郎才女貌」、「看好他們哦」、「林家苦盡甘來」、「喜歡林嫣」、「早生貴子」等一系列的正面評!

林嫣看得眼睛都直了,直到看到原文裡面「包養」兩個字還在,甚至還換了字體,加粗,加大,標紅,她的嘴角一瞬間就不自然地抽了起來。

她趕緊截圖,然後順手又給謝景行發了過去:大佬,為什麼「包養」這兩個字還在?

手機另一端,謝景行漫不經心地回:包養,這兩個字看著挺順眼的。而且,也沒破壞我的形象。

林嫣氣得咬牙切齒!

什麼嘛!

他根本就是在報復她!

六年前,她又不是有意要DISS他的!至於么!

冷靜了一會兒,想想圈圈還下落不明,林嫣咬了咬牙,又回:大佬說得對!大佬開心就好!

景行行止又回:跟我一起上熱搜,林小姐還滿意?

林嫣說:滿意!謝三哥喜歡的話,我天天陪您上熱搜,只是……您是不是忘記了什麼事?

景行行止:記得。下周三晚上六點,南公館見。 林嫣懵了一下,趕緊又回過去:南公館?不是去海上技術中心?

和景行行止的聊天到此為止。

謝景行再也沒回過消息。

不知道是不屑於繼續回她的消息,還是根本就沒看到。

不管是哪一種,林嫣都不好意思繼續追問。

但是今天才周五啊,到下周三,還有整整五天的時間呢!

求老天爺再保佑圈圈五天吧!

……

瑞星醫院,加護病房。

霍靳白讓家裡的阿姨燉了黑魚湯,帶過來給喬綰綰養身體。

他倒了一碗出來,遞到喬綰綰面前,面容嚴肅:「趁熱喝,對刀口好。」

喬綰綰想起剛才的熱搜,心情愉悅,沒有伸手去接湯碗,而後勾著腦袋過去,仰眸眼巴巴地看著霍靳白道:「哥,我想你喂我。」

霍靳白的眉頭瞬間皺緊。

她難得喊他哥哥,鮮有的幾次都是因為她犯了錯。

印象最清楚的那次,就是她給他下藥,迷迷糊糊中,爬了他的床!

霍靳白的眼皮突然間就跳得厲害,擰緊了眉問:「你是不是又背著我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見不得人的事?」

喬綰綰臉上的笑容僵住,「霍靳白,你說話能不能憑點良心?!我躺在病床上,能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她說這話的時候,手捧著小腹,臉色看上去很蒼白,表情也有些難看。

霍靳白的眉心跳了跳,然後用力搖了搖頭,打亂自己的思緒,垂眸壓低了聲音道:「對不起,是我不好。我今天心情不太好,話說得重了。」

他道了歉,轉頭就一勺一勺地往喬綰綰嘴邊遞魚湯。

喬綰綰瞬間就服了軟,又眯著眼睛笑了:「哥,沒關係的。我今天心情好,我不跟你計較。」

又叫他「哥」了。

霍靳白的太陽穴突突直跳,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卻又說不上來。

魚湯喝了一半,喬綰綰又對著霍靳白撒嬌說:「哥,我想看會兒電視,你陪我一起,好不好?」

霍靳白接下來還有兩個會要開,但是……他轉頭掃了一眼喬綰綰。那丫頭原本身板兒就不大,又天生地吃不胖,經過這次這麼一折騰,整個人又瘦了一圈,現在看過去,都快瘦成皮包骨頭了。這次的事,又不能讓家裡長輩知道,所以平時都是她一個人待在醫院,也確實挺孤單的。

他猶豫了一下,隨後朝著喬綰綰點了點頭:「好,就半個小時。」

「愛你!」

喬綰綰興奮地笑起來,可那種笑過於誇張,好像還摻雜了一點叫人辨不清的詭異情緒。

霍靳白開了電視,就直接把遙控器遞到喬綰綰手裡:「想看什麼,自己選。」

喬綰綰看似不經意地切換著頻道,等切換到錦城娛樂的時候,刻意停住。

這個點,錦城娛樂要報導今天的熱點新聞,這是她一早就算好的。

節目剛剛開始,主持人就直入主題,講了某微博大V曝光林嫣被神秘老人X包養的事。

霍靳白的臉色一瞬間就暗沉了下去。

喬綰綰眯了眯眼睛,看似不經意,又很無奈地開口:「這……這個林大小姐,不是阿舒的閨蜜嗎?哥,我記得,你好像也認識她。天吶,她怎麼會是這樣的人啊?」 霍靳白眉頭一擰,低沉著嗓音道:「這種娛樂新聞不可信。」

「怎麼不可信啊?」喬綰綰一臉天真,「你看到沒有,新聞上說,亞特蘭蒂斯的海景圖是林嫣自己發的耶,而且還親自發文感謝金主呢。我記得他們林家早在六年前就得罪了人,被清出錦城了。現在身無分文的回錦城,她一個女孩子家,又沒有一技之長,混到這樣的田地……好像也是情理之中的。我看前幾天新聞上還說,她因為沒錢付房費,被麗思卡爾頓趕出來了,躺在馬路邊的花圃裡頭……還沿街乞討過呢!」

喬綰綰一副看好戲的心態,網上那些憑空捏造的東西,她一句句數落給霍靳白聽。

霍靳白瞬間就冷了臉:「她不是這樣的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喬綰綰撇了撇嘴,「哥,你這說得一臉篤定,好像你很了解她似的。她是你女朋友么?還是前女友?」

霍靳白一下子被魚刺卡住了喉嚨似的,憋了半天,才擠出兩個字:「不是。」

喬綰綰心滿意足地點了點頭:「不是就對了嘛!看你剛剛維護她的語氣,還以為你喜歡她呢!我跟你說,你喜歡誰都別喜歡這樣的女人,咱爺爺肯定看不上。霍家內部鬥爭不斷,這繼承人的事還沒定下來呢,你別亂來。這樣的女人要是娶回了家,別說繼承霍氏了,爺爺不把你逐出家門都是輕的!」

「這樣的女人是哪樣的女人?!」

大概是不滿林嫣被形容得如此不堪,霍靳白的聲音陡然拔高了一個度,「喬綰綰,你不要總是看這些沒營養的娛樂新聞!我拜託你,你有時間的話,還不如多讀點書,好好工作!」

「哥!你怎麼回事嘛?!這個女人心甘情願被又老又丑的土財主包養,我還不能說了?」

她話音剛落,電視屏幕裡頭,主持人就接著報導說:「林嫣緋聞曝光之後不到半小時,該微博大V突然刪了原微博,將神秘老人X更正為年輕有為的企業家X!廣大網友態度三百六十度大轉變,紛紛為這對緋聞情侶送上祝福!林大小姐沉寂六年,傳出新戀情,可喜可賀。同時,有消息稱,這位年輕的企業家X,家大業大,願意與林氏共進退。林家能否恢復往日的輝煌,我們拭目以待——」

喬綰綰愣在原地,目瞪口呆。

不可能!

這不可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