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瓏死了,她在葉從夢的面前被生生的打死了。葉從夢明明可以救她,但是卻冷酷的看着玲瓏死去。她跟了葉家四百年了,四百年了啊,他們居然這樣對待玲瓏,他們居然這樣?”紫卓回憶起了悲傷的事情,身上的氣息再一次暴虐起來。

“什麼?玲瓏死了?葉從夢他……嘶,難道說!”蕭明想到了一個最不想聽到的結局。

“葉鈞想搶葉從夢體內那個人的力量,但是那個人的力量反撲,葉鈞不敵,於是那我個九個當成祭品,那個人出現與我們大戰。我們本來就被抽走了大部分的力量,根本不敵那人,結果玲瓏爲了保護葉從夢死了。葉從夢當時明明已經清醒了,明明是可以救玲瓏的,但是她卻爲了保命,把玲瓏給推了出去。爲什麼,爲什麼?”

“蕭明,你告訴我。爲什麼?難道我們這些妖類,就應該爲了你們人類死而後已?就應該爲你們犧牲?就應該一輩子都是你們的工具嗎?爲什麼,我們付出的不夠多嗎?爲什麼,爲什麼啊!”

紫卓放聲大哭,她緊緊的抓着蕭明的衣服,把頭埋在蕭明的懷裏。似乎蕭明的胸懷已經成了她唯一的支撐。

所有人都愣住了,目瞪口呆。他們想到過許多種可能,甚至想到過葉從夢因爲某些事情死了,但是從來沒想到過會是這樣的情況。

從紫卓的看出來,只能說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她背叛了。她的式神契約不是被葉從夢或者別人強行中止的,而是她自己拼着神魂受傷中止的。

這需要多大的恨意,才能做到這一點?

紫卓是葉從夢最常帶在身邊的式神,和大家也都算是熟悉,她雖然典型的烏鴉嘴,又沒自覺,說話偶爾還很毒舌。但卻沒有任何一個人討厭她。因爲大家都知道,她是一個真爽,心地善良,會爲他人着想,雖然有些潑辣,卻不失溫柔的人。

至於玲瓏,這個不喜歡說話的冰妖雪女妹子,氣質高雅,爲人和善。不喜歡說話是本性,而不是冰冷和高傲。

夏沛嵐記得有一次她修煉出了問題,發高燒不退,那個時候蕭明正好出去辦事,要兩天才能回來。當時玲瓏和紫卓來找自己,爲葉從夢送信,結果兩人發現自己病了,一直照顧了自己兩天。玲瓏爲了讓自己退燒,更是用本源冰心爲自己降溫。

這樣溫柔的人,卻死了。

而且還是死在自己最親密的閨蜜的手中。

夏沛嵐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其他人也都沉默。

爲了力量,真的需要做到這一點嗎? 一個式神主動強制的中止式神契約,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很大,實力終身無法再有寸進,而且壽命會縮短最少一半,甚至當場死亡也不是不可能。而且在十年之內,也無法攻擊原本的宿主。

所以自古以來,式神主動脫離宿主的案例少之又少。一些式神寧願忍氣吞氣的忍耐,也不會主動脫離。超自然生靈的壽命都比人類悠長,所以式神有的是時間等待,保要等到宿主死亡,他們就有機會自由,雖然自由的機會不是絕對,如果新的宿主有所準備,完全有把握將式神全都過度過去。但終是一個機會。

因此,式神主動強制中止式神契約,只能說明一件事情。

那就是式神對宿主的怨恨已經超過了對生命的眷戀,對修爲的嚮往。

紫卓與玲瓏是相交的三百年的朋友。從葉家第六代開始,她們就一直追隨葉家每一代的九玄女。

葉家九玄女,這是一種體質,華夏只有葉家有傳承,但就算是葉家,也不一定是每一代都會產生,而且只要老的九玄女不死,新的九玄女就一定不會誕生。九玄女體質只出現在葉家嫡系的女子身上,本身沒有任何的遺傳規律。其作用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那就是可以承受九個式神。

葉家擅長式神,但是普通葉家子孫,最多也就五個式神就到頂了,再多就會影響壽命。但是九玄女體制的女子,卻可以承受九個式神,而且可以讓九個式神組成陣式,發動九天玄女陣。這是一種威力極大的攻擊陣法。可以說是葉家的鎮家之寶。

紫卓和玲瓏共追隨了五代九玄女,三百年時光,九大式神之中換了一批又一批,但是她們兩人卻從來沒有離開的想法。因爲葉家對她們有恩,所以她們留在了葉家,在戰爭時期,葉家最困難的時候,那時九玄女不出,兩人完全可以自由,卻依然爲葉家而戰。

做到這一步,按理說紫卓和玲瓏與葉家的關係,就算說是一家人,也完全不爲過了。

但是,玲瓏死了,葉鈞爲了得到葉從構體內那個人的力量,把玲瓏給害死了。玲瓏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還想着保護葉從夢,而葉從夢卻親手把她給推向死亡。

在那一瞬間,紫卓就瘋狂了。她拼命的反撲,寧願拼着隕命當場,也要爲搶下玲瓏最後的冰核。

她恨葉從夢,卻無法攻擊葉從夢。而強制中止式神契約也讓她身受重傷,面對葉鈞的追殺,她只有殺出重圍,迷迷糊糊之中,她來到了蕭明的家裏。

也許在她的潛意識之中,蕭明這個把身邊的超自然生靈當成家人的人,就是最安全的吧。也許紫卓自己也不知道,她很早之前,就已經非常的羨慕巧兒,輕語還有莫小蘇她們了。

有蕭明這樣的主人,不對,是家人,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情啊。

紫卓哭累了,在蕭明的懷裏沉沉的睡去。她的右手一直緊緊的抓着蕭明的衣襟,不敢放開,似乎一放開,就會陷入到噩夢之中一樣。

蕭明無奈,只能任由她去了。

“猛將兄,可惜了,你的生日就這麼沒了!”

米羅無所謂的搖搖頭:“兄弟,你我之意用得着說這些。再說出了這樣的事情,我哪有心情再辦什麼狗屁生日會?玲瓏我又不是不認識,我……唉!”一向直來直去的米羅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酒瘋子和白靈子買酒回來,本來興高采烈,一進屋就發現情況不對,聽完衆人所說過事情,也都呆住了。

“葉家瘋子!”酒瘋子一向自詡瘋子,但是在他看來,葉家比他這個瘋子還要瘋。

到了晚上,紫卓勉強醒了過來,全身氣息非常的虛弱,見自己居然縮在蕭明懷裏,而且客廳裏全都是人看着自己。臉一紅,放開手來,退到沙發的一角。

“你放心養傷,在我這裏沒有人可以傷害到你。我可以讓你的壽命不受影響,但是你的修爲我就沒辦法了。”蕭明見紫卓尷尬,於是主動岔開話題。

“你可以減少我的壽命,但保存我的實力嗎?我只要再活十年就可以了!”紫卓看着蕭明道。

蕭明搖搖頭:“我可以,但我不會做。你應該明白爲什麼。你求我也沒用。”

“可是,可是……”紫卓又要激動起來。卻被酒瘋子打斷:“小烏鴉,你要想清楚了。就算你全盛時期的力量,也不可能撼動葉家。更不可能殺得了葉從夢,因爲十年之後,她會擁有全新的九大式神,在九天玄女大陣之下,我都不敢亂來,更不要說你了!”

紫卓沉默了下來,因爲她知道酒瘋子說的是完全正確的。畢竟她曾經就是九天玄女陣的參與者,哪能不知道葉家這個陣法的厲害。這種攻擊陣法唯獨怕幻術,其他的任何攻擊手段都不怕。葉從夢身體裏的那個她就是幻術專家,所以她們佈下的九天玄女陣纔會被輕易破去。

紫卓來想找蕭明出手,因爲蕭明就是幻術大家,但是蕭明直接就拒絕了,仔細一想也不難明白,蕭明是夏沛嵐的師傅,而夏沛嵐是葉從夢的閨蜜。就算蕭明和夏沛嵐深明大義,不幫助葉從夢,但也全無道理反過去去殺葉從夢。

想到這裏,紫卓神色一黯。但馬上她又想到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又擡起頭來,看着蕭明道:“你不幫我報仇就算了,報不了仇我也可以忍了。但是有一件事情,你一定要幫我,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你都一定要幫我!”

蕭明皺起眉頭:“你先說來聽聽!”

紫卓張嘴吐出一顆眼淚大小冰核:“這是玲瓏最後剩下的部分。我感覺到裏面還有生機。所以她一定有機會復活的。求你復活玲瓏!”

衆人都沒想到紫卓居然可以搶到玲瓏的冰核。玲瓏是冰妖雪女,是靈類生靈,只要有核心在,理論上就可以復活。但是核心,並非萬能的。

易真看了一下冰核,嘆了口氣搖頭道:“這冰核裏的生機太微弱了。”

是的,那冰核之中的生機已經微弱到實力不到一定程度就根本感覺不到的地步。像是米羅和夏沛嵐,就根本無法感應到冰核之中的生機。

“不,不,有的,這是有生機的,是微弱了一些,但是是有的!”紫卓就像是一個迷茫的孩子,抓着蕭明的衣角不放。她不知道蕭明是不是有辦法復活玲瓏,但是本能讓她感覺到,如果玲瓏可以復活,那這個世界上唯一可以讓玲瓏復活的,一定是蕭明。

“你先把冰核給我!”蕭明說道。

紫卓沒有猶豫的把冰核遞過去,期頤的看着蕭明道:“你同意了?”

蕭明先沒有回答,而是拿出一張純白色的符咒將冰核給包裹起來,轉身交給輕語:“輕語,拿去放到養生陣之中!”

養生陣是蕭明在地下室搭建起來的,爲巧兒她們補充能量的陣法。因爲巧兒三女都不是蕭明的式神,無法從蕭明那裏得到能量補充,但是她們又需要能量,所以蕭明搭建了養生陣。另外蕭明還製造了大量的養生陣符咒,效果沒有養生陣好,但是可以保證三女在沒辦法進入養生陣的時候,補充必要的能量。

“蕭明,你是答應了?你是答應了?”紫卓一定要聽到蕭明肯定的回覆才能放心。

蕭明長嘆了口氣:“我也沒有把握,這冰核看似有生機,但生機太小了,就算玲瓏復活了,這個玲瓏,也不是我們認識的玲瓏了!”

玲瓏的核心受創很嚴重,靈智被震散了大部分,就算蕭明不計代價的讓她復活,玲瓏也會忘記所有的一切。換句話說,玲瓏的冰核就算再次被激活,那誕生的也是一個長着玲瓏模樣的,但是完全全新的冰妖雪女了。

“一點記憶都沒辦法保存嗎?沒有其他的辦法嗎?”一旁,夏沛嵐也問道。

蕭明看向白靈子。

白靈子猶豫了一下道:“我可以找師尊要千機陣圖和回魂香,但就算如此,怕是成功率也不高,而且就算成功,能保存的記憶,十不足一!”

千機陣和回魂香都是青城派的特產,也是不傳之祕,就算蕭明面子大,借來了這些東西,但也不足夠讓復活的玲瓏保存多少本來的記憶。如果蕭明這樣做了,就等於欠下青城派巨大的人情。

簡單來說,就看蕭明是否願意爲了一個別人的式神,付出巨大的代價。而且,很明顯的,他這樣做了,葉家根本不會感謝他。

夏沛嵐不說話了。她現在已經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小白了。千機陣和回魂香代表着什麼她當然清楚。她雖然很想救玲瓏,但是救玲瓏的根本原因還是因爲葉從夢。可是葉從夢的態度讓夏沛嵐也沒臉叫蕭明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白靈子看着蕭明,等着他的回答。

紫卓更是緊張的看着蕭明,想要開口,卻又不敢開口。她比夏沛嵐更沒有理由讓蕭明出手,而且現在的她,甚至付不出任何的代價讓蕭明出手。雖然剛纔她說過不管付出任何代價都可以,但是現在她仔細一想,發現自己根本沒有任何可以付出的代價。

蕭明在沉思,一時之間,房間裏的氣氛有些凝重。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蕭明剛開口要說話,紫卓突然跪了下來。 不等蕭明說話,紫卓自己到是先跪下來了。

“蕭明,我求求你,一定要救玲瓏,哪怕只有一線機會也請你救她。我沒有什麼可以報答你的。如果,如果你需要,哪怕你要我的命都可以,我是妖類,我一族的羽毛是上好的法器材料,只要你救玲瓏,我什麼都給你!”

紫卓一邊哭訴一邊磕頭。

衆人又是一愣,沒有想到紫卓爲了讓玲瓏復活,居然願意付出這麼大的代價。所謂的羽毛是上好的法器材料,這一點不假,但不是說隨便拔一根羽毛就可以用的,必需是要有力量的羽毛纔可以,而在紫卓活着的時候,這種力量只能暫時的附着在羽毛上,根本無法制造法器。

簡單來說,想要用紫卓的羽毛做法器,那就得殺了紫卓,把她所有的力量都匯聚到其中最強的那根羽毛上,這樣纔可以製造法器。紫卓一條命,也就是一根羽毛,一個法器而已。

紫卓要付出的是生命。

蕭明皺着眉頭看向易真:“老闆,我看起來像笑傲江湖裏,平一指那種人嗎?”

金大大筆下的平一指就是救一人,殺一人。

用紫卓的命來換玲瓏的?這樣的事情,蕭明怎麼可能答應,就算他答應了,其他人也不會答應。

“起來吧,我沒說過不救玲瓏。反正我臉皮厚,青城派的人情欠了就欠了,回頭我再還就是了,我說的對吧,老闆!”蕭明故意不和白靈子說,卻對易真眨眼睛。

易真被這無賴的傢伙弄得哭笑不得,想罵他幾句,又覺得場合不適合,只好哼了一聲不開口。

“你,你答應了?”紫卓因爲太過激動,反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我就沒有拒絕過好不好?”蕭明無奈的道。

“謝謝你,謝謝你,不管你要我做什麼,我都答應你。哪怕是要我的命!”紫卓大喜過望。

“你的意思是說,從現在起,你的命就是我的了?”蕭明目光古怪的看着紫卓。

紫卓沒有任何猶豫,點頭道:“是的,不管你要我做什麼。只要你復活玲瓏,我的命就是你的!”

夏沛嵐在一旁看到蕭明的神色,微微皺起眉頭,以爲蕭明要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來,但是仔細一想,覺得這又不是蕭明的人品會做的事情,於是又壓下本來想說的話,在一旁靜觀其變。

反正在她看來,如果蕭明提出什麼過份的要求,她幫紫卓回絕了就是了。

接着衆人聽到蕭明嘿嘿一笑道:“既然你的命都我的了,那就要聽我的話,現在乖乖的去休息。小蘇,你帶紫卓也去養生陣休養。另外讓輕語給她來一曲養心曲。她要一個小時之內進入不了入定狀態,那玲瓏的治療我就不管了!”

紫卓本來是想反對蕭明的安排,想看着蕭明覆活玲瓏的。不是她不信任蕭明,而單純的緊張而已。但是一聽蕭明這樣說,立刻打消了念頭,拉着莫小蘇就往地下室跑:“我一定會馬上入定的,一定!”

等紫卓跑下地下室去,蕭明臉上的笑容又收了回來。

“蕭道友是在擔心千機陣和回魂香的問題嗎?我馬上就回去和師尊商量,想來師尊知道緣由,又知道是蕭道友所求,定是會答應的!”白靈子以爲蕭明是擔心要不來千機陣和回魂香,畢竟這兩樣東西在青城派也是很重要的,輕易不會借於旁人的。

但是蕭明與青城派早就暗中做起了買賣,又幫青城派抓了吞山獸,現在那個訓練法陣更是讓青城派獲益良多,這樣的情況下,青雲子同意借出這兩樣東西,根本不算是什麼難事。


蕭明搖頭苦笑道:“那就麻煩白師兄了,不過我擔心的不是這件事情。而是葉家之事,事情還沒有結束。葉家做出這樣的事情,絕對不可能就這樣結束。而他們在這個時候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更不可能是一個巧合。我擔心的是……唉……”

一聲長嘆,讓白靈子,酒瘋子和易真三人臉色微笑,很顯然,他們也想到了什麼。

不管白靈子等人想到了什麼,需要做的事情就需要去做。向蕭明告辭之後,白靈子回到青城山,第二天就帶着千機陣圖和回魂香回來了。


別以爲這只是簡單的借用而已。回魂香且不說,那千機陣圖拿到蕭明這樣的幻術陣法大師面前,只要看一次佈陣之法,就會知道其中的奧妙。所以這一次蕭明欠下的人情債就大了。

千機陣在地下室被佈置好,回魂香也已經點燃。蕭明還特意的去術法街高價買回來一塊拇指大小的魂木。這是一種極爲稀有的木料,並非是活的樹木,而是和烏木的形成條件相似,是死去的樹木在特定的環境之下才能誕生的東西。


wωω★ тт kan★ c o

其作用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樣,就是溫養靈魂用的。

因爲珍貴,所以一般人就算有錢都買不到。蕭明還是因爲和術法街的那個老闆合作做符咒生意,這才拉上關係,花了很高的價錢買到的。

一切準備工作做好,剩下的,就是開始復活玲瓏了。

對於復活玲瓏蕭明其實非常的有把握。普通手段要復活玲瓏的確有很大的失敗機率,那是因爲在復活階段時的靈魂之力供給不足的原因,只要有大量的靈魂之力的供給,那就不成問題。

靈魂之力並不是靈魂本身,就像是人的體力一樣,是一種能量,由靈魂產生,和體力一樣,本身就會有一種擴散消耗。一個人類也好,超自然生靈也好,單獨的個體擴散出來的那點靈魂之力根本不算什麼,但是隻要基數大了,這些擴散的靈魂之力也是非常可觀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