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首富有萬達,史達旺有達旺,沒事沒事的拉。

可這會兒各種債主都跳了出來,大傢伙稍一通氣,頓時就發現大事不妙,達旺礦業不是達旺,簡直是一個大坑啊,這傢伙欠的債太多了,而他的那些資產,尤其是那些礦,不但大多虧損,而且往往巧換名目反覆抵押,早就資不抵債。

這下就瘋了,債主們使出所有手段,扣押,查封,凍結,把達旺礦業所有資產全盤了個底兒清,不盤還好,越盤越心驚。

粗略估計,把史達旺所有產業打包全賣掉,最多能還上三成的債,還有七成,沒有着落。

與達旺礦業相關的所有人,銀行也好,企業也好,私驀的債主也好,全都一地雞毛,欲哭無淚。

惟一高興的只有一個盧燕,朋友圈裏打哈哈:“怎麼樣,我家陽陽說要搞死他,他馬上就翹辨子了。”

她挺着大胸傻樂,其他人則是各懷心思。

第一個傻掉的是高雪憐,這樣的一個千億富豪,竟然真的就給陽頂天一個電話弄死了,這個男人,絕對是帝王一樣的存在啊。

生殺予奪,出口成憲。

另一個傻掉的是王冰:“他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這麼大能量。”

她勉強算是史達旺的親信,深知史達旺的能量,但平日神通廣大的史達旺,在陽頂天面前,居然一招都頂不住,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打死她都不會相信。

叫陽頂天想不到的是,這事甚至驚動了林敬業。

這天下午六點多鐘,陽頂天剛到家不久,在泳池裏遊了一圈,盧燕拿了西瓜一勺勺挖了送到他嘴裏呢,手機響了,燕喃游過去,拿了手機過來。

陽頂天一手摟着盧燕,另一手順便就摟住了燕喃,燕喃看了來電顯示,道:“是林書記。”

“接吧。”說是接,但陽頂天並不去接手機,摟着燕喃的手往上滑,燕喃穿的是白色的三點式,他手滑上去,就從泳衣下面的縫裏滑進去一半。

這時李曉佳朱玉玉還沒來,但高雪憐也在泳池裏呢,就在旁邊,燕喃有點兒臉紅,不過她知道陽頂天是個賴皮,即然手伸進來了,想讓他出去是不可能的,只好接通電話,送到陽頂天耳邊。

“林書記,我是小陽,有什麼事嗎?”


“小陽啊,那個史達旺的事情,我聽到一點風聲,說好象跟你有關,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林敬業的聲音穩重而親切,他骨子裏是個很強勢的人,但性子陰柔,不象張冰倩,張揚跋扈,什麼都擺在臉上,他不到萬不得已不會發脾氣,平時基本上都是很親切的,尤其是對陽頂天。

“哦,我跟史達旺是鬧了一點矛盾,上次他酒會上,我們起了點衝突,林書記你也知道了啊?”

“我可是聽說你把他在哥迭亞的採礦權取消了,那是怎麼回事啊,你在哥迭亞那邊有朋友嗎?”

“是的。”

有些東西是明擺在那裏的,陽頂天自然也不會隱瞞,道:“我前兩個月去了趟南美,認識了一個朋友,恰好哥迭亞**更迭,我那朋友在哥迭亞有點兒權力,我看不慣史達旺的囂張,就把他的礦給封了。”

“你還真是厲害了。”林敬業贊。

“哪有。”陽頂天呵呵笑:“湊巧而已。”

林敬業道:“聽說史達旺失蹤了,你知道這消息不?”

陽頂天明白他話中的意思,忙道:“他失蹤跟我無關啊,我只是讓我朋友取消他的採礦權,至於他失蹤,好象是剛好撞上哥迭亞那邊反**暴動,遭了池魚之災吧,我還特地打電話問了我那朋友,他也說那邊的調查結果就是這樣的。”

“這樣啊。”林敬業那邊沉呤了一下。

他給陽頂天打電話是試探,看跟陽頂天有沒有關係,再或者,看陽頂天給不給他面子,如果跟陽頂天有關係,陽頂天或許給他面子,能把史達旺放回來。

當然他不會明說,只會繞着彎子問,而現在陽頂天明確回覆了他,他當然也不會再堅持問下去。

“對了小陽。”他呵呵笑道:“你好久沒來家裏吃飯了吧,今天我剛好在家,過來吃飯,跟我說說哥迭亞那邊的情況,我們市裏有些企業也想要走出去,說不定要借你的東風哦。”

“行啊。”陽頂天沒有推辭:“那我馬上過來。”

掛了電話,陽頂天對燕喃道:“晚會我就不在家裏吃了,你們吃吧。”

“嗯。”盧燕撒嬌:“晚上我要做黃酒燜雞的,跟雪兒新學的呢,我都學了好幾天。”

“給我留一隻雞翅膀就行。”

陽頂天安撫她。

“要不留着你回來做夜宵吧。”燕喃插嘴,她身子卻往陽頂天背後躲,因爲陽頂天的手整個兒伸進了她泳衣裏面,她怕高雪憐看見,想要陽頂天抽出手來是不可能的,她也不會讓他抽出來,只好稍微躲一點點。

其實高雪憐早看見了,只是裝做沒看見,不過臉上也微微有點紅,而心裏,卻有一種別樣的情緒。

最初知道燕喃盧燕兩個一起給陽頂天包養,她是鄙視的,然而這幾天的事情下來,這個面目普通的男人,恰如戲中的帝王,叱吒風雷,崢嶸盡顯,那種威壓,讓她骨軟筋酥。 在這一刻,她甚至幻想,這就是一個帝王的後宮,盧燕燕喃是得寵的,而她,卻是給冷落的。

ωωω☢тTkan☢C○

她要得到帝王的恩寵,必須要多花一點心思才行。

“啊呀,想什麼呢?”

這個心思一起,她慌忙打斷自己:“你以爲這是演戲啊,還要爭寵,瘋了是吧。”

嗔罵着自己,臉不由得就紅了,而她自己都沒發現,瞟向陽頂天的眼光裏,帶着了一絲媚意。

陽頂天不知道她的心思,也沒看她,哄好了盧燕,這才抽出手來,上了岸,衝了澡,換了衣服,往林敬業這邊來。

他來見林敬業,其實是有些心虛的,因爲張冰倩啊,然而心中又隱隱有一股子搔癢,他回來後,張冰倩一直沒聯繫過他,那女人,風味獨特,反而更加的勾着他的心。

按門鈴,女傭來開門,進屋,張冰倩和林敬業都在客廳裏,張冰倩看到陽頂天,立刻笑着打招呼:“小陽來了啊,馬上就開飯了,你先坐。”

無論是笑容還是語氣,跟平時一模一樣,沒有半點變化。

陽頂天心中都還有點緊張呢,她身上卻完全沒有,陽頂天不得不歎服:“果然所有女人都是影后。”

林敬業在看報,這時也擡起頭來,道:“小陽,來,跟我說說,你在哥迭亞那邊,怎麼回事,我聽說你在那邊可是神通廣大呢。”

張冰倩這時已經站起身,聽到林敬業的話,她半扭過身子看着陽頂天,道:“小陽可是高人啊,到處能結識朋友。”

她扭身的角度是背對着林敬業的,而她看着陽頂天的眸子裏,彷彿有火在燒。

這女人。

陽頂天嚇一跳,忙笑道:“也沒有了,就是湊巧。”

他不敢再跟張冰倩對視,坐下來,道:“林書記你可能知道了,我有時候會幫特辦做點事。”

上一次謝言廠子的事,鬧得比較大,林敬業做爲市委書記,肯定是有所耳聞的。

果然林敬業就點頭道:“我聽說了,小陽你還真是厲害啊,那你乾脆從頭說吧,你怎麼又進了特辦?”

“不是進了特辦,也只是因爲一個朋友而已。”

這些事,陽頂天是不必要瞞的,反而對他有利,所以就把齊備那邊的事說了一下,不過還是有點兒刪頭去尾,因爲齊備跟他說過,他身後的組織已經被上級列爲絕密,所以陽頂天只說自己幫特辦跑跑腿,具體的不多說。

林敬業知道政策,也不會細問,事實上他是知道一些消息的,張冰倩是個大嘴巴,陽頂天救林松的事,她早跟林敬業說了,不過他不提就是了,只是看陽頂天的眼光,更加的熱切。

從特辦說到哥迭亞,同樣的刪頭去尾,只說認識哥迭亞安全機構的人,那人是玫瑰女王的心腹,有一點權力,所以纔可以取消史達旺的採礦權。

這中間說來話長,張冰倩安排着上了酒菜,邊吃邊說。

說到史達旺,林敬業道:“史達旺這一失蹤,捅出個天大的窟窿,市裏省裏,全都頭痛死了。”

陽頂天不接這話頭,道:“前段時間不是說中.央在整頓嗎?那個王首富給逼着還債,萬達都賣了。”

“是在整頓,難啊。”林敬業搖頭:“很多企業表面看着風光,內裏其實一塌糊塗,全是靠銀行的錢在撐,真要把錢全收回來,一大堆企業要完蛋。”

“照我說,早完蛋早安生。”張冰倩插嘴:“有些企業,實在不象話,這樣的企業留着,根本就是個禍害。”

林敬業不接她的話頭,嘆了口氣,對陽頂天道:“小陽,即然你在哥迭亞有朋友,哥迭亞又是政局動亂粗安,應該會有很多機會,要是我們市裏有去哥迭亞發展的,到時要請你多幫忙啊。”

“那肯定的。”陽頂天點頭。

張冰倩道:“小陽可是個熱心人。”

這話聽着,話裏有話啊,再一看張冰倩的眼光,陽頂天心中都跳了一下,不敢接腔,只能呵呵笑。

吃了飯,又閒聊了一會兒,有人來找林敬業,陽頂天也就告辭出來。

到家,八點多了,盧燕几個在泳池邊閒聊,一池清水,本就帶着涼意,加上江風吹拂,比呆在家裏吹空調,要舒服得多。


看見陽頂天回來,燕喃道:“陽陽你吃飽了沒有,現在還要吃一點不。”


盧燕道:“我們給你留着半隻雞呢。”

她們都知道陽頂天胃大,如果是做客,經常吃不飽。

“確實沒吃飽。”陽頂天摸着肚子:“不過不着急,說了呆會吃夜宵的。”

“好啊。”盧燕歡呼:“那我呆會再弄幾個菜好了,我們乾脆晚上玩通宵,佳佳玉玉也別回去了。”

“玩通宵不好。”陽頂天坐過去:“佳佳玉玉她們還要開店呢。”

“那讓她們先睡好了,我們四個玩。”

“你想饞死我啊,小沒良心的。”李曉佳給她一腳。

盧燕咯咯笑,趁勢就撲進陽頂天懷裏,坐在了他身上。

燕喃臉皮較薄,盧燕卻向來無所謂,只要陽頂天在家,她就總喜歡跟陽頂天粘在一起,不是掛在他身上,就是坐在他懷裏,至於邊上有人沒人,她是不怎麼在乎的。

長夜漫漫,有美在懷,陽頂天的小日子過得很暢意,但卻有很多人焦頭爛額,主要是那些借錢給史達旺的人,銀行,企業,私幕,一大堆的人失眠。

失眠歸失眠,下手也絕不會留情,達旺礦業在幾天之內就給瓜分得精光,即便如此,剩下的還有幾百億債務,幾百億啊,可不是幾百塊。

這會兒即便把史達旺放出來,他也不敢回國了,甚至在哥迭亞都不敢露面,因爲已經有不少債主跑去哥迭亞找他去了,只要敢露面,他那兩百來斤,瞬間就會給啃得精光。

千億富豪,徹底完蛋。

消息在各種各樣的圈子裏發酵傳播,官圈,商圈,娛樂圈。

在這以前的陽頂天,哪怕在最高層掛了號,知道他的人也不多,最多也就是盧燕的朋友圈裏。 多謝朋友們的打賞。其實,我的短篇蠻好看的。




因爲盧燕的各種炫,知道有他這麼一號,也無非就是個外企的廣告經理,抓着點兒廣告費,弄了點兒回扣,有點兒錢,如此而已。

但這一次就不同了。

陽頂天在酒會上硬懟千億富豪,放出狠話,現場可是近百人親眼目睹的。

如果只是說狠話,沒人當回事,可問題是,陽頂天的狠話隨即兌現,僅僅是幾天時間,聲名赫赫的千億富豪就徹底完蛋,不但千億資產給瓜分淨盡,自己還生死不明。

這何止是驚人,簡直就是嚇人了。

然後,另一部份人發現一個更嚇人的事,無論是報紙還是網站,都不允許報道陽頂天。

就是說,陽頂天這個名字,不允許出現。

敏感的媒體人立刻嗅出了別樣的信息,明裏不敢說,暗裏互相告誡:這人碰不得,背後不知藏着什麼呢。

事實上,陽頂天放出狠話的當天,孟有義就把全部經過報上去了,十分鐘之後,黃一鳴就知道了,他甚至想着,陽頂天會不會需要他撐場子,有這個想法,他當即上報,他是特辦的主任,權力極大,但要是涉及到國外,還是要上報的。

而上面的回覆不出他所料,只要陽頂天提出要求,竭力相助,一個礦老闆而已,螻蟻一樣的存在,踩死就踩死了,陽頂天背後的地藏,纔是最重要的。

然而黃一鳴等了兩天,陽頂天即沒找他,也沒找齊備,事實上,陽頂天根本沒在國內找任何人,就他那個電話,哥迭亞那邊直接把史達旺的採礦權取消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