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掃了一眼,這身高他娘的起碼在兩米了啊!

在島國這邊,一個身高兩米的人,簡直就是行走的標記啊!

緊接著,嚴碧洲帶著這個流浪漢,給從頭到尾換了身行頭,又帶他吃了一頓飯。

吃飯的時候嚴碧洲問了一些事情,他故意不直接去問詢,為的就是要一個最為準確的印象,以免這個流浪漢自己加進去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這樣一來,那是會印象他對動手的人的判斷的。

當天晚上,鬼人這邊也帶回來了一些目擊者,佛爺找人弄了畫像出來,交給那個流浪漢一一辨認。

最終,流浪漢在一堆素描裡面挑選出來一張,表示這一張是最像的了。

一夜之間,黑蛇的小弟人手一份畫像,開始滿大街的找人。

畫像上,男人長相十分兇狠,而且這人的面孔是東方人的面孔。 蜜寵嬌妻:顧先生的掌中寶 很快下面的人就找到了目標人物,這速度之快也是令王陽有些驚訝的,他是沒有想到,黑蛇社團的這幫小弟辦事還是很厲害的。

殊不知,佛爺這邊是開出了兩萬塊的價格,只要找到這個男人的下落,那就可以到總部來。

雖然不算是什麼大數目,但是拿錢的人會到總部來,能夠見到頭目,這是一個飛黃騰達的機會,那些小弟自然都不會放過了。

這人的位置是在郊區,王陽剛得到這個消息還有些疑惑。

對方可是一個高手,竟然這麼輕易就被人給發現了蹤跡?

但是,事實擺在那裡,也容不得王陽猶豫下去了。

最終,王陽帶著一批人,直奔郊區。

路上,嚴碧洲一邊開車一邊說道:「老大,我怎麼總是覺得這個傢伙是故意的呢?」

王陽也有這樣的感覺,他點點頭,冷笑道:「我覺得這小子是故意被人給發現的,他特地出現在郊區,想必也是不想和我們弄出太大的動靜來啊。」

一句話,黑蛇社團現在在尋找晶元,想要從這些神秘人的口中弄出點東西來。

那麼換一個角度來看,這些神秘人又何嘗不想從黑蛇社團的人最裡面,弄出點什麼情報呢?

王陽顧不上許多,無論對方有沒有什麼別的手段,這人他都必須的弄到手。

郊區,一大片廢舊的廠房外,十幾輛車停下來,為首的一輛車的前蓋上繪製著黑蛇社團的標誌,好不威風。

一群小弟打開車門,毫不遲疑的衝進了廠房。

王陽等人也跟著下了車,王陽打量著廠房,嚴碧洲等人分成了幾組,從不同的方向進入了這個廠房。

這種情況下,王陽倒是有些懷念隼在身邊的時候了,隼還在大嗎州那邊收拾爛攤子,並沒有跟著過來。

如果隼在的話,只需要佔據一個制高點,就足夠對方這幫傢伙喝一壺的了。

沒有狙擊手的存在,現在只能夠依靠近戰了。

王陽獨自一個人從正門進入了廠房,那些小弟全都沖在了前面,王陽沒有將人當成炮灰的習慣,在行動之前他就已經交代清楚了。

這些小弟只需要將人給驚擾出來,真正動手的,是嚴碧洲這些頭目們。

幾分鐘后,南邊傳來了動靜,一枚信號彈騰空而起,血紅的顏色格外醒目。

「在南邊!」

「瑪德,快,封鎖南邊的出口!」

一眾小弟回過神來,鬼人帶著不少人開始封鎖整個南邊的出口,按照上面的意思,他們這些人需要做的就是封鎖出口。

這也讓鬼人安心了不少,那十幾具小弟的屍體他可是歷歷在目的啊,要真讓他們去和對方交手,只怕幾個照面下來,就全都涼透了。

王陽此時還在大門口周圍徘徊,也不知道在尋找什麼東西。

信號彈升空,他也是急忙轉向了南邊,朝著信號彈的方向沖了過去。

那個傢伙,就在南邊!

這廠房的區域說大也不算大,只是一個南邊的區域那就更加小了。

此時此刻,眾人全都湧向了南邊,王陽衝過去以後,就見嚴碧洲臉色蒼白的從一個房子裡面走出來。

王陽一愣,心說這小子該不會把對方給幹掉了吧。

「老大,我們被耍了。」嚴碧洲看著王陽,很是無語的說道。

王陽掃了一眼嚴碧洲的身後,他看到屋子裡面地上躺著一個人,這人正是黑蛇的小弟,而他的身邊還扔著一把信號槍。

嚴碧洲冷著臉說道:「人已經被幹掉了,一刀致命,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王陽這才意識到,估計這人絕對不會在這裡了,他們都被自己帶來的信號槍給騙了。

正在這個時候,佛爺盯著那邊的情況,突然開口說道:「信號槍升空只需要幾秒鐘的時間,那個傢伙開槍之後,我們所有人都朝著這邊過來了,我不相信在短短几秒鐘他能脫離這個範圍啊。」

佛爺的話提醒了兩人,嚴碧洲嘶了一聲,疑惑道:「倒也是啊,不過這不對勁啊,那傢伙瘋了嗎?他這是在自曝位置咯?」

王陽沉思了幾秒鐘,突然他猛地吼道:「糟了,我知道這小子打算幹什麼了!」

如果對方是一群人在這裡,那他們還有一戰之力,可如果這目標只是一個人在這邊,那麼他一個人不可能是王陽這麼多人的對手啊。

如果王陽是這個人,第一想法肯定不是面對面硬鋼,而是立刻想辦法脫身了。

在這麼多人的包圍之下,最好的脫身辦法就是變成他們自己人,化妝成那些小弟,混在人群之中脫身。

這人倒是很聰明,不過他似乎忘記了,他那兩米的身高,就算是想要隱藏也是不可能的了。

王陽頓時沖著周圍的人吼道:「快,注意你們身邊經過的人,有沒有身高很高的,有沒有彎著腰走路的,一旦發現全都給我控制住!」

鬼人等人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不過既然王陽這個老大都下令了,他們也沒有什麼好疑惑的了。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趕緊觀察周圍的同伴。

幾秒鐘后,佛爺沖著一個方向喊道:「那個人,站住!」

一群小弟之中,一個小弟捂著肚子貓著腰,看起來像是肚子疼一樣。

這個時候肚子疼,這種巧合要是存在的話,那佛爺寧願去買彩票了。

瞬間,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了過去。

這人啐了一口,突然直起了身子,整個人一瞬間變得高大起來。

他反手一個照面就將身邊的幾個小弟給甩了出去,隨即扭頭就跑。

這人剛跑出幾步,就聽見一聲奇怪的響聲,一節廢舊的鋼管破空而來,在半空中就像是一把銀槍一樣。

緊接著,一聲悶響,鋼管瞬間就插在了他的腿上。

遠處,王陽的手中還拿著一根鋼管,再一次瞄準了這個人的位置。

「動手!」

混亂中,嚴碧洲幾個人沖了過去,一瞬間就將這個人給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誰都知道這人身手很不錯,要不是王陽出乎意料的動手,那他們想要控制這個傢伙還是要花費一些時間的。

所以,嚴碧洲一回過神,第一反應就是立馬壓制住這個傢伙。 這個高大的男人被七八個人按在地上,就算是再怎麼牛逼哄哄,也是使不上力氣了,何況他的一條腿已經被王陽給釘在了地上。

鬼人在一旁看得眼珠子差點沒掉在地上,沒想到,自家老大這麼厲害啊。

王陽幾步衝過去,他衝到這男人面前,雙手在男人的四肢關節扭動了幾下。

總裁誤寵替身甜妻 隨著幾聲悶響,男人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起來,王陽在第一時間卸掉了他的關節。

「行了,放開吧。」

嚴碧洲第一個鬆開了手,其餘的人才敢跟著放手。

男人像是一個植物人一樣,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王陽冷笑道:「怎麼樣,殺了老子十幾個小弟,現在也是該還債了。」

「要殺要剮隨你便。」

男人的四肢是不能動,不過這嘴皮上的功夫還是硬氣的很。

王陽怒火中燒,一腳狠狠的踩在男人的臉上,恨不得將他的腦袋給踩爆。

十幾條人命,這傢伙完全就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鬼,對於這樣的魔鬼,根本不存在什麼人性可言的。

「說,你是什麼人。」王陽咬牙切齒的質問起來。

男人被王陽踩得根本說不出來話,嚴碧洲將王陽給拉到一旁,沖著那男人說道:「我勸你趕緊說,這樣你能死的痛快一點,你小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連我們黑蛇的人都敢動!」

沒想到,男人趴在地上,狠狠的啐了一口:「我呸,黑蛇社團算是個什麼東西,根本就上不了檯面。應該是我勸你們,要是我死了,你們的下場絕對會更慘。」

此言一出,王陽幾個人面面相覷,嚴碧洲都被氣笑了。

「哎呦,我還真是活久見啊,你都被弄成這個德行了,還有臉威脅我們?能讓我們很慘的人,還沒有出生呢。」

嚴碧洲很是嘲諷的笑起來,他這是故意為之,想要激怒這個男人,讓他說出來一點東西,起碼也要知道這個男人的身份啊。

男人冷笑道:「呵呵,我說出來怕嚇死你們。實話告訴你們,我是華夏人,你們要是弄死了我,我背後的華夏是不會放過你們的,不管你們是多麼牛逼哄哄的社團,都會付出代價的。」

鬼人就站在一旁,他聽到這話,嚇得倒退了兩步。

「不會吧,華夏的特工?老大,那咱們的麻煩可就大了,要是這個傢伙死了,華夏一定會追究到底的啊!」

「哎,怕什麼啊,咱們背後不也是有人嗎?」

「我呸,你知道個屁啊,那些傢伙會保我們?真到了關鍵時刻,咱們絕對會被瞬間扔出去的!」

鬼人和他的心腹爭論起來,而此時,王陽心中冷笑。

華夏的人?

這就搞笑了啊,這傢伙是不是華夏的人,王陽是最為清楚的了。

他蹲下身子,單手抓著男人的頭髮冷冷說道:「你這是在找死。」

男人一愣,隨即用一種很是驚恐的眼神看著王陽,似乎想到了什麼一般。

王陽啐了一口,這傢伙明明就是個寒國人,如今居然說自己是華夏人。

鬼人這些傢伙分辨不出來,但是王陽和嚴碧洲等人都是一眼就看出來了。

王陽只是想不通,這個傢伙的目的是什麼,他是故意被發現,故意被抓到,然後又故意這麼說,將髒水潑到華夏的身上?

一想到這裡,王陽頓時就起了殺心。

這個人絕對留不得,尤其不能落在螞蟻那幫人的手上,要是這傢伙純心潑髒水的話,在這種情況之下誰也解釋不清楚了。

王陽放開這男人的腦袋,隨即一腳將他給踹了出去,男人被王陽踢到一邊,變成了仰面朝天的躺著。

王陽揮起拳頭,一拳轟在了男人的胸口。

咔嚓一聲,其中伴隨著脆響。

邪惡首席:萌妻小寶貝 王陽不由得嘶了一聲,要是換成一般人,他這一拳下去,這傢伙必然會被幹掉。

可是,他這一拳雖然打的十分結實,可是手感明顯不對啊。

這是鋼鐵的聲音!

王陽心下一凜,急忙倒退兩步。

就在王陽剛退後,躺在地上的男人四肢突然扭動起來,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在他的體內一樣。

咔嚓咔嚓,幾聲脆響過後,男人的四肢竟然自己接上了脫臼的部位。

王陽瞪眼了眼睛,頓時有一種危機感,而且這種危機感令他覺得十分熟悉。

男人噌的一下從地上竄起來,像是一隻猛獸一般,直奔王陽。

嚴碧洲等人紛紛出手阻攔,誰知,一個個就像是沙包一樣,直接被這個男人給撞飛了。

對,就是撞飛,那是硬生生的撞飛,這個高大的男人就像是人形裝甲車一般,橫衝直撞的甩開了阻攔他的人,堅定的沖向了王陽。

王陽兩步跳到一旁,避開了男人的攻擊,同時抽出一把匕首,狠狠的甩在了男人的胸口。

刺啦一聲,男人的胸口被匕首劃開了很大一條口子。

他的衣服破了,皮膚破了,隨著鮮血翻湧,王陽又聽到了那熟悉的金屬聲。

再看那個男人,彷彿根本就不覺得痛苦,仍舊戰鬥力十足的糾纏著王陽。

嚴碧洲從地上爬起來,他一臉懵逼的看著前方,似乎還想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個時候,王陽吼道:「你們別過來,這傢伙有問題!」

佛爺扶起嚴碧洲,低聲說道:「這傢伙可能是半機械人,還記得咱們之前遇到的阿瑟月朗嗎?」

阿瑟月朗,曾經的全球強者,最終因為不敵王陽被幹掉了。

這個人嚴碧洲自然是記得的,因為阿瑟月朗是他們遇到的,第一個比較成功的半機械人了。

王陽和高大男人打了足足十幾分鐘,這期間王陽竟然被對方一腳踢在腹部,整個人倒飛了出去,那種力道明眼人一眼,就都能看出來異常了。

最終,王陽是拼了命,找准機會,一把匕首插進這人的腦袋。

那高大的身體轟然倒地,他的身體抽了幾下,這才算是死透了。

王陽捂著腹部,五官都扭曲起來。

「走,快走!把這個傢伙帶走!」

王陽很是吃力的說完了一句話,緊接著兩眼一翻,整個人暈了過去。

「老大!」

「瑪德,把屍體帶走,撤,快走!」

王陽一倒下,嚴碧洲和佛爺都抓狂了,因為他們太清楚王陽的實力多麼強悍了,竟然被這麼一個無名小輩打的暈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