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逸:「道理我都懂,但今天真的不行。」

牧熙雯:「你要和女朋友約會嗎?你把她一起帶來也可以,畢竟我真的只是感謝,又沒有其他見不得人的事情。」

靠,你咋知道我要用這個理由?

王逸很不爽,心說你一個感謝,剛剛跑外面哭啥?

換個理由吧。

王逸:「不是,我今天和同學打球,腳扭了。過幾天吧。」

牧熙雯:「那好吧,祝你早日康復。」

王逸:「謝謝。」

王逸眼睛看向左前方的牧熙雯,不由得再嘆一口氣。

而牧熙雯雙手握著手機,擺出一副毅然決然的表情。

……

……

晚上放學,牧熙雯仍舊第一個衝出教室。韓雪已經連續3天面臨這種情況,今天倒也是有些習慣了。

然而,同樣看到這一幕的王逸,卻有一些不好的預感。

帶著這種不好的預感回家,從18層電梯里出來,王逸剛準備轉個彎,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倚著牆站在自己家門口。

卧艹!

王逸心臟猛地一跳,同時腳尖在地面上一點,瞬間把探出去的半個身子收了回來。

叮~

另一部電梯響起,一個女生從電梯里走了出來。

王逸正站在走廊電梯間的拐角處,只要再往前邁一步,就能被牧熙雯看到。這裡很危險,王逸決定還是趕緊下樓為妙。

王逸轉身準備離開。

然而,王逸這一下轉的有點猛,轉身的同時,差點把從電梯里剛出來的沈詩涵給撞了。

「王……。」沈詩涵剛要吼一句來宣洩對王逸毛毛躁躁的不滿,結果剛喊出一個字,卻被王逸伸出的手捂住了嘴巴。

「噓!」王逸另一隻手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

沈詩涵還沒反應過來,王逸房間的方向傳來了由遠及近的腳步聲。

牧熙雯聽到這面有聲音,過來了。

一共也沒有幾米,王逸根本沒時間解釋,他抓住沈詩涵的胳膊一拉,兩人直接進了樓梯間。

牧熙雯過來的時候,正好看到電梯從18樓向下走去,又沒看到人影,只得用小鞋跟跺了兩下地面,繼續回到王逸門口堵門去了。

……

王逸拉著沈詩涵一直跑到15樓才停下,聽到沒有聲音追來,王逸這才鬆開手。

「呼……,嚇死我了。」

「你幹什麼呢,鬼鬼祟祟的?」沈詩涵甩了兩下手腕,如果王逸不能給她一個滿意的解釋,她可能會想其他辦法讓自己滿意。

「出了點情況,沈姐吃飯沒,我請你啊?」王逸笑著說道。

「你小子捨得請客了?」

「什麼話呢?最近不是賺錢了嘛,以後沈姐的早餐晚餐,哥們都包了。」王逸拍著胸脯說道。

「行,那今晚吃火鍋。」

……

46 王逸和沈詩涵在附近找了一家火鍋店,選了一個靠窗戶的座位坐下。

「請問二位點點兒什麼?」一個服務生走過來問道。

「鴛鴦鍋吧,羔羊肉5盤,蝦滑1盤,毛肚1盤,酸菜1盤,凍豆腐1盤,再上個蔬菜拼盤。」沈詩涵熟練的點菜,然後琢磨了一下說道,「不夠再要。」

「好的,酒水要什麼?」服務員感慨這兩人能吃的同時問道。

「老雪花。」沈詩涵想也沒想的答道。

噗……。

王逸一口水差點嗆了,老雪花又稱悶倒驢,國產啤酒里鮮有比這個勁兒還大的。

「沈姐,我喝金純就行了。」王逸緊忙說道。

「那老雪和金純要幾瓶?」服務員問道。

「老爺們喝什麼金純?」沈詩涵一拍桌子,「都要老雪,先來一箱。」

王逸看了一眼沈詩涵,咽了咽口水。

沒事瞎吃什麼飯?

服務員剛走,沈詩涵把包放在身旁問道:「剛剛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

「走廊里,鬼鬼祟祟的,怎麼回事。」

「啊……,那個啊……。」王逸想了想,估計是覺得自己應該混不過去,於是老實交代道:「有個女生來我家找我,躲躲。」

「嗯……。」沈詩涵捏捏下巴,若有所思:「怎麼,把人家肚子搞大了?」

噗……。

王逸差點一口茶水噴出來,「哪能啊?」

「那是怎麼回事?」沈詩涵好像來了興緻。

「誒,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楚,沈姐,你那個比賽咋樣了?」王逸打岔說道。

「那幫渣渣,這次連前三都沒進去。」沈詩涵一提這事兒就氣不打一出來,正好服務員端著啤酒過來,「來,先走一個。」

酒很涼,還有些苦澀,一杯酒下肚,王逸精神一振。

「接著說你的事。」沈詩涵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別說了,一說就心堵。」王逸決定把這個事兒岔過去,「來,沈姐,我敬你一個。」

兩人喝的很快,等火鍋和肉上來的時候,已經喝掉了一瓶。

等開鍋還要一會,於是,兩人又分別喝掉半瓶。

東西一口沒吃呢,王逸已經暈乎乎的了。

嗡嗡。

王逸剛把一塊肉夾到碗里,手機就響了。

牧熙雯:「你在幹嘛呢?」

王逸把肉塞進嘴裡,回道:「在外面吃口飯。」

牧熙雯:「你不是腳受傷了?」

王逸:「受傷了也得吃飯啊。」

牧熙雯:「也是。」

牧熙雯:「你還要多久回家呢?」

王逸:「得吃完飯吧,怎麼了?」

王逸知道牧熙雯在家門口等著呢,但他不能說。

牧熙雯:「我合計你腳受傷了,過來你家看看你,結果發現你不在。」

王逸:「囧。也不算怎麼嚴重,過兩天就好了,你趕緊回家吧,不用特意等我。」

「誒誒誒,喝酒玩什麼手機?」沈詩涵拍著桌子說道。

「啊,沈姐,來我敬你一杯。」王逸又跟沈詩涵碰了一下說道。

喝完這杯酒,電話又響了。

牧熙雯:「受傷了指定不方便啊,我可以幫幫忙,再說我也不著急回家不是?」

不著急回家……。

王逸:「我這吃火鍋呢,還有朋友,不一定幾點完事兒。」

牧熙雯:「那行吧,我出去轉一圈買點東西,你要是還沒回來,我就走啦。」

王逸:「那好吧。」

還是晚點回去吧。

王逸放下手機,看了一眼正在大口吃肉的沈詩涵,「沈姐,酒夠嗎,要不再來點?」

還有8瓶沒起呢,但沈詩涵根本不懼,「要唄。」

……

王逸本意是慢慢喝,耗時間的。但沈詩涵喝酒很快,不,是特別快。

喝到第三瓶的時候,王逸就有些吃不下了,但沈詩涵的節奏卻是相當不錯,吃的非常香。

王逸十分不解,就沈詩涵那身材,這些酒啊肉啊的,吃進去到底存在哪裡呢?

連續6-7瓶老雪下去,不僅王逸暈頭轉向,沈詩涵也是醉眼矇矓。

「我去下洗手間。」沈詩涵扶桌子起來說道。

「哦。」王逸有氣無力的答道,終於可以歇一會兒了。

沈詩涵不僅長的漂亮,身材更因為長期鍛煉,而顯得勻稱、高挑而極具韌性。這樣的美女,在走路搖搖晃晃的時候,便可能對異性產生難以抗拒的誘惑。

王逸暫時沒被誘惑,因為沈詩涵的誘惑好似懸在空中的利劍,不一定什麼時候就會劈下來。

可惜,並不是所有人都明白這個道理。

啪。

沈詩涵路過一個桌子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屁股被人拍了一下,於是停了下來,轉頭看向離她最近的男人。

「剛剛那下是你打的?」沈詩涵還是搖搖晃晃的,說話也沒什麼威懾力,甚至沒有怒色。

男人看起來二十多歲,沈詩涵的表情,讓這個男人更是大膽了起來。

「老妹兒,過來喝點兒啊?」

「我問你,剛才是不是你打的我?」沈詩涵又重複了一遍。

「哈哈,老趙,摸了人家不敢承認咋的?」這桌有4個男人,都二十多歲,人數優勢,才是他們敢撩閑的底氣所在。畢竟沈詩涵那桌,怎麼看都只有王逸一個男人。

王逸也看到這邊情況了,於是起身往這邊走過來。他不是怕沈詩涵被欺負,而是怕沈詩涵喝多了把對面幾個人打死,過來攔一下。

老趙同志也是哈哈一笑:「是我是我,來啊老妹兒,喝點?」

「是你就行。」沈詩涵還是沒什麼表情,說話的同時,左手伸向老趙的腦袋。

老趙也沒閑著,伸手去抓沈詩涵的大腿。沈詩涵今天穿的熱褲,筆直修長的美腿在空氣中盡顯無疑。

可惜這一次,沈詩涵比他快了一步。

老趙只覺得頭髮上傳來一股不弱的力量,然後頭就被帶著向前低下。低頭的同時,老趙看到一條漂亮的腿抬了起來,正好就是他剛剛想去抓的那條。他此時離這條腿最近的位置,就是驅起的膝蓋。

砰的一聲。

老趙沒反應過來,桌上其他人也扔在驚詫之中。

沈詩涵的膝蓋磕在老趙的鼻子上,不弱的力量讓他向後翻仰而去。

咣當,老趙連人帶椅子摔在地上。

老趙倒地,沈詩涵身體向前微傾,穿著運動鞋的右腳踩在老趙的肚子上,目光微微掃過剩下的3人說道:「還有誰?」

(PS:喜歡這本書的朋友,順便投下推薦票吧,謝啦。)

46 5分鐘后,沈詩涵去了趟洗手間后,再次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當然了,這5分鐘不止去了一趟洗手間而已,她還分出30秒的時間,把剩下那3個還敢叫囂的傢伙給悉數撂倒了。

王逸雖然趕了過來,但卻沒撈到機會動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