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語嫣眼眸輕輕抬動,望了望稍顯關切之意的雲棱,這雲棱行事霸道,可這份關切倒是實打實的。

片刻后,她微微點了點頭,聲音清冷:「有勞大長老關心了。」

雲棱微微點了點頭,道:「宗主還在等你,我便不留你了。」

少女嬌軀挺拔得猶如一朵傲骨雪蓮,緩緩點了點頭,離開了原地。

等著少女消失在視線當中之後。

雲棱方才收回目光,盯著葛葉問道:「葛長老,這一次你們去蕭家發生了什麼,仔細說與我聽。」

「是,大長老。」葛葉點了點頭,不敢有所隱瞞。

「事情是這樣的……….」

葛葉一五一十的全部說了出來。

半響后,雲棱輕輕呼出一口長氣,輕聲道:「蕭炎………三年之約。」

「不自量力的小傢伙。」

雲棱不以為然地露出笑容,在他看來蕭炎不過一介廢物罷了,拿什麼跟有著雲嵐宗支持的納蘭嫣然斗。

「行了,你退下吧。」

…………….

「雲韻。」

視線移上,最後停留在了那張雍容高貴的美麗容顏之上,王語嫣的目光看著雲韻,泛起一絲異色。

定眼望去雲韻一襲月白裙袍,裙角隨風輕揚,頭上長發被盤成鳳凰之狀,襯托著那張美麗容顏,高貴中,噙著幾分難以掩飾的威嚴。

不得不說,雲韻是目前她見過最為氣質脫俗,雍容高貴的女子了。

微風拂過,兩目交織。

「你還知道回來。」威嚴的眸子盯著面前的少女,雲韻佯怒,對於納蘭嫣然前往蕭家退婚這件事情,其實她是持反對意見的。

可惜少女的性子太過執拗,她也勸不了,便只好由著她去了。

「讓老師擔心了。」第一次叫人老師,她沒有絲毫的彆扭,神情淡然。

「你啊…….」雲韻搖了搖頭,也不忍心過分責備眼前這位弟子,淡淡說道:「也算不得什麼大事,只要你不後悔便好。」

「後悔。」目光盯著面前那張美麗臉頰,王語嫣淡然一笑,心中一抹傲氣生出,道:「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讓我後悔的東西。」

「你………」雲韻充斥著威嚴的眸子一怔,望著傲氣橫發,自信滿滿的少女,她一時間有些看不透眼前這位弟子了。

「老師無事,我便先退下了。」王語嫣淡淡開口,鬥氣大陸,實力為尊。

現在的她也沒什麼心思和雲韻在這裡閑聊了。

畢竟,目前斗者的實力未免太過低下了。

「路途遙遠,想必一路上你也辛苦了,下去休息吧。」雲韻目視著少女離去,心中泛起一陣嘀咕。

什麼時候納蘭嫣然變化如此之大,平日里她對自己最為親近不過了。

可現在這副模樣,彷彿冷冷地拒人於千里之外一般。

王語嫣不知道雲韻心中的疑惑與猜測,便是知道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回到了屬於自己的房間后。

她關上房門,默默地思考著鬥氣這一門修行之法。

按原著來講,鬥氣大陸自從陀舍古帝成帝之後,天地間再無一人可成就斗帝。

便是那驚才絕艷的蕭家先祖,千年前鬥氣大陸第一高手蕭玄,也在強行衝擊斗帝境界失敗後身受重傷,被魂族高手偷襲圍攻而死。

如今天地間缺少本源帝氣,想要成就斗帝便只有陀舍古帝府裡面有一枚帝級丹藥。

而原著中至於蕭炎是因為受到了古帝傳承,後來蕭炎從虛空中引入了一些源氣,所以才有最後的五帝破空。

不過她來這方世界的目的也不是為了成就斗帝,僅僅是為了見識不同世界的修鍊體系罷了。

成不成斗帝倒是不重要。

「什麼是鬥氣?鬥氣的本質又是什麼?」

她陷入了沉思,鬥氣與武道修鍊體系的真氣內力差不多。

無論內力還是鬥氣還是氣都是源於生命力量,但卻衍生出不同的特點。

內力的基本特徵是回復能力。

而鬥氣的基本特徵是爆發能力。

氣的基本特徵是破壞力。

鬥氣後期發展基本上是一浪比一浪強,理論上爆發力無限疊加到N+暴擊。

她的心中漸漸明悟開來。

「三千大道,殊途同歸。」

無論是何種修鍊體系,修鍊到後期都可以令人的生命層次發生進化。

萬般大道,唯有長生。 這上面的署名人,蒙德.休斯。

艾登看到后,立即就說了出來。

「休斯侯爵給你的信?」

「我記得剛才下車的時候,是鎖了門的,他是什麼時候塞在車裡的。」

說完有看向外面,然後說道:

「不對啊,他不是在外地嗎?難道是剛才的管家乾的事情。」

諾亞看到快被自己抓在手裡,才顯露出模樣的信件。

感覺到一絲不尋常。

這東西之前絕對是沒有的。

他可以肯定。

諾亞看了一眼後視鏡里的銀月葵。

對著艾登說道:

「這裡有潘多拉的監視,我先看看她怎麼說。」

說完后,諾亞立即和潘多拉聯繫起來。

這裡怎麼說也是她的地盤,而且自己的車在這裡,她也理應重點照看。

她肯定是能看到放信的人的。

通過荊棘手環傳導的特殊精神力。、

面對向不遠處的銀月葵,不要一會兒就聯繫上了潘多拉。

只見在車底,翠綠色的花藤,從車的正下方的縫隙里鑽了上來。

然後直接纏繞上了車的方向盤。

緊接著長出了一朵紅色的花朵。

上面的花蕊像是觸鬚一樣。

開始朝著諾亞手上爬去。

一瞬間。

潘多拉已經將剛才這裡監視的實際場景記錄了下來。

並且通過她的手段,將剛才的畫面,投影到諾亞的腦海里。

於是在諾亞的腦海里,頓時出現了一副畫面。

就是在他們還沒出來的時候。

在他的車裡突然閃過一道扭曲的光團。

然後在光團消失后。

信件就出現在他的車裡了。

非常快。

快的要是沒有那些銀月葵監視。

他幾乎是沒有辦法知道這東西是什麼人,通過什麼方式放上來的。

看樣子好像是空間傳送的能力。

直接從某個地方的,將信件傳送到了他的車裡。

侯爵人在外地,竟然還能監視到自己的家裡。

這手段也真是讓諾亞開了眼界了。

專程寫了一封信給自己。

用空間魔法傳送過來。

到底會是什麼東西?

「怎麼樣,潘多拉看到沒有?」

艾登還在一旁期待著。

諾亞對著潘多拉的花朵揮揮手。

然後在艾登身邊的也長了一朵出來。

連接上花蕊后,他也看到了和諾亞先前相同的畫面。

看到這裡后,艾登終於明白,原來是這樣。

他反應過來的時候。

諾亞已經在一旁打開信封了。

只見諾亞從裡面摸出一張純白色的卡片。

上面的另外一面,還畫著一個銀月女神的圖案。

看那個樣子,艾登恍然醒悟。

對諾亞說道:

「那上面的畫不是你之前送給他們家的嗎?」

諾亞翻來覆去的看了幾遍。

也沒有發現,除了這張卡片之外的東西。

也就說,侯爵要說的東西,已經全部在這張信簽卡片上了。

搞什麼東西?

諾亞被這招搞得有些莫名其妙。

本來他的意圖在這裡找到侯爵,給這次行動打個保險的。

沒想到侯爵像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直接將關係撇的乾乾淨淨。

就在自己要離開的時候。

他又用空間魔法的類似的手段。

將這信傳送了過來。

裝神弄鬼的搞了半天,莫非就是為了表示,自己的女神水墨畫像,他非常滿意?

諾亞有些撓頭了。

沒有想到有話直說的馬斯隊長,還有格羅瑞婭,有這麼個謎語人老爹。

諾亞翻來覆去的,看不出個名堂。

就在他要將信簽紙裝回去的時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