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天霸冷哼了一聲,“對付你這樣的小鬼,我用得着耍那種卑鄙的手段嗎?小子,難不成,你不敢跟我交手?”

林凡搖搖頭,“其實,這件事情很簡單,根本就用不着打打殺殺的。既然你說你們沒有作弊,那也就是說,這些娃娃是有機率被抓出來的。而我呢,的的確確也沒有耍弄手段,來抓取這些娃娃。不信的話,我們可以調取這裏的監控。只要看了監控,一切不就都清楚了嗎?”

王天霸早就聽監控室的人說了,林凡的手段極其高明。他們在監控裏面,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異常。一開始的時候,王天霸還不相信。所以,他便跟工作人員一起重新看了監控。結果,監控畫面很清楚的顯示,林凡就是通過正常的操作抓出來的娃娃。

可偏偏,這看起來正常的事情實際上卻是最不正常的。他們在安放這些娃娃機的時候,就已經精心的調試過了。娃娃機裏面的娃娃的確可以被抓出啦,但是這個概率實在是小的可憐。這麼說吧,在正確的操作下,能夠抓出娃娃的機率,也只有不到1%而已。

至於那幾個限量版的娃娃,能夠抓出來的機率,甚至不到千分之一。

要說林凡真的抓出了一個限量版的娃娃,他們也不會這麼在意。大不了,跟老闆彙報一下,再花錢買個新的就是了。可是,林凡這傢伙,一出手就抓出了所有的限量娃娃,這讓他們實在是有些接受不了啊。

不能讓他們看到監控!這是王天霸的想法,因爲一旦讓大家看了監控,事情就算是徹底搞砸了。只要看了監控,大家就都會明白,林凡根本沒有耍弄什麼手段。到時候,王天霸就是想要回娃娃,也難以堵住這悠悠衆口啊。 王天霸很不客氣的拒絕了林凡的要求,“對不起,監控器剛好在維修。所以,這監控我們是不可能看到了。”

“那既然這樣的話,”林凡努努嘴,“不如我現場再抓幾個娃娃就是了。你就在一旁看,如果我動了手腳,那你再動手不遲啊。”

這是一場豪賭啊!


因爲現在的林凡,已經失去了好運丹的加持效果。他現在的幸運值,已經變回了正常人的水準。按照娃娃機的難度,林凡現在去抓娃娃,那概率就是真真正正的百分之一了。

當然,緊張的不只是林凡,還有於揚。

娃娃是他們一起抓的,最後的時候,於揚也發現,林凡已經抓不到娃娃了。她當時還半開玩笑的說,林凡的好運已經用完了。

林凡還打趣的迴應於揚,說遇到她已經花光了這輩子所有的運氣。

開始的時候,於揚還滿心的歡喜,覺得林凡這是在誇自己。可是仔細一想,這林凡分明就是在調戲自己嘛。所謂的遇到你,花光了這輩子所有的運氣。咋聽上去似乎很暖,可實際上,他是在說,自從遇到你,我就開始倒黴!

這種反差,讓於揚委屈的不行。不過,她也明白,林凡不過就是在跟自己說笑而已。戀人之間,吵吵鬧鬧說說土味情話什麼的,那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王天霸會同意嗎,顯然是不會的。王天霸雖然不知道林凡是怎麼抓出的娃娃,可是自己看了那麼多遍監控都沒有看出什麼貓膩。真要讓林凡在這裏表演一番,到時候吃虧的肯定還是自己。

而且,監控室的人已經聯繫自己的老大了。自己要做的,就是把林凡留在這裏。當然,能在老闆回來之前,就把這件事情處理好,那是最好的。

“哼,少特麼跟我廢話。”王天霸盛氣凌人的吼道:“你覺得你自己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嗎?”

“哦,看起來,你們這是打算仗勢欺人咯。”

“仗勢欺人又如何?”王天霸冷笑道:“在我的地盤,那就得聽我的。小子,我最後再說一遍,放下娃娃走人,我可以饒你一次。你要是頑抗到底,我不介意好好地跟你玩玩。”

說着,王天霸還揮舞了一下手中的棒球棍。

“主人,我建議您,在這種情況下可以使用築基丹。”

“築基丹,那玩意到底是什麼鬼?”

“您可以理解爲,將您的體質大幅度增強的丹藥。效果類似於臨時體力增強丹,不過築基丹的效果是永久性的。也只有在第一次使用的時候,他纔會有效果。但是,築基丹發揮作用的效果比較慢。所以,我建議您提前使用築基丹。”

本來林凡是打算回家的時候,再研究一下這個什麼築基丹。可沒有想到,居然會在這裏被人纏上。

既然這築基丹是好東西,而且還是永久效果,林凡也就不吝嗇了。他趁衆人不注意的時候,悄悄的吃下了那顆築基丹。這味道,似乎比麥麗素還難吃。難道,這藥丸不是等級越高越好吃的嗎?


算了,管他好吃不好吃呢,只要有效果那就可以了。

正如系統說的那樣,築基丹的效果發揮的特別慢。這要是之前的那枚體力增強丹,這會早已經將藥效發揮到極致了。可這枚築基丹,老實說,林凡一點感覺都沒有。就好像,自己是被人騙了,吃了假藥一樣。

“好大的口氣啊,店大欺客是嗎?”

林凡知道,在藥效沒有發揮之前,自己還得儘可能的拖延時間。被打一頓什麼的,林凡倒是不怕,他擔心的,不過是自己身邊的於揚罷了。要是因爲自己的關係,連累於揚受傷,那林凡是絕對不會原諒自己的。

“哼,就欺負你了怎麼着?”王天霸也同樣不動手,兩個人就這麼耗着。

時間一長,於揚也有些擔心了。她害怕王天霸是在拖延時間,然後找人來對付他們。只是,她不知道,林凡也一樣是在拖延時間。女孩子嘛,不管家世如何,遇到這種事情,難免還是有些慌亂的。

“林凡,要不我們把娃娃還回去好了。其實,我覺得我也沒有多喜歡這些娃娃的。”

林凡知道,於揚這是在給自己臺階下。有這麼一個時時刻刻爲自己着想的女朋友,還真的是無比的幸運。不過,越是這樣,林凡就越不捨得讓於揚受委屈。

別人對林凡怎麼樣,林凡可能睜一隻眼睛閉一隻眼睛,就這麼過去了。就比如,之前的4s店店員。給了一點教訓之後,林凡便放過他了。可是,要是有人膽敢威脅或者傷害自己的親人,那對不起,林凡絕對不答應。之前的查房醫生,就是一個很好地例子。

“喲,沒看出來啊。像你這樣的窮小子,居然還有這麼漂亮的馬子。兄弟,我看這樣好了。今天的事情,原本是要卸掉你一條胳膊的。不過看在這位美女的面子上,只要你放下東西,我就放你一馬,怎麼樣?”

王天霸一臉猥瑣的盯着於揚,腦子裏滿是污穢不堪的思想。

“美女,跟着那窮小子有什麼意思啊。不如跟着哥哥我吧,哥哥我可是器大活好,是那個窮小子沒法比的。怎麼樣,考慮一下吧?”

“考慮你大爺!”

林凡徹底怒了,儘管自己的藥效還沒有完全發揮出來,但他還是決定要動手了。特麼的,有人敢當着你的面,調戲你的女朋友。換做任何一個人,都是不能忍的。

“臭小子,給臉不要臉是吧。既然如此,你的兩條胳膊,就都給我留下吧!”

“住手!”

就在林凡和王天霸剛要動手的時候,遊戲廳外面,傳來了一聲怒吼。


什麼情況,又有人來了?

圍觀的吃瓜羣衆正一臉期待的看着外面,這次的戲碼可以說是蕩氣迴腸扣人心絃啊。原本以爲,林凡馬上就要見紅了。可沒有想到,居然會被人叫停了。真是期待,到底是什麼人,在這個時候救了林凡一命呢。 “孫大哥,您終於回來了。”

看到來人出現,王天霸滿臉堆笑的迎了上去。這跟對待林凡的態度,可以說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了。

其實,當聽到那個人的聲音時,林凡便已經猜到了來人的身份。只能說,這個世界還真的是小呢。這才兩天的功夫,遇到這個傢伙三次了。

“怎麼回事?吵吵鬧鬧的,不要做生意了嗎?”

孫大聖這幾天心情實在是糟透了,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出門遇到髒東西了。不管怎麼走到哪裏,都能遇到林凡那個煞星。好不容易自己出門散散心,結果還被自己的手下給叫了回來。

其實,這家遊戲廳的老闆並不是孫大聖,孫大聖不過就是王天霸的老大而已。只要遊戲廳有人鬧事,都是孫大聖出面解決的。當然,有些小事情,就交給自己的手下去做了。王天霸,就是孫大聖最信任的手下之一。

“孫大哥,就是這個臭小子。”王天霸指着林凡,破口大罵道:“這孫子也不知道用了什麼妖法,把我們的限量版娃娃都給抓出來了。”

“大聖爺,好久不見啊。”

這個聲音?

孫大聖嘴角一抽,心底暗暗叫苦。我去,不是吧,又是那個煞星?

當他看到林凡的時候,整個人瞬間蔫了。


“林……林老大,原來是您啊。”

林老大?什麼情況?王天霸一臉懵逼,能讓孫大聖叫老大的人,那得多大的人物啊。可是,這裏哪有什麼林老大啊。

“大聖爺,可不敢啊。我這何德何能,敢讓你叫我一聲老大啊。”

孫大聖兩腿一軟,差點沒給跪了。這種語氣,孫大聖還真的是招架不住。實在是因爲,孫大聖被林凡的實力給驚豔到了。可以說,現在一看到林凡,孫大聖就莫名的害怕啊。

“林老大,您又開我玩笑了。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不知道爲什麼,一看到是孫大聖出現,林凡反而是輕鬆了許多。爲什麼?因爲孫大聖是見識過自己力量的人,就算是借他個膽子,他也不敢對自己下手啊。

“事情很簡單,你們店大欺客唄。”

“啊?”孫大聖苦笑不已,“林老大,您是不是搞錯了啊?”

“我搞錯了?”林凡撇撇嘴,“看到這些娃娃了嗎?那可是我用自己的實力和運氣,才抓到的。可是你的人,居然是我作弊。你倒是說說看,到底是誰搞錯了?”

“這……”

孫大聖作爲這裏的老大,自然知道這抓娃娃的難度有多高。可是,眼前的這個人他也不是普通人啊。要說其他人一下子抓走了這麼多娃娃,孫大聖肯定是不會相信的。但眼前的人是林凡,那情況就不一樣了。

說不定,林凡還真的能抓到這些娃娃。而且,更關鍵的是,自己好像打不過林凡啊。

“林老大,實不相瞞。我們這裏的娃娃機,那肯定是沒毛病的。只是,你這一下子把我們的鎮店之寶都給抓走了,這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適啊。”

www● Tтkan● ¢O

林凡回答說:“其實呢,我這個人對抓娃娃什麼的,本來就沒有什麼興趣的。只是,我女朋友喜歡我纔會來這裏。沒有想到,你們這遊戲廳,真的是讓人很失望 啊。”

當孫大聖看到於揚的時候,心底又是一驚。老天爺啊,我這是得罪了哪路神仙啊。爲什麼一出門,不是遇到爺爺就是遇到奶奶啊。

於揚是身份,孫大聖是再清楚不過了。當初,自己不就是因爲覬覦於揚的美色,才被林凡給狠狠地揍了一頓嘛。而且,就連於家的人,也對自己下了狠手。那天要不是老中醫馬善良出手相救,恐怕現在的孫大聖還躺在牀上呢。

“原來是於大小姐喜歡啊。”孫大聖滿臉堆笑,“早說嘛,既然是於大小姐喜歡的東西,還用得着抓娃娃嘛。來人,給我把這些娃娃都打包,送到於家的府上去。”

於家府邸,只是這麼簡單的幾個字,便足以震撼人心了。在本市,能夠稱之爲於家府邸的,就只有一個地方,那就是於清老爺子的家。

王天霸更是膽戰心驚,自己還打算好好地揍林凡一頓呢。可是沒有想到,林凡居然有這麼深厚的背景。怪不得,就連自己的老大孫大聖都得賠笑臉呢。唉,自己也是不開眼,怎麼就得罪了這兩尊大神呢。

於揚跟林凡抓娃娃,純屬就是爲了玩而已。現在好了,原本好好地興致都被破壞的一點沒剩。而這些娃娃,也都失去了原本的意義。

“算了吧,這些娃娃就送給圍觀的吃瓜羣衆了。不過,這個藍胖子的娃娃還有棕樹熊的娃娃,我帶走了。”

“應該的,應該的。這些本就是大小姐您的東西,您說怎麼處理,咱們就怎麼處理。”

“走吧,林凡,我們回去把車子的錢給付了。”

林凡點點頭,主動幫於揚抱着娃娃,走出了這家遊戲廳。當然,地下的那些娃娃,誰也沒有剛去拿。在這裏圍觀的吃瓜羣衆都是聰明人,他們可犯不上去跟孫大聖王天霸這樣的人爲敵。

眼看着林凡和於揚離開,王天霸心有不甘的對孫大聖說道:“孫大哥,難道就這麼算了?咱們可從來沒有受過這種氣啊。”

“怎麼,難道你還想報仇不成?”

孫大聖反問了一句。

“哼,我纔不管他是哪家的公子千金呢。膽敢在太歲爺的頭上動土,我就要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做絕望。”

孫大聖轉念一想,不如就讓王天霸去對付林凡好了。反正,就算是林凡要報復,自己也大可以裝作不知情。要是王天霸真的成功了,也算是幫自己出了一口惡氣。不過,在孫大聖看來,王天霸多半是要悲劇的。畢竟,那個人的實力,實在是太恐怖了。

“天霸啊,難得你有這個心。這樣好了,這件事情我就交給你去做了。記住了,千萬不能留下痕跡,不然的話,於家人找上門,可不是你我能夠承受的。”

王天霸會心一笑,“那是自然,孫大哥您就放心吧。” 此時的林凡和於揚,已經在回去4s店的路上了。他們根本沒有意識到,在自己的身後,居然還跟着一條小尾巴。

這個王天霸雖然腦子也不好使,可他也知道於家不好惹。於是,他在等一個機會。

什麼機會?當然是於揚離開林凡的機會。只要於揚一走,王天霸就會帶人動手。到時候,他們只需要將林凡包圍起來,剩下的事情就簡單的多了。

“真是抱歉啊,沒有想到,居然會發生這種事情。”林凡一邊開車,一邊跟於揚道歉。

今天這事情發生的突然,所以林凡也沒有這個心理準備。早知道會惹出這麼多的麻煩,他寧可自己少抓幾個娃娃了。倒不是因爲林凡怕他們,而是覺得有些對不住於揚。

在林凡看來,讓自己的女人陷入到危險之中,這可不是一個男人應該做的。

於揚倒是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相反的,經過了今天的事情,她對林凡更加的癡迷了。哪個女孩子,不希望自己的男人,能夠擁有林凡這樣的魄力呢。更何況,林凡同樣還是一個實力派。

“沒關係了。其實,我今天玩的還是挺開心的。謝謝你了,林凡。”

“這有什麼好謝的,別忘了,我們可是情侶啊。”

“嗯。”

坐在副駕駛上的於揚,在林凡的臉上偷偷的親了一口。這一下子,倒是惹得林凡心裏癢癢的。要不是這會正在路上,林凡肯定會抱住於揚,狠狠地品嚐一番。

總體來說,林凡對於這款帕薩特還是很滿意的。所以,在回到4s店的時候,林凡便決定買下這輛車子了。

當聽到林凡要全款一次清結清的時候,經理卻是在暗自慶幸。要知道,能夠一次清付款二十萬華夏幣,這可不是一般人會做的事情啊。當然,對於那些土豪階層來說,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

此時的經理,已經完全相信了自己的判斷。這林凡,妥妥的是哪家鉅富的公子爺。不然的話,他又怎麼可能會跟於家大小姐在一起,還出手如此闊綽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