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得最佳新人,是你贏得的,”

“以後的GOD戰隊,就交給你了,”

平哥深深的看着他,林天心中很不是滋味:“平哥,我……”

“行了,矯情的話我也不說了,今晚是俱樂部年會,應該提前給我們送行吧,”平哥拍拍林天的肩膀,淡淡的笑了笑,

靈樂,三哥和小七也是一樣,大家不約而同的把目光放在了林天的身上,

在這一刻,林天覺得身上的擔子好重,真的好重,

晚上的年會是在俱樂部進行的,臨時改建的餐廳此刻佈置的有模有樣,最上面的橫幅寫着:GOD戰隊三週年快樂,

原來大家才知道,GOD戰隊已經走過了三年了,

同樣的,平哥他們也是一起度過了三年時光,而現在就要離開了,

GOD戰隊的英雄聯盟分部所有選手,員工,管理層加在一起也就二十幾人,兩大桌完全足夠,

以往的年會都是在五星級酒店進行,而且是俱樂部的所有分部一起進行,但是現在只是進行了英雄聯盟分部的年會,顯得有些冷清了,

餘冉坐在林天的旁邊,看到後者沒有管上面傅濤的發言,只是專心致志的玩着手裏的筷子,

“喂,林天,你怎麼了,”

林天表情淡然,頭也不回的搖搖頭,“沒什麼,”

餘冉輕聲嘆口氣:“哎,他們幾個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

“你也不要太傷心了,我們電子競技隊員的職業生涯相當短暫,像他們那樣打了三年的已經是很少的了,此時退役應該爲他們高興纔對,”

林天笑了笑:“我明白的,”

餘冉點點頭,隨即把目光放在了臺上,傅濤正在做着演講,時而嚴肅,時而輕鬆,

“回想起來,GOD已經走過了三個年頭,這三年裏我們獲得了大小冠軍數十個,連續兩次參加S賽,獲得了八強和四強的佳績,放眼整個LPL,有此成績的,屈指可數,”

傅濤的表情洋溢着濃濃的驕傲:“所以,我時常說,作爲一個GOD戰隊的成員,我很自豪,”

“擁有大家這麼努力,奮鬥,刻苦的隊員和教練團隊,我很自豪,”

嘩啦啦……

他說着,曹波等人帶頭?掌起來,傅濤笑了笑,揮手示意大家安靜一下,目光又變得十分凝重,

“我知道,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衆人心中都是一愣,重點來了,

尤其是平哥等四人,神情似乎在這一刻,變得緊張起來,

“即使哪一天,我們不在GOD,也會因爲曾經存在於這個偉大的戰隊而自豪,而驕傲,”

傅濤神情帶着一絲顫抖,他努力壓低自己的聲音緩緩說道:“現在俱樂部發布今年第三十七號口頭文件,”

“對於旗下,英雄聯盟分部隊員,平哥,靈樂,三哥,小七的退役申請,”

“同意,”

目標編號014 – Ab小說網隨時期待您的回來 “兄弟,我走了,以後一起開黑呀,”靈樂笑着說,

“林天,以後好好帶朝陽和檸檬,這兩小子是塊可造之才,”平哥笑着說,

“別想我啊,我以後也會來看大家的,S6,加油,”小七說,

“以後GOD戰隊的每一場比賽我都會看,大家要好好打啊,”三哥微微一笑,

林天倚靠在俱樂部的大門,看着一個接着一個的隊員離開基地,或許,以後再也不能回來了,

“你說,大家爲什麼不能永遠的一起戰鬥下去,”

餘冉冷不丁的聽到林天的這句話,也是苦笑一聲,搖搖頭:“你這是不切實際的話,”

“除開隊員退役不說,每當轉會期一到,各種各樣的離隊都出現了,其實這就是電子競技,這就是俱樂部的運作方式,只是你們還沒習慣而已,”

“你說你現在對NBA的轉會消息,有什麼想法嗎,沒有吧,是到底,電子競技還是發展的太慢了,”

餘冉用自己的方式詮釋着,

林天苦笑一聲,跟這個大胸妹子說話,她永遠會給你說出一大堆的道理來,林天也聽的膩了,

剛準備轉身走的時候,餘冉叫了他,

“怎麼了,”

餘冉悠悠的說:“你難道沒有發覺……GOD俱樂部已經快運轉不下去了嗎,”

林天一愣,隨即微微皺眉,這是什麼話,

只是四名隊員退役了而已,轉會期開啓的時候,再重新招攬,或者從練習生裏面選拔就可以了,俱樂部怎麼會運轉不下去呢,

“怎麼會呢,”林天無所謂的說道,

餘冉聳聳肩:“我是搞數據研究的,對數字十分敏感,”

“所以呢,”林天沒好氣的問,

“幾個月前,GOD戰隊背後的企業‘傅氏數碼’已經面臨崩盤,在幾周前,聽說股票已經是跌到了史無前例的地步,也就一句話,俱樂部,已經沒錢了,”

林天身體一震,他還從來沒有想到過這個事情,有點不可思議,下意識的道:“你確定,”

餘冉點點頭:“百分之九十,,”

林天深深皺眉,

“其實從傅老闆同意他們四人的退役申請就可以看的出來,老闆應該是無力再去經營GOD俱樂部了,”

“如果這是真的話,”餘冉嘆口氣,“我勸你還是早點打算吧,如果真到了這一步,哎……”

轟,

林天心中如遭雷擊,怎麼會怎樣呢,

GOD戰隊難道真的運轉不了嗎,難道傅濤那邊真的已經無力支撐了嗎,

傅濤回想起昨晚的年會,幾個小夥子的臉上沒有一絲惆悵,而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心中一痛,十分不捨,

他? 過妻不候 起勇氣給自己的父親打電話,看看能否有一絲轉機,只要有一點機會,傅濤就想要去嘗試,畢竟,GOD俱樂部是他的夢想,

不到最後關頭,誰想放棄當初的夢呢,

只是傅濤還沒開始打電話,父親的電話倒是已經打了過來,

“什麼,,”

傅濤臉色蒼白,汗如雨下,瞬間就將他擊敗,

握着手機,傅濤腦子裏空空如也,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足足坐了三個小時,最後痛苦的嘆息一聲,撥打了一個電話,

這個人,與他聯繫了很久,是關於GOD俱樂部整體收購一事,

一個LPL戰隊的名額,現在已經炒到了兩千萬,價格只高不低,

雖然兩千萬對傅氏數碼的問題不可能得到根本性的解決,但是至少稍微緩解了傅氏數碼的死亡,

“喂,您好,王老闆,我是傅氏數碼的少股東傅濤,您之前不是諮詢過電子競技戰隊的事情嗎,”

“是的,現在,可以談了,”

傅濤握着手機,指關節都在發白,

此刻,東海市‘東船重工’企業所在地,一輛加長型的林肯轎車噴吐着轟隆隆的火焰,伴隨着刺耳的聲音,停在了門前,

一個穿着白色西裝,戴着黑色墨鏡的年輕男子走了出來,氣派的打扮讓他獲得了衆多路人的目光,

“少爺,老爺已經在等着了,”

“嗯,”

年輕男子摘下墨鏡,丟給了隨從,露出一雙充滿精光的雙眼,

這,不是邱澤,還是誰,

今日他特意來找父親,就是爲了完成心中那個復仇計劃,想想林天幾天之後會向自己跪地求饒的樣子,他就激動的渾身顫抖,

“呵呵,林天,我會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邱澤冷冷一笑,隨即走進了父親的辦公大樓,

邱長源掌握着東船重工近三成的股權,是東海市隱藏在暗處的超級富豪,而且因爲涉及船舶重工行業,因此傅家與上面的一些高層或多或少都有些聯繫,

“澤兒,爲了對付這麼一個小人物,你就來求我,”

在父親的面前,邱澤表現的像一隻溫順的小貓,他笑了笑:“父親,您不是問我前段時間的傷是怎麼來的嗎,就是這個小子打的,”

邱長源眉頭緊皺,邱澤繼續說道:“雖然我有一百種辦法把他搞死,但是那樣太便宜他了,所以只好用這種方法來報復,”

“而且,精神上的折磨,遠遠比肉體上的痛苦來的更加酣暢淋漓吧,”

邱長源露出欣慰的笑容:“不錯,你懂得這個道理,”

“也幸好你拜託我辦的事情,與我目前正在進行的工作有所重合,”邱長源指着一個股票代碼,“傅氏數碼,”

邱澤興奮的一笑:“對,對,這個林天所在的戰隊背後的企業就是傅氏數碼,”

“恩,”邱長源點點頭,“我的主要目的就是打到傅氏數碼,至於你的那個敵人,我們也興趣,留給你吧,”

“謝謝父親,”

從邱長源那裏出來,邱澤興奮的不行,他大笑一聲:“哈哈,林天,你依仗的東西,我會將他們一一的擊碎,撕毀,”

“看那個時候,你拿什麼在我面前炫耀,”

“我會像踩一條狗一樣,踩着你,哈哈,”

經過了林天的事情,邱澤彷彿一下子就成長起來,爲了報復,邱澤連自己父親的資源都用上了,而且這個報復是巨大的,至少讓林天變得有些絕望,

此時的林天一直在思考着餘冉說的話,難道是真的嗎,

GOD俱樂部真的已經連運轉都很困難了嗎,

他不願意面對這個似乎正在變成事實的真相,因爲他看到近段時間,許多GOD俱樂部的工作人員也是悄然的離職了,

也就短短的三天,GOD俱樂部裏的人,就變得有些空蕩蕩的,

而傅濤,一反常態的幾天都住在俱樂部裏,一步也沒有離開過,

朝陽和檸檬兩人倒沒什麼,只是每天都在無聊的打遊戲,心情看起來有些沉重,也不像之前的那樣經常說些笑話逗樂大家了,

餘冉走了進來,神色有些憔悴,

“今天又走了一個教練,”林天問道,

餘冉點點頭,兩名助理教練,之前就已經走了一個,現在又離職了一個,

現在的教練團隊裏,只剩下一個主教練喬木了,

林天苦笑一聲:“餘大小姐,你不會也離開吧,”

餘冉笑了笑:“不敢說,在沒找到下家之前,我還會繼續留在GOD戰隊,”

“……”林天沒好氣的白她一眼,這個餘冉,還真是一個現實主義的妹子啊,

不過這也是人之常情,誰也不能說是錯誤的,

也因此,當曹波遞上了辭呈信的時候,傅濤的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

“老曹,”傅濤給曹波泡上了一杯茶,笑着說,“我們在一起合作有很長時間了吧,”

“嗯,我入職GOD俱樂部也有兩年了,”目標編號014 傅濤點點頭:“恩,兩年來,你對俱樂部的貢獻大家看在眼裏,我也看在眼裏,”

曹波淡淡的道:“謝謝,”

看着曹波的眼神沒有絲毫的波瀾,傅濤呼吸一口,從抽屜裏拿出一張卡,笑着說:“本來是打算之後再給你們的,但是你提前走了,拿着吧,”

“這是……”曹波有些愣住了,

“今年的獎金,雖然一年來沒完,但這也是我的一點心意,”傅濤笑着拍拍曹波的肩膀,“這兩年來,辛苦你了,我知道管理這麼大的俱樂部是不容易,”

“以後……”傅濤苦笑一聲,“以後能找到好的,好好加油吧,”

曹波緊要嘴脣,他來的時候是下定了決心的,但是現在卻有些不敢去面對,

從心裏來說,傅濤這幾年來對他們十分不錯,沒有虧待任何一位,手下的隊員們也對這個了老闆讚賞有加,

但是誰能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誰都不會想到,

運轉了三年的GOD俱樂部怎麼能說倒就倒呢,

可,命運就喜歡開這樣的玩笑,有些事情是大家預料不了的,

曹波輕輕笑了笑,笑的有些苦澀:“老闆,我已經……接受了其他戰隊的邀請……”

“過幾天就要過去了,”

傅濤忽然一愣,臉上的笑容凝固住了,覺得有些心痛,不過他還是笑了笑:“那就好,我還怕你們找不到下家呢,”

曹波有些羞愧的低下了頭,根本就不敢看他,可是傅濤卻是大聲的笑了笑,說着以後好好加油之類的話,電競這行業還需要曹波這樣的管理層,

其實曹波心中野僅僅是有一些愧疚而已,畢竟人心是肉長的,一起奮鬥了兩年了,但是也是一個現實的人,

現在的GOD俱樂部已經無法滿足他的要求,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是自古以來的道理, 手足 玫瑰小姐槍殺迷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