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長老和虎長老心裏清楚他們之間有一人必死無疑,那就看雲韻先追的誰,那人斷無一點生機。

另一人則可能能活下來,那要看被雲韻追上的那人能抵擋多久並且自己能跑多遠了。

兩人沒有功夫再細想,只能不斷壓榨著自己的身體,不管什麼禁術都往自己身上套,只要能活着逃走,那就有來日翻盤的可能!

施加了禁術的兩人速度非常快,竟然比之斗宗都不遑多讓。

殘影浮現,數個閃爍之間,兩人在雲韻的目光中已經縮成了一個小點。

「雲宗主,我們一人追一個如何?放虎歸山,必留後患。」加刑天對着雲韻快速說道。

雲韻眉眼輕輕一瞥說道:「你獃著就行,以你這土屬性鬥氣的速度,也追不上人家啊。」

「咳。。。」加刑天在雲韻的提醒下無奈的接受了現實,那就是他的速度真的很慢。

雲韻精神力和青色鬥氣一起湧出,精神力配合著鬥氣強行擊打着面前的這一片空間,一條條空間裂縫開始慢慢出現,空間開始震蕩了起來。

加刑天看到空間裂縫后眼神驚懼,同時又感受到雲韻如海一般磅礴的精神力后,他迅速的遠離,退到了一邊。

雲韻身前的空間裂縫越來越多,數不清的空間裂縫讓加刑天幾人看的不寒而慄。

突然,隨着一聲如驚雷一般的「砰」

那些空間裂縫竟然會和到了一起,變成了一個扭曲的空間通道。

只不過空間通道的邊緣在不斷顫抖,好像隨時都有可能崩潰,雲韻連忙用精神力穩暫時穩固住了空間通道。

「在這裏等著。」雲韻回頭對着加刑天說道,說完就一步踏入了空間通道。

風黎看着面前的這個空間通道顫顫巍巍的說道:「不是。。不是斗尊強者才能打開空間通道嗎?」

加刑天深吸一口氣,回想起剛剛感受到的精神力,忍不住晃了晃腦袋,在這股精神力面前,他的精神力好像是孩童一般在瑟瑟發抖,脆弱的像一張紙,那絕對不是斗宗級別的精神力!

加刑天懷疑雲韻的精神力已經達到了斗尊的級別,所以她才能強行打開空間通道。

另一邊獅長老一邊狂奔一邊不斷回頭看着後方,內心不斷重複著:別追我,別追我,別追我。。。

在一小會兒還不見雲韻追來后,獅長老悄悄鬆了一口氣,看來那斗宗是去追他那個倒霉的弟弟去了。

那他要趁著這個機會趕快跑!

虎長老已經死了,三獸蠻荒決廢了,這次回到出雲帝國就開始閉死關!不入斗宗不出關!

突然,獅長老察覺到了什麼,一下子停住了自己的疾馳的身形,目光獃滯的看着前方。

一個空間漩渦突兀的出現在了自己的前進的路上。

空間扭曲之間,雲韻一步踏了出來,嘴裏還在嘀咕著:「還有些不穩,鬥氣強度和對空間的感應還是差了點。」

「怎麼可能?」獅長老喃喃自語,就連逃跑都忘了。

「你怎麼能打開空間通道?」獅長老崩潰的嘶吼聲響起。

「這個問題你下去了再慢慢想吧,下輩子記得別碰到我。」雲韻淡淡的說道。

「小丫頭,你放肆!」獅長老知道自己已經在劫難逃,沒有再逃跑的打算,而是打算最後一搏。

獅長老在向雲韻衝來的過程中竟然發生了劇變,整個人變成了如獅子一般的獸形態,這是三獸蠻荒決中最後拚命的招式,化為獸形態的獅長老能夠擁有比之人形態恐怖多了的力量和速度。

不過他畢竟是人而不是獸,每一次強行改變自己的形態,都會讓他的身體受到不可逆轉的損傷,如今已是危機時刻,他自然管不了那麼多。

獅長老一聲怒吼,高高舉起了自己的右前掌,鋒利的爪子從手掌里彈了出來,對着雲韻狠狠的拍了下去。

空氣撕裂的聲音響起。

獅長老看雲韻竟然沒有反應,就在爪子已經碰到雲韻的髮絲的時候,獅長老內心一喜,暗道,成了!

可是下一刻爪子竟然直接從雲韻的身體中穿了過去。

「殘影?糟了。」獅長老怒吼著就要回頭。

他的身體在空中利用慣性強行向後方轉去。

可是就在他轉身的過程中,雲韻已經出現在了他背後,對着他的腦袋一腳踢了出去。

「啊!」一聲慘叫聲響起。

獅長老轉向後方的腦袋剛好迎上了雲韻鋒利的高跟鞋跟,他的臉上被橫著劃開了一道深深的傷口,他的兩隻眼睛被瞬間摧毀,眼眶裏只剩下了黑暗的空洞,血液從兩隻眼眶裏流下。

再然後就是一聲悶響。

雲韻的鞋底重重的踢在了獅長老的腦袋上。

獅長老在空中翻滾了好幾圈最後落到了地上,他的臉部已經被雲韻踢的變了形,一邊的臉頰凹陷了下去。

獅長老嘴裏不斷發出胡亂的叫聲,雲韻沒有遲疑,手中一把風刃出現,利落的割下了他的腦袋。

另一邊的熊長老突然感受到了什麼,面色欣喜的轉過頭看着獅長老的方向,看來倒霉的不是他!

既然如此那他有着不小的機會能逃出去,熊長老內心之中鬆了一口氣,轉頭準備全力跑路。

可是他剛剛把頭轉回來看向自己的前方,他的目光中就出現了一張血盆大口,滿嘴鋒利的牙齒閃著寒光。

「咔嚓~」

可憐的熊長老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他就已經沒了知覺。

此時加刑天一邊照顧著受傷的海波東三人,一邊等待着雲韻。

突然一個空間通道在他們不遠處打開,雲韻從裏面走了出來,身後飄着一個已經恢復到人形的獅長老的腦袋,長長的金髮十分的顯眼。

加刑天看到后不自覺的咽了咽口水,連忙迎了上去說道:「雲宗主幸苦了,雖然他們跑了一人,可是只剩一人的慕蘭三老不足為懼,今天的事情多謝雲宗主施以援手了。」

「小事情,畢竟我雲嵐宗也是加瑪帝國的一份子不是嗎?」雲韻輕笑一聲說道。

「哈哈,自然如此,自然如此。」加刑天笑了起來,不過他內心究竟怎麼吐槽的那沒人知道。

「不過有一件事你說錯了,我可沒打算放跑一人。」雲韻突然看向遠處說道。 現在是暑假的末期,說實話這段時間之內遊戲玩家數量暴漲。

畢竟是暑假,那些學子在考完試之後放鬆,自然而然地就選擇了玩電腦遊戲來放鬆。

而且玩電腦遊戲現在又有星火的免費網游,買電腦也能看見夢源科技的店鋪。

所以沈益父母做生意也掙了比前幾個月更多的錢,現在沈益能夠分到的錢增加到了一千多萬。

因為父母掌握的錢太多,光是利潤都高達千萬。

那些做電腦生意的材料錢就更別說了,簡直就是個大戶。

所以銀行都主動為他們辦理了VIP。

甚至銀行想讓他們辦理理財,這老兩口不懂得什麼是理財,擔心有詐,於是就請教沈益。

這件事情非常明確,被沈益給拒絕了,因為這些錢是有用的。

現在正是用錢的時候。

不知道什麼時候缺錢,就會啟用。

銀行用他們存的錢去投資,然後再給他們一點雞毛蒜皮的收益。

後世見到的餘額寶、理財通都是這種。

利潤對一般人來說是很多,但是在沈益這沒用,甚至還沒有把這筆錢投入到做行車記錄儀裏面賺錢。

一般人或許會弄,但是沈益這筆錢自有用處,不能給銀行去用,現在給誰都不行,除了他自己。

現在是八月中旬。

國際金融危機即將全面爆發,國內經濟增速將要快速回落。

而且大批的企業將要倒閉或者減產,為了面對這場危機,他們都選擇裁員,將有很多人無奈下崗、失去工作。

這是美利堅國乾的好事。

但是沈益卻要趁著這個時候用自己的資金去干一些事情。

首當其衝就是寫字樓,未來他的公司將會越來越大,人也越來越多,項目也越來越多。

租的這個寫字樓一層只有500平米,遠遠不夠使用的。

而且第二層也快不夠用了,最近沈益還招了一些硬件團隊,現在的2樓大概有20多個人,他們都在研究著硬件。

因為沈益也瞄到了監控這塊巨大的市場。

現在國內的監控還是非常少的,要是每個路口都安幾個,每個商場也都安十幾個,每家每戶的小商鋪也裝幾個。

這玩意兒可比行車記錄儀好賣多了,而且需求是最旺盛的,這個業務出來以後肯定比行車記錄儀要掙錢。

但是做人不能半途而廢,行車記錄儀就和監控并行開發。

這兩項原理相似,也沒有太大的衝突。

所以現在買地皮,蓋寫字樓就成了他首要的任務,同時他買地皮蓋這個寫字樓,能夠幫助一些即將下崗的工人。

當然寫字樓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蓋成的,所以沈益還要繼續在那個小的寫字樓裏面蝸居一段時間。

他現在正在四處奔波,尋找合適的地皮。

這個時候找合適的地皮還是比較好找的,畢竟是在建康,又不是在薊京。

遇到合適的地皮直接一口出價1100萬買下,不和別人玩無聊的拍賣。

反正他現在得到了馬克兩億的「資助」,現在買下地皮只是一件小事情。

這塊地皮大概有三萬五千平方米,還是相當不錯的。

買下地皮還需要投資錢蓋寫字樓,現在沈益完全可以依靠諸神之戰這個遊戲的利潤,來蓋寫字樓。

但是現在還沒有那個必要。

這個寫字樓沈益也不打算蓋太好的,畢竟現在還是08年,投入個5000萬左右就行了。

這些錢一旦投入,蓋好寫字樓之後,公司的人員就不用到處漂泊,到處搬辦公室了。

要是真想帶好,那還得等個兩三年左右。

畢竟蓋房子不是請客吃飯,也不是做軟件能夠加班加點加快速度。

任何事情想要做的快,那都得付出代價。

想要把寫字樓待的快一些,付出代價的就是那些工人,他們會付出自己的生命。

所以為了慢一點,保證工人平安,沈益是不會讓他們加班加點的。

但不證明他們可以用磨洋工的態度消極對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