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然,小小的玉佩在對上十八子之一的成員時發出震天呼嘯聲。緊接着一道黑影從玉佩中鑽了出來成爲一隻長有接近三米的大老虎。

黑色的大老虎,猙獰咆哮,強壯有力踱着步子來回看着眼前的十八子成員。這將是它的食物!只不過食物有些強大,所以它也有些顧忌起來正踱步想着如何攻擊,如何將“食物”吞噬下去!

而宋德華手上拿着的玉佩變成普通玉佩,裏面的圖案不見。

如此宋德華再次拿出一個玉佩,上面有着一道黑色鬼氣注入形成的圖案。是一匹狼,玉佩裏面有着一匹模樣桀驁,顯得有些煩躁的狼王!

“黑狼王!”

隨着宋德華的聲音,只見這個對上送葬十八子東面位置的玉佩中也鑽出一道黑氣,黑氣一出嫋嫋而動如煙霧,隨即在半空凝實瞬間成爲一隻同樣大有三米的巨狼。

黑色的巨狼如猛虎一般高大威猛,其身上桀驁氣息渾然天成,再帶着王者的霸氣,是以它出現後站定身子,狼視耽耽,犬牙張開顯得血盆大開,如能吞人噬魂,着實令人不安,令人感覺到了血腥。

“獅子!”

宋德華重新拿好玉佩對上東西位置的送葬十八子成員,一句獅子之後卻見玉佩又起黑氣,在宋德華的身前也多了只黑色雄獅,鬃毛在夜風中浮動先威風,巨爪在地上和猛虎一樣來回踱着步伐,雙眼死死看着眼前的對手,嘴上發出“呼哧呼哧”的喘氣聲。也不知道是在威脅眼前的對手還是它因爲憤怒而不得不以喘氣的方式發泄出來。

獅子、老虎、狼王、黑豹……

一連十五隻體型都有三米大的動物將宋德華包圍在中間,同時它們全部耽耽看着各自的對手,怒目、不安的盯着,嘴裏還不時發出低沉的威脅聲。

小黑在宋德華用玉佩釋放出這些傢伙的時候早已經有些目瞪口呆起來。不過很快他似乎也都適應過來,看着宋德華的時候多了幾分異樣。

強大的人總是能讓人去尊重他的。這就是強大!

可是宋德華的強大對十八子他們來講不是好事,雖然這些帶這個鬼氣凝聚成的動物們帶給他們的威脅感並不強大,可是對方這些鬼氣凝聚而成的動物們卻能和他們糾纏一斷時間。

這一段時間如果被宋德華逃跑,那麼他們要想再對付宋德華就難了。也就是說,成敗都只能看今晚。

今晚拿宋德華沒有辦法,從此他們送葬十八子永世不出惡人界,隱匿在惡人界裏甚至連活動都要受到限制。

那是因爲宋德華的師傅……所以他們要麼第一次的時候將宋德華殺了,然後拿了該拿的報酬,接着藏身在惡人界中讓宋德華的師傅找不到他們。

這筆有毒 要麼,今晚宋德華跑了。那麼他們也只能藏在惡人界中從此銷聲匿跡。除非某一天他們不想活了,那麼就走出惡人界……

所以紅帽子他們臉色變的很難看,看着宋德華的時候帶着幾分殺意,雙眼歹毒的眼睛也在此刻閃閃爍爍,在黑夜中如鬼火一般詭祕帶着“螢”光。

不過紅帽子還是挺慶幸的。眼前的宋德華似乎帶的那種古怪玉佩不夠,所以他們十六人有十五人都被這些鬼氣凝聚的動物盯上了。唯獨他,還是好好的。

所以,他還是能順利的在宋德華試圖逃跑的時候出手阻攔的。只要那詭祕的黑狗不插手,那麼眼前的宋德華,就是砧板上的肉,任由他宰割!

所以宋德華要逃,可不是見容易的事情呀!

就在紅帽子想到這裏微笑起來的時候,眼前的宋德華卻是上前補上十五隻動物空缺的位置。一時,宋德華和十五隻鬼氣凝聚成的動物直接成爲一個對外的包圍圈,一對一,正好對上這十六個鬼魅。

“怎麼?”紅帽子的運籌帷幄和得意笑容在這個時候頓時一變,變的驚訝起來。

因爲眼前的宋德華所表現出來的不是要逃跑,而是要戰鬥!這讓紅帽子很意外,對方居然選擇戰鬥?難道是覺得他們送葬十八子好對付?還是眼前的宋德華不知天高地厚,妄圖在他們身上取得勝利然後成起威名?

紅帽子想到這裏笑了,雙手手掌張開,在他手上多了兩把弧形彎刀。彎刀寒氣逼人銳利帶着反射光芒使得紅帽子整個人都變的更爲猙獰和強大。

他,是來成全宋德華的。對方居然有那麼好的機會逃跑而不逃,居然選擇了和他們戰鬥?

“哈哈……”

越想,紅帽子就覺得越搞笑。果然是初生的牛犢不怕虎。完全是不知所謂,不知道天高地厚,無知的人呀!

“九曲乾坤意,殺戮!”

宋德華從不見自己師傅使用過九曲銀槍,不過他卻是知道自己的師傅一旦將九曲拿在手,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氣勢一定會讓宋德華窒息死亡。那種睥睨天下的樣子至今都是他仰望的“高度”。不過如今,九曲在手,天下我有。該輪到宋德華替師傅光復過去的威名。

九曲一帶轟然聲響,宋德華的身影已經跳躍過去並且橫掃紅帽子。

“來的好!”

對方果然沒有選擇逃跑,卻是想着以戰鬥的方式讓自己成爲勝利者。方法是對的,可是也得量力而行。不然的話……

紅帽子身子爆退,身影如幻,爆退的時候顯得輕鬆自在。

沒有了累贅的身體,只是魂魄的他自然在速度上佔據了絕對的優勢,誰讓他是鬼?是魂魄?

就那麼一下,紅帽子就和宋德華拉開了五米距離,使得宋德華的獨龍鑽一般的攻擊直接落空,因爲紅帽子已經和宋德華拉開了距離,並且就在宋德華攻擊落空的時候紅帽子猙獰一笑,原本倒退的是身子猛然一止,瞬間用力對着宋德華直接閃爍過來。

極其快速的,紅帽子已經來到宋德華的身前不到半米的位置,此刻他手中彎刀被他平拿在手,對着宋德華的脖子位置猛然劈了下去。

眼前的宋德華一定是嚇傻了,到現在居然動都不動。紅帽子看到這一幕於是心裏得意想着。雙手彎刀也不怠慢,有一刀對脖子,一道對腰口。雙手而來,雙刀而殺,好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長點記性!

“呼!”

就在紅帽子近身的那一刻,原本對地的九曲猛然龍擡頭被宋德華右手一拍挑了起來。速度極快,力道極大。機會就在好帽子來到宋德華身前時候動了起來,如猛虎撲兔,勢不可擋。

“該死!”

感受到自己上當,送上前被對方攻擊的時候紅帽子怒罵一聲,同時原本砍殺在宋德華身上的雙刀被他一收,繼而雙刀交叉在一起迎上“挑”向他胸口的九曲!

“嗆!”

雙刀對單槍發出撞擊聲。聲音清脆悅耳,但餘音繞樑一般在黑夜中依舊迴盪着。耳朵能聽到“嗆”的迴盪聲,由近而遠,漸漸消停。

紅帽子現在是苦不堪言,因爲自己的大意差點被眼前的宋德華殺了。還好的是多年作戰經驗使得他用雙刀卡長槍擋住了那一招攻擊。可是也因爲這樣,現在他感覺自己雙手發麻,隱隱在通。就連魂魄都有些受傷的樣子,在抵擋的霎那出現潰散的跡象。

“看槍!”

沒等紅帽子再想,卻見宋德華的九曲長槍猛然再次從右手邊橫掃過來,力道極大,舞動的空去都“呼”一聲巨響。聲音沉悶,那是力量大的表現呀! 紅帽子躲閃,因爲他必須要承認的是,眼前的宋德華力量很大,硬碰硬似乎只有他吃虧的分。所以他躲閃開了,試圖找出的破綻然後一刀解決了宋德華!

“吼!”

同時,原本對上十八子其他成員的動物們也在宋德華和紅帽子正式戰鬥起來的時候仰天長嘯,緊接着強碩的身子猛然奔跑起來,各自對上一個成員咆哮縱撲過去,爪牙伺候。

十六個鬼魅化爲十六道影子四下散開,各自戰鬥起來。這讓“小黑”看的愕然,隨即重新將目光看向和紅帽子鬼魅戰鬥在一起的宋德華,看的入神。

這個人的身影……

“你、你在看什麼?”這句話王同早就想問安然了。

他們兩人藏在這裏已經看了好一會,可是安然看的聚精會神,而王同卻是什麼都看不到。要說看到的話也就只有空氣!陰風倒是感受到了不少,讓他時不時起疙瘩。

那種刺骨的陰風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一時強一時弱,就好像有人在打鬥一般,將這陰風當成海水一般搗鼓着。所以時強時弱……

安然對着王同做出禁聲的動作,同時她再次小心翼翼看着,生怕那在打鬥中的鬼魅會發現她和王同的蹤跡。

王同很配合的閉嘴,而安然也才分出一絲精神對着王同道:“你沒開天眼是看不到的。但是你要記住,別說話!要是他們發現你和我,麻煩就大了……”

安然眼看着劉仁才和黑高帽,餓死鬼和白高帽相鬥在一起,那種驚濤駭浪的攻擊不是她能對付的。隨便任何一個鬼魅都足夠殺死她!

王同聽到安然的話後立馬閉嘴。只是他的眼睛還是很好奇看着空蕩蕩的街道,心中疑惑着究竟是什麼鬼魅在打鬥。

“蓬!”

劉仁才的盾牌已經盡數被黑高帽搗碎,此時黑高帽反擊將劉仁才轟擊在地面上。並且,殺招再起!

“斷魂陰陽路!”劉仁才落地身子猛然翻滾,旋轉三百六十度三圈飛騰,手中斷魂筆一豎一撇,立馬出現一道黑色氣浪一道白色氣浪對着撲來的黑高帽撞擊過去。

黑高帽眼看危險身子不得不滯留,將原本的殺招收回,身子左右一開躲避起來。

這種攻擊會讓他受傷,所以他不得不放棄好不容易纔有的殺招,躲避並思緒着下一次攻擊該如何出手。

也是直到現在他才知道,眼前個在秀才一直在隱藏實力。如今他對上也頗感吃力……

同樣吃力的還有白高帽,此刻他和上竄躲避,餓死鬼就上竄攻擊。他穿牆躲避,餓死鬼也緊隨而來,如影而至。這餓死鬼是瘋子,讓白高帽害怕。

“來呀!老夫餓了上百年,喝不得吃了你的魂!我要把你當成烤雞一樣一點一點的撕開,將你的魂魄一點一點的吃進去。吃不完我把你打包,曬乾當成鹹魚……”

白高帽聽着餓死鬼那張開嘴流口水模樣的話,同時幻想着自己成爲一隻烤雞的樣子……

他怕了,餓死鬼就是個瘋子,餓瘋的!

“走!”安然看到這裏心中知道他們應該沒什麼大礙。至於她也幫不上什麼,所以還是決定離開這裏,去找宋德華的蹤跡。

心裏,她一直擔心宋德華,從當時宋德華快速奔跑離開,當十六個鬼魅飛天遁地追出去的時候。安然就沒停止過擔心宋德華。

“去、去哪裏?”王同什麼都看不到。就是因爲什麼都看不到,所以越發恐懼,由心到身體,此時牙齒還在打架。要不是眼前的女神安然在,他必然是“咯咯”的打起來。

“去找德華!”安然說完,人已經後退,準備繞開眼前的打鬥場面去尋找宋德華。

王同呆滯,原本建議安然不要隨意走動的,天知道那些鬼魅會不會突然發現他們兩人?可是安然已經走遠,這讓王同愣住,最後咬牙跟了上去。

腹黑總裁請接招 夜,黑。

月,彎。

安靜的都市,沉睡的人們。還有那些做着美夢的人……他們又怎麼會知道此刻都市鬼魅縱橫,金蛇亂舞?

“轟!”

安然和王同一路尋找,一直到安然聽到南面傳來打鬥轟擊聲才確定宋德華的方向。

這聲音不用看,定然是宋德華和那十六個鬼魅戰鬥在一起發出來的。只是安然很難想象,宋德華能對付十六個送葬十八子的成員?

這些傢伙,無一不是窮兇惡極之輩。即便宋德華通鬼術,可是這又怎麼樣?人始終是人,鬼終究是鬼。人若是要和鬼鬥,沒有道術只靠戰鬥遲早要落下風的。畢竟鬼的含義本身就是飄渺虛無,超越宋德華的存在。

知道宋德華這個傢伙有這本事還是從李靜那裏聽說的,包括弓長張,在她住院的日子裏他們聊到了宋德華,這纔算讓安然瞭解這個走夜路,不怕衆鬼的傢伙身懷本事。

但是她覺得宋德華再有本事,也就這樣了吧?

“吼!!”

驀然,就在安然和王同走到一半的時候卻是傳來猛虎長嘯聲,這讓安然定住身子,不敢再動。

猛虎出現在她身後!!

“怎、怎麼了?”王同膽子小,現在看到安然保持不動,並且滿臉恐懼和小心翼翼看着身後,所以他在想,該不是他們身後出現那些東西吧……

“老、老虎……”安然膽怯道。

在她身後,一隻強碩的猛虎正擺出捕食的動作,身子半蹲地,帶着鋒利爪牙的前爪抓着地面,將地面帶出幾道深溝。獠牙外露半張,血盆大嘴帶着死亡的氣息讓安然身子繃緊,半點不敢動彈。

“什、什麼?!!”王同用眼睛餘角看着身後,可是什麼都沒有。但是他卻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盯着他,讓他血液倒流,身體僵硬如被刀子貼着自己脖子一般,讓他連咽口水都不敢。

“吼!”

就在這個時候猛然猛然躍起,直接從安然和王同的頭頂飛了過去,同時跳躍落地快速矯健奔跑起來。

“怎麼?”安然奇怪,眼前猛虎不是對發她的?

但是很快安然就知道,這老虎似乎是好的,因爲此刻猛虎和其中一個送葬十八子成員打鬥在一起。

一鬼一虎,兩者直接相鬥在一起,虎躍撲食,人退反攻。如此重複並且打鬥着,鬥勇鬥智一般糾纏在一起。

“走、走了嗎?”王同突然感覺自己身子一輕,想來那什麼老虎應該已經走了吧?

安然點頭,算是迴應了王同的話。現在安然內心震撼久久不能平息,現在她可以確定眼前的猛虎應該和宋德華有關係,不然也不會和十八子戰鬥在一起。可是,宋德華有什麼本事能讓這些強大的傢伙和十八子戰鬥在一起?

宋德華身上的祕密,遠遠比李靜和弓長張知道的多,是多很多!

“嗷!嗷嗷……”就在安然驚愕的時候遠處右邊又出現一道影子,卻是在巷子位置一條巨狼被摔了出來。

巨狼身子翻騰後落地,四爪落地把地面刮出數道長痕纔算止住了被摔出去的身子。

“狼?”

安然現在有些頭大和懵了。有老虎又有狼?

“吼!”

更讓安然吃驚和頭大的是,又一隻雄獅矯健奔跑出來,對着半空出現的一個鬼魅撞擊過去,將鬼魅撞擊落地,雄獅死死壓制着鬼魅,一獅一鬼也撕鬥起來。

“唳!”

安然呆滯的時候又聽天空一到唳聲,唳聲破空刺耳,帶着傲氣和強大。

是老鷹!

在黑色爲主的天空上出現一隻黑色的老鷹,鷹有家用直升飛機般大小,在天空上肆意飛空,頻頻唳聲叫着。

在它雙爪下面正抓着一個青年,赫然一鷹一鬼在半空打鬥了起來,怪不得會頻頻唳叫。

……

接着又出現了巨熊,巨象等動物,安然已經癡呆,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眼前發生的一切。

這絕對不是道法,她也從沒見過這樣的道法。不過,不是道法又是什麼?宋德華又是靠什麼本事將這些傢伙召喚出來?

“怎麼了?安然道長?怎麼了?”

王同在看到安然臉色變的難看,蒼白如紙的時候立馬就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所以他連連追問,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過,安然走神了。所以一直沒有迴應他的話,這讓王同更加焦急起來。

“啊……”安然感受到衣服被扯動後回神,接着看着王同皺眉起來。

因爲王同太囉嗦了,總算不斷的詢問她。而且再這樣下去很容易引起注意,使得那送葬十八子把他們當成目標。所以安然做了個決定。

“閉眼。”安然對着王同道。

王同愕然,不過還是聽錯了安然的話。眼前的安然是他追求對象,是他的女神,王同可以掏心掏肝掏肺的對她好,別說閉眼了。再說,閉眼指不定安然會親吻他一口,電視上經常都是這樣放的……

一想到這裏,王同心里美滋滋。雖然不明白安然會在這個時候突然想吻他……

“天地初開,渾沌塵霧。陽眼爲天,陰眼爲地。陰陽來,天眼開!”

隨着王同耳邊傳來安然的話,同時感覺到自己雙眼前面有什麼東西飄過,隨即王同閉眼後感受到的黑暗頓時大亮。如強光破曉,直刺他的雙眼,讓他雙眼立馬一痛,慘些叫出來。同時,他的雙眼止不住流淚…… “安然道長,你這是……”

王同張開眼睛,以爲自己眼睛瞎了。不過還好,他的眼睛還是能看到的。因爲疑惑,所以他側臉準備詢問安然剛剛他做了什麼。

只是,當王同眼睛匆匆一瞥看到不遠出一隻強碩大老虎的時候,他傻了!

身子保持原來的動作,就這樣看着眼前的大老虎,看着正用雙手頂住打老虎攻擊的青年。眨眼,看着。看着,又眨眼。隨即他一臉茫然移動,看到了老虎旁邊正捶胸後雙手將一個青年舉起做出拉扯狀態的大猩猩。還有象鼻如手一般正和青年打鬥的大象……

“啊!!!”

王同尖叫出聲,眼前這一幕太恐怖了,這些猛虎雄獅近距離的感覺直接讓他血液倒流,渾身冷汗瞬間而出,使得他整個人都變的冰冰涼。

再看那些青年,拿武器的,沒拿武器的。但是無一不是面容蒼白如死人,甚至有幾個人的眼睛還是黑色的,看起來像是沒有眼睛,只有氣體在上升……

安然聽到王同的尖叫聲後身子也僵硬了,苦着臉回頭看着王同,心道這次完了……

果然,所有猛虎和雄獅,乃至天空上的老鷹都在看着他們兩人。看着他們兩人的還有那些青年,送葬十八子的成員們。

王同在看到所有人和動物都看着他的時候,他只感覺,自己要死了。連呼吸都不敢,身子也動不了。原來人在害怕的時候腿真的是動不了的,根本就邁不動,即便自己一再驅使自己的大腦,要指揮自己的大腿拔腿就跑,可是,沒用……除了軟而無力,除了害怕心臟猛然收縮,其他的,沒有任何感覺了。

“蓬!”

就在這個時候,在王同和安然都感覺到要死的時候只見一道影子從天而降,最後砸的他們眼前十米的位置。一時地面砰然碎裂,石灰皆飛。

“混蛋!你該死!”紅帽子青年再一次被宋德華手中九曲拍中,身子砸地讓他疼痛之外更多的是憤怒。

什麼時候,他們送葬十八子居然淪落到這種地步?眼前的宋德華不可能那麼厲害,絕對不可能的。

隨着紅帽子鬼魅擡頭看天空,安然和王同也紛紛擡頭看去。只見天空上,一手持銀槍如戰神的青年從天而降,在高樓上跳了下來。

落地的時候,身子輕盈,從始至終給人一種飄逸和無敵的感覺。

安然看呆了,她從沒想過這個“討人厭”居然那麼厲害。

王同也看待了,他突然想起之前他還在刁難宋德華來着。可是王同知道,自己以後不敢了。眼前的宋德華是那麼的厲害,那麼的,厲害……

“送葬十八子,你們皆是惡鬼界惡鬼,不躲在惡鬼界悔改卻來爲患人間,今天就由我來將你們封印!你們有了路,爲我所用或者永久封印!”

長槍在手,宋德華能感受到那種清涼感,這種清涼讓他的狀態達到極佳,讓他腦袋一直保持清明。所以戰鬥起來也是力量達到巔峯狀態的力量,攻擊就更是毀天滅地。所以眼前的紅帽子鬼魅又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去死吧!”紅帽子又怎麼會聽宋德華的話?當下身子猛然漂浮升空,早被宋德華打散的彎刀再次出現在他左右手,也就在這一刻,紅帽子身上氣息凌然,由上而下對着宋德華雙刀連揮!

“咻咻……”

彎刀如月,速如光。雙刀連續強攻揮舞下居然看不到影子,只見兩道白光對着宋德華身子靠近而已。

白光溫柔,是那麼的迷人,和月亮幽光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