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店主,你用功德之力包裹住那個黑色罈子收起來,回去後立即上交陰界總部,千萬別讓自己沾染上。

現在,咱們帶它去外面審一審!”雙木先生向來特別有作爲打手的自覺性,凡事身先士卒。

這一點讓唐牧北非常感動。

他決定得空要跟溯洄前輩聊聊,同爲需要自己幫助的大佬,雙木先生的做法纔是正確打開方式好伐!

哪怕不這麼兢兢業業,最起碼少坑自己兩次也是好的。

野外寒風刺骨,不知道雙木先生的枷鎖有什麼特殊效果,水鬼一直在瑟瑟發抖。

“牧店主,它就是今天那位電工說的水鬼來旺大伯。”雙木先生上前戳了戳,這貨並不算真的有實體,而且一種類似氣體凝聚的效果。

見唐牧北一臉懵逼,雙木先生解釋道:“對方在進行回憶敘述的時候,我是可以從記憶中讀取到畫面的。

當時追趕他的就是這隻水鬼。”

原來如此!

唐牧北也試着戳了戳,“哎?這是什麼法術?居然能讓魔化的鬼氣凝聚出肉眼可見的形態。難道是邪術?”

“對,應該是吸收過多的魔氣讓自己墮落魔化以後,又學習了某種邪術。

不但可以實體化,更可以遮蓋自身氣息不被鬼差發覺。不得不說,對於想成爲惡鬼邪魔的厲鬼來說,很實用。”

雙木先生微微一笑看向水鬼,“你也該給我們提供點有用的信息了,否則……” 也不知道是聽了半截話嚇得,還是被八品大佬威壓脅迫,水鬼來旺大伯哆嗦一下,然後開始口齒不清的說話。

“我……我是被人害死的!”

唐牧北:……

厲鬼們的開頭語標配啊!

你們就不能有點新意換換臺詞嗎?

所以接下來是不是該講自己的苦難史了?

你特喵再怎麼說,也不能墮落啊!

果然,這隻水鬼口齒不清道:“我生前住在上頭村,家裏有兄弟四個,我是老大。

小時候我們家條件還挺不錯的。

可在我十五歲那年,我爹就突發疾病沒了。從那以後家裏越來越困難,我作爲老大早早承擔起家庭責任。

那年頭想養活一大家子不容易,爲了讓我娘和仨兄弟吃得飽穿的暖不受累,我自己包地種菜種糧食。

沒白天沒黑夜的在地裏幹活。

餓了啃一口涼餅子;渴了就着河水喝幾口。

爲了把新鮮的菜賣出好價錢,我早上四點就起來去地裏摘菜,推着獨輪車跑到五十里地外的大集上去賣。

賺的錢自己連個燒餅都捨不得買了嘗一口!

我辛辛苦苦幹活掙錢,供他們讀書給他們蓋新房娶媳婦兒!我覺得自己是大哥,就應該把兄弟們安排妥妥當當的。

可結果呢?

我起早貪黑幹活掙錢落了一身的病;房子沒修上;才四十的人看起來像六十。

沒女人肯跟我,我就自己侍奉老孃,想讓兄弟們都省點心早點過上好日子。

我們哥四個說好了不分家,一輩子都是一家子!

可他們仨不知道被哪個爛舌頭的傢伙蠱惑的,非要把家分清楚!

那些房子、地全是我一個人掙回來的,他們想分就分?

我偏不!

我給他們講這些年我過的不容易,就是圖一家子能在一起。不能因爲他們有了婆娘孩子,就鬧着要分家。

把家分了,他們都有老婆孩子熱炕頭,我呢?

我連家都沒了!”

水鬼來旺大伯越說越激動,滿口尖牙微微呲起來,表情變得兇狠無比冷笑道:“我知道他們打的什麼主意。

不就是因爲都有兒子了?

賺來的錢都想着攥在自己手裏,不肯給娘了!

沒有娘,哪來的他們!

還嫌娘老了,只會花錢買保健品。

哼!

不就是嫌花了他們的幾個臭錢嘛。 染指帝婚:1001夜總裁濃情愛 只要能讓我娘多活幾年,他們就算賣房子賣孩子都應該!

一個個全都是自私鬼!

他們想分家,我偏不讓他們得逞……”

咬牙切齒嘟囔了許久,水鬼突然語氣變得失落起來,“那天晚上我們兄弟四個又吵架了。

我把他們拽到地頭,讓他們看看我當年怎麼辛辛苦苦拉扯這個家的。

可是……可是他們不肯聽,說我執拗。

一個個還說的可好聽了。

說分了家把老孃手裏各自的錢拿出來了,他們會各自出一部分,給我修房子討老婆。

還說錢在我娘手裏,遲早被她浪費了;說她老了光想着自己,不會替我打算了……

我真生氣啊!

哪有這樣說自己親孃的!

我氣不過,又說不過他們仨。

就在這時候黑漆漆的河裏,有個聲音在叫我!

他問我:你想要報復的力量嗎?

想讓這些不孝子得到報應嗎?

我當然想!

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我纔是對的!我做的所有都是爲了這個家,我是最偉大的大哥!

然後……

我就聽從那個聲音的指引,跳進了河裏,哈哈哈!”

唐牧北:……

王衡若:……

就連雙木先生都一臉黑線。

這果然是個可憐又可悲可恨的傢伙,都被引誘跳河自殺了,居然還能笑得這麼開心!

典型的腦子進水了嗎?

“你都死了這麼多年了,不後悔跳河自殺嗎?”王衡若一臉懵逼問道:“而且……你好像也沒怎麼變強啊。”

水鬼聞言頓時用賊亮的眼珠子瞪着她,咧嘴笑道:“我當然變強了!

我還要變得更強!

只有更強,報復起來才更有快感。我要讓他們知道,沒有我,他們過不上好日子!”

唐牧北實在聽不下去了,直截了當問道:“你怎麼變強的?那個黑色罈子裏面究竟是什麼東西?”

“那是我們的王賜給我的寶貝!”水鬼開始變得有些神經質,壓低聲音道:“我跳進河裏以後就直接到了水城。

那兒可是個好地方!

我們的王對我們可好了,只要去水城報道,都會賜給一件寶貝!

我得到的就是寶貝罈子。

可惜我年紀太大又一身的病痛,修煉起來太吃力了,這麼多年都沒把罈子裏的寶貝吸收完。

前段時間水城有幾隻厲害傢伙打架,水的漩渦把我的寶貝給捲走了。

嘿嘿,我還以爲自己倒黴透頂了呢,沒想到居然因禍得福!”

它指了指遠處劉大壯家,“他們把我的寶貝搶走了,以爲挖個坑埋起來我就找不到?

哈哈哈,我不但找到了我的寶貝,還發現他們家有個屬陰人!

我們的王一直在找屬陰人,只要上報有功就能得到更多賞賜。那個女娃子被順利拉到我們陣營,成長很快!

我馬上就能拿到賞賜了,到那時候就是我復仇之日!

而且我還發現,我的寶貝埋在土裏面吸收起來比水裏要快很多,所以我每天晚上都跑過去修煉。

就快到了,我復仇的日子就快到了……”

沉浸在幻想中的水鬼露出猙獰表情,自言自語嘟囔着。

水城?

難道說花川河裏消失的屍骨和屍體都去了它所說的水城中?

“水城入口在哪裏? 傅先生食之有味 走吧,帶我們去一趟。”雙木先生右手一彈,水鬼彷彿被催眠一般,轉身就往河邊帶路。

唐牧北憂慮重重,低聲問道:“雙木先生,它所說的水城我從來沒聽厲鬼提及過。

而且聽水鬼的描述,水城之中很可能有邪魔或惡鬼存在。

你說用不用上報陰界總部?”

“咱們先去探探虛實再報不遲,即便是水城中埋伏着厲害鬼物,我還是有信心帶你們倆闖一遭的。”

雙木先生說罷看着他意味深長笑了笑。

心道:我有八品實力,再加上你身邊帶的那倆。別說是什麼水城,就算魔界都能走上一遭,還怕什麼?

只不過他並沒有明說,既然那兩位一直沒肯露面,自己還是不點破的好。

唐牧北暗自思忖片刻,覺得有大佬的大腿抱果然很爽!

大不了到時候自己開啓功德之力護住他們,讓雙木先生身化傀儡跑唄!

打不過,慫還慫不起嘛。

又不是沒慫過!

王衡若此時也很激動,只要跟着牧店主就能接觸到各種有意思的事件,實在太過癮了!

惹上冷魅總裁 她決定自己做實習靈媒這段時間比較有空,多往厲鬼俱樂部跑跑,說不定之後有更多的探險機會。

神祕的水城,我們來啦!

感謝書友誰知道我愛你打賞,謝謝支持! 接近午夜時分,花川河邊更加寂冷。

一行三人跟着木訥的水鬼下到水中,一路開始向下潛。

“河底跟白天好像不一樣了!”唐牧北視線所及之處並無異常,但他能明確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死亡氣息。

這纔是正常河底應該有的感覺。

有生命和死亡的氣息,此時的花川河纔像個正常河流。

跟隨水鬼越來越快的下潛向遠處游去,剛開始淡淡月光帶來的光線逐漸消失。

四周一片漆黑,只有耳邊飄過隱隱水聲。

墊後的雙木先生雙眼開啓照明模式,以便讓他倆能看清楚一些。

也不知究竟遊了多遠多深,一行三人跟着水鬼到達一個河底深坑旁。

冷眼看上去此地被兩人多高的水草覆蓋着。

隨着水波無聲飄搖望不到盡頭的水草,此時更像一頭沉默巨獸默默張開的嘴巴,靜待獵物上門。

水鬼站在水草前幾秒鐘。

突然有光線閃過,唐牧北和王衡若只覺得眼前瞬間一亮。

出現在水鬼面前的是一具屍體!

泡的發白發脹的面孔似乎在詭笑,它就那麼站在水底,隨着水流搖晃擺動像在跳一支詭異到極點的舞蹈。

爆裂開來帶着血絲的雙眼卻一直死死盯着水鬼!

即便是背對水鬼的時候,它的面孔就那麼詭異的動也不動盯着水鬼,似乎是在識別什麼。

“啊!”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突如其來的恐怖景象把王衡若嚇了一跳,她短暫驚呼一聲後退半步忙用手捂住嘴巴;

沒有一點心理準備的唐牧北也被嚇得不輕,他“臥槽”了一聲,差點隨手就掏武器懟過去了。

“別緊張,只是個看大門的。”雙木先生一左一右護着他倆,“咱們現在是隱身狀態,雖然這具屍體識別能力很強悍,它還看不破我的僞裝。”

緊跟着識別通過的水鬼進入水草之中,唐牧北一顆心還在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這具屍體和這一幕他太熟悉了!

惡鬼麓道人、水鬼許如珍的記憶裏都有它!也就是說,它們都曾在水城呆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