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場中,司塗剛拍完和季璇的對手戲,正坐在椅子上休息,正巧他的助理小張在旁邊,翻到了這條視頻。

“司塗哥,你看,這不是上午蘇晚晚和邱蔓蔓的那個視頻嗎?怎麼被髮到網上去了?”

司塗聽到蘇晚晚的名字,把手機接了過來,沒多久就笑了出來。

“還不笨。”

“啊?”小張對司塗的話感到有些奇怪,但是想起司塗對蘇晚晚特殊的態度,心中又有些打鼓,“司塗哥,你不會是喜歡蘇晚晚吧?”

“想什麼呢?”司塗俊美的臉上有些錯愕,但隨後又笑了起來。他一笑,就如同百花綻放,美而不自知。

小張看的有些呆,但一想到自己藝人這男女通殺的本事,就趕快回過神來。

“那你早上在化妝間的時候還對她笑了。”

“那是受人之託,照顧她一下。”司塗淡淡的解釋了一句,“看來這小丫頭沒有他說的那麼笨嘛。”

一直在化妝間沒走的邱蔓蔓也看到了這條微博,頓時想殺了蘇晚晚的心都有了。


“該死的,我還沒去找她麻煩,她竟然敢把這個視頻發出來?”

她恨恨的看着手機,翻看着下面的評論。

雖然大部分的人都是在罵蘇晚晚,說她拿視頻出來搞事情,但是也有些路人被水軍帶了節奏,在底下說邱蔓蔓耍大牌。

只是這偶爾的一兩句,也刺激到邱蔓蔓的雙眼。

“去找人,把蘇晚晚落水的視頻發出去,頂到第一名。”

小助理聽到她的話,趕緊給經紀人打了個電話,讓經紀人把前段時間蘇晚晚落水的視頻發了出去。

那個視頻是從側面拍的,那個拍攝角度,讓人看起來是蘇晚晚故意推邱蔓蔓入水,但是沒成功,又把自己弄到了水裏。


網上的輿論一下子一邊倒了起來,之前幫蘇晚晚說話的幾個路人也紛紛倒戈,加入了討伐蘇晚晚的陣營。

【蘇晚晚怎麼這麼不要臉!!】

【蘇晚晚快滾出劇組吧,離我家蔓蔓遠點兒。】

【沒想到我家蔓蔓竟然受了這麼大的委屈,怪不得前段時間蘇晚晚落水的消息那麼快就被撤了下去。】

【蘇婊快點滾,滾出劇組,滾出娛樂圈!】

甚至還有人到了《美人謀》的官博下面不停的發這個評論。

孫導在蘇晚晚和邱蔓蔓巴掌戲的那個視頻發出來的時候,就知道了這件事,但是他一直都沒管,邱蔓蔓他管不起,蘇晚晚他想看看能不能壓過邱蔓蔓,順便也想着藉着這個東風,讓《美人謀》的輿論更上一層樓,給自己省了一筆宣傳費,何樂而不爲? “晚晚,怎麼辦?邱蔓蔓把你之前落水的視頻發出來了,她怎麼能這麼不要臉,明明是她推你,怎麼能顛倒是非?”

小意氣的臉紅通通的,模樣煞是可愛。

蘇晚晚捏了捏,過了過手癮,安撫道:“不用擔心,對了,你和那個攝影師的關係怎麼樣了?”


蘇晚晚回劇組前,就讓小意查了一下邱蔓蔓和劇組人員的關係。

邱蔓蔓平時仗着自己的金主在劇場橫行霸道慣了,而且欺軟怕硬,一點不順心就拿劇組人員撒氣,很多人對她都有意見。

小意查到那個攝影師張力在邱蔓蔓剛進組的時候不小心撞了她一下,就被她破口大罵,說的非常難聽,而且那天拍戲的時候,張力也在。

“你去問問他,可以花錢把視頻從他手裏買下來,告訴他這件事不會查到他的身上,讓他放心。”

聽到蘇晚晚的話,小意愣了愣,神情還是有些擔心。

“他手裏真的有那天的視頻嗎?”

“會有。”蘇晚晚肯定的說,“我這兩天看他,總是有意無意的拍邱蔓蔓,心中肯定對她還是記恨,所以肯定會有視頻。”

“那怎麼確定他真的會給我們?”

“他拍這些視頻,目的是什麼?不就是想給邱蔓蔓惹一身騷嗎?說到底我們還是幫了他,他還得到一筆錢,這種錢貨兩訖的交易,最好。”

蘇晚晚十分冷靜的坐在那裏分析這件事,舉手擡足間皆帶着一種氣質,讓人忍不住的想要去聽從她,信服她。

聽她說完,小意就開始聯繫那個攝影師。

景深的辦公桌上,蘇晚晚的資料也已經放在了那裏,林助理之前接到消息要查一個女人的時候,心中着實大大的驚訝了一番。

向來對女人不感興趣的景總竟然會主動去查女人的資料,真是怪哉怪哉!

後來發現被查的這個人還是一個小明星,重點是,是自家公司的小明星!

他的心中頓時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難道景總要……

他趕緊搖了搖頭,把不該想的都甩了出去。

景總要做什麼自有景總的道理,身爲景總的一級大助理,最重要的事就是聽從景總的吩咐。

景深不知道跟了自己這麼久的助理竟然對自己產生了這麼深的誤解,但是要是知道了,他也不會去解釋什麼。

他拿起手裏的資料,一頁一頁的翻看着。

照片上的女子明眸皓齒,笑起來如同天上的驕陽,那麼的熱烈,好像一下子就能暖到人的心裏。

但是接着翻下去,他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懟導演,懟製片人,懟演員,好像圈裏能懟的職業都被她懟了一遍……

性格太直了,而且也有些公主氣,但是好歹沒做過什麼太過分的事。

蘇家的三個兒子他是知道的,都是自己行業中的翹楚,怎麼這個女兒就差了那麼多……

景深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嘆了一口氣,將手中的資料放了下去。

只要不在自己身上作妖就好,他可以給她想要的一切。

只是除了感情。 攝影師張力還沒有回小意的消息,倒是蘇晚晚的手機開始不停的響了起來。

她拿起手機一看,來電人親愛的媽媽,心中有種奇怪的感覺一閃而過。

她在這個世界醒來也就一個星期的時間,這還是她第一次和現代蘇晚晚的家人聯繫,頓時,她的表情有些複雜。

她看着響個不停的手機,猶豫了一會兒,最後終於接通。

“喂。”媽媽這兩個字還是哽在了喉嚨裏,沒有說出來。

倒是電話那頭的人聽到了她的聲音,急急忙忙的開始說話,語氣中不乏焦急。

“晚晚,落水是怎麼回事?怎麼都不和家裏說,媽媽還是看微博才知道的,身體怎麼樣了,有沒有什麼事情了?你在劇組嗎?要不要媽媽去看看你?”

聽到電話那頭急切的話語,蘇晚晚的心臟好像頓時被置在了溫泉中,無數暖流滑過,涌遍全身,連眼眶都覺得有些溫暖溼潤。

“我沒事的,您不用擔心我,我已經好了,沒有什麼大問題,您不用來劇組的,有時間我會回去看您。”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蘇晚晚的媽媽頓時鬆了一口氣,連語氣也輕柔了許多。

蘇晚晚的媽媽名叫虞秋,虞家的二小姐,當年和蘇晚晚的爸爸蘇政民也是門當戶對。而且二人本就心意相通,心中有着彼此,成婚後更是一段佳話。

結婚後,虞秋先後生了三個兒子,好不容易得了一個女兒,所以從小就將她捧在手心裏,幾個哥哥也都護着她,從來沒有人敢欺負她。

誰知去年突然要進娛樂圈,還非要隱瞞身份,不讓家裏人幫助。當時她還把身爲影帝的二兒子狠狠的教訓了一頓,說是因爲他自己小女兒才非要進娛樂圈。

蘇晚晚暗地裏吃了多少虧他們都是看在眼裏的,但是看着她的一股拼勁兒,只能狠下心不去幫她。

結果一個不小心,就被人算計推水裏了。

看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虞秋抱着蘇政民就大哭了一場,但是哭完也沒有去逼着蘇晚晚離開娛樂圈。


不得不說,虞秋和蘇政民確實是兩個很開明的家長,孩子們想做什麼,就讓他們去做什麼,只要是正道,就很少去管。

“晚晚,你什麼時候回家一趟,讓媽媽好好看看,你都好久沒回來了。”說起這個,虞秋的語氣又有些惆悵。

“我週六回去吧,週六我就一場戲,週日的戲在下午,可以在家住一天。”蘇晚晚想了想自己的時間表,對虞秋說道。

“好,到時候媽媽給你做你最愛吃的。對了,你給你爸爸打個電話,他昨天知道了這個消息,很擔心你,但是你知道你爸爸他平時不愛和你們說這些。”

“我知道的,我現在就給他打。”

“好,那媽媽掛了,週六記得早點回來。”虞秋說完,又不放心的囑咐了一句,“開車慢一點。”

這句話讓蘇晚晚的心中頓時更加的酸澀,父母親情,她好多年都沒有感受過了。

壓下眼眶中的淚意,她輕輕的開了口:“我知道了,還有,謝謝媽媽。”

“傻孩子,謝什麼。”電話那頭的虞秋也因爲蘇晚晚的一句謝謝,心中備受感動。

她家晚晚,在她沒看見的地方,就悄悄長大了。 掛了電話,蘇晚晚的神色有些悵惘,她的目光看向窗外,似是跨越了時空。

她初初入宮的時候,雖是爲了家族,但也懷了些少女情懷,幻想着坐在龍椅上的那位是她的良人,畢竟她的一生就只能在宮裏度過,若是再沒些盼頭,那日子得是何等的艱難。

但是後來,她發現,龍椅上的那位心思太過深沉,她便乖覺的窩在自己的宮殿裏,鮮少出去和人交流,直到前朝傳來消息,她的父親因貪污入獄,除了她,全家都被流放漠北大地。

他的父親爲官清正廉明,就連衣服都被洗的發白,怎麼可能去貪污呢?

後來她才知道,這不過是朝廷中的爭端而已,他父親是他上司的替罪羔羊,而他上司的女兒,就是夏貴妃。

皇上知道一切,但爲了安撫朝廷,便將這莫須有的罪名扣在了自己父親的身上。

家裏的事讓她備受打擊,那段時間在宮中她過的還沒有一個丫鬟好,受盡夏貴妃的冷嘲熱諷。看着仇人在眼前,但她卻什麼都不能做。她若是真做了什麼,那在漠北生活的家人過得會更加的不好。

好在後來徐姐姐受了皇帝的寵愛,平時又對她多有照拂,她的日子纔算好過些。

她死的時候,她的父母兄長已經被流放五年,早已身死在漠北,所以當時就算她知道夏貴妃在算計她,她也甘心入套。

而如今她來到現世,重新有了父母家人,上天對她,是何等的厚愛!

想到這裏,蘇晚晚將心中的愁緒放下,拿起手機,給通訊錄裏親愛的爸爸打了個電話。

電話響了一聲就被接通,那頭傳來了嘈雜的聲音,蘇晚晚覺得自己應該打擾到這位父親了。

“喂,乖女兒,想爸爸了?”蘇政民的聲音十分洪亮,聽起來還有些年輕,語氣中那濃濃的父愛,更是讓蘇晚晚心中溫暖。

“嗯,想爸爸了。爸爸,我沒事,您不用擔心我身體,我已經好了。”

聽到這話,電話那頭突然沉默起來,片刻,蘇政民的聲音再次響起,只是沒有剛剛那麼爽朗。

“晚晚,爸爸媽媽知道你喜歡演戲,也知道你的目標,所以我們不會逼你離開娛樂圈,你不想公開你的身份,爸爸媽媽也同意,但是你要知道,爸爸媽媽很關心你,你這次落水的事情,你媽媽知道以後哭了很久,所以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知道嗎?”

“我知道的,謝謝爸爸。”聽到這話,蘇晚晚的鼻子一酸,眼眶又溼潤起來。

“你放心去做你想做的時傾,爸爸和媽媽永遠是你的後盾。”蘇政民的聲音再次傳來,讓蘇晚晚的眼淚徹底掉了下來。

她何德何能,能遇到這麼好的父母家人。

“我知道了,爸爸,你要保重身體,工作不要太累,我們家錢已經夠多了,以後我掙了錢養你和媽媽。”

“那我就等着我的乖女兒咯,還是女兒好,不像你那幾個哥哥,一年到頭也回不了幾次家。”

“以後我經常回去看你們。” “好,好。”蘇政民又發出了爽朗的笑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