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

“怕是孟家發的吧?”白小鳳擡手伸了個懶腰,忽然指着木臺上的大號照片,激動地對陳老六低聲道:“陳老六,你快看,本大爺竟然值一億呢,太特麼值錢了啊,美滋滋,簡直美滋滋。”

“……”陳老六。

“……”陳昌義。

“……”陳清河。

祖孫三人同時懵了,兜帽下都是一臉黑人問號???

別人都發布擊殺令要殺你了,你還在激動自個值這個價,怕是拿錯劇本了吧? “此次擊殺目標,是一位天師,不知從何而來,名叫白小鳳,因殺掉髮布任務的豪門嫡系,引得豪門震怒,濱海這豪門便發佈下黑市擊殺令。”

木臺上的黑袍老人簡短地介紹了一下。

在場的黑袍人頓時議論了起來。

“天師?媽個雞,難度有些大了啊!”

“嘖嘖……連黑市都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天師居然殺掉豪門嫡系,也是厲害了,不過……獎金一個億,估計這個嫡系不簡單呢。”

“能設下一億獎金,豈止是嫡系不簡單,這個天師也不簡單呢,不然怎麼可能配得上一億獎金?”

在場的黑袍人不乏是經常出入黑市拍賣會的老鳥,對於黑市任務的瞭解也極其清楚的。

他們也不傻,濱海黑市的任務獎金歷史最高才五千萬,而這次卻直接翻了一倍,一億!

人傻錢多的事確實有,但次數肯定不會太多,那這一億獎金,的確是匹配的上這擊殺目標的實力的!

一時間,不少的黑袍人都猶豫起來。

白小鳳坐在前排,激動地搓着雙手,喃喃道:“唉……人優秀了就是這麼難呢,連買命錢都比別人貴那麼多,不過,就是不知道孟家這一個億買不買得起命了。”

聽到黑袍老人的話,他已經確信發佈黑市任務的是孟家了。

畢竟,這段時間裏,他唯一招惹過的,也就只有孟家這一個豪門了,宰了他們家的第一順位繼承人,還是個天師,孟家要是不報復纔怪了。

就孟嶽那天賦,放在他面前確實是垃圾一個,但放在孟家這個普通豪門裏,那就恍若神明瞭。

孟嶽這麼風風光光的回來,肯定也是孟家授意,準備來個昭告濱海,裝一輪逼得。

結果別說孟家裝比了,光是孟嶽的比都沒裝起來,就被白小鳳給一巴掌拍翻了,換成你是孟家,你說氣不氣?

“恩公,打算怎麼辦?”一旁的陳老六有些忐忑,畢竟恩公現在這反應太特麼反劇本了啊!

他是知道白小鳳實力的,萬一白小鳳一個生氣直接炸了這濱海黑市也絕對是說炸就炸的。

且,他不認爲這濱海黑市能夠阻止白小鳳。

畢竟,他可是一眼就能看出黑市陣法的,這一點,即便是當年身爲四品天師的王家家主也辦不到。

白小鳳猶豫了幾秒鐘,忽然想到了一個辦法,便笑道:“怎麼辦?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陳老六一臉黑人問號???

白大師這話是什麼意思?

啪啪啪……

這時,木臺上的黑袍老人拍了拍手,再次開口:“現在,開始拍賣擊殺令目標的詳細信息,對此次黑市任務感興趣的朋友,盡情競拍吧,這份詳細信息將有助你們更好的完成擊殺令任務,一個億的獎金,這已然是濱海黑市成立以來的最高獎金呢,若不是老朽年邁,也有些意動參與競拍了啊。”

隨即,議論紛紛的拍賣場戛然安靜下來。

白小鳳就看到又一個黑袍人捧着一本小冊子走上了木臺,那本小冊子整的還挺正規,竟然還是用金漆印封了的。

黑袍老人也不含糊,當即宣佈:“這份詳細信息底價五百萬,每次加價一百萬,現在開始競拍,競拍時間十分鐘。”

轟!

話音剛落,全場爆發出震耳欲聾的驚呼聲。

“五百萬?一份詳細信息五百萬,你們黑市搶錢呢?”

“槽!一份詳細信息的底價都是五百萬了,都特麼趕上法寶的價格了,要死了啊?”

“老頭,你們黑市這麼皮,你們上邊知道不?”

……

白小鳳也是驚了一下,完全沒想到一份詳細信息底價就是五百萬,且每次加價一百萬。

光是這個價格,就足以洗刷在場一半的人下去了。

“額滴娘嘞!這次黑市任務牛比嘞,不僅獎金刷了濱海黑市的最高獎金紀錄,光是這詳細信息拍賣價格也刷新了黑市信息最高的底價紀錄嘞。”陳老六忍不住驚呼道。

話音剛落。

一旁的白小鳳卻激動地搓了搓手,笑道:“嘖嘖……必須得高點啊,一億的獎金任務,五百萬的詳細信息底價,這樣才配得上本大爺這樣的天才呢。”

“……”陳老六。

他好方哦。

白大師今天到底是哪根筋不對嘛?

以陳老六的閱歷,平生閱人無數,見過不少人發怒,有直接暴怒的,也有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的,但白小鳳這反應,真的讓人很捉摸不透嘛。

人家都發擊殺令殺他了,他卻比別人更激動,到底是什麼節奏啊?

“呵呵,各位,畢竟此次任務獎金都是一億呢,五百萬的底價已經算是很便宜了,以小博大呢。”木臺上,黑袍老人見沒人競拍,忙着解釋了一番。

然而,

“你們黑市當我們傻是不?一億的獎金,那擊殺天師的難度絕對配得上一億的價格,我們有命接任務,也得看有沒有命完成任務拿錢啊!”

“麻痹的,黑的屁股冒煙了,五百萬?你們乾脆去搶啊,這麼高的價格,誰會去拍?”

“槽,你要是成交價五百萬,老子倒是不介意花這個價錢玩個以小博大,特麼底價五百萬,成交價不知道會高到什麼地步呢,要是接下來,沒完成任務,老子血虧了啊!”

“對,對,對,講得對!”

……

木臺上,黑袍老人的身軀顫抖了一下,顯然也沒料到競拍的這些黑袍人反應會這麼大。

坐在第一排的陳老六聽到這些黑袍人的議論,無奈地搖搖頭,呢喃道:“定價太高,又都不是二傻子,這次信息拍賣怕是要涼了。”

然而,

話音剛落。

“涼?憑什麼要涼?”白小鳳忽然說道,“好不容易有人要來殺本大爺呢,不能這麼涼了,涼了本大爺後邊還怎麼愉快地玩耍?”

說完,白小鳳悍然起身,舉起右手,大聲道:“一千萬!”

靜。

拍賣場戛然死靜下來。

所有人全都呆住了。

氪金海盜王 剛纔還說沒人會拍呢,這尼瑪突然冒出個人加價五百萬,直接把這份信息漲到了一千萬,還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這傢伙怕是個傻子吧?

陳老六呆住了。

陳昌義和陳清河也呆住了。

夭壽了啊!

白大師這操作,簡直終極騷操作啊!

騷的完全讓人看不懂啊!

半晌,陳老六不敢相信的低聲問道:”恩公,你這是有什麼想不開的?想自己殺自己了?“ “賺錢吶,都是爲了賺錢吶。”白小鳳低聲笑道。

陳老六穿着黑袍,兜帽遮臉,也看不清他的神情,但這話說出來的時候,他明顯地感覺到陳老六的身體哆嗦了起來。

“這年頭,殺自己就爲了賺錢?”陳老六身體哆嗦着,白小鳳這話就跟一柄重錘一樣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腦殼上,懵的厲害啊。

一旁的陳昌義和陳清河也是身體猛地抽搐了一下,媽個雞,白大師至於缺錢缺的這麼厲害不?

爲了賺錢,連自己都殺,簡直喪心病狂啊!

“好!這位出價一千萬,果然是懂行的啊!看來對自己的實力也非常自信呢。”

木臺上的黑袍老人激動地大聲喊道:“還有沒有出價更高的?以小博大,這次的獎金可是濱海黑市有史以來最高的,一個億呢,而這份詳細信息絕對是物超所值,各位對自己實力有自信的,不妨一試。”

顯然,他這話帶着一絲激將的意思。

明面上是在捧白小鳳對自己的實力有自信,而暗地裏,沒出價的不就是對自己實力沒有自信,不敢出價麼?

然而,

拍賣場上卻是一片死靜。

黑袍老人這話恍若泥牛入海一般,沒有掀起半點風浪。

在場的人也不傻,能把獎金擡到史上最高的一億元,肯定任務的難度係數不低。

哪怕再眼紅這一個億的獎金,也得好好掂量一番自己的實力。

畢竟,這只是一份詳細信息而已,就算拍下來,但沒實力完成,那這競拍信息的錢就是徹徹底底的打水漂了。

一千萬的價已然是一件黃階法寶的價格了,再往上加下去,也不是誰都能承受得住的!

且,剛纔經過白小鳳拍賣的九件法寶洗禮,估計也把在場的其中一部分人的腰包掏了個差不多了。

白小鳳喊出價格後,便坐回了塑膠凳子上,伸手揉了揉兜帽下的臉龐,低聲道:“嘿嘿……剛纔你們表演完了,現在該輪到本大爺表演了,這份詳細信息,今天誰都搶不過本大爺。”

一旁的陳老六聽到這話,身體顫抖着,右手狠狠地搓着褲襠,白大師這到底是搞麼子事呢?

話音剛落,突然,一道聲音從身後傳來。

“兩千萬!”

這一聲大喊,宛若驚雷炸響一般,在場保持沉默的黑袍人們,頓時就炸了。

左手愛,右手恨 “我的天,還真有不怕死的呢?”

“兩千萬,壕無人性啊!一份詳細信息就給拍到了這個價格,這特麼就是兩件法寶沒了啊!”

“這傢伙又是誰?看來實力不低啊!”

……

娘希匹的!

白小鳳登時不淡定了,轉頭看向身後,就看到第三排的位置,此時一個黑袍人已經站了起來。

幾乎同時,這黑袍人身上一股磅礴的陰力洶涌而出。

呼!

頓時以他爲中心捲起了一股漆黑的風旋。

同時,一股陰力威壓便是橫掃而出。

這一刻,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到這黑袍人的氣勢轟然攀升暴漲,宛若平地拔山一般。

“我的天,這陰力威壓,是四品天師了!”

“四品天師?今天黑市拍賣會到底吹得特麼什麼妖風?一堆法寶拍賣出來,竟然還有四品天師這樣的大人物在場?”

“嘶!怪不得敢出兩千萬的價格呢,以四品天師的強大實力,絕對有自信完成這個黑市任務了。”

……

隨着衆人的驚呼,黑袍人顯然很享受這種被驚歎的感覺。

不自覺間,腰背挺得更直了。

旋即,他雙手對着白小鳳一抱拳:“呵呵!閣下高擡貴手,這擊殺令任務獎金一億雖然誘人,但也是能者居之呢。”

身爲四品天師,強大的實力帶給了他極強的自信!

在濱海這一隅之地,四品天師已然是大佬級的人物了,他不認爲面前這個敢出一千萬競拍詳細信息的傢伙擁有和他抗衡的資格!

當然,爆出陰力波動展露實力,也是爲了更好的壓制對方,讓競拍成交價變低!

隨着這話出口,坐在白小鳳身邊的陳老六虎軀一震,掏着褲襠的右手突然猛地抓了一把褲襠,登時疼的他倒吸了一口涼氣。

名偵探柯南之MARTINI 陳老六無奈地看着黑袍人,嗤笑了一聲,心道:切……在恩公面前裝比?呵呵,社會,果然社會。

此時,白小鳳聽到這黑袍人的話,整個人都不好了。

黑袍人這話,分明是打算強行壓得他不敢出價呢!

下一秒。

白小鳳站起身,舉起右手,淡然道:“三千萬!”

“這傢伙,這傢伙竟然還敢出價?他,他不知道這四品天師的意思嗎?”

“槓上了,槓上了!四品天師也壓不住這傢伙啊,看來這傢伙的實力也不低呢,不然肯定不敢有加價的勇氣的!”

“再有自信又怎樣?四品天師都暴了實力出來了,他還敢往上加,分明就是故意打這天師大人的臉了,想死嗎?四品天師在濱海地界,都已經是一方大佬了!”

在場的所有人全都驚呼起來。

黑袍人也是身軀一顫,完全沒料到自己加價且展露實力後,這個傢伙還敢加價!

這傢伙,分明就是在挑釁!

所以,這黑袍人怒了,意念一動,磅礴的陰力威壓轟然如巨浪一般,朝着白小鳳碾壓而來。

感受着這股陰力威壓,白小鳳身上的黑袍登時飛舞起來,獵獵作響。

億萬豪寵:總裁的專屬甜妻 一旁的陳老六和幾個黑袍人更是身體顫抖了起來。

就感覺四周的氣溫猛地驟降了一大截,渾身冰涼。

白小鳳調動自身陰力,輕易的就將這股威壓抵擋,然後發出冰冷的聲音:“有種,你就加價!”

拍賣場,靜的落針可聞。

簡簡單單的幾個字,卻如同滾雷一般,清晰地落在每個人的耳朵裏。

這話,分明就是硬剛的意思了!

“有種!你果然有種!”黑袍人被白小鳳這話刺激的不輕,厲聲道:“你怕是不知道四品天師的厲害!”

“……”陳老六,大兄弟,你怕是不知道青衣王家怎麼低頭的吧?

說完,這黑袍人右手悍然舉起:“老子今天就讓你看看四品天師的實力,四……”

然而,

沒等他喊完呢。

轟!

白小鳳身體裏磅礴浩瀚的陰力轟然爆發出來,化作一道漆黑幽光龍捲颶風,沖天而起。

恐怖的威壓,如同無形大手,橫掃全場。

這一刻,拍賣場的溫度瞬間降低到了冰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