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須考慮前因後果,無須忍讓仁慈,不等未來,不求以後,有怨現在就報,有仇現在就殺!!

女神顧雪柔嚇得驚慌失措,不知該如何是好。

她的一隻手掌顫抖著按著袁華的脖子,另一隻手下意識的想要拔出那把水果刀。

但在這一刻,古凡再次動了。

他一把抓住了顧雪柔那滑嫩纖細的手腕,用那略微邪惡猙獰的笑容繼續說道:「可不要把刀拔出來哦,我很精準的刺破了他一半的靜脈,如果刀拔出來的話血會噴出好幾米高,一分鐘之內他就會大出血死去。」

「如果你們緊緊按住傷口不拔出來的話,他最少還能再活10幾分鐘,動作夠快還可以送到醫院搶救一下。」

古凡此時表現出的理智與冷靜再次嚇到了眾人。

他就像是一個優雅的惡魔。

秒婚蜜愛,老師教夫有道 這水果刀也彷彿是外科醫生的手術刀,刀鋒在他指尖跳出美妙的華爾茲,準確無誤的刺入袁華的脖頸,但卻沒有完全把動脈割斷。

這狠辣精準而沒有一絲偏差的一刀,簡直堪比高精準數字機床上機械化的切割器,連一毫米的誤差都沒有。

「殺人太無趣了。」

「我做過太多類似的事情,對於敵人應該更殘忍一些,我喜歡看敵人驚慌失措與恐怖絕望的表情。」

古凡冷淡無情的臉頰看上去是如此的邪惡,他的話語更是充滿變態殺人狂的瘋癲,彷彿他就是以折磨人為惡趣味的嗜血小丑。

遊戲。

這彷彿就是一場遊戲。

驚慌失措,恐怖絕望,掙扎慘叫……作為我的敵人理應如此。

「想要活命,趕緊帶著這個可憐鬼去醫院吧!!」

古凡也學著袁華剛剛那居高臨下的蔑視口氣,戲虐的說道:「你可要好好活下去,現在殺了你反而是一種仁慈,你還沒好好體驗黑暗天災的降臨呢……」

「你們在這裡的所有人,都要好好活下去才行。」

「如果在黑暗災禍到來之前就死掉了,體驗不到那時的絕望恐怖,那可就太可惜了。」

「嘿嘿嘿嘿。」

心思縝密。

殘忍狠辣。

你們沒想到吧!!

我……古凡……這個被你們看不起的吊絲……真的敢動手!!

……

…… 「弄……弄……弄死……他!!」

嗚咽的聲音中帶著怨恨,袁華拚命捂著自己的脖子,但即使這種狀態竟也發出那悲鳴般的嗚咽聲,讓那群狐朋狗友幫自己報仇!!

嗯?

還有點骨氣,刀刃插入靜脈,第一句話竟然不是救我,而是想要報復回來??

古凡臉上的戲謔更深,拿起桌子上一個酒盅。

他若無其事的倒上一杯洋酒直接咽下,火辣辣的感覺從口腔一直順滑到胃部,整個胸膛都變得溫熱起來。

「嗎的,裝什麼B,哥幾個先把他按住!!」

「弄死他!!」

袁華的兩個朋友臉色一狠,他們這些豬朋狗友平常沒少惹事打架。

這些混家子眼中,古凡只是一個狗急跳牆的吊絲,就算他再狠也雙拳難敵四手,想到這裡眾人心裡一橫對著古凡就舉拳撲來。

古凡仍是如此的理智冷靜。

理智之中卻是那截然相反的瘋狂,近乎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

10年。

古凡十年後的意識在未知原因中穿越回現在的身體里。

無限黑暗地獄的折磨,不知道多少次的廝殺搏鬥,屠戮了不知道多少生靈!!

雖然黑暗災禍中獲得的能力都已經不在,但是他那千錘百鍊比鋼鐵還堅韌的意識卻是不可磨滅的,還有那一身精湛殘忍的戰鬥技巧也早已經達到臻境。

戰鬥!

胸膛里火辣辣的酒勁還未散去,古凡赫然再次出手攻向阻攔自己的第一人,而他此時所使用的武器竟然是剛剛拿來喝酒的小酒盅……

小酒盅直徑有兩根手指寬,正常男人的手掌完全可以把它完全握住,這麼小一個酒盅怎麼能作為武器??

噗!!!

殘忍的一幕出現了。

古凡沒有一絲顫抖的手更加狠辣,在敵人拳頭未落在自己身上之前,那酒盅狠狠扣在敵人的眼睛上!!

酒盅的大小正好和眼眶相似,古凡用力向下一按,整個酒盅塞進了那敵人的眼眶裡,鮮血頓時噴洒出來,而那人的眼球卻被硬生生的塞進了酒盅的中央!!

透明的酒盅被塞滿,膨脹的眼球布滿了凸起的毛細血管,這隻眼睛算是徹底廢掉了。

「啊啊啊啊!!」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風華天下之攝政狂妃 男人捂著自己的臉在地上連滾,那劇烈的痛楚絕對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而在場的其他人更是被立刻嚇傻!!

酒盅扣入眼眶,眼球塞滿小小的玻璃杯,還能清楚的看到那眼球擠滿酒盅的模樣,這是多麼的駭人聽聞??

太可怕了!!

古凡的力量雖然還是普通人,但他的戰鬥技巧太狠毒了,而且對於人體的弱點簡直熟悉到令人髮指,在他手裡任何東西都可能成為致命的武器。

第一個男人眼球被爆。

第二個男人頓時也被嚇傻不敢繼續動手。

他那種小混混的打架,怎麼能和古凡這樣不知道殺了多少人的屠夫相比?

古凡毫不在意的朝酒桌上的東西看了一眼,有一隻用來點單的鉛筆還放在那,於是他拿起鉛筆在手指尖轉了幾個花樣,毫不在意的說道:「你們還真敢攔著我啊??」

「只可惜,現在去醫院的人要增加一個了,我並不反對再多加幾個,不過要提醒你們的是,誰再敢攔著我……下一次這隻鉛筆會刺入他的耳膜。」

古凡的話太形象了。

許多人聽了后一陣惡寒,甚至有人趕緊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生怕古凡下一步就會把那鉛筆的尖頭刺入自己的耳洞內。

「沒人攔我了?」

古凡戲虐問道,但卻沒有人敢搭腔。

他隨手一彈把鉛筆丟在地上,但現在即使他丟掉了手裡唯一的武器,也沒有任何人敢靠近他,所有人都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現在的古凡太危險了!!

誰活膩了才會在這時候接觸這種危險人物!!

誰知道,他下一秒又會拿出什麼當做武器??

鉛筆,酒盅,桌子,板凳,還是砸碎了的玻璃碎片……

誰知道,他下一秒會扎破你的眼球,或者是刺穿你的耳膜,亦或者是更殘忍的事情??

瘋子!

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癲狂瘋子。

古凡走了幾步,突然又停了下來,他轉過頭露出一個更加詭異的笑容,緩緩說道:「希望我們會再次相見。」

說罷,古凡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讓人們感到不寒而慄,直到古凡徹底消失在視線之中,人們才猛然從愣神中醒來。

「快!!」

「快把袁華他們送到醫院去,不能再拖了!」

「還有,快報警,趕緊報警!!」

慌亂的聲音彼此起伏,人們這才想起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袁華已經耽誤了太長時間,再不把他送到醫院真的會死!!

……

……

夜已深。

古凡從喧鬧的酒吧中走出,月光撒下的銀碎光澤照耀在他的身上,令其顯出了一絲落寞。

他抬頭看向深邃無垠的點點星空,自己重生而來真是恍如隔世。

而剛剛發生的一切換做是十年前的自己,別說是做了,恐怕想都不敢想。

也許……心中這份憤怒和殺意,應該在黑暗天災降臨之後再報。

那時法律將會不復存在,善惡的界限將會重新劃分,金錢名利財富都會化為虛有,就算把袁華所有人殺了也沒有任何問題。

但古凡卻不會等下去。

小學老師教的好,今日事,今日畢。

他只相信現世報,古凡是生活在今天的人,活在當下的人!

至於以後的事情……會不會受到懲罰……未來的種種一切可能……誰知道呢??

古凡向前走去,深夜裡略顯寂寥的大街另一邊,長凳上坐著一名同樣顯得有些孤獨的妙曼女人。

她有著柔順的長發,小巧的臉蛋雖然並不會讓人覺得驚艷,但卻給人一種耐看的感覺,而那S型的曲線卻是玲瓏美妙,顯然是經常鍛煉得來的結果,足以稱得上「火爆」二字。

那是??

林雨欣??

沒錯,就是這個名字,林雨欣似乎是女神顧雪柔的閨蜜。

古凡對她有著很深的印象,因為這個女人黑暗災禍的末世里將會有一番作為。

林雨欣雖然和顧雪柔是閨蜜,但是風格人品卻截然不同,這個女生家境非常富裕,可以算得上是十足的富二代,住著本市最豪華的別墅。

唯我笑靨如花 但是她為人卻十分的低調,做事從來不張揚,為人和善的同時又保持著一定禮貌距離。

如果想要和林雨欣成為朋友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但如果想要更深一步成為朋友之上的親密關係卻是難上加難。

不過這些都不是古凡對她印象深刻的原因。

真正的理由是……林雨欣曾經在國際射箭錦標賽中拿過亞軍!!

……

……

正義迪開新書嘍!!

一如既往的末世,將會帶給小夥伴們更加精彩的世界!!

寫書這幾年,風風雨雨有了兄弟們,希望你們能夠繼續支持下去,這一本書將會是我末世中最完善的一本,希望可以突破自己的水平,達到新的高度。

另外,希望大家都來支持正版,下載QQ閱讀觀看。

正義迪已開啟角色貼,有希望充當小說中配角的書迷,可以在評論區作者置頂的貼子里留言(注意,不是直接在評論區留言,而是在置頂的角色貼子里回復,詳細規則貼子里寫的很清楚。)

別的不說啦,兄弟們快來用票票和打賞砸死我吧!! 林雨欣。

國際射箭錦標賽的亞軍,僅僅著這份榮譽就可以在不需要考試成績的情況下,直接進入古凡所在的大學成為特長生。

不止如此,學校還給予了最優越的條件,專門為她設立了射擊的社團,並且批下一大塊訓練場地。

僅僅是這一條,就讓古凡對她印象深刻。

射箭。

這真是一項非常實用的天賦!!

再過不久黑暗災禍即將降臨。

這個世界將會徹底被恐懼和絕望籠罩,到那時無數可怖的生物將會從地底裂縫中鑽出,而人類也將面臨世界毀滅級的災難!!

那個黑暗紀元之中,槍反而是十分麻煩的東西。

雖然槍械威力非凡,但產生的聲響動靜卻也同樣巨大,立刻就會引來越來越多的怪物與敵人,到時候你將會面臨密密麻麻滔滔不絕的怪物大潮,猶如掃不滅的蝗蟲大軍一樣。

一槍下去,別的不說,你就準備好大量資源彈藥迎戰怪物的大潮吧!!!

黑暗紀元中,甚至有個玩笑流傳甚廣……槍聲一響,黃金萬兩!!

然而弓箭就不一樣了。

重量輕,便於攜帶,產生的聲音小,貫穿力道巨大。

它簡直就是在黑暗世界中是居家旅行獵殺怪物的利器。

林雨欣是射箭運動員,家庭條件又非常的富裕,那她必然有許多關於弓箭的藏品,這些都是古凡最需要的。

古凡朝著遠處的長凳走了過去。

他毫不客氣的坐在了林雨欣的旁邊。

古凡的身上嘔吐的污穢物還殘留著味道,再加上那難以辨認的血跡所散發出的血腥味,都讓林雨欣皺起了眉頭,朝旁邊挪了挪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