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交易,沒有限制。

但是在新手福利期,這個實屬有些雞肋,自己需求的汽車碎片和職業勳章掛在交易功能那麼多天了,都沒人去交易。

只能說,新手福利期間,野怪的物資爆率太高了,導致目前的資源過多。

至少每個人都不缺吃喝。

資源箱、野怪。

這種情況會持續到新手福利期結束,但那個時候,交易功能也開啟了限制。

這實屬有些糟心。

【恭喜宿主升級成功,初級靈敏升級為初級靈敏之光】

【技巧:初級靈敏】

【特性:敏捷+3、體能+2】

【進階技巧:隨著鍛煉提升等級,敏捷也會隨之增加,潛力無限!】 「雷凌,這個女人太歹毒,你千萬不能看他的眼睛啊?」

看對面馬雲嵐故意挑釁,目不轉睛盯着雷凌,青冥真怕雷凌意氣用事,而上了馬雲嵐的當。

要知道,馬雲嵐創造的幻境很逼真,完全就是讓人防不勝防,這一點一旁的李天豹可是感同身受。

「妹夫?」

「咱們不能讓這個女的囂張下去了?」

「她的一雙眼睛很古怪,一眼就能把人帶到幻境,而且很真實,讓你感到恐懼與絕望。」

「而且,我發現在幻境受的傷,現實中也同樣受傷,簡直就是以假亂真,傷人於無形。」

李天豹眉頭緊皺,狠狠咬了咬牙心有不甘,看着雷凌道出馬雲嵐手段的詭異,有意讓雷凌想想辦法,報這一眼之仇。

「為什麼,我看她什麼反應都沒有呢?」

就在雷凌幾人愁眉不展時,一旁的小黎因為好奇,抬頭竟然與對面的馬雲嵐對視了一眼。

可她什麼反應都沒有。

聽到小黎所說,雷凌幾人可是一臉的驚訝。

「小黎?你膽子也太大了?」

「你沒看到,我大哥他們剛才的樣子嗎?」

李珊珊不淡定了,小黎竟然偷摸看了馬雲嵐的眼睛,她慌忙用手擋住小黎的眼睛。

可她不知道,對面的馬雲嵐露出一臉困惑。

「這怎麼可能?」

「那個女的,只是一個普通人,怎麼會抵擋我的『幻魘魔瞳』?」

馬雲嵐一臉的疑惑,她的幻魘魔瞳,可是來自傳說中『魔魘』秘法,擁有超強的夢幻之力,無論修為高低,一旦被她魔瞳看中,根本就逃脫不掉。

可是,剛才小黎明明跟她對視,小黎竟然沒有被她帶入幻境?

「姐?是不是你操作太頻繁,導致精力不足?」

馬雲飛,看自己大姐竟然失手,他眉頭緊鎖,沉聲問向自己姐姐。

「不可能。」

「那個女人不是普通人。」

馬雲嵐搖頭,她自己身體情況,她還能不了解?

一個普通人,很徹底就不可能抵抗她的魔瞳力量。

對面雷凌,看着小黎安然無恙,並沒有收到任何傷害,他心中好奇道:『難道幻術對普通人沒用?』

想到這裏,他看向了李珊珊。

「妹夫?你可別打我妹妹主意。」

「萬一你想的是錯的,那可就後悔莫及!」

不等雷凌開口,對面李天豹就看出雷凌想要幹什麼。沒有猶豫,他急忙開口阻止雷凌,拿自己妹妹來冒險。

「你是白痴嗎?」

「我怎麼可能會拿珊珊冒險?」

雷凌面赤耳紅,狠狠瞪了對面李天豹一眼,隨後看着李珊珊道:「珊珊,你千萬去看那個女的眼睛。我懷疑,只有小黎不受對方幻境控制。」

李天豹老臉通紅,自己居然誤會了雷凌?

「為什麼?」

「小黎都可以,我怎麼就不行?」

李珊珊不解,因為她剛才真的想試一試。

「還不清楚。」

「可能小黎比較特殊。」

雷凌搖頭,小黎為什麼可以不懼馬雲嵐幻境,這的確是一個迷。

就在雷凌匪夷所思之際,對面的馬雲嵐竟然起身,似笑非笑的向雷凌這邊走來。

「這個賤人,她竟然走過來了?」李天豹,利用眼角餘光,看到馬雲嵐不緊不慢走來,他有些坐不住了。

他們幾人,已經刻意迴避了,可這馬雲嵐卻蹬鼻子上臉,主動向他們走來?

「你們都別看他,讓我來會會她!」雷凌皺眉,沉聲提醒眾人一聲,他便扭頭看向與與馬雲嵐對視。

「哎呦?」

「雷凌,你終於肯把頭扭過來了?」

馬雲嵐嫵媚笑了,陰鷙的眼眸閃過一道紅光,只見她的瞳孔如炬,幻魘魔瞳直接被她施展到極致。

呼!

雷凌的一眼看去,突然襲擊感覺一下掉落萬丈深淵,那種失足墜落的感覺很真實,很可怕。

在雷凌聚精會神之時,自己竟然已經被帶到了幻境之中。

此時的他,竟然出現在富麗堂皇,滿屋子喜慶的婚堂里。

而他此時,竟然披紅掛綠,一下子成了新郎官?

『這是搞什麼鬼?』雷凌有點不理解,馬雲嵐創造這種幻境給自己,難道是想跟自己成親入洞房嗎?

在雷凌詫異之時,身後門外卻鑼鼓喧天,外面站着一群人,鞭炮齊鳴,隨後見到八人大轎,抬着花轎來到了門外。

「新娘到,新郎請踢轎……。」

雷凌轉身,神情古怪看着門外花轎時,不知是誰突然喊了一嗓子。

「居然還來真的?」

雷凌皺眉,抬手摸著鼻子。

結婚就結婚唄?

竟然還玩起了古代結婚儀式,他真的有點琢磨不透這個馬雲嵐,到底想要幹什麼。

猶豫了一下,雷凌走出門外,只見門外眾人紛紛向他道喜。

「恭喜新郎官!」

……

面對這幻境中眾人道喜,雷凌可是一點沒有開心的樣子。

他來到花轎近前,看着布簾裏面的人,說道:「馬雲嵐?你瘋夠了沒有?」

「雷凌?」

「我可是很配合你的?」

「難道不想跟我拜天地?」

花轎中,傳來馬雲嵐的聲音。

聽她的意思,很想與雷凌拜天地,可這是不是有點太兒戲了?

雷凌臉色陰晴不定,他沒有心情誰馬雲嵐胡鬧,就算不是在現實中結婚,他也不會那麼隨便。

嗖!

果斷一劍斬出。

面前的花轎剎那間一分為二,而裏面竟然空無一人?

雷凌皺眉,隨着花轎被劈開,自己四周一切景象,眨眼間變幻成荒無人煙的平原。

呼……!

清風拂面,綠草波瀾。

身在草叢之中的雷凌,突然感到有股荒涼,孤獨的感覺。

「馬雲嵐,有膽子出來一戰!」雷凌找不到破開幻境的辦法,所以將目標放在了馬雲嵐自己身上。

「呵呵……。」

雷凌呼喝之時,四面八方傳來馬雲嵐的冷笑聲。

聲音無處不在,讓雷凌根本就沒辦法鎖定馬雲嵐具體位置。

「在我的世界裏,你就是螻蟻,而我就是掌控你的天!」

「殺你何須我動手,一草一木皆為我所用。」

笑聲消失,馬雲嵐終於開口說話,睥睨蔑視之言,簡直就是目中無人,完全不把雷凌當做一回事。

那是因為,這裏是她的天地,由她來主宰著一切。

「狂妄!」

這是雷凌,聽到最狂妄的話語。

還有人,敢把自己形容是天,這簡直就是在作死。

「不見棺材不落淚?」

「給你機會跟我成親,你卻偏偏要自尋死路。」

「雷凌,那可就別怪我對你無情了!」

馬雲嵐以然憤怒。

隨着她話語剛落,四周草葉浮空,化為飛雨鋪天蓋地刺向雷凌。

這就是馬雲嵐所說的草木皆兵,在她的世界裏,一草一木都可以殺人,完全不需要自己出手。

噗噗……!

本以為幻覺的雷凌,突然感覺身體疼痛,被草葉劃破的傷口竟然在流血?

雷凌臉色鐵青,伸手摸了一下粘稠的血液,隨後他體內迸發一股強大的劍意。

轟!

靠近他的草劍,剎那間被震碎開來。

隨後雷凌抬頭仰望上空,面露冷笑之時,猛然揮手一劍刺向蒼穹。

沒錯。

他雷凌找不到馬雲嵐,但她馬雲嵐自己泄露了行蹤。

天?

馬雲嵐藏身之地,就在這天上。

轟……!

一劍破蒼穹!

虛空中傳來巨響,只見這天剎那間破碎。馬雲嵐披頭散髮,一副狼狽的模樣從天空墜落。

「你……你竟然能夠找到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