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起搖了搖頭:「亂古歲月的事,沒什麼好說的了,我只能告訴你這十字器不光奪了我的道果,還剝離了我的魂魄,你體內有一股強大的封禁之陣鎮壓了它,但是他早晚會破封的。」

贏一也不再多問,正要離開。

「在荒塔的陣基我已經解除,下面拜託道兄去封屍地了。」無起拱手說。

「這是公平買賣不需要謝我,再者如果屍仙出現,此界肯定不保,屆時我也會隕落。」贏一說。

「道兄如果不介意的話,我願意把一身傳承給你。」無起認真說。

「介意。」贏一想都沒想說,,頭也不回離開了。 第一章:邊陲小寨

「小重快來幫忙。」

不溫不火的山寨隨著這一聲中氣十足的大喝頓時熱鬧起來。

「來咧,熊叔。」

一扇紅衫木做成的門吱嘎一聲打開,走出一個十四歲的少年,長得虎背熊腰,相貌堂堂就是山裡人皮膚有些黝黑皮革當衣,七八分帥氣頓時弱了三分,正是蕭雲重。

接著整個山寨都熱鬧起來,大人小孩紛紛出門向門口跑去。

蕭雲重一馬當先,山寨門口出現了一支隊伍,一個個都是精壯的漢子,手持弓箭身挎鐵刀,背上都是這次獵殺的野獸。

隊伍最前面的人最是雄壯,一手拖著一個木架,木架上分別是一隻大山豬一隻十二叉角鹿。

上前給熊叔一個擁抱,痛得熊叔齜牙咧嘴:「你這瓜慫想疼死你熊叔啊。」

蕭雲重這才看到熊叔的皮衣上血跡斑斑,臉色一變:「熊叔你受傷了?」

「一點小傷,還愣著幹嘛,搬東西啊。」說著雙手一丟,兩木架的獵物就掉在地上,自個大步迎向來接他的妻女。

「喂,熊…..」

不等他說完,脖子上就掉了一個大口袋,後背一沉,又是一隻野獸搭在了他背上,血水一下流進脖子。

「張叔,李叔你們……」蕭雲重無語。

「怎麼那頭熊是你叔,我就不是你叔,搬點東西嘰嘰歪歪。」少了左眼的張叔一巴掌拍在蕭雲重的頭上,一點面子都不給空著手就走了。

「行,行,都是大爺。」

蕭雲重苦笑,跟後面的人說說笑笑一起將獵物搬進山寨。

老寨主笑眯眯的看著這次收穫,不錯,加上之前的儲備,下雪前應該還可以狩獵一次,這個冬天要好過多了。

看了一眼搬東西的蕭雲重:「小重子,晚上準時過來。」

「好的老爺子。」

老寨主滿意的點點頭,回頭就看到幾個泥猴一樣的小子在地上滾打,洗衣服不要井水啊,現在可是枯水期,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立即化慈祥為惡魔,一陣噼里啪啦打得那幾個小子鬼哭狼嚎,鼻涕長流…..

弄好獵物,蕭雲重趕緊回去沖洗血跡,冬天快到了,氣溫急劇下降,一瓢冷水澆在身上,蕭雲重卻沒感覺到冷,一陣清爽。

來到這個世界十四年了,一直就在這個山寨,是個孤兒,父親在一次狩獵中犧牲,母親在他兩歲病故,不過山寨就這麼點大,三四百號人,起碼二十幾戶跟他沾親,所以過得並不差。

尋常山寨小伙十四歲都可以生娃了,但是蕭雲重不同,前十幾年天天犯頭疼,一痛起來恨不得以頭撞牆,寨主老爺子說他是受了失去雙親的刺激得了頭疾。

這些年,每次狩獵隊出去都會收集些藥材回來給他熬藥,直到去年,他的頭疾好了,為此,老爺子得意洋洋了一個月就差沒誇自己是神醫了。

而實際上,蕭雲重知道,那是多麼僥倖他活了下來,他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扔到了這個世界,扔就扔吧,還打包兩個。

一副身體裡面擠了四個靈魂,其中兩個,一個自稱上仙門偷天宗偷天老祖,一個號稱黃泉邪神,竟然都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弄過來的,就一副身體,至於原主人和蕭雲重人家根本就沒看在眼裡,兩個傢伙為搶佔肉身一斗就是十三年,一斗蕭雲重就頭疼,偷天老祖,邪神還有身體原主人的靈魂全部頭疼。

最後兩個傢伙不鬥了,因為兩個傢伙斗到最後發現這個世界並非他們原來的世界,甚至天道法則都極大不同,根本吸收不了天地元氣,一身本事在這個世界來說除了還是凡人時學的武技,其他毫無用處。

再加上偷天老祖的本命聖器偷天盤在進入這個世界的時候丟了核心六合定天神珠,威能百不存一,又無能量補充再也無法轉世,邪神號稱黃泉不死在這個世界也沒用了,斗到最後兩人神魂枯竭竟然惺惺相惜,雙雙進入偷天盤沉眠。

如果兩百年內,蕭雲重找不到六合定天神珠修復偷天盤老祖邪神都會魂飛魄散,這個任務就交給了蕭雲重,至於那個只有兩歲智力的原主人靈魂早在十年前兩人爭鬥時不知道躲避被震散。

沖刷乾淨,蕭雲重取出偷天盤,一個流光溢彩的圓盤徐徐在面前旋轉,這盤子只有他可以見到,可惜只有一個小角可以利用,其他區域少了核心神珠如同電腦少了CPU,剩下幾個燈還在閃,風扇能轉而已了,更缺少能量無法動用,而剩下的區域也需要重新注入這個世界的能量或者還能用一下,具體什麼能量他一年了還沒找到。

至於能不能活兩百歲,這個世界普通人壽命都能達到一百五十歲以上,還有一成活兩三百歲的普通人,寨主老爺子是低階武者,但也比普通人壽命更長,如今高壽三百三,所以這個不用擔心,他要擔心的是,不去尋找六合定天神珠喚醒兩個傢伙,禁制就解除不掉。

解除不掉禁制,那麼就必須一輩子保持童子身,破戒則成白痴,找到了就帶他一起重新轉世去他們的世界當霸二代。

二代不二代說,最好還是帶著記憶回地球少奮鬥二十年就可以了,現在關鍵是禁制的問題,不敢賭禁制的真假,按照兩個傢伙說的方法打熬了一年身體,力氣已經是山寨最大的一個,所以才有每次狩獵回來都會被叫去搬運。

這會才剛剛午飯後不久,時間還早。

穿好衣服來到山寨後山,蕭雲重這一年多就在這裡打熬身體,沒一副強壯的身體怎麼出去尋找神珠。

穿上六十公斤的負重,再拿起一把五十五斤重的鐵刀開始揮動,必須在五分鐘內揮動三百下,也就是一秒鐘至少揮動一次。

一,二….三百,四百五。

「呼。」

吐出一口熱氣,如果沒有負重他完全還可以多揮動一百下,握著刀柄,五十五斤有點輕了,這已經寨子里最重的刀了。

揮刀結束,蕭雲重繼續練刀法這是老爺子傳的刀法,早年摸屍摸到的一本殘譜,一共只有五招,對應的心法卻只有第一層,後面應該還有五層可惜殘譜上沒有了。

「第一招:橫刀斬。」

「第二招…..」

五招連環施展平地起了一股微風吹得小草歪斜。

「中。」

一刀劈在一塊青岡石上,一塊石頭被斬了下來,蕭雲重再看刀鋒,終於達到裂石不傷刀刃的地步了,說明已經完全掌握了這五招的要領。

正要收功,不遠處一聲重物墜地的聲音傳來。

「誰?」

沒人回答,蕭雲重猶豫了下,橫著刀小心靠近。

「少年郎。」

走近發現一白頭髮如銀的老者艱難的爬起來靠在樹上,上衣裂開胸口駭然一道傷口從左肩拉到右肋,白骨可見。

「有水嗎少年郎。」

好重的傷,不救治只怕活不過今晚。

「大爺稍等。」蕭雲重飛快回去取了水,又帶上藥膏和一塊中午剩下的山薯。 第二章節:激活偷天輪

「老爺子你先喝點水,我給你處理下傷口,太嚴重了。」

當蕭雲重伸手的時候,老者眼中厲色一閃,手指一動對準了蕭雲重的腦門,不過蕭雲重並沒有發現,直接敷上藥,老者猶豫了一下沒動,立即感覺到一股清涼,立即辨認出幾種藥材,確實傷葯,雖然很次等的藥材,而且別提煉藥手法,根本沒有手法就是亂糟糟的搗碎一團而已,一個小山寨也不能指望太多。

「肋骨斷了一根,還錯位了,老爺子這得我們寨主才能接好,老爺子你不要動,我弄張床板來抬你。」

「少年郎,且慢。」

蕭雲重看過去。

「老夫的傷無妨暫且在此休息,你立即幫老夫辦一件事。」區區皮肉傷而已,主要是內傷嚴重又不得時間調息。

「這樣的傷我看….好吧,要小子做什麼?」

回頭一指:「沿此方向每百步清理血跡,再將痕迹引向左面湖泊,記住這很重要,一定要清理乾淨一定要快,你還有一個時辰的時間,老夫不想給你們這小小山寨帶來麻煩。」

重生之家族財閥 蕭雲重神色一凜,瞬間明白這老爺子是被追殺到此,聽他說得嚴重顧不得老頭了,連忙抓了一隻蓄養的兔子沿著老頭指的方向而去。

雖然他沒有太多野外經驗,但是那兩位沉睡之前半年,可是天天輪番以灌頂之法給他腦袋裡面灌注他們一輩子的經歷和一身所學,生怕這小子出門就被人或者不是人的東西宰了。

況且周圍還比較熟悉,果然走了一百步左右就發現一處血跡,將腳印血跡清除,繼續尋找,每找到一處,蕭雲重更是心驚,這老者好厲害,重傷之下輕輕跨出就是自己百步距離。

「咦,這是什麼石頭。」腳印邊上一顆象原鑽但是摸起來又溫暖如玉的石頭,不知道值不值錢,收起來繼續處理,終於在不到一個時辰,用兔子血加上自己踩的腳印引到了湖邊,蕭雲重連忙返回並清除掉自己的足跡。

老者還靜坐在原處,明顯精神好了許多,讓蕭雲重驚訝的是老者的傷口竟然已經有癒合跡象,再無皮肉翻滾的恐怖,他知道那些藥草絕對沒有這樣的效果。

老頭借住在蕭雲重的房內,不讓通知任何人。

晚上,蕭雲重準時去了寨主老爺子那裡。

一隻比蕭雲重還高的木桶被架在高處,下面大塊大塊的木材火勢熊熊,咕嚕嚕的木桶內藍不拉嘰的液體,氣泡涌動熱浪翻滾。

寨主指了指手邊的碗:「喝了它,再進去泡一個時辰。」

這是火蜥的心頭血,這麼大一碗起碼要十隻火蜥才能籌齊,一個月蕭雲重也就只能泡這麼一次葯澡,只是今天的火太大了些吧。

一口喝掉心頭血,頓時一股暖流從胃部炸開迅速注入全身,蕭雲重趁著這股暖流保護跳進木桶。

「嘶~!」

熱到極致藥液如針刺,痛得蕭雲重差點一屁股就跳出來,這時暖流涌動開始抵抗藥液的溫度,漸漸的蕭雲重感覺前所未有的舒暢,藥效不斷被吸收,這一年打熬身體留下的暗傷隱患一點點的恢復。

柴火漸漸熄滅,藥液也由濃稠的藍色變得清淡,蕭雲重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感覺身體從未有過的輕鬆。

「謝謝寨主爺爺。」蕭雲重恭敬的道。

老寨主卻不領情,用拐杖敲敲門:「快滾,別打擾老頭子休息。」

蕭雲重嘻嘻的給老頭按摩了兩下轉身就跑。

「臭小子。」老寨主皺巴巴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只不過比哭還難看。

輕輕進入房間,蕭雲重立即發現不對,明明房間內什麼都沒有,他卻感覺進入了水中一樣,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擠壓,仔細一看,空氣中有淡淡的如同珍珠釋放的白色光芒,而這些光芒竟然是從哪個受傷的老頭身上發出。

竟然是寨主平日說故事裡面才有的身綻珠輝,那是先天強者的標誌,他一直當老寨主是說書杜撰來著,沒想到就遇到一位活的。

「少年郎回來了。」

老者的氣息比白日里更穩健了。

「叫我蕭雲重或者小重就行了,老爺子,您是傳說的先天強者?」蕭雲重目光炯炯。

身綻珠輝,不過初入先天,怎麼可能媲美入輝光如行水中,那是初步掌握領域的標誌,老者也不打算跟蕭雲重介紹這之間的巨大差別。

「這兩日就麻煩你準備些吃食,只要肉,嗯,這是給你的報酬,認識字嗎?」從懷裡丟出一本小冊子。

「寨主教過。」

老者點點頭:「自己學去,老夫不叫你,就不要打擾。」

唉,房間被佔了,蕭雲重只得打開另外一間很久沒有進過的屋,是這副身體父母的房間,一直不想進去,因為他心裡總有一種愧疚的心理。

「不管靈魂,這身血肉總歸是你們誕下,我會好好替他活著。」

拿出小冊子,一顆石頭掉出來,對了,還沒問寨主這是什麼東西呢,蕭雲重撿起石頭,左手偷天盤出現,這也是習慣,什麼新奇的沒試驗過的東西他都會往偷天盤上試驗一下。

也沒在意,到目前他試驗過活的死的各種材料幾百種都毫無反應,只是習慣而已,將石頭丟到盤面。

就打開小冊子,還沒等他翻看,那怪石頭已經化作了一團灰白粉末。

有能量了,蕭雲重吃了一驚,一看果然偷天盤果然被激活了,由外到內九層開始徐徐旋轉,大喜,也幸好以前沒有這東西,不然這副身體就沒他什麼事了,說不定早就被震散了去。

立即按照偷天老祖傳授的方法控制。

立即掌握到,目前蓄能可以施展兩次普通盜竊之術,光華一轉,蕭雲重腦海中出現了附近十米內值得盜竊的東西。

竟然有三樣,一個是自己床底下墊床腳的石頭,一個是隔壁老頭貼身的金葉冊子,最後一個竟然是老頭身上的真元兩滴,建議盜取金葉冊子,次之石頭,兩滴真元不建議盜取,理由竟然是虧本。

那塊石頭竟然有價值?自己的東西用不著偷,那金葉冊子估計偷了,馬上就會被老頭找到,只剩下真元兩滴可選了。 第三章:黃泉真言

虧不虧本不在意,第一次激活怎麼都要練練手,但蕭雲重沒有馬上動手,怕盜取真元影響老頭療傷。

再打開老頭給的小冊子,是一本武學秘籍《三字真言》,一本可以修練到無漏境的秘籍,讓蕭雲重微微失望,不能修練到先天,不過無漏之上就是先天,在只有一本普通殘破刀譜的山寨,這算得上是一部寶典了。

這三字真言修練只有簡單的三個字,震,吸,重,一共七層,前三層每一個字就是一層,中三層則是兩個字疊加,第七成則是三個字疊加成一個新字「合」。

三字真言並非用聲帶吐音,而是內氣聚集以特殊的方式震蕩而成。

記下口訣和運氣路線,蕭雲重練了一晚震字訣,剛剛能完整念出一個震字,但立即真氣不足,一個震字竟然將他練了一年的真氣耗盡,威力嘛,把床沿的灰塵震落下來不少。

真氣太少了,根本無法發揮震字的威力。

天色已亮,蕭雲重去吃了早飯,又偷偷烤了一隻兔子帶回房間放著,回到隔壁沒多久,老頭就停了下來進食。

就是現在,蕭雲重偷偷啟動偷天盤,雖然偷天老祖將偷天盤吹得跟神話裡面的至寶一般,蕭雲重還是十分忐忑,緊張無比。

兩滴淡黃透明的液體落在偷天盤內,這就是真元?怎麼看象魚肝油膠囊。

聽著外面老頭大口咀嚼完全沒有感覺,心裡踏實下來,畢竟是偷人家真元吶,再看偷天盤的能量只剩下十分之一,那塊不知名的東西,它的能量還是太少了。

小心為上,蕭雲重決定先只吸收一滴看看情況,手指一按在偷天盤上,盤面轉動,一滴真元從指尖迅速吸入。

「轟。」

蕭雲重全身經脈猛的一震,那一滴真元在經脈中炸開,一股龐大的真氣如江河決堤滾滾而來,太多了,比他之前修練一年的真氣不知道多了多少倍,只是五六息之後,蕭雲重全身經脈就被真氣充滿。

而且還在繼續增加,湧向經脈深處卻被一層隔膜阻擋無法通過,這是三字真言第二重的壁壘,蕭雲重沒想到壁壘還這麼厚,龐大的真氣快要脹裂經脈了都無法衝破壁壘,絲絲血水已經浸透皮膚。

再這樣下去,他會被脹爆的,他完全沒想到僅僅一滴真元竟然如此恐怖要命,神智越來越模糊,苦苦堅持最後一絲清明,唯一還能救自己的就是偷天盤了,是死是活拼了。

再次啟動了偷天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