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怎麼說,少女就是不願意相信。在她心目中,人類就是那種擅長花言巧語的生物,總喜歡用各種謊言去矇騙別人。

所以是絕對不能夠信任的。

「不管你說的是真是假,可你絕對碰過我了。」

這是叫今泉影狼最為氣憤的事情。被討厭的對象接觸到了自己的身體,簡直是無法容忍啊!

沒有立刻大開殺戒,也是因為她發現自己的身體狀況非常差,並且周圍還有一大群人正對著她虎視眈眈。

「有什麼關係,又不是第一次了。」

平時摸摸頭什麼的,都不下幾十次了啊!就說不久之前,她才剛蹭過我的大腿呢!

「什麼,已經不止一次了嗎?」

單單隻是一次就很糟糕了,對方竟然說碰過自己很多次了。

是什麼時候的事,為什麼自己完全沒有記憶的?

少女的身體漸漸顫抖了起來,一是對不可知的恐懼,二是對此而產生的巨大悲憤。

除了初代之外,她是絕對不允許別人隨便觸碰自己的。

「給我去死吧!人類。」

今泉影狼覺得自己的身體被玷污了,唯一的做法,就是把那個男人殺掉。

「啊!」

見到狼人少女忽然朝男子撲了過來,大家忍不住發出了驚呼聲來,神玉和魔理沙更是立刻就準備動手了。

「坐下。」

面對來勢洶洶的女孩,男人甚至沒有採取迴避,只是不慌不忙的喊了一聲。

今泉影狼只感到渾身一震,跟著不由自主的從空中降落到地上。雙腳張開,兩個腳跟緊貼在了一起,而雙手則是筆直的下垂,掌心支撐著地板。

從旁邊看去,這完全就是一隻狗蹲在地上的樣子啊!

「這……這是怎麼回事?」

少女的聲音都發抖了,為什麼自己的身體會沒辦法控制,做出這種匪夷所思的行為來的?

「嗯,果然還有效呢!」

我也有些意外的點了下頭,本來只是嘗試一下的,想不到居然真的湊效了耶!

「可惡,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今泉影狼咬牙切齒的吼道,她記得就是這個男人說了一句話,自己的身體就失去控制了。不管她怎麼努力,全身上下就跟被凍住了一般,根本沒辦法站得起來。最多能做到的,就是輕微的擺一下頭。

「趴下。」

「嗚……」

更讓女孩感到悲哀的是,自己真的按照對方的話,乖乖地趴到地上去了。還有那熟練的動作,彷彿是經過了無數次訓練一般。

「哇喔,這麼簡單就制服她了嗎?」


魔理沙忍不住挑了挑眉頭,她本來還以為接下來要大打一場的呢!

沒想到當初那個搞得她們焦頭爛額的傢伙,竟然被東方遙兩句話就搞定了,實在有些超乎想象啊!

「喂,我說,你是不是對她下過什麼言靈了?」

靈夢倒是稍微看出一點苗頭來了,身為巫女的她,知道有一些言語也同樣可以起到束縛對方的效果。

「啊,不是,那只是她的自然反應。」

並不需要使用到那麼複雜的東西啦!

「你也知道,她平時就很聽我的話的。」

再加上,我在自己的話裡面還加入了一點催眠的暗示,久而久之就讓她沒辦法反抗我的命令了。

即使頭腦抗拒,身體還是會老老實實的執行我的指令。

「哦……」

也就是說,原來這個男人早有預謀了嗎?

真是個可悲的傢伙。

靈夢指的是今泉影狼。

「不過,她怎麼會突然恢復記憶了的?」

並且,恢復記憶之後,她這段時間的記憶卻反而忘記了,否則也不會做出襲擊東方遙的行為了呀!

「誰知道呢!」

關於這一點,我也不是十分清楚。

失憶這種東西是極為玄奧的,它可能永遠都無法恢復,也可能隨時都可以恢復。

關鍵要看失憶的人受到了什麼樣的刺激。


「這種事無所謂了,現在的問題是,該怎麼處理這傢伙。」

神玉陰沉著一張臉說道,今泉影狼恢復記憶,是她最為不希望看到的事情。

「我看直接幹掉她算了,正好一了百了。」

反正,龍神大人也允許她那麼做了的。

「好啊,你來動手吧!」

「喂,東方……」

靈夢似乎沒預料到男人會這麼說的,心裡感到非常的愕然。

不過,想到對方平日里的所作所為,她又擔心自己是不是弄錯了。

「或者,是有什麼深意吧。」

帶著這種想法,巫女最後還是選擇了沉默。

「!」

神玉也是無比驚訝,深深地望了男人一眼。

她沒想過,對方居然會同意自己那樣做。

可以肯定的是,這傢伙估計又在轉著什麼歪念頭了。

「哼,我來就我來。」

竟然敢小看自己,難道他以為自己真的不敢動手嗎?自己跟那頭臭狼妖可是死對頭啊!雙方之間只有一個人是可以活下來的。

「啊,等等。」

本來還以為東方遙是要阻攔自己,神玉卻發現對方原來只是將一把小刀交到了自己手上。

這回她感到更加迷惑了。

算了,不管這個男人在打著什麼樣的主意,都跟自己無關。

她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在今泉影狼怨毒的目光中,神玉一步一步走到了她的面前。

手中的匕首閃爍著寒光,只要朝著對方的胸口扎進去,自己和她之間千年以來的孽緣,就可以畫上一個句號了。

「你有什麼遺言嗎?」

神玉無視了對方的眼神,面無表情的說道。

今泉影狼瞪著她看了半天,見對方不為所動,眼神才逐漸平靜了下來。

「我只有一件事想問一下你。」

「說吧。」

看在是最後一次了,神玉對待她的態度也好了許多。

以前她是絕對不會講那麼多廢話的。

「嗯,那就是……」

少女遲遲疑疑的,一副難以啟齒的樣子。

「給我干脆一點。」

啊,真是的,臨死了還這麼婆婆媽媽,果然很討厭。

「這可是你逼我的。」

本來還打算就此罷休的今泉影狼,也為對方惡劣的態度生氣了。

「我想問你的是……」

說到這裡,她停頓了一下,然後看向了神玉的眼睛。

「你是不是偷看過初代洗澡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

今泉影狼的話固然讓所有人大吃了一驚,愣了好半響,才終於反應過來,不約而同的扭頭望向了神玉。

「你你你……你這問的是什麼蠢話?」

有些出乎人們意料的是,神玉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首先反應出來的並不是憤怒,而是無比的慌張。

靈夢甚至從來沒有在她的臉上見到過如此驚慌失措的表情。

眾人開始有些相信今泉影狼的話了,望向神玉的眼神也充滿了玩味。

神玉的臉色頓時紅得比黃昏的晚霞還要艷麗。

今泉影狼的問題的確叫她有些措手不及,而周圍那些異樣的視線,更是叫她坐立難安。


「混蛋,別把我和你這個會偷偷拿著人家的衣服嗅來嗅去的**相提並論呀!」

神玉惱羞成怒,也把當年的事揭露出來了。

「啊!」

今泉影狼沒想到自己做得如此隱秘的事情居然還是被人看到了,也不由得大感窘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