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言做了做熱身運動,“有什麼不一樣?”

聶衛冰道“今天撈出來的魚,必須要能夠在你製造的冰裏活一天!”

難度已經加大了,在冰裏活一天首先你要保證裏面有水。這和無言當初凍結玻璃水杯可不大一樣。

凍結水杯只需要掌握力道,但是要在製造冰的同時,把冰掏空,並且有一定的容量來裝水和魚,這不僅需要掌握力道,還需要掌握技巧。

這對於現在的無言來講,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聶衛冰右手一揮,十米以內的地方都結起了一層厚厚的冰,那些冰的邊緣漸漸升高,形成了一個高一米,長十米,寬兩米的冰池!

聶衛冰道“把抓到的魚放到這裏面,記住,要裝滿!一天後,要是有一半以上的魚活下來,就算是你成功”

無言點了點頭,鑽入了水中。

造型異能者最重要的就是異能的造型,雖然無言能夠把冰控制的收放自如,但是對於造型他還很陌生。

聶衛冰這樣做的目的,是爲了讓無言能夠更好控制冰的造型。

無言從水裏扔上來一個大冰團,“看看我抓的怎麼樣?”

聶衛冰看着地上的冰團簡直慘不忍睹,參差不齊,厚度不均,還欠練習。

聶衛冰把無言丟上來的冰團放進了自己製造的冰箱,他製造這個冰箱,是因爲無言現在還沒有能力讓冰一天不化。

這個冰箱是用來保持低溫的。

聶衛冰又指手畫腳的道“丫頭,別再那裏磨孜然了,呆會你的情郎會把冰團扔上來,你負責裝進冰箱”

風七悅彷彿已經習慣了這種逆來順受,乖乖在岸邊等着無言把冰團扔上岸。

到了晚上九點,聶衛冰從木屋走出來。

看見無言筋疲力盡,手裏還抱着一個冰團趴在地上。再看看冰箱裏,全部都已經裝滿了。

聶衛冰搖了搖頭“不行,這些冰團都太厚,裏面的水太少,氧氣肯定不夠”

無言翻過身子,氣喘噓噓的道“你能別打擊我,說些鼓勵的話嗎?”

聶衛冰笑笑“不錯,最起碼把整個箱子都放滿了,現在睡覺吧”

木屋裏還是隻有一張桌子,最後無言和風七悅選擇了睡房頂。

風七悅所在無言的懷裏,“真是希望時間就停留在這一刻……”

無言的鼾聲打斷了風七悅的說話,風七悅看着這個不解風情的二貨,“好氣又好笑”

第二天早上,無言很早就起來了。

他把所有的冰團都敲開,基本上所有的魚都因爲缺氧死了。

聶衛冰笑道“沒有關係,你能夠做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但在控制冰的厚度上一定要有所進步才行”

無言看着聶衛冰“乾脆你做一遍給我看”

聶衛冰搖了搖頭“我只告訴你該做什麼,而不會告訴你怎麼做。我可不想到時候**出來的全是我的影子,你要有自己的意識”

無言毫不氣餒,把冰箱清空,然後再次跳入水裏。

可是剛跳下去五分鐘,無言就鑽出水面“怎麼沒有魚了?”

聶衛冰道“廢話,這兩天魚都被你撈光了,去上游看看”

月亮交替了太陽。

無言又是氣喘吁吁的站在岸邊,他身後放着三十幾個冰團,這些冰團明顯比上一次好。

能夠明顯的看出是個圓形。

太陽漸漸升起,無言失望的站在冰箱前面,敲碎的冰球裏只有三分之一活着。

一個猛子扎入水中,四周濺起美麗的水花。


無言從清澈的河水中跳出,手裏抱着兩個冰球,外表很是美觀。

風七悅在一旁替他把冰球放入冰箱中,無言再次跳入水裏。

繁星點點,無言氣喘噓噓的站在冰箱前,將最後一個冰球放入冰箱中,這一次他並沒有向前幾次那般累。

看着眼前整齊美觀的冰球,無言露出了笑容。

天亮了,當無言醒來的時候,風七悅早就下去幫他砸冰球了,有些冰球的厚度仍然不均勻。

風七悅開心的數着冰箱裏的魚兒,然後回頭向無言搖了搖頭。

無言輕輕一嘆,一縱身,再次跳入水中。

聶衛冰依舊在岸邊玩手機,吃烤魚,指揮這指揮那。

直到晚上,無言放入最後一個冰球的時候,他的精神還很飽滿。

但是他和風七悅依然早早的就睡了。

清晨,無言睜開眼睛,看見冰箱裏的冰球已經被砸爛。一半以上的魚兒都存活了,聶衛冰比着OK的姿勢向他招了招手。


終於成功了,一個月的訓練終於有了成效。

無言高興的對聶衛冰道“聶叔,我們進行下一項訓練吧”

聶衛冰搖了搖頭,“先不着急,我想先看看你增長了多少實力”

無言擺開戰鬥的架勢,興奮的道“來吧!”

聶衛冰卻擺了擺手,“不是我和你過招,是你和樹過招”

“和樹過招?”無言撓了撓自己的腦袋。、

風七悅捏着無言的耳朵,“這都不明白,聶叔的意思是讓你攻擊樹”

“哦,原來是這樣,腦子卡殼了”無言笑了笑

聶衛冰道“以前你使用冰裂的時候,製造出來的冰山是多高?”

無言道“都在兩米左右”

聶衛冰埋頭想了想“現在你製造一個米高的冰山,對對面的樹,使用冰裂”

無言驚道“能行嗎?”

“又不要錢,你儘管試試”

無言眼神鋒利,掌心滲出絲絲冷氣,雙手向大樹推去!

一座只有一米高的迷你冰山將樹幹凍住,冰裂!無言的食指和拇指在輕輕捻動,隨後大樹被凍住的地方已一分爲二。

無言所擔心不是冰山的大小,而是冰山的威力。在訓練以前,他的冰山只有越大,力量纔會越大。

聶衛冰道“你現在已經算得上是一個合格的造型異能者了,記住冰的威力不在大小,而在於集中”

無言點點頭。

聶衛冰指着另一顆樹幹“現在只用一尺高的冰山試試?”

無言雙掌對準樹幹,一座只有一尺高的“冰山”包裹住樹幹,無言的手指輕輕捻動,樹幹也被一分爲二。 無言有一絲不解,“聶叔,既然冰山越來越小,它的威力怎麼還和以前一樣?”

聶衛冰道“那你覺得冰山的威力該有多大?”

無言道“冰山變小,力量就應該越集中,威力應該隨着冰山的變小而增大才對啊?”

聶衛冰道“讓你冰山變小,是爲了讓你不浪費更多的體力去製造冰。也不用多費精神力去分裂冰山,用最小的代價發出同樣的攻擊,纔是我傳給你的東西”

無言明白的點了點頭“以前我使用一次冰裂體力就不行了,那麼現在我至少可以使用六次了!”

聶衛冰笑笑“真是孺子可教”

無言道“那現在你已經知道我的實力了,咱們進行下一項吧”

聶衛冰指着一顆樹道“用冰將樹幹覆蓋住,厚度不要超過一釐米,高度不要超過五釐米”

無言掌心滲出冷氣,一個巴掌大小的冰層包裹住一小段樹幹。

聶衛冰道“現在對着樹幹使用冰裂”

製造型的異能者雖然歸納於體能系,但是在操縱冰的時候卻需要精神力,所以以後無言會增加一門訓練課程。


當然像速度和力量等一些異能,它們就完全不需要鍛鍊精神力。

無言的手指在慢慢捻動,可是那巴掌大的冰就是沒有反應。


最後無言失敗了,“聶叔,不行,冰太小了,沒有威力”

聶衛冰搖了搖頭,“不是沒有威力,而是你的精神力不夠,無法和冰產生強烈的共鳴”

無言道“那接下來是不是要訓練精神力?”

聶衛冰點了點頭,“現在進行第二個訓練課程,精神力!”

精神力說白了就是精神,精神越好的精神力越強!但是作爲異能者來講,他們能把精神當作是貨物一樣,存放起來,要使用的時候就拿出來用。

階數越高的儲存量越大,發動的攻擊越強。

按照專業的角度來講,這個東西應該由白西服來教,畢竟他是精神系的,但他現在不再,只好又聶衛冰來代替。

現在的無言精神力基本達到零階,因爲他已經能夠自由的使用冰裂!

所以現在只需要教他如何把精神像是貨物一樣存放起來就行了。

風七悅都是頗有興趣“聶叔,是不是要先在他腦子裏開個洞才行?”

無言捂着自己的頭,“不可能吧?開個洞還能活嗎?”

聶衛冰道“這到不用,平時後你幹什麼最費精力?”

無言想了想“應該是看書吧”

聶衛冰道“好,咱們就看書”

說完聶衛冰那小木屋裏搬出來一大摞書,“今天你就負責幫這些書看完就行”

無言和風七悅走過去翻了翻這些書,書名分別是《鄰家多情少婦》,《爲妻爲奴的媽媽》、《與父親同牀》,《墮入風塵的女教師》……

十幾本書都是這種類型,署名是一個叫藍火的作家。

風七悅一陣臉紅,生氣的拿起一本書罵道“看這些還真的費精力!”

無言也隨之附和道“這那是費精力的問題,這簡直還費體力,費紙吶!”

風七悅罵道“你這個可惡的大叔,難道你平時都看這些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