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言一臉黑線的看着他們三個,尼瑪只是說出事兒了,什麼事又不說!

柔心氣喘吁吁的道“大……哥哥,東邊森林裏的動物們都死了!”

無言輕輕一揮手“我還以爲是什麼事,死了就死了唄,這是一條食物鏈,被吃很正常”

柔心着急道“不是被吃了,好像都是中毒了!”

無言也是滿不在意“這些都是天命,我們要保持這個森林的平衡,不能夠隨意的插手進去”

柔心有些生氣,“你到底管不管!”

無言道“管,行了吧,帶我去”

森林裏的鹿,狼,各種鳥類,蛇,等好多種動物都倒在了地上。它們的皮膚表面沒有傷口,肯定是身體出了問題,無言這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他想起了剛纔他烤的野兔,又看了一眼行者,要是剛纔吃了,自己豈不會也和它們一樣。

無言擦了擦腦門的冷汗,對行者說了一聲謝謝。

柔心焦慮的拉着無言的手,“大哥哥,它們好可憐,你一定要救它們”

無言也是熱鍋上的螞蟻,“我又不是獸醫,我怎麼知道該怎麼救,你不是會醫術嗎?你給它們診斷過沒有?”

柔心道“它們都好像是吃了什麼東西造成的?”

無言看着地上還有幾隻奄奄一息,正在喘氣的動物“你去問問它們,問它們到底吃了什麼?”

柔心道“我早就問過了,它們吃的都是平時後吃的東西,沒有什麼奇怪的”

無言摸着下巴,“那就奇怪了,莫非……”

無言突然想起了鯨魚肚裏找到的那條魚,他迅速的跑到那天把金蛇魚埋了的地方。

果然!金蛇魚被吃的只剩下骨架,一羣螞蟻在上面亂爬。

還有一些螞蟻死在了骨架上,這些螞蟻就是毒魚傳播的工具。它們也不知道這東西有毒,吃了以後被更高級的生物吃掉,就這樣一級一級的往上傳,現在東邊的森林都出了問題。

這時黃將軍和黑將軍也着急的從樹上跳了過來,兩隻猴子十分慌張,都在搶着說話。

無言指着黑將軍道“你說!”


黑將軍着急的指着自己的肚子,又指了指南邊的森林,然後裝死躺在地上!


柔心道“它說南邊森林的很多動物都中毒了,但是還沒有死”

看着遍地都是奄奄一息的動物,無言心中一陣悲傷,雖然知道了是那條金蛇魚造成的。可是他沒有解毒的方子。

不能就這樣乾等着,肯定有辦法解決。

無言走到爬滿螞蟻的魚骨架旁,“古有神農嘗百草,今有無言吃毒魚!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雖然一直都不明白這句話,但是爲了救命我豁出去了!”

無言把所有的螞蟻都撥開,及其痛苦的把魚骨架放進嘴裏。

可是剛放了一半,就聽到“等等!”

無言一看,原來是柔心“怎麼了?”

柔心眼神堅定的道“大哥哥,還是讓我來吧?”

無言微微一笑“你開什麼玩笑,這種事怎麼可能讓你來?”

柔心問道“那你熟悉草藥嗎?你知道什麼樣的毒配什麼樣的解藥嗎?吃進去以後,毒藥產生的反應,是哪裏在痛你懂嗎……”

說了一大堆,無言一句不懂,“我是不懂,但是……好吧你贏了,但是這魚骨架還是得我來吃”

無言話音剛落,柔心就飛快的搶過毒魚,吃進肚子裏。

無言大罵一聲“你這個傻子,弄不好會死的!”

柔心吃進毒魚以後,並沒有多大反應“大哥哥,這個毒性是慢慢發作的,五天以內都不會有性命之憂”

無言着急道“五天之內是沒有問題,但是五天之後呢?”

柔心看到無言這麼關心自己,笑的很開心“別擔心,這毒性我已經知道大概了。這毒非常的純,所以藥性很烈。我們必須要找一樣非常雜,並且藥性比它更烈的東西,就能解除”

無言像是在聽無字天書一樣“到底什麼意思,你就說什麼草藥能解這個毒?”

柔心絕望的搖了搖頭“沒有這種草藥”

無言不相信柔心說的話,“就算沒有這一種,我們可以把好幾種草藥都熬在一起!”

柔心搖了搖頭“不可能,要是多種藥物熬製在一起。藥性就會相互牴觸,藥力只會變得更弱,不會更烈!”

完美人生[重生] ,“你的意思說沒救了?”

柔心點了點頭,“是的,大哥哥你不用傷心,能死在你身邊柔心已經很滿足了”

無言罵道“不許說胡話,我是主角,我說了你不會死你就不會死!”


柔心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抱着無言。

無言想起和柔心在一起的點點滴滴,留下了傷心的眼淚,爲什麼老天這樣對他!

“不,我不相信這毒有那麼厲害。是那隻鯨魚帶上岸的,我去找那隻鯨魚,我要它給我一個說法”說完無言就拉着柔心的手跑到岸邊。

這個時候剛好遇到鯨魚們上岸進食植物,那隻鯨魚的身上有傷,無言很快就辨認出來。

無言一塊石頭砸中鯨魚的頭部“你這個混蛋,你給我解釋清楚!”

鯨魚周圍的同伴都滿是敵意的走了過來,像是要動手的樣子,但是鯨魚向同伴擺了擺手,它的同伴進食完畢,又跳進了水裏。 無言對鯨魚大罵道“那天從你肚子裏拿出來的魚,到底是什麼東西,爲什麼有劇毒?你是故意的嗎?”

鯨魚冤枉的噴起高高的水柱,搖了搖頭。

現在毒性還沒有在柔心的身體裏發作,不是很看得出來,“大哥哥,它說它不知道。這條魚只不過是在捕食的時候吃進去的,它也是受害者”

理智的想一想,鯨魚也把這條魚吃進了肚子,若不是他進去把魚拿出來,它肯定也要死。

無言道“你是在那一片水域吃到這個魚的?”

鯨魚也搖了搖頭。

柔心道“它說它不知道”

無言生氣的在樹幹上打了一拳,“什麼都不知道,真是頭豬!”

柔心對鯨魚道“現在森林裏很多動物都中毒了,是因爲從你胃裏拿出的那條金蛇魚。你必須想清楚在哪裏吃到的它,我們纔有可能找到解藥,我也中毒了”

鯨魚道“真的對不起,這種金蛇魚它們是獨居,在任何一個有水的地方它們都能生長。就算找到了這一條金蛇魚的巢穴,也不一定找到中毒的原因啊!”

這下是沒希望了,柔心憂傷的看着無言。

鯨魚道“你放心,我會召集所有的同伴。在海底地毯式搜索,只要發現類似的金蛇魚,我就立馬上岸告訴你們,好嗎?”

柔心點點頭“好,謝謝你”

由於這事情的源頭是自己肚內的金蛇魚造成了,鯨魚也十分愧疚,一陣巨浪掀起,鯨魚跳入了水中。

柔心一隻手搭在無言的肩膀上,“大哥哥,你別難過了”

無言收起眼角的淚水,微笑着對柔心道“也許事情沒有想的那麼糟糕,你把所有解毒的方子都告訴我。今天起,我就上山採藥,我們一種一種的試”

柔心也不好說什麼,死馬當作活馬醫,也許能成“嗯”

重穿農家種好

這五天無言跑遍了小半個天際島,蒐羅了許許多多的草藥和異能者,他自己也是傷痕累累。

這五天他總共試過了十七種方子,可是沒有一個方子管用。

毒性已經在柔心的體內發作,她臉色蒼白,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看着無言穿入危險地區被掛破的衣衫,因爲長期沒有得到充足睡眠而佈滿血絲的眼睛,擔心毒藥會隨時發作而憔悴的臉龐,柔心留下了晶瑩的淚水。

吃皇在一旁也甚是擔憂,“這都第五天了,你覺也不睡,就算是鐵打的身軀也扛不住啊!”

無言聽不見任何人說話,他正在熬着第十八種方子的草藥“這一次,這一次肯定能夠成功”

柔心虛弱的道“大哥哥算了,你不要再白費力氣了,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知道”

這五天不僅是無言,還有東面和南面很多動物都中毒了,有的已經死去。

無言讓猴羣及時通知森林裏的動物,可是很多動物都不信。食草動物還好些,那些食肉動物看見地上的屍體,都在瘋狂的搶食,毒還在不停的蔓延。


“藥好了!”無言把藥倒進石碗,“柔心,快來喝!”

無言抱着柔心,慢慢的把藥喂進她嘴裏。

柔心也聽話的把藥都喝了,她雖然知道喝進去沒有任何用,但這是無言的心意。

無言焦急的問道“怎麼樣?有效果嗎?”

柔心輕輕擦了擦嘴角,搖了搖頭。

無言將柔心放平,“我再去找,我就不信了!”

說完,無言又向叢林深處走去。

叢林深處存在這莫大的危險,這五天當中無言有九次險些喪命,這一次需要飛鋸草。

飛鋸草一般都混雜在野草之中,很難發現,屬於很珍貴的草藥。

它最大的特點是在有人採摘的時候,葉子會像飛刀一樣飛出去,五片葉子一旦飛完,飛鋸草就算報廢。

所以採摘飛鋸草的時候必須快,並且要捏緊它的葉子,不然就功虧一簣。

無言自己的在山間尋找飛鋸草的蹤跡,可是找了大約一個小時,都沒有看見。

他順便摘了一些其他的草藥,坐在石頭上休息。

他將一片酸酸草丟進嘴裏,細細的咀嚼“還好這座島上的草藥夠充足,在地球稀有的草藥也很容易找到”

那是什麼?無言特別的驚起!“我擦,天際也有這東西?”

無言看到了一輛嶄新的山地自行車,“難道這島上還有人生產自行車?”

無言好久都沒有騎過自行車了,很滿足很高興的騎了上去“騎着這個找草藥,可以節省好多時間的”

“幹嘛吶,幹嘛吶!”一個年輕的聲音在無言身後叫道。

無言回頭一望,這不是那天在火車上跟他推銷能量硬幣還有嗜血熊膽的人嗎?

他穿着一件毛絨襯衫,戴着近視眼鏡,文質彬彬的樣子“沒有經過我的同意,你幹嘛騎我的車?”

無言像是在看稀有動物一樣,然後興奮的將他緊緊擁抱在懷裏“終於看見活人了,真是太高興了!”

男人推開無言,擦了擦剛纔無言碰過的地方“我有潔癖,你還沒有回答我,你幹嘛亂動我的自行車?”

自律神豪 “你不認識我了嗎?那天你在火車上向我推銷嗜血熊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