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窮無盡的信息湧入林淵腦海,如此不知道過了多久,破曉降臨的那一刻,他才猛然將精神力收了回來,繼而便是大口大口的喘氣,滿頭虛汗。

精神力消耗太多了,那種疲憊感非人能夠承受,這一個次級神文中記載的信息,竟然比他之前見到的數個神文加起來還多。

林淵並沒有破解完,沒有經年累月的時間,恐怕不可能完全破解,除非他自身的精神力強大到一定程度,又或者再找到幾塊血神鼎碎片,讓八卦器靈的精神力先恢復到某種程度。

不過雖然如此,林淵還是得到了不少目前對自己有用的信息,首先是二十四座巫神像之中實際上每一個都隱藏著一座神橋,自己若是能貫通巫神像看到裡面的神橋,破解神橋上次級神文記載的使用之法,自己就能使用那座神橋。

只是到目前為止,每一座神橋究竟有什麼用他還是不得而知,巫神像的具體貫通之法也還沒從石碑上找到,這些恐怕以後都還需要他的進一步摸索。

其次倒是對林淵來說一個非常有用的信息。


這信息,與靈泉有關!

原來那靈泉是可以移動的!

這點,林淵其實早該猜到——很簡單,因為當年的神井部族根本不在火魂沙漠外圍,而是在腹地!

但神井部族被沙漠皇族暗中所滅,只留下隱世三族救下來的幾名孩童后,靈泉卻跟著這些孩童一起轉移到了沙漠邊緣……

很顯然,有人移動了靈泉。

不過這人林淵猜測應該並不是隱世三族的人,而是神井部族內部自己的人,並且正是那當時掌控著石碑與二十四座巫神像的人。

靈泉的移動之法記載在石碑之中,唯有掌握石碑之人才能移動靈泉。

「看來當年的神井部族成年人並非全滅,而是有一人活了下來,那人將二十四座巫神像藏了起來,卻沒有及時藏下石碑,所以石碑被沙漠皇族搶走了……只可惜沙漠皇族雖然搶走了石碑,但卻無法破譯石碑的奧秘,失去二十四座巫神像更是讓他們連一道煉神邪火都沒能得到,可以說沙漠皇族滅殺神井部族的整個計劃完全失敗了,什麼都沒得到……」

林淵低聲沉吟著。

隨即他取來石碑,咬破指尖,一縷鮮血滴了下去。

啪嗒!

異像發生了。

眼前的石碑轟然一震,鮮血化作一條條如同蚯蚓般又長又細的紅蟲,紅蟲繞著石碑轉了一圈又一圈,最後竟在石碑上烙印出一副林淵的畫像。

嘶!

畫像出現之後,立即便是沉入了石碑內部,與此同時林淵卻感覺到精神一震,彷彿有什麼與自己聯繫在了一起。

眼前的石碑一瞬間變得情切起來,好似自己的一部分。

「起!」

林淵早已經在石碑神文之中看到過控制之法,頓時沉聲一喝。

那石碑立即受他控制,虛空懸浮起來。

「磨里磨達……」

嘴裡念念有詞,石碑之上頓時光芒耀眼,無數道光華射入地底,黃沙竟然像水一樣漸漸分開。

轟隆隆!

伴隨著隆隆的聲音,一個遠古深井從黃沙之下,浮了上來!

「成功了!果然可以!」

林淵面露喜悅之意。

與此同時,遠處原本已經在休息的林家子弟也聽到了這隆隆的聲音,不少人立即是站了起來,朝著遠處觀看。

「發生什麼事了?」

林家子弟競相問道。

「都過來。」

正當眾人疑惑之時,遠處林淵的聲音卻呼喊道。

當初帶走的靈液早已經用完,如今掌控了靈泉,林淵第一時間的想法當然是給每一個林家子弟都帶上一點。 控制靈泉之法是神文之中最簡單最容易接觸到的一部分,當然,即便如此,就算一個通武境的武者靠自身精神力鑽研,恐怕也要一生。

沙漠皇族將石碑搶過去沒有鑽研出來的原因,林淵想恐怕除了那原主人沒死,他們無法滴血認主外,便還有這方面的原因。

試想一下,等那原主人死去已經是幾十、百年之後了,還要上百年的研究才能破解石碑,那時候第一代人早已經失去,後人便將石碑當做無用之物廢置在了一旁。

「族長,這是怎麼回事?神井部族的靈泉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正當林淵思索著這些事的時候,林家子弟卻都圍了過來。

他們看著眼前的深井,臉上的驚訝之色可謂無以復加。

「是這個。」

林淵將石碑展示在了林家子弟面前,「這口靈泉是受這石碑控制的,我也是剛剛才研究出來。」


「原來如此。」

林家子弟興奮不已。

「好了,都打水,修鍊吧。」林淵吩咐道。

「恩。」

眾林家子弟接連點頭,隨即便是開始了大打水的過程。

每一個林家子弟都給自己的水壺打滿了靈液。

他們得到靈液之後也不浪費時間,立即是開始服用修鍊起來。

望著修鍊的林家子弟,林淵點了點頭。

根據凰茜所言,進入九荒雖然有外部通道,但是有結界阻擋,最弱都需要達到通武境才能穿過結界,否則進入必死。

林家子弟目前還沒有一人達到通武境,雖然暴氣境巔峰的已經不少,但暴氣境後期的占更多數。

三天前,他已經將凰茜給的返古丹給了這些暴氣境後期的人服用,讓每個人都變成了半古代體質,身體吞吐靈氣速度和修鍊速度都快了不少,不過要想短時間突破通武境還是不可能。

唯有如今有了靈泉和從沙漠皇族寶庫之中得到的大量靈藥,這才讓林淵充滿了信心,半年之內所有人都會突破到通武境!

讓林家子弟在原地修鍊了一天,第二天林淵才帶著大部隊繼續出發。

火魂沙漠因為天龍火的消散已經沒有當初那麼酷熱,溫度降低了數倍,趕路也容易了許多,兩個月後,眾人便到達了沙漠邊緣。

沙漠邊緣處,低矮的灌木已經開始在雨後慢慢朝火魂沙漠能生長,這樣下去,或許在沒了天龍火帶來的酷熱之後,經年累月,這片沙漠會消失也不無可能,到時候沙漠里的部族可能就要換一種生活了,曾經辛辛苦苦、一代又一代煉化的部族聖火也將失去作用。

「繼續前進。」

林淵朗聲喝道。

又是三個月後。

一座巨大的高山之巔。

山很高,聳入雲端不知幾萬米,在山巔之上是一座巨大的光門。

光門靜靜矗立在那裡,內部一道道光紋起伏,五顏六色,充滿了迷幻色彩。

在光門之下兩千米處的山坳。

原本寂靜無人的山坳之中,早在數十天前就來了一群不速之客,這群人到達這裡之後,便沒有離開。

「加油!」

「加油!」

緊張的情緒在山坳之中蔓延。


山坳中,上百名林家子弟緊緊圍著最後十人,不斷鼓勵著他們突破最後的禁錮,進入通武境!

每個人都緊握雙拳,臉上寫滿了緊張。

這是最後十名即將突破通武境的弟兄了,等他們突破了通武境,大家就可以去九荒了……

這接近半年的時間,在得到大量資源,尤其是靈藥、靈液、凰茜給予的突破通武境丹藥的幫助下,林家人先後突破通武境!

數十天前到達山坳時,已經只剩下最後三十多名族人沒有突破,經過這些天的苦修,二十多人先後突破,只剩下這最後十人。

而從五天前開始,林淵便將凰茜給與的輔助突破通武境的丹藥給了眾人服下,從當頭開始沖關!

五天時間過去,十人體內的氣息越來越強橫,真氣不斷濃縮著,漸漸地越發逼近凝成真元。

「快看,林雷要成功了!」

突然,一聲吆喝。



只見十人中坐在中間的一名子弟,渾身氣息濃烈,真氣氣息緩緩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更高級的真元之氣!

這一絲真元之氣瀰漫出來,更是起了帶頭效果,周圍九人受此氣息感染,內心更加堅定。

不願讓族人多等自己,更加不想成為所有人中最後一個突破者,每一個人心中都卯足了力。外面觀看之人,更加可以看到他們身上根根青筋暴起之狀。

就這樣,又一道真元氣息出現了!

又是一道!

又是一道!

……

嘩嘩嘩!

九道真元氣息幾乎沒有間隔太久的時間,便是相繼出現,九人先後突破!

「謝謝族長,謝謝大家。」

突破之後的眾人臉上並沒有太多突破后的喜悅,相反睜開的雙眼之中蘊含著絲絲淚水,言語也充滿哽咽。

自己突破得太慢了,但族人卻無怨無悔地等待自己,他們心中有愧。

「突破了就行,都起來吧。」

林淵淡漠說道,隨即目光開始環視所有人,即將起行,他緩緩開口道:「這一年多的時間,我們穿越了不知幾萬里土地,經過了無窮的高山,望不到邊際的沙漠,殘酷的沼澤,終於我們到達了九荒結界門之前,但是這一切並不意味我們成功了。我們的復仇之路才剛剛開始!」

「……九荒是一個無比殘酷的世界,它雖然不如聖門天下這般等級森嚴,但卻更為危險,充滿著種種看不見的殺機!我們之中的人到了那裡,或許有人會死,但只要活著一人,就不要忘了家族血仇!我們去九荒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實力,將來回來報仇的!」

「是,族長!」

林家子弟的聲音整齊劃一。

九荒的事情他們早已經從林淵口中得知不少,但不管那裡再嚴酷,再危險,他們都不會退縮半步!

因為神龍帝國的人殺了他們的族人、父母、兄弟,他們活著就是為了提升實力報仇的,所以不管環境多殘酷,他們都要活下來,回家鄉——祭奠父母,滅殺仇人!

「你們明白很好。」

看著每一個家族子弟拳頭緊握,指天盟誓的族人,林淵深吸了口氣,接著道:「九荒結界通道的情況我已經告訴過你們了,每次只允許進入兩人,而且進入之後,每一次到達通道另一頭的落點都不相同,所以我們最多雙人結伴,到時候我們會流落各方,生死命運難料,但八年!記住,八年之後,只要活著的人就到九荒中心區域的天柱山匯合!」

八年,時間或許並不長……

但林淵相信,八年時間足夠讓林家子弟達到一定的成就,因為每一個林家子弟都覺醒了家族血脈,而且他們中有一百人利用凰茜給的返古丹回到了半古代體質,這樣的天賦,林淵有膽量相信:活著的林家子弟,八年之後將是另外一種光景!

「林開山,林風,林武!」

驀然,林淵的目光看向了林家除他之外血脈覺醒得最好的三人,「你們是家族天賦最好的三個子弟,以後必須挑起家族的大梁,這三個虛空戒我給你們,裡面裝滿了靈液,還有靈石、靈藥,如果八年之後你們還活著,我希望看到你們修為是所有人中最高的!」

「是……族長!」

林開山三人接過林淵手中的虛空戒,哽咽了。

他們明白這是族長對他們的希冀,他們得到了其他族人得不到的資源,應該,也必須比其他人強,如果他們沒做到,他們將無顏見林淵!

而三人中,林武更是直接哭了出來,當年他跟林淵的過節誰都知道,然而林淵成為族長之後不僅從來沒有為難過他,相反因為他的天賦出眾,一直給與他非常多的修鍊資源,如今甚至將虛空戒給他!

這份恩情,他已經不知道如何報答,只知道內心很後悔,後悔當初不應該那樣對族長!

「族長之恩,林武此生縱死必報!」

林武直接跪了下來。

「走,進門!」

林淵沒有去看林武,徑自大喊了起來。

「進門!」

林家子弟大喊道。

一對又一對的林家子弟結伴踏上征途,走進了結界光門之中。

林淵留在最後一個,他的目光在每一個踏進光門的林家子弟背影上都會停留很久。

這些人不知道八年之後還有多少人能活著,甚至他自己也不知道會遭遇多少危險,也許這就是最後一面,所以他想好好看看他們。 昔無數萬年前,聖門天下成立,有不尊聖門號令者聯合成眾,於暝陽界下層天建立方位之地,號九荒。

這是九荒之由來。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