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變身的,怎麼算是獸人呢?

然後,隔代的雲千宇卻能變身。

這種事情,誰能說得准呢?

「再說了,如果不是因為這件事情的話,他們怎麼可能會將母親帶回來呢?」

幽遙宮的名聲雖然不是很好,但也不至於隨便抓人啊!

而且,他們要是隨便抓人的話,到時候也很容易被發現,然後被反噬的。

而且李莎爾的身份可不一般。

幽遙宮發展壯大至今,哪裡會那麼傻呢?

雲千幽的話讓百里溯塵沉默了。

確實,除了這個可能性之外,他也想不到其他可能性。

而且,他是獸人,可這獸人的血脈也不一定完全都是從父親那邊來的。

他還想起了之前百里雄和殷大師說的那些話。

他們說他的體質很特別,這種特別的體質,很有可能是因為百里重和李莎爾的結合而帶來的!

想到這裡,百里溯塵也沒有其他的想法了。

「好,咱們從這方面著手!」

最後,他還是點頭了。

而眼下,除了像無頭蒼蠅一樣找,這也是一個方向。

「好,那咱們往這邊找。」雲千幽也點頭。

於是,倆人便改變了方向,開始注意這裡頭的獸人的事情。

而在他們找到獸人的下落之前,他們卻注意到一個人的行跡比較可疑。

雖然不知道他到底是為了什麼,但他們還是秉承著不能放過的想法,跟了上去。

很快,他們就到了一個很大的院子外頭。

這院子外頭守著的高手讓他們心驚。

這些竟然都是武皇!

用武皇來守院子,而且這些武皇看起來重要性還不怎麼樣,那這裡頭住的得是什麼人?

不過,這也讓倆人振奮了。

看著情況,裡頭住著的應該是重要人物啊!

雖然這裡頭不一定是獸人,但是,裡頭的人的身份肯定是很重要的!

從這人的身上入手,應該能夠找到一些線索吧!

不過,這裡有那麼多的守衛,他們也很難靠近。

還好,他們有饅頭啊!

雲千幽將饅頭從空間里叫了出來。

「有什麼事?」

出來后,饅頭先伸了一個懶腰,這才問道。

雲千幽忍不住嘴角抽搐。

明明之前饅頭還是一隻非常聽話配合的靈獸啊,怎麼成了聖級靈獸之後,整隻獸的性格就變了不少呢?

不過,這不影響他們的行動,雲千幽也沒想太多。

「你等會進去,幫我們看一下,裡頭到底住了什麼人。」雲千幽說道。

還好,饅頭雖然性格變得更加懶散了,但是對她的話還是很聽從的。

「行。」

說完后,它便縱身一跳,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它的身形小,速度也快,就算是白色,在這黑夜中也不算太惹眼。

很快,它就躲過了其他護衛的目光,進入了院子裡頭。

而在院子裡頭,站著兩個人。 「還沒能找到那個小賤人?」石可琪皺眉,那張還算不錯的臉頓時變得尖酸了許多。

「還沒。」另一人搖頭,「也不知道他們去哪裡了,就這麼消失不見了。」

「不是說他們去了百里家嗎?」

幽遙宮和百里家雖然沒有什麼來往,但大家都是知道對方的。

而這次,石可琪才知道,雲千幽和百里溯塵竟然被百里家帶了回去。

不過也是,百里溯塵,從這個名字就可以知道,他和百里家脫不了關係。

也只有百里家的孩子才會那麼的優秀。

但是,他們不是從百里家出來了嗎?

她之前讓人去百里家查看的時候,並沒有他們的蹤影。

「他們早就從百里家逃了出來,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男子說道。

「怎麼會不知道呢?」石可琪心裡惱火。

原本以為,只要她派出足夠多的手下,就可以將雲千幽抓回來了,到時候,兒子的血庫也了,她心中的刺也解決了。

可沒想到,最後竟然變成這樣不上不下。

雲千幽那個小賤人竟然也不知道去哪裡。

不過兩個小毛頭,怎麼就那麼能躲呢?

「現在,百里家好像也在找百里溯塵。」

「哦?」石可琪愣了一下,「為什麼?」

「屬下不清楚,但是,應該是百里溯塵對百里家做了什麼。」

說這話的時候,男子的語氣里也帶上了一點幸災樂禍。

他們幽遙宮和百里家沒有太多來往,不敵不友的。

但這一次,他們去百里家要人,可是,百里家卻說人不見了!

當時,百里溯塵明明還在百里家,可他們卻說雲千幽不在。

以百里溯塵和雲千幽的關係,他在,雲千幽怎麼可能不在?

所以男子便以為,百里家這是要保住雲千幽,所以才會這麼說。

所以,他也很惱火。

他們也大概知道百里家這些年來做了什麼事情,也知道他們的選擇對象的要求。

所以,他們以為百里家是想將雲千幽留下來,畢竟雲千幽也是獸人後代呢。

這讓男子非常不滿。

但那畢竟是百里家,他也無可奈何,總不好和他們撕破臉吧?

所以,他只能悻悻然放棄。

但是,他心裡對百里家的不滿已經種下了。

只是沒想到,百里家現在竟然在找百里溯塵。

該!

「一個小毛頭,能對百里家做什麼?」石可琪也笑了,很諷刺,「他們百里家不是很厲害嗎?怎麼連一個小毛頭都解決不了?」

「這屬下就不清楚了。但是,現在他們確實是在找百里溯塵和雲千幽。」

石可琪本來在嘲笑百里家的,但想到雲千幽,她的所有嘲諷都停了下來。

她能笑百里家什麼?

起碼百里家之前還將雲千幽帶了回去呢,可他們連雲千幽的影子都沒見到!

想到這裡,石可琪心裡更加鬱悶了。

她都等了那麼長時間了,卻死活沒見到雲千幽,更別說將她帶回來了。

這樣的挫敗,讓她心中的火氣越來越大。

這種挫敗的感覺,也只有當初雲飛揚才能讓她體會到這種負面的情緒。

那該死的雲千幽,不愧是雲飛揚那賤人的後代,都是一樣的讓人噁心!

「我再給你一些時間,趕緊將那小賤人抓回來!」石可琪沉著臉說道:「再說了,要是抓不到她,可以將她的母親和弟弟抓過來啊!」

雖然她最想的是抓到雲千幽,但是,雲羅伊和雲千宇也是可以的。

而且,抓到他們之後,雲千幽自然會自投羅網的。

男子有點為難,「但是,要抓他們的話,會和大奚國……」

「大奚國算得了什麼?」石可琪一臉倨傲,「要是讓我不爽了,小小一個大奚國,不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嗎?」

對他們幽遙宮來說,大奚國這樣的小國家並不算什麼。

雖然他們不願意招惹國家,但是,當真的有必要的時候,他們也不介意做這種事情。

再說了,他們幽遙宮有那麼多先天高手,可大奚國加起來才那麼幾個先天高手,雙方根本沒有多少可比性。

再說了,她就不信了,大奚國會為了兩個人就和他們幽遙宮作對!

「那行,我讓他們加快速度。」男子點了點頭。

他雖然覺得這件事情不太妥當,但這是石可琪的命令,他也只能聽話照辦了。

「對了,那些剛抓回來的獸人情況如何了?」

「回夫人,情況還不錯。」男子點了點頭,「都被好好招待著呢,等取了血之後,就可以讓他們走了。」

「讓他們走?」石可琪愣了一下,「誰告訴你讓他們走的?」

「這……」男子愣住了,「之前不也是讓他們離開的嗎?」

「之前是之前,現在是現在。」石可琪皺眉,「反正那些人是不能放走的。」

「可是,若不放他們走的話,到時候……」

他們抓了那麼多的獸人,要是到時候全部鬧起來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這有什麼關係?」石可琪不在乎地擺擺手,「這麼點小螻蟻,誰會為了他們拚命?」

被抓來的那些獸人的身份都不怎麼尊貴,也不會有人為了他們拚命。

就算有人為他們拚命,但實力也不怎麼樣。

再說了,那些人哪裡敢對上他們幽遙宮?

「可是,咱們將這些人留著……」

「這次通道開啟了,可下次還需要啊!誰知道現在那邊發生了什麼莫名其妙的事情,又多了什麼莫名其妙的要求!」

說到這裡,石可琪就一肚子怨氣。

如果他們本身就是獸人的話,他們要到獸人大陸去,那是很簡單的事情。

可是,正因為他們不是獸人,所以要想到那邊去,就要花費更多的功夫!

最麻煩的是,每一次通道開啟的時候,那要求都會有一點變化!

這些要求變化很細,不是一兩個獸人的血液便可以解決的。

他們這些用獸人的血液注入自身體內的人,在和獸人的血液融合的時候,總會有一點半點的問題。

一旦有一點不合適,都會出現排斥現象,就無法成功到達獸人大陸!

正是因為這樣的麻煩,所以他們才會每一次都要抓一些獸人回來。

不然的話,他們便可以一勞永逸了,哪裡用那麼麻煩? 而這次開啟后,誰知道下一次是在什麼時候?

聽那些有經驗的前輩們說,可能下一次開啟的時間很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