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果之下只好說要回去考慮考慮,在回來的路上,葉南揹着葉薇薇狠狠打了自己一個嘴巴,這大家族裏的小姐怎麼可能會砍價啊。她們的東西都是家族供應,一年能有幾次買東西的機會?

真是失誤啊!!

葉薇薇看着葉南躺在自己牀上,張張嘴想說什麼卻在最後還是忍住了。


坐在房間的椅子上,葉薇薇抱着肩膀也是發愁:“我每個月的零花錢才十個金幣。五千個得夠我花幾年的了。”

“算了,別發愁了。晚上我去想想辦法吧。希望能夠搞到錢。”從牀上坐起來,葉南隨手把壓皺的牀墊鋪平,說:“不早了,你先休息吧。”

目送葉南離開,葉薇薇看了看葉南臨走時所鋪平的牀墊,心中沒來由的甜了一下:“想不到葉南還挺有事業心的,而且還挺細心。”

揉了揉有些發燙的臉蛋,葉薇薇吐了吐舌頭。

回到房間,關上房門躺在牀上,葉南輾轉反側,也許是因爲考慮不周,原本以爲可以只用四五百個金幣就可以租下個地方進行達爾焦木酒的販賣,可是當聽到那個房主說只賣不租時葉南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那個房主原本是專門養一些可以宰殺的牲畜賣肉掙錢的,可這幾年年年都有食鷹獸掃蕩這個島嶼,一連幾年每年都要被食鷹獸叼走大量牲畜,讓這個房主心灰意冷,所以要賣掉房子遷去別處。

“這可是機遇啊。”如果不是因爲食鷹獸的侵襲,這樣好的獨門院落怕是沒幾個真要出手的。

從牀上爬起來,把行李翻開搜索一番。葉南看了看一直都顯得破破爛爛的小黑,滿是歉意:“一直答應你,要給你修復身體,可最近一直沒有動手。不是我忘了,而是我想留着這些東西備用。畢竟我現在一無所有。等以後我不是窮光蛋了,一定給你找一副最好的身體。”

小黑看着葉南翻動行李,點了點頭,說道:“我這樣挺好。不用擔心。”

“我想把這件東西賣了。”擺了擺葉龍傀儡的手臂,葉南說道:“這種材料我是第一次見到,以前沒注意,最近詛咒術剛剛練成,能夠很明顯的感覺到這塊材料上有一種魔法波動。如果沒猜錯的話,這可能就是葉家和魔法工會聯合生產的魔法裝備的部件。”

揉了揉有些發痛的腦門,葉南說道:“可我不知道這個島上有沒有人能夠認識這種東西,如果不能的話,只有賣這個了。”葉南從行李裏拿出那把已經跟隨他很久的神機弩。臉色沉重的說。

“你知道嗎,我現在的目標就是擺脫窮光蛋,只有這樣才能在查到桑格的消息時,以最快的時間趕去看她。”躺在牀上,葉南對小黑說道。

天剛剛亮,葉南就來到葉水房門口。

正巧,葉水也是在趕工做一些工具,也是起的很早。


看到葉南一直站在門外,身上揹着一個黑色的布袋,葉水有些驚訝。

“水叔,我想跟你打聽一下,這個島上哪裏有比較識貨的有錢人?我想賣點東西。”

“哦,在島的中心處倒是有一家拍賣場倒是也收一些東西,那裏的鑑定師還是很有水平的。不過,如果沒必要的話,我勸你還是最好不要去。”

“不要去?爲什麼?”葉南一愣。

“那個拍賣場是埃克蘇家族所經營的,而這個家族跟咱們葉家比較不合適。所以說。”葉水爆出了一些祕辛。

葉家雖然是這個帝國最尊貴的家族,但這並不能說明別的家族就不夠強大,而埃克蘇家族便是其中的一個。

埃克蘇家族是個商業家族,其所囊括的業務幾乎包攬所有行業,一句話,只要掙錢就沒有他們所不做的。

“可是爲什麼葉家會和一個商業家族不合適呢?”葉南問道。

“這個我不是高層,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好像是因爲他們想要購買一些葉家出產的軍備進行倒賣,但是葉家給拒絕了。所以就有些不合適了。”搔了搔頭皮,葉水說道。

“那別的還有嗎?”葉南問道。

“好像沒有了,就算有也是一些島上的居民,大都沒什麼眼力。畢竟也沒見過什麼世面。”葉水說道。

隨便寒暄幾句,問清楚了埃克蘇家族的位置,葉南告別葉水直接走了過去。

在島的最中央,是一座圓形建築,門口的橫欄上寫着:埃克蘇拍賣場。

“爲了錢,也沒別的辦法了。”嘆口氣,葉南揹着布袋進了拍賣場。布袋中裝着神機弩和從葉龍傀儡的手臂。

這是葉南第一次進入拍賣場,在印象中,拍賣場應該是那種建造豪華,處處包間的奢侈所在,但這裏的拍賣場卻不是這樣。

在拍賣場的中心處是一個高臺,高臺上擺着一張桌子,桌子後面,一個拍賣師正在大聲的說着什麼,聽來聽去也只是一些販魚倒蝦的小事。

許久之後,葉南開始有些急躁起來,這拍賣場其實更像是一個交易集市,只不過有個拍賣師在上面提供信息,下面的人來購買而已。完全沒有想象中的那種讓人眼睛一亮的東西出現。

隨手招呼一個侍者,葉南問道:“你們這裏有沒有那種可以收購值錢東西的地方?如果有的話,請帶我去。”

侍者點點頭。

在侍者的帶領下,葉南繞過拍賣臺,在走廊的拐角處找到一個小房間。

撩開門簾,一個滿臉白鬚的老者正在桌前津津有味的讀着一本古書。

從背後的包裹裏拿出葉家魔法部件放在桌上,葉南說道:“麻煩你幫我把這件東西估個價,我想換些錢。”

老者擡起頭看了看葉南,又低頭摸了摸葉南所帶來的傀儡部件。搖搖頭說道:“我們這裏不收這種東西。”

葉南嘆了一口氣,明白這老者怕是根本就不認識這種新鮮玩意,畢竟這是葉家正在研發的東西,沒人認識倒也正常。不得已只好把神機弩拿出來了。

“等等。”背後一個男子的聲音打斷了葉南收回的動作。

葉南迴頭,看到一個身穿白衣的黑髮男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門口,打斷葉南的也正是此人。

“哦,不好意思嚇到你了。”男子躬了躬身,滿臉歉意的說道:“我是埃克蘇家族的卡費斯,剛剛你的那個“木材”能不能讓我看看?”由於沒有看清楚葉南所提供的部件的全貌,卡費斯只好用木材來代替。

把部件遞給卡費斯,葉南用飽含深意的目光審視着卡費斯的全身。

此人一身的魔法波動,在衣服的袖口處點綴着兩個金黃色的六芒星。這好像是魔法工會元老級別才能穿戴的配飾。

眯了眯眼睛,葉南開始對這個卡費斯好奇起來。只有不到二十歲的年紀卻穿着魔法工會長老的配飾。這不得不說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卡費斯捧着傀儡的部件,眯着眼睛感受着傳來的魔法波動,許久之後點點頭,對葉南說道:“在木材中通過特殊器械加入魔力元素,這確實是個不錯的創意,真是不錯。這件東西我很感興趣,不知道要多少錢,你才能割愛?”

“多少錢。”葉南沉吟一下,獅子大開口似的說道:“最低一萬個金幣。”

說完之後的葉南感覺自己的心臟跳動加快了幾分,一間四合院纔要五千個金幣,而一件特殊魔法裝備到底值多少葉南不知道,不過能讓一個魔法師感興趣的東西怎麼也不會便宜到哪裏去,並且這個魔法師不光是埃克蘇拍賣場的負責人,而且他還在袖口繡着魔法公會元老級徽章。

“買了。”卡費斯眉頭皺都沒皺一下。捧着傀儡部件離開房間。

看着卡費斯眉頭都不皺的就花出一萬多個金幣,葉南不得不感嘆一聲商業家族不愧是商業家族啊。

那不識貨的白鬚老者看到自己的主子捧着葉南的貨物走了出去,尷尬的笑了笑,從桌上拿起一張白色信筏遞給葉南,說道:“東西我們老闆收了,麻煩你在這裏籤個字,我好報賬。”

“哦。”看到老者從桌下拿出幾袋金幣數來數去,葉南揮手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報賬而已。”葉南想到。

……

許久之後,白鬚老者把一整天的賬目聚集一起,連同葉南所簽下的那張一起交到卡費斯手裏進行報賬。這是埃克蘇家族的傳統,每天的賬目都要親自結算一下,查證無誤以後還要按月上報。

“葉南。”看着葉南的簽字,卡費斯喃喃說道:“這個名字好像很熟悉。不過想不起來了。”

一甩手把賬目彙總到一起,過幾天就是食鷹獸到來的日子了,拍賣場也應該準備一下了,畢竟那食鷹獸的羽毛和鳥喙可是很值錢的東西。

商業家族打死都不能錯過的是什麼?

掙錢的機會! 從埃克蘇拍賣場回來之後已經快到中午了,回到家中和葉薇薇一起來到選定的地方進行交易,拿過地契之後,這間門前有一棵古樹的獨門院落便成了葉南第一處房產。

開心的在房間內走來走去,摸摸這裏、動動哪裏,葉南就像小孩收到心儀的玩具一般。

一邊的葉薇薇臉帶笑意看着葉南,也許是一直在葉家看慣了很多人把自己的心事埋在心底,葉南毫不做作的動作雖然看起來傻傻的,但那股真實卻是一直沒有體會過的。

“哎呀。我終於有了自己的房子了。”一屁股坐在屋子中央的地板上,葉南指着房間比劃着:“這裏我要加個酒臺,那邊要添幾個凳子…….”那種動作宛如大將軍在佈置戰場一般。

“葉南。你知道不知道你的樣子好傻啊。”實在忍不住了,葉薇薇憋着笑說道。

“傻怎麼了。我就這樣。”葉南白了葉薇薇一眼,說道:“這是我第一次有自己的地盤,興奮難免的啊。既然高興我幹嘛要板着臉。沒事跟自己過不去幹嘛。”

“得得得,你有道理。”葉薇薇不再擡槓,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看着葉薇薇笑的花枝亂顫,葉南擺了擺頭,一股溫馨的感覺盪漾在心底。覺得自己手心裏癢癢的。

從地上站起來,葉南說道:“走吧。跟我出去轉轉,買點傢俱什麼的。”

並肩走在路上,葉薇薇的臉上紅彤彤的,葉南並不帥,也從來沒有說過什麼甜言蜜語,可那種踏踏實實的感覺卻總讓人想去依靠。

整整一個下午,兩人從市場淘買各種開店必須的傢俱,雖然忙的一身大汗,可葉薇薇竟然絲毫沒有累的感覺。

當一切規制妥當,葉南和葉薇薇正準備休息的時候,一個長得五大三粗的壯漢出現在門口。

看到葉南和葉薇薇兩人出現在店裏,剛出現的壯漢臉上明顯的一愣:“你們是誰?”

上下打量出現在門口的壯漢,葉南臉上忽然升起一種怪異的感覺,彷彿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按照詛咒術上所記載,天地萬物有繁茂有凋零,而人體內也同樣存在着一股繁茂之氣和一股凋零之氣,當凋零之氣佈滿整個身體,這個人便會死亡。而這個突然出現的壯漢身體內的凋零之氣竟然完全不存在,這讓葉南倍感驚訝,難道自己所學習的詛咒術裏面的東西會是假的麼。

“你又是誰?”葉薇薇快嘴問道。

“我叫宰天。”壯漢不光介紹了自己,還順嘴問了一句:“你們爲什麼出現在我們店裏?”

“這個店我們買了。”葉薇薇說道。

宰天一愣,一種鬱悶的表情瞬間爬上臉蛋,既然這裏已經換人,似乎再留在這裏已經沒有必要。轉身就想離開。

“等一下。”葉南追上去問道:“你是不是這個店裏的夥計?”

“是。”宰天回頭答道。

“你是做什麼的?”葉南問。

宰天搔搔頭,有些靦腆的說:“我是殺豬的。”

“殺豬?”葉薇薇和葉南一愣。

“嗯。這裏原先不是個養殖場麼,這店裏除了老闆就我一個夥計,那些豬呀什麼的全都要我來殺。”宰天有些摸不着頭腦,很鬱悶葉南和葉薇薇爲什麼會驚訝。

“養殖場裏唯一的一個夥計。”葉南摸了摸腦門,問道:“那你有沒興趣繼續留在這裏做我的夥計?”

宰天一愣:“做你的夥計?”

“對,做我的夥計,工錢照開。以前你拿多少我還給你多少。”葉南說道。

“有這好事?”宰天摸了摸後腦勺,說道:“反正我也沒地方可去,就答應你好了。”

葉南笑了笑。

“哎,不過要先說好啊,你可要按時給我錢啊。不要像上個老闆一樣總是騙我。連走的時候都不告訴我。”鼓着腮幫子,宰天氣憤的說。


“放心吧。”葉南說。

接下來不到一盞茶的時間,葉南和葉薇薇就被宰天的表現驚的長大了嘴巴。

原本在屋內有一個很大的石臺,可能是先前的房主用來磨製飼料所用,上下兩塊石板加在一起怕有七百斤不止,原本葉南想要出去僱幾個苦力把這東西擡出去,畢竟以後要賣酒,這玩意沒用。

當明白葉南的意思之後,宰天拍了拍胸脯,說句:“讓我來。”兩隻手一手抓起一個,輕巧巧的就給扔了出去。

“砰”的一聲,那石臺激起的灰塵驚的兩人張大了嘴巴。

看到宰天那身蠻力,葉南心中忽然動了動,詛咒術中的那招飄渺似乎也是要把體內的凋零之氣暫時驅除,以達到瞬間提升實力,而宰天的情況似乎更加符合。

隨之葉南發現一個很怪異的現象,一直緊隨身邊的小黑,自從宰天出現之後就變得很詭異,透過小黑腦門上晶石的聯繫,明顯的感覺到一陣陣靈魂波動。這讓葉南越發的對小黑和宰天好奇起來,小黑原本就詭異,而這個宰天卻也是不尋常。

隨口問了問宰天的出身來歷,經過介紹才明白,原來宰天不是本地人,而是不知道什麼原因落難在海中,幸好被漁船救起,醒來之後就完全失去了以前的記憶。後來在島內定居,在這個店中做工已經快四年了。

接下來幾天裏,葉南和葉薇薇一直穿梭與店鋪和葉家基地之間,每天都要購置安排各種傢俱,原本葉南一直怕葉薇薇被繁瑣的體力勞動所累倒,幾天過去卻發現這妮子乾的越來越有勁。

“該怎麼感謝她呢,要不要把店內的股份讓一些給她呢。”閒暇時,葉南想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