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道爆炸聲從場中傳出,下一刻,場中無數的人,凡是被方恆打傷的存在,全都身體爆炸!

赤紅色的火焰神雷在這一刻濃郁到了極點,把這些人的身影全部淹沒!

看到這一幕,方恆的眼神中露出了一抹冷笑。

這才是他的最終手段。

修鍊了神級武學,五行奔雷手的他,早就已經琢磨出了一種把火焰神雷打入別人體內的方法,只要他想,隨時隨地就能引爆!

剛才的他,完全能在那短時間之內,對蕭君子,龍霸天,或者那群太上長老發動致命的攻擊,他卻沒有這麼做。

他把足以擊殺一方的力量分散到了三方,這樣一來,就能做到大規模殺傷的效果,讓這些人,全都喪失戰鬥能力!

當然,最終的目的,是換取到方嘯天等人的安全。

方嘯天等人自然也看出來了方恆這麼做的目的,眼神中都露出了一抹愧色。

其中的方母到,「恆兒,說到底,還是我們這些人給你拖了後腿……」

「娘,你說的這是什麼話。」

方恆立刻打斷了母親的話,笑道,「你們才是我的力量源泉,沒有你們,我什麼力量都沒有了,千萬不要這麼說。」

話語落地,方嘯天和方母都是身體一震,激動的看著方恆。

能得到兒子的這麼一句承認,他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有子如此,別無所求。

「啊!混沌護身!」

就在這時,那濃郁的神雷之中突然傳出了龍霸天的吼聲,肉眼可見,一股昏黃色的氣流突然出現,在出現的瞬間,那充斥在場中的火焰神雷,就徹底消失了。

一群人渾身流血,身體殘破的人出現在了方恆的面前。

太上長老,人人帶傷,眼神痛苦。

龍霸天,氣息如神,卻也是時強時弱。

蕭君子,則是靜靜的站在一邊,身上流出的血,好像根本引不起他的注意,他的目光正在閃爍著。

「呵呵,上來的威風凜凜,現在卻變為了這幅摸樣。」

方恆這時候笑了聲,目光一轉,「接下來,王太一,你覺得憑他們還能對付我么?」

話語吐出,那站在一旁正在對傲天等人發動攻擊的王太一也是臉色難看,沒有說話。

此刻的王太一,是真的怒到了極點。

他自以為算計好了一切,只是卻被方恆全部破掉,他自以為有寄居靈脈的手段能立於不敗之地,方恆卻叫出了這麼多玄天府的人。

此刻的他,渾身的力量都注入到了仙聖閣幾人的身體之中,讓他們和傲天等人糾纏,根本就沒有一點多餘的力氣斬殺方恆,只能寄託希望與龍霸天和蕭君子。

偏偏,龍霸天和蕭君子,此刻還被方恆一個人打成了這樣。

場中的局勢,對他已經極為不利了。

「你師父不說話了。」方恆笑了笑,看向了龍霸天,「你有什麼想說的?」

龍霸天也是臉色陰沉,沒有回答。

還說什麼?還打什麼?

此刻的局面,是他們人人重傷,根本就不是方恆的對手!

「哎。」

就在這時,始終沉默的蕭君子,嘆息了一聲。

「方兄,我真是沒想到,你竟然強到了這個程度,一個人,居然能把我和龍師兄打成這個摸樣,連太上長老,都根本發揮不出本領,就被你廢了。」

「呵呵,蕭兄客氣。」

方恆淡笑一聲,眼神中卻全是冷色,「說白了,局面已經成了這個樣子,你蕭兄的手段,也該在這時候展現一下了吧。」

「你就這麼可能我有手段?」蕭君子突然笑了起來,問道。

「當然。」方恆點頭,「以前世人只知道龍霸天第一,蕭君子第二,不過最近我卻知道,你蕭兄只是不願意爭那第一而已,你如果想要,第一之名,唾手可得。」

「哈哈,我想要什麼和我不想要什麼方兄都知道?」蕭君子大笑一聲,「那不如方兄告訴我,我到底想要的是什麼?」

「你要的是一個機會。」

方恆淡淡道,「一個能讓你一舉掃空所有障礙,獲得最為強大的榮耀和力量的機會。」

話語落地,場中的人都陷入了詭異的安靜中。

龍霸天的目光凝重的看向了蕭君子。

他不知道方恆是怎麼判斷的蕭君子,只是他卻知道,方恆說的絕對是對的。

這個時候,方恆沒必要說假話。

「哈哈哈哈……」

便在這時,蕭君子突地仰天大笑起來,笑聲越來越烈,甚至撕破了無數空間,直衝天際!r1058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方恆,旁人都說我和龍霸天是對手,我一直都覺得好笑,因為我一直都知道,從你我第一天相識的時候,你我,就已經是對手了!」

轟!

一股無比恐怖的氣息從蕭君子的身上散發了出來,下一刻,這股氣息竟直接衝破了那包裹中央城的靈光,向著高空處散發!

所有的戰鬥,在這一刻同時停止!

沒有人能想到,在王太一化為了規則,操控了這一方天地的情況下,蕭君子竟有手段破開這道靈光!

「蕭君子,你想幹什麼!」

王太一突然暴吼一聲,天地震動,威嚴無窮。

蕭君子卻是輕蔑一笑,身體驀然間一閃,竟來到了龍霸天的身前,抬手就是一掌。

砰!

龍霸天的身體當即被砸在了地面上,體表處鮮血狂噴!

所有人都驚呆了。

沒人能想到,本來和龍霸天站在一起的蕭君子,竟驀然間偷襲了龍霸天,龍霸天,還沒有擋住這種偷襲!

「你找死!」

王太一大吼,手掌驀然揮出,黑色的火焰在這一可爆發出來,向著蕭君子的身體就席捲了過去。

「滾!」

暴喝一聲,蕭君子只是手掌一揮,一股青色的水流就突然爆發出來,當場就把那黑色的火焰熄滅!

「什麼!」

王太一大驚,他的地獄之炎,無物不燃,再加上他本身的境界是真武五重,這種力量,就是十個蕭君子也擋不住,偏偏,這時候的蕭君子就擋住了!

「好濃郁的能量。」方恆眉毛一挑,「這莫非是聖武大陸上次過來給你們的靈氣份額?換言之,也就是能用二十年的靈氣所凝聚的?」

「呵呵,好眼力,就是這個。」

蕭君子笑著點頭,目光看向了王太一。

「你為何要背叛我們!」

王太一冷冷道,「我都說了,霸天日後是要去仙聖閣修鍊的人,他不會和你在搶北方大陸的宗主位置,我們雙方合力,幹掉方恆這個變數,日後你當你的宗主,我和霸天則是去天界闖蕩,你為何……」

轟隆隆!

話語還沒說完,天空之上就再次傳出了一道爆響聲。

下一刻,一座漆黑色的宮殿,就突然出現在了靈光的空洞之處,向著萬茶樓這一片的地面降落!

嗡!

當黑色的大殿降落之後,震動聲響起,大殿門戶大開,一個面容蒼白,面帶笑容的中年人,從其中走了出來。

玉上天宗宗主!

「雲沖霄!你來做什麼!」

見到玉上天宗的宗主,王太一頓時大吼一聲,眼神中滿是憤怒。

「呵呵,我來做什麼,你覺得呢?」

玉上宗主笑了一下,目光看向了蕭君子。

「君子,我果然沒看錯你,你做的很好啊。」

蕭君子立刻低頭,恭敬的說道,「只是儘力而已。」

「呵呵。」

玉上宗主一笑,「只是計劃卻有些變化,王太一和這龍霸天,根本就做不到把這小子逼到絕境。」

「呵呵,方兄實力驚人,計謀無雙,是我們小瞧他了。」

蕭君子笑著點頭,「不過總的來說,大勢已定,師父可以一報二十年的仇,我也可以繼承玉上宗主大位。」

「嗯。」

玉上宗主笑著點頭,看向蕭君子的眼中滿是欣賞。

王太一卻是面容不停變換,他似乎從這些對話中聽出了什麼。

「雲沖霄,二十年前我囚禁你,只是因為你要向玄天府告密,說出我的存在而已,我對宗主大位根本沒有興趣,你何必……」

「哼!」

玉上宗主突然冷哼一聲,「你囚禁我二十年時間,讓我二十年修為不得寸進,讓我二十年無法插手宗內事物,讓我北方大陸二十年時間,普通人越來越多,武者越來越少,你還有臉說我何必要報仇?」

聽到這話,王太一臉色陰沉,「你少在這裡給我說這些廢話!說白了,當初你只不過是想要借著向玄天府告密我的存在,然後獲得玄天府的資源培養而已,所以我囚禁了你,成王敗寇罷了。」

「呵呵,說得好,就是成王敗寇!」

玉上宗主笑著點頭,「你當初已經是真武,卻偏偏還在大陸內吸取大陸靈氣,一個人,就佔了北方大陸六成!我天宗弟子都根本無法修鍊!勸你去天界你不去,非要在北方大陸之內待著,我不告密能怎麼辦?讓你一個人把我們所需要的靈氣都給吸收乾淨?只是我沒想到,只是因為告密,你就把我球進了二十年,這沒什麼好說的,我敗了,你贏了,就是如此,所以現在,我來了,我來,就是要找回二十年前本該屬於我的勝利!」

轟!

話語之間,玉上宗主的身上就爆發出了一股氣息,充滿著怨恨,只是卻不強烈。

王太一更是露出了冷笑之色,「二十年時間一動不動,就算心境意志磨練的不錯,可是你的力量,又怎麼和我比擬?來找回二十年前的勝利?呵呵,就憑你現在這點力量嗎!」

轟咔!

話語之間,一道音波就震蕩出去,當場讓雲沖霄的身體接連退後,口中不停噴血。

所有人都是一愣。

弱,太弱了。

誰都沒有想到,玉上天宗的宗主,力量這麼弱,甚至連一個太上長老都不如。

這麼弱,還在這個時候過來,簡直就是笑話!

唯有方恆的眼中,劃過了一道冷光。

「呵呵。」

滿口吐血的雲沖霄突然笑了聲,越是笑,他口中的血就越多,看起來似乎很高興,只是氣息卻與來越弱。

蕭君子看著玉上宗主這幅摸樣,眼神中也露出了一抹複雜之色,只是卻沒有說話,只是躬身。

「是啊,我這點力量又能做什麼呢?在你的面前,不過只是一個笑話而已,我本來資質就不如你,二十年過去,我怎麼追的上?」

驀然間,笑聲一停,玉上宗主的氣息也在這一刻弱到了極致,眼神卻無比明亮。

「所以,我想出了一個辦法。」

「既然自己報不了仇,那我就找個傳人替我報仇。」

嗡!

話語落地,玉上宗主的手指突然一挑,一點白色的光華,突然在上面浮現。

這點光華看起來很是弱小,絲毫的不起眼,只是在浮現出的一瞬,整個天地,都開始嗡嗡震動起來了!

大地,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撕裂,剎那間,整個中央城的建築全部倒塌,徹底變為了廢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